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白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此時的葉磨刀連站都站不穩,一身氣力早就在劈出四刀之后油盡燈枯,反應不知道比平時慢了多少,就連加快自己摔倒的過程都做不到了!

    徐大有自是想不到,在這種情況下,看似擊斃葉磨刀已是必然,可是少年偏偏卻毫發無傷!

    葉磨刀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他的身后,還有一個瘦小枯干,一陣風就能吹跑的好兄弟。

    黃平生!

    對于自小就和葉磨刀在一起長大的黃平生來說,戰斗方面實在不是他所擅長的事情,可是若說與葉磨刀之間的默契與配合,就連葉老爹也只有瞠目結舌的份兒!

    黃平生身體實在是太孱弱,太玄門雜役院相對于外界好的太多的修養環境也沒有讓他的身體有所好轉。童年時代要不是葉磨刀的保護,這瘦猴子只怕早就沒命了。

    是以這少年自小就極會看人家的臉色,為的不外乎就是不被人欺負以及不被趕出雜役院。

    漸漸地,溜須拍馬幾乎已經成為了他的本能,對于人心的掌握力度強大到讓人匪夷所思!

    就拿徐大總管來說,每次他前來雜役院,甚至不需要臉色變化,也不需要眼神暗示,黃平生自會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

    是以大總管這次想要在自己的雜役院踢人出去的時候寧肯選擇葉磨刀。像是黃平生這種大總管每次心頭才一起念,立刻就可以把他心中想要的東西呈上的“人才”,大胖子還真是舍不得!

    即便對心中厭惡的大總管已是如此,更何況是親人一般的葉磨刀!

    是以黃平生才會在第一時間及時地把一把砍柴刀遞到葉磨刀的手里,也會在第一時間搶在徐大總管之前,拼盡全力一腳把葉磨刀遠遠踢開!

    這種對外人心思的掌握能力,不得不說乃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天賦。除了黃平生,其余人等只有膛乎其后!

    徐大總管就是如此。

    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拼盡余力,不惜身死也要斃于掌下的葉磨刀在旁邊飛來一腳的作用下,慢慢的……慢慢的摔開。

    而他的手掌僅僅是毫厘之差就可以觸摸到那個該死雜役的頭顱,不過這不到一寸的距離卻仿若是天涯海角,無論如何也夠不上了。

    這個事實偏偏還就是雜役院武力值最低,除了葉磨刀,其余人等打心眼里看不起的黃平生造成的!

    這讓一直把黃平生當成一條好使的忠狗一般看待的徐大總管情何以堪!

    大總管只覺得一股郁郁之氣直沖腦門,憋屈感與急劇的憤怒直接讓他吐出一口血來,兩眼往上一翻,身體向后一倒,居然是活活被氣的暈死了過去!

    “這……這家伙實在是太厲害了!”摔得滿嘴都是泥,喘氣就像是一個破風箱一般的葉磨刀悄悄把自己的右手藏了起來,剛才若不是黃平生出手,少年封存在內門弟子令牌中的強大武技立即就會激發!

    好在不需要那么做,否則的話,我就要面對身份暴露帶來的巨**煩!葉磨刀松了一口氣,熬過了脫力后最艱難的時刻,身體漸漸恢復出一絲絲力氣來,他掙扎著站起身來:“這次真是運氣!”

    “是啊。”黃平生四肢平攤,像是一條死狗一般躺在鮮血橫流的地面上:“下次再有這種事情,煩請提早一點通知。娘的,要不是老子反應快,不但是老爹,就連你也要一起搭進去了!”

    “男兒在世,是可忍孰不可忍?”葉磨刀提起遍布裂痕的砍柴刀:“若是連這種事情都不能怒而拔刀,那還是一個男兒么?”

    “說的也是!”黃平生恨聲道:“這混蛋老子把他伺候的無微不至,關鍵時刻,卻讓我連老爹都保護不好!石頭,你去看看這王八蛋死了沒有,沒死的話給我狠狠補上一刀!”

    “你不說難道我就不會這么做么?”葉磨刀走到徐大有身前:“大不了從此咱們浪跡天涯,太玄門總不會對兩個螻蟻一般的雜役窮追不舍!”

    他之所以這么說,就是因為太玄門嚴禁弟子們對一些像是徐大總管一類對門派立有大功,卻因為種種原因失去修為或者修為大損,從而領個職位養老的武者下殺手!

    若是殺了徐大有,葉磨刀由于內門弟子的身份還可以無視這條門規,但是黃平生卻要面對門派嚴厲的懲處!

    少年低下頭,仔細觀察。

    徐大有由于失血過多,臉色慘白。胸前的傷口還在微微泌出粘稠的血液,顯然是體內血液已經快要流盡。

    色澤開始發黑的血液在他的身下形成一個小洼,混雜著泥土殘葉等物,看起來惡心,聞起來更是催人欲嘔。

    可即便如此,這家伙還在微微呼吸著,雖說氣若游絲,卻依然活著!

    武者的生命力之強,由此可見一斑!

    葉磨刀簡直不能想象,要是徐大有一身本領仍在,想要殺死他到底是多么困難的一件事情!

    心下駭然的少年舉起手中砍柴刀,對準徐大有裸露在外,跳動幅度幾乎沒法查覺的心臟狠狠刺了下去。

    “呵呵,雖說你們兩個上演的這一出好戲讓我看得很爽,但很抱歉,我不能讓你殺了他。”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悠悠響起。

    葉磨刀大驚失色,就在這個聽起來懶洋洋微帶戲謔的聲音響起之后,他手中的砍柴刀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再刺下去。

    就好像是一座大山在這話語間突然鎮壓了下來,少年只覺得身周在一股龐大的壓力作用下,就連空氣也像是漿糊一般粘稠起來,別說手腳了,轉動眼珠子也做不到!

    葉磨刀臉皮掙得通紅,雙手死死握住刀把,竭盡全力使勁!打蛇要打死,這是葉老爹多年的敦敦教誨,少年怎么都不會任由徐大有在這種情況下還有存活的可能。

    “喲,這性子還挺倔。”懶洋洋的聲音再次響起:“你這小子如此違逆我的意思,難道以為我是那種好好先生么?”

    語氣到最后,已經是頗為嚴厲。

    “轟!”

    鎮壓在葉磨刀身上的大山瞬間坍塌,如地震,如火山噴發,摧枯拉朽,足以磨滅其下一切生靈,這股力量之大,在葉磨刀看來就是天崩地裂!

    “噗!”少年一口鮮血噴出,精氣神終于萎靡。

    一個身著白色長袍,長發隨意披散在腦后的身影自天而降,緩緩落在葉磨刀身前,他蹲下來看著趴在地上的少年:“這才對了嘛,雖說打打殺殺我也很喜歡,可是在太玄門內,你這么做的話會讓我很苦惱!”

    這是一個看上去二十來歲的青年人。面容完全稱得上秀美,一雙修長的眉毛斜飛入鬢,狹長的眼睛微微瞇起,就好像是沒有睡醒一般,鼻梁高挺,嘴角隨時帶有一絲懶散的微笑。整個人看起來慵懶卻又華貴。

    這種男人,天生就注定要吸引別人的目光,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

    可是葉磨刀卻只感覺到極大的危險,就好像是看到了一條劇毒的蛇——陰冷冰涼,劇毒無比!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08726_1_201-m
大龍掛了
作者 白雨涵
  有能拉出金屬的龍,有種田養花的精靈,還有一心想要騎龍的鄉下男爵。

  奇...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