第七章:刺馬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可擼!”

    這算是一個比較肯定的回復吧,蒙恬頓時興奮起來。

    “我決定了——坑妖宗,燕國第一修真名門,那就是咱們此行的目的地!”從白鹿原上逃出來的他,總算有了一個比較明確的奮斗目標。

    前路開始不那么渺茫,命運之神悄悄為這個孩子開啟了一扇修真的大門。

    蒙恬發出一聲興奮地吼叫,在荒原上發力狂奔。

    蒙恬被爆菊女狂人臉兒媚強迫“洗髓”后,身上有尋常武者三甲子的內力,他奔跑得越快,這功力逐漸在體內擴散得速度就越快,這就叫“行功”。

    隨著“洗髓丹”的藥性逐漸在經脈各處行開,蒙恬感到體內燥熱不由得加快了奔跑的步伐,他身上越發感到涼爽暢快,當下貼伏在黃土坡上,身子貼地疾奔,如一枚射出的飛羽。

    他腳下生風,就像電影中的快進鏡頭,一眨眼間奔行出幾十里地,回頭望向住了十幾年的破窯洞,已經成了一個小黃點。

    “我KAO,我竟然跑得這么快了,比法拉利賽車都快。”

    但是他還沒跑出多遠,身后忽然響起馬蹄聲,十幾匹駿馬四蹄趟開,如風般地攆上他,馬上人懼都是武者打扮,皮衣風帽,手擎皮鞭,面色陰冷。

    為首一匹紅妖馬獸上的青年身材碩壯,身披皮裘,目光湛湛,看這精神頭看這氣派不到北棒子國當個官兒都冤枉了!

    青年名叫連戰,他爺爺乃是西涼的太守,他整個家族在西涼州都是“喊水會結冰”、“跺一腳四地亂顫”的大人物;連家是白鹿原上的頭號大地主,白骨原雖然貧瘠,可是這連家卻富的流油,白鹿原上所有的莊戶人幾乎都是連家的佃戶。

    連戰本來在家好生生地喝著酒,外面忽然又刮風又打雷最后還降下天火毀了今年的收成,立刻就有人向他回報:說是看見霸比佬蒙恬站在黃土高坡上咒罵老天爺,弄不好就是這個混蛋出言不遜,惹惱了蒼天,才天降雷火。

    “霸比佬蒙恬,又是這個混帳東西!”連戰將酒杯惡狠狠地摔在地上。

    蒙恬七歲便給連家當長工,八歲下地給連家割麥子時,手掌被割得鮮血淋漓,但換來只有連家的嘲諷和羞辱。

    蒙恬自幼便被連戰欺負毆打,大棍子打,放狗咬,但是他對連家的仇恨只能放在心里,連戰身高體壯,自幼習武,據行家分析,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在他三十歲的時候他便可能邁入先天級。

    先天級——雖然這在修真界里屁都不算,但在這些莊戶人心目中,那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連戰只要邁入先天,日后便可以名正言順的接掌連家族長一職了,所以族中的鄉老們各個巴結他。

    連戰素來倨傲,平日里最看不起的便是這個吊兒郎當的蒙恬,其他人不管怎么說都姓連,好歹都是親戚要給個面子。而蒙恬不但是外姓人,而且又這么卑賤,又是公認的浪子,不欺負他欺負誰?

    更讓連戰感到沒面子的是:本家妹妹連城璧得了這要命的癆病,請了莊里的“莊神漢”批了八字,說整個白鹿原只有這蒙恬的八字最配連大小姐。

    莊神漢還請了神諭:說只要蒙恬肯入贅沖喜,只要拜過天地,他們之間就算沒圓房都可以將大小姐身上的病魔“過給”蒙恬。

    連戰便惦記著讓蒙恬娶了妹妹沖喜,然后將病過給他,至于蒙恬是死是活就不管了!

    連戰萬萬沒想到這小子這么不識抬舉,竟然一口回絕了多少人眼紅的婚事,這件事讓在白鹿原上一向說一不二的連家大公子很沒面子。

    “蒙恬,你先是侮辱了我們連家,然后還敢辱罵上天,這在崇尚禮法敬仰上蒼的燕國可是罪無可赦,看我逮住你怎么活活弄死你!”連戰騎在妖馬獸背上惡毒地笑了。

    連戰的馬隊很快便趕上了緩慢獨行的蒙恬。

    “唏騮騮”,隨著一聲悲涼的馬鳴,連戰的妖馬獸徑直轉到蒙恬身前,馬蹶子亂踹揚起的灰塵揚了蒙恬一臉。

    蒙恬心里咯噔一下,他沒想到連戰會追來,他腦筋轉的異常快,立刻就意識到很可能是自已“唾罵上蒼”的莽撞行為,觸怒了愚昧鄉民的敏感神經,被那些憤怒的鄉民舉報了。

    “蒙恬,你這悖倫狂妄的小畜牲,你狗蛋包天敢辱罵蒼天,結果上天降下天火毀滅了我白鹿原,你簡直罪大惡極,根據我連家戒律,你要受那‘檀香之刑’。我給你一個機會,趕緊跪在我馬前苦苦求饒,也許我會讓你死得痛快點。”

    老狗秀賢見又要打仗了,直接鉆進荒野中的一個田鼠洞里,躲在里面不敢出來。

    見到這幫人個頂個兇神惡煞的樣子,蒙恬下意識地捂住緊貼在胸膛的《仙子攻受手冊》,驚恐的心終于緩緩鎮定下來。

    他現在已經不是昔日任連戰宰割的羔羊,他能幻化出七星降魔劍萌,連吃人無算的牛頭妖獸都能斬殺,還會怕這些惡奴嗎?

    最關鍵的是,蒙恬手上還擁有“爆菊仙子”這張大殺器,根本無需懼怕連戰。

    想到此,蒙恬不但不驚慌失措,反而呵呵一笑,手指著連戰破口大罵:“我草尼瑪姓連的,老子以前是病貓不假,但是現在我已經是老虎了,信不信我一口吃了你!”

    看蒙恬那一幅好神在在的樣子,連戰心里微微一凜,暗自思忖:蒙恬這貨壓根不懂武功,但是就是這么一個要飯花子現在竟然敢大喇喇地和他這位連家少主對嗆,莫非他手里真藏著某種王牌?

    連戰的馬默默向倒退了數步。

    見到連戰被嚇唬住了,蒙恬不禁有些得意,他怒吼一聲:小媚媚趕緊出來爆了這些家伙的菊花。

    他連喊三聲,手冊里毫無動靜。

    蒙恬臉上開始冒汗了。

    “哈哈,大家快來看啊,這霸比佬又開始忽悠了,這個無恥的小子一向靠唬爛混飯吃,媽的,你個臭要飯的敢在咱們連家公子面前耍大刀,看老子不一刀把你的腦袋砍下來當尿壺。”一名持著斬馬刀的大漢不斷地舔著厚嘴唇。

    “你還別說,這小子雖然是個草包,但是這張臉蛋實在是越看越俊俏,老子要把他褲子扒了好好地爽一把。”一個娘娘腔猥瑣地盯著蒙恬的臀部,

    蒙恬已經汗如雨下。

    “挑斷蒙恬的手腳筋,剝光了衣服拴馬尾巴上一路拖回去,回莊后用檀香刑點天燈慢慢折磨死他!”連戰面色冷酷地揮揮手。

    “喏!”連戰身后的幾名騎士滾鞍下馬,狂笑著去抓蒙恬。

    “劍攻美人,小媚媚,漂亮的仙子小姐,美麗的助手……”不管他怎么溫柔呼喚,臉兒媚死活就是不出來。

    蒙恬在心里將臉兒媚所有的女性親屬全都問候了一遍,這個女狂人竟然見死不救,這已經不是簡單的虐主了,這是真實的謀殺好嗎?

    臉兒媚千呼萬喚不出來,事到如今唯有靠蒙恬自已的力量去對付這批惡徒了。

    “小子,乖乖地交出菊花,我要干得你小子哦喔亂叫!”那猥瑣的基友淫猥地壞笑著,伸出大手去抓蒙恬的胸膛。

    事到如今蒙恬徹底拋棄了對臉兒媚的幻想,這世上本就沒有什么救世主,他必須依靠自身的力量來對抗這邪惡的世道!

    “想爆老子菊花,我日你媽逼,你先嘗嘗老子的鐵拳頭!”蒙恬怒吼一聲,一拳轟出,拳發龍鳴,迅猛若閃電。

    “砰!”的一聲,這名基哥胸膛如遭雷薨,身子被彈上半空,胸膛塌陷后轟然炸裂,肋骨折斷刺入心臟,當即口吐鮮血倒地斃命。

    蒙恬現在內力極為驚人,這一拳轟出如蠻牛奔騰,一般人挨上一拳都會骨斷筋折。

    蒙恬腳掌踏地,凌空飛起一一腳恰好踢中一名連家莊丁的頭骨,便聽“咔嚓”一聲,這家伙頸骨向后折斷,像霜打的茄子,連哼都沒哼一聲立即慘死。

    “我打打打打。”蒙恬的拳頭像機關槍一樣“噠噠噠”的亂射出去。

    眾家丁被揍得抱頭鼠竄,哭爹叫媽。

    那名持著斬馬刀的大漢面色陰沉,揮動大刀劈向蒙恬頭頂。

    這貨人高馬大,這柄斬馬刀在他手里舞動如風,刀尚未砍中蒙恬,刀氣已經將地上的碎石全都激起,砸得蒙恬身上生疼。

    生死關頭,蒙恬的心反而逐漸澄凈,他修煉了《太上黃庭經》后,神識過人,無論是意志還是膽識都遠超常人。

    心靜而生智慧,他迅速的鎮定下來,體內自然而然生出一股奇異的能量,直沖眉心。

    “轟!”蒙恬的眉心就像被用針扎了一下,豁然開朗,他的眉心處就好像憑空多了一只神奇的眼睛——那大漢揮刀的動作在蒙恬眼里逐格放慢,就像電影中的慢鏡頭。

    人體眉心一寸處,那個地方乃是《太上黃庭經》上所說的:明堂!

    在這危機關頭,蒙恬的內力運轉大周天直沖“明堂”,立刻給他開了“天目”!

    蒙恬天目一開,不但視力大幅增強,而且天目能通陰陽,曉變化,看破諸般幻象。

    蒙恬來了天目,這些武士的動作在他看來簡直比蝸牛還慢,他身子微微一側,腳下一個滑步,輕松地避開大漢的刀鋒,同時手指屈起如鑿子狠狠地敲擊在這大漢的虎口上,這大漢虎口震裂鮮血直流,他吃痛斬馬刀便拿不住了,斬馬刀“嗆”的一聲落地。

    接下來就是蒙大少的表演時間

    PS:祥林嫂又來了,求票求票求收藏各種求打滾賣萌各種求……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44-m
萬界自由傭兵
作者 秀山大飛
  老偵察兵歐陽飛,為籌錢救身患重病的父親,毅然放棄轉三級士官的機會,選擇退役,接受老戰友的邀...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