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這是路上撿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達成了協議之后,方如絮就帶著畫扇回了師門所在的道觀,也就是這一區域的道士們的“總部”,那個結界里。

    為了更好的熟悉環境,畫扇只能以人形跟著方如絮走進結界,而不是躲在扇子里被帶進去。

    在結界入口,方如絮拿出一個看起來像玉佩的東西,“這是我們道觀人手一個的護符,只有借助它才能自由進出結界。”

    說完有點愧疚地看著畫扇:“接觸這類的東西可能會對你有不好的影響,所以我做了一個仿制的,弱化了驅邪的力量,到時候你隨身帶著,應該會影響比較小。”

    “其實我不怕這些東西的。”畫扇說著就接過了玉佩,拿在手里細細端詳。

    這是一個樣式很普通的玉佩,不過背面刻著一個特殊的印記,另一面刻著“如絮”兩個字。怎么看都像是普通人家給子女從小佩戴的普通玉佩,但是畫扇感覺到上面附著一種無法復制的力量——如果不是本人的話,想復制出來應該很難。

    這種護符原本只刻著代表道觀不同等級的印記,這里的道士們每人拿到手之后在另一面刻上自己的名字中的兩個字,再附上帶有自己魂魄氣息的烙印,就可以用了。隨著使用者的能力提升,可以再附上不同的力量,堪稱降妖除魔必備法寶。

    而現在,一只妖就要拿著它扮演一個降妖除魔的女道士了,密謀這件事的一人一妖都覺得怪怪的。

    “那個……你沒殺過人吧?”方如絮有點猶豫又有點好奇地問道。

    “殺過,”畫扇很平靜地回答道,“好像是兩個還是幾個來著,不記得了。”

    方如絮一下子愣住了,她看得出來畫扇是個很善良的妖,卻沒想到這個她以為應該沒殺過人或者曾經害過人后來悔改的妖會用一種平淡的語氣說出“殺過,不記得幾個了”這樣的話。這讓她不知該做何反應。

    難道要拔劍開戰?畢竟道士判斷一只妖該不該殺的主要標準就是它有沒有害過人。

    可是她又本能地想要堅信畫扇不會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殘忍妖魔,可是從小受到的教育又讓她覺得見到一個作惡的妖不除的話實在是違背原則。

    “從那次我的本體被毀而我卻活了下來,那之前的事情,我有很多都記不清了。”似乎過了很久很久,畫扇才慢慢地開口。她的眼神里透著迷茫,似乎是在努力回想著什么卻又發現好像根本就不記得。

    方如絮安慰般地拍了拍畫扇的肩,帶著她走進了結界。

    結界里是和外界完全不同的天地。最初幾丈內的景物還和外界有幾分相似,再向前就有越來越多的奇花異草,天空仿佛永遠澄澈,遠方的那座山卻又似乎被淡淡的迷霧籠罩,只能看清輪廓。入耳是幾聲不知名的鳥鳴,還有不知從哪遠遠傳來的流水聲。

    “歡迎來到洵山道觀。怎么樣,堪稱奇觀吧。”

    洵山就是這個道士組織所在結界的名稱,這里有幾百個道士,還有相對于幾百人來說非常遼闊的空間。

    如果被普通人知道了他們以為的獨居的隱逸高人居然其實是這樣的,不知道是會大驚失色還是大喜過望。

    進了結界之后,畫扇就立刻躲進了扇子里。畢竟如果有人看到結界里來了一個陌生人,即使是由長老家的女兒領著,也或多或少會懷疑。對此編個理由很容易,但是終究還是太麻煩。

    一路平安無事地到了方如絮的房間,畫扇才從扇子里出來。打量著自己以后一段時間要住的地方。

    大概因為修道之人和普通人相比,除了氣血更足之外還能利用天地靈氣,一出現在這里,她就感覺自己的傷勢復原速度快了一點。雖然離完全恢復仍然很遙遠,但確實比待在普通的人家好了很多。

    見她對環境很滿意,又交代了一些平時需要注意的事情,方如絮就示意畫扇可以開始了。

    畫扇點點頭,圍著方如絮轉了一圈仔細看了看,然后一轉身變成了方如絮的樣子。

    一人一妖站在鏡子前。鏡中的兩個少女的容貌身高體態等等全都一樣,連方如絮都快區分不出來哪個是真的自己了。

    “太好了!多謝!”方如絮忍不住一聲歡呼,就開始收拾包袱,準備這就離家出走。

    “唉真是的太突然了不然還來得及準備點吃的。不過算了,直接多帶些銀子就好了。嘿你說我以后平時是不是要假裝自己不會道術啊?或者說我要不要扮成一個一心想做個道士的少年,一路走訪游歷?順便我要是看中了什么有趣的東西你說我怎么捎給爹娘呢?……”

    畫扇在一邊默默看著,也不接話。等到方如絮差不多收拾好了轉頭笑著看她的時候,她才很疑惑地問:“你為什么這么想離家出走呢?你好像還是很喜歡這里以及這里的人的?”

    “有一些說來話長的原因,大概可以說是因為一個賭局或者一個約定吧。你要是感興趣的話等我回來再具體講過你聽。”

    方如絮頗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不過很快恢復了興高采烈的樣子,一邊走向門口,一邊回頭對畫扇說:“我悄悄溜出去不會有人發現我回來過一次之后又出去了的,他們會以為我一直待在房間里。天色不早了,我得抓緊時間,咱們后會有期。”

    說完,她打開們,躊躇滿志地奔向遠方。

    可是。

    可是她剛走出一步就撞上了一個人。

    那是一個看起來意氣風發的中年人,一身青色道袍整齊而又顯得飄逸,一雙眼睛帶著笑意,感覺像一個慈祥的長輩。

    他此時正在用慈祥的目光看著方如絮。

    “如絮,你這么急急忙忙地是要干嘛去啊?還有,你這是在哪找來的誰家的女兒易容成你的樣子啊?說真的,還挺像的,我都快分辨不出來了。”

    方如絮此刻的表情就像第一次練習除妖卻遇到了一個千年老妖。

    她連忙倒退回房間把畫扇擋在身后,在背后對畫扇拼命打手勢示意她先別動,同時擠出了一個自認為最燦爛的笑容,用世界上最信誓旦旦地語氣說:“爹,她是我在路上撿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70130_80_804-m
覆手繁華
作者 雲霓
  她是個瞎子,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最終被冠上通奸罪名害死。
  當她重新睜開眼睛...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