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服侍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王智賢吃了一驚,回頭用異樣的眼光看了林天虹一眼,林天虹更是吃驚,尖聲怒罵:“臭**,我不認識你!”

    那男人依然呵呵笑著:“你不認識我沒關系,上了床就認識了。”他忽然面色一凜:“王智賢,聽到了嗎?”

    王智賢冷然面對,憤怒掩于眼底,他悄然向酒店角落里使了個眼色,那里還有他的保鏢,正掏出槍來在悄然對這些黑衣人形成包抄。他們沒有貿然開槍,怕混亂之中誤傷了主人。

    那西裝假面男人盯著王智賢,王智賢伸手從身后將林天虹拉過來,面無表情地道:“既然你喜歡……”

    林天虹對著王智賢跺腳大叫:“阿賢,你在干什么!”

    那西裝男抿唇冷笑:“算你識相。”他拿著槍向林天虹走去,槍口仍對著王智賢,肆意欣賞著王智賢壓抑的憤怒。

    林天虹氣惱已極,幽怨地瞪著王智賢。西裝男正伸手要牽過林天虹,突然閃電般地將王智賢拉到了身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便對著正對他舉槍的一位保鏢射擊,那是無聲手槍,隨著“噗”的一聲,那保鏢來不及開槍便倒于地上,右手手腕一個血洞,槍甩在一邊,隨后西裝男的槍便指向王智賢的太陽穴。

    林天虹嚇得雙手抱頭,臉色煞白,連叫都不敢叫了。王智賢的保鏢投鼠忌器,不知所措,其他黑衣人早就迅捷地找好了有利地形,干脆利落地解決了酒店內的保鏢。賓客亂成一團,相互擁擠踩踏。

    西裝假面男用手肘在王智賢頭上狠狠一擊,他便癱倒在地,隨后他從懷中取出一個瓶子,打開瓶蓋,拉過抱著柱子的林天虹,往她鼻子上一放,林天虹便人事不省。畫面到此結束,結束前酒店人員幢幢,往來奔突,尖叫聲不斷。

    等林天虹醒來時,已經在這個島上了。她扭頭敵意地盯著鐘濤,啞聲問道:“那假面西裝男是不是你?”

    他們還居然給這一切錄了相,對了,也許是酒店的攝像被他們取來了。林天虹怒瞪著鐘濤,面色脹紅。看了這尋相,林天虹終于漸漸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事,原來自己是這樣被劫來島上的。

    真是做夢一樣,她本是穿著婚紗準備與男友舉行婚禮的,他們還沒登記,林天虹還差幾個月才夠法定年齡,想在這個海邊城市先把婚禮辦了再登記。她還想起一個嚴重的問題,她的婚服是被誰換成了睡衣?

    “別激動。”鐘濤淡淡地說,表情云淡風清,伸手將她按坐到沙發上,自己也在她旁邊坐了下來。

    “我便是那西裝男,我給你聞了mi藥,這樣才能方便帶走你。為了防止搬運過程中你清醒過來,后來還給你注射了安眠藥,那mi藥濃度可能大了點,又注射了兩次安眠藥,你醒了后頭腦遲鈍很正常,暫時性的失憶,不過看來現在已經沒事了。還有,我們撤退之前拿走了酒店的攝像,以免警方找到我們的線索。現場的記者也被我們用威逼利誘控制了,不會有這方面的新聞撲天蓋地的報導。”

    “呵,你們還真是神通廣大!我從沒見過你,你為什么要劫我?還有,我的婚服是誰幫我換掉的?”林天虹墨玉般的眸子里怒氣翻滾。

    鐘濤伸指抬起她的下巴,幾分欣賞幾分作弄:“誰讓你是王智賢的女人呢?我就是針對他!你的婚服是我親手換掉的,有什么問題嗎?”他笑得邪魅。

    “還有,丁海峰為什么會為了你與我撕破臉?你真這么值得他愛?”他揚起眉梢,挑剔地盯著她的臉。

    林天虹撥開他的手,咬著唇,脹紅著臉,睫毛微微顫動,盯了他半天才恨恨道:“我哪里知道什么丁海峰?你們都是瘋子!王智賢到底怎么得罪你了?如果你要美女,我可以請他花錢幫你弄來,保證比我漂亮。”

    鐘濤堅定地揮了下手,目光嗜血:“再漂亮的女人我都不要,就因為你是他的女人,所以我才要帶走。想知道為什么嗎?我就是要讓他們王家感覺到羞辱,要讓他們抬不起頭來。”他微昂著頭,神情桀驁不馴。

    沉默了幾秒他再開口:“你是王智賢的未婚妻這就是你的錯,你得贖罪,服侍我!”他眼里閃過一道精光。

    他凜厲、俊逸的面容生出令人畏懼的寒意,讓林天虹渾身冰冷。鐘濤不由分說和身撲上,將林天虹按倒于沙發之上。林天虹氣惱之極,恥辱感如洪水般將她淹沒,她拼命掙扎。但這鐘濤似乎力量極大,渾身肌肉堅硬繃緊,她根本動不了他絲毫。

    鐘濤俯身在她耳畔陰惻惻地低語:“如果你服侍得我滿意,我還可以考慮以后放王智賢一條生路,他的命我就不要了,如何?”

    他的氣息有種好聞的清新味道,弄得林天虹耳朵麻癢難耐,而他的話語卻又如驚雷炸進她的頭顱,林天虹雙手推拒著他結實的胸膛驚問:“什么?你要取他性命?”四周溫度驟降,一股冷意沁入她的骨髓,令她方寸大亂:“為什么啊?阿賢是很好的一個人,不應該結了這么大的仇啊!”她驚慌之極,血色慢慢從臉上蛻去。

    鐘濤抬起頭來,有趣地看著林天虹漂亮而痛苦的眼眸中自己的臉,似乎對她的反應很滿意。他伸手輕撫她臉頰幼嫩的肌膚,臉向她湊近了一些,深眸帶著幾分邪惡:“在我眼里,你的阿賢就是個惡棍!你忘了?在酒店里,他本來就打算把你送給我的。”

    林天虹的思緒陷入一片混亂中,那一幕深深印在她的腦海中,她很受傷,王智賢欠她一個解釋。

    鐘濤倏地低頭吻上林天虹的唇,狀似狂熱地碾磨,柔軟的唇卻冰冷毫無熱度,一如他冰冷的眸光。

    這種侵犯是對林天虹人格的羞辱,他拿自己泄憤,拿凌辱自己來折磨王智賢!林天虹被恥辱感沖昏了頭腦,眼淚涌進了眼眶。她的頭被鐘濤緊緊按住,絲毫躲避不開,林天虹下意識地張嘴便咬。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04305_82_822-m
恰似寒光遇驕陽(原《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
作者 囧囧有妖
  「這傢伙,口味是有多重,這都下得去口?」
  一覺醒來,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爆炸...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