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極品玉雕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九月的中海,炎炎酷熱已經在持續半個多月的降雨中消失的無影無蹤,蕭瑟秋風正在為空氣中注入絲絲涼意,這季節的變換,總算為這座人流如潮的國際大都市,增添了些許難得的舒適環境。

    可此時的周乾宇,卻感覺到的是無比焦慮。

    “師傅,要不停車吧……”

    隔著遠遠地,周乾宇已經能看到中海人民醫院的招牌,可現在是下班高峰期,地處繁華街道的路面堵得死死的,半響出租車難以前進數米,這讓周乾宇頗為無奈,想了想,便拿出錢包,掏了一張五十遞給司機師傅,至于司機找來的錢,數也沒數,連忙在司機那錯愕的目光中飛奔而下。

    話說望山跑死馬,看著不遠,但一路跑過去,將近一公里多的路,加上心中焦急,繞是以周乾宇二十多歲大小伙子,等跑到醫院,已經氣喘吁吁。

    更讓周乾宇岔氣的是醫院的電梯也在這時,堵得死死的。

    下班的,上班的,看病的,看病人的,反正七八部電梯前早已人滿為患,周乾宇只是瞥了眼,便提起仿佛灌了鉛似得腳步,走向樓梯。

    還好,急救室是在三樓。

    當汗流浹背的周乾宇來到三樓時,一眼就看到走廊盡頭急診室門口幾位哥哥姐姐。

    “呼!呼!呼!……”

    看到他們一個個面色平靜的交談,周乾宇也松了口氣,扶著墻,在旁人詫異的目光中,胸膛像是風箱一樣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片刻,周乾宇總算提起一口氣,忍耐著身體脫水的虛脫,踉踉蹌蹌走上前去。

    “乾宇?!”

    很快,一個圓臉青年看到周乾宇那副狼狽樣,頓時驚叫道。

    其他人聞聲也連忙走上來,尤其是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女子,更是拿著水遞給周乾宇,責怪道:“這么急干嘛,院長已經沒事了……”

    “是啊,這劉院長剛出事,你可也別出事了。”

    “瞧你這急的……”

    ……

    對于這些哥哥姐姐的責怪,周乾宇也沒放在心上,從小到大一起在孤兒院長大,沒什么說不了了,相反周乾宇也很享受這種關懷。

    喝了水,擦了汗,周乾宇總算氣順一些,焦急道:“劉大哥說院長又暈倒了,那現在情況怎么樣?”

    聞言,幾個人面色一愣,紛紛下意識轉頭望向身高馬大的劉軍。

    一張國字臉,面向樸實,當然眾人服他不是因為他的體格。他是孤兒院年齡最大的,遇事鎮定從容,也是處理矛盾糾紛最公正無私的,大家都從小習慣性聽他的話。

    不過此時的他,嘴巴張了張,嘆了口氣:“還不是那老毛病?”

    周乾宇眉頭一皺,看了眼其他幾人面色各異,連忙一把拉住劉軍胳膊,急急忙忙詢問道:“院長病情,是不是加重了?!”

    “重是重了,不過腎臟已經找到了。剛才醫生告訴我,京城那邊一家醫院傳來消息,腎臟初步比對符合……”

    沒有喜悅,沒有激動。

    望著那一臉憂愁不減的劉軍,周乾宇靜靜等待他接下來的話。

    果不其然……

    只見劉軍輕輕搖了搖頭,聲音低沉道:“可對方腎臟不是無償捐獻,是有償的,按照醫生的說法,如果腎臟和院長身體不產生排斥的話,半個月內就能開刀動手術,成功率很高,所以,醫生的意思是讓我們盡快籌錢……但,手術前后加起來幾十萬啊!”

    器官移植,對現代醫學而言不算很難,很多大醫院都能做,可問題是,和你身體不產生排斥的相匹配腎臟去哪找?

    尤其劉院長孤家寡人一個,根本沒有什么直系親屬。

    這種可遇不可求的腎臟,現在碰上,那真是莫大的幸運,問題是……大家都不富裕。

    “孤兒院十幾個弟弟妹妹都離不開劉院長,這手術必須做,所以按照大家的意思,一人分攤一些。但你知道,老三前一陣炒股賠了個干凈,現在他老婆還在和他鬧離婚,根本拿不出什么錢。”說完,劉軍神色復雜的看眼周乾宇。

    老三出不了錢,那自然就要周乾宇分攤老三的部分,但問題是周乾宇哪里有錢?

    他連上大學都是國家資助的。

    就算在上學間隙兼職打工賺錢,又能存下來多少?

    他不是富豪,也不認識什么富豪,不可能豪氣云干的大手一揮,把幾十萬手術費用都自己承擔下來。

    可孤兒院院長十幾年的撫養,難道現在能不管不顧?

    “大概還差多少?!”

    面對周乾宇的詢問,劉軍有些尷尬,有些愧疚,神情為難道:“也不算太多,就……五萬!”

    一瞬間,周乾宇的表情變得無比凝重。

    看到這,劉軍心懷愧疚,連忙寬慰道:“現在咱們孤兒院出來工作賺錢的七個人,你是最小的,從大四實習到現在畢業還不到一年,根本沒什么錢,大家的意思,你盡力就行,畢竟你的工作那么好,別給搞砸了,能湊幾萬算幾萬,其他的,我們想辦法。”

    周乾宇是幾人中學習最出色的,上了個二流大學,但現在這社會并沒有什么好前途,倒是大學四年,因為學校毗鄰新城古玩街,反而在跟風古玩熱中學到了不少知識。

    或許是天賦,周乾宇很快就憑借他半吊子古玩知識,混入了云水閣,這個在中海古玩界都小有名氣的古玩店面。

    從大四實習至今畢業,已有將近一年,全職撲在古玩上的周乾宇也逐漸算得上勉強登堂,雖然只是店內一個雜工,但包吃包住,五險三金,底薪三千,還有提成、獎金。這讓無數同齡人眼紅的工作好是好,關鍵工作時間太短,根本沒有存下什么錢。

    一兩萬還好說,五萬相對于其他幾個哥哥姐姐分攤的不算多,但對他而言實在有些多。

    不過……

    “十幾年了,每一次孤兒院缺錢都是劉哥你出大頭,我雖然還小,但現在還是有些能力。這五萬交給我吧,辦法總還是有的。”

    嘴角一抿,周乾宇勉強的笑了笑:“不能有事總躲著,再說了,小時候打架哪一次不是三哥替我報仇?不論院長還是三哥,對我恩情這么大,五萬,實在算不了什么。但我得需要點時間……”

    “不急不急!”

    “那就好,那我就不耽擱了,院長有事的話,給我打電話。”

    沖幾人笑了笑,周乾宇來到病房前,透過窗戶,看了眼還在昏迷中的院長,和幾個哥哥姐姐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

    出了醫院,周乾宇抬頭看了眼陰沉的天空,便拔腳走向公交車站,前往新城古玩街。

    自己那一點存款,加上借錢,預支工資,算起來應該能有一萬多接近兩萬,還有一批自己收藏的古玩物件,雖然現在不值幾個錢,但未來升值潛力巨大,出手的話應該也有幾千塊錢,即便如此,還有兩萬多的缺口。

    “難道,要出售那塊玉雕?”

    等待公交車的間隙中,盤算一陣,周乾宇頗為憐惜的從衣服口袋中掏出一塊極為精致的玉佩。

    準確來說,此物已經算得上玉雕。

    雖然不是什么上等好玉,但玉佩核桃大小,薄薄的,上面雕刻著一個無比精致入微的道士。

    道士盤坐浮云,一手拂塵,一手作揖,更神奇的是道士那雙靈動的眼,定眼望去,好像似笑非笑的再和你對視,這種詭異無比的現象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這塊玉佩雕刻極其出色。

    按照云水閣自家老板唐胖子的說法,這等極品,賣個幾萬,甚至十幾萬都不成問題。

    可就是這么一塊價值不菲的極品玉雕,一旦入手,直教人想罵娘,因為表面太糙,糙的唐胖子當時就想拿豆腐砸死那位雕刻師。

    僅僅就這一條,足以讓這價值數萬的玉佩淪為十幾塊的地攤貨,沒辦法,雕刻成型,再打磨,很可能就喪失其靈性一樣的雕刻,不打磨,那就只能遠觀,絕對不能入手撫摸。

    于是,這就成了個無比古怪的擺件。

    若想修復倒也不是不能,只可惜,修復的過程中很可能會毀掉這個珍品,還不足十分之一的成功率讓人望而卻步。

    自從三年前,周乾宇在地攤上淘到此物后,一直沒有出手除了這個原因外,更重要的是此物具備凝神靜氣的作用,非常神奇,對于周乾宇的學習睡眠,作用明顯。

    可現在,為了院長,顧不了那么多了。

    毀了也罷,一旦修復成功,那甚至自己都可以承擔院長換腎手術的大半費用。

    一想到這個美好的前景,周乾宇嘴角不由自主的泛起了喜悅的笑容:“十幾年了,總算有機會回報院長了。”

    可此時的他,絲毫沒有注意到手中道士玉佩上那轉瞬即逝的一抹綠色熒光。

    (PS:粉嫩新書,各位看官感覺不錯的話,那就各種票,各種推薦,大家有的,都來點吧,我不嫌多的,真的。)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581222_4_12-m
小農民大明星
作者 在鄉下
  一場意外,李凡重生到一個與地球相似的平行世界。   他住在小橋流水,如同世外桃源的鄉下。...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