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初來就殺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眾群盜跟著哈哈大笑,各個顯得狂妄之極,賊首揮著手中的大刀,面色嚴肅的指著場茶坊內的眾人,大喝一聲“把這些人都給我攆出去,挨著一個個把身上的財務給我劫了,連一根毛都不準剩下,誰要是剩下,爺回去廢了他!”

    說完,那些盜賊拿著明晃晃的大刀挨著收集茶坊內眾人的財務,衛陵一直坐在一個角落里,淡然著喝著茶水。

    面對這樣的情況,眾人都不知所措,雖然他們是商隊,但只不過是運送東西的,想要和這些手里拿著利器的盜賊搏殺,無意于以卵擊石。

    “媽了個巴子,這才五月天就這么熱,六七月還怎么過!”賊首抹了把汗,看著茶坊,咧嘴一笑,扭腰慌腚的走了進去,一進來便發現角落的桌子上居然有一個青年在淡靜的喝茶。

    “媽的,小子你是什么人,把財務都交出來,否則爺爺剁了將你喂狗!”賊首一邊說著一邊兇神惡煞的走了過來,手中大刀朝著桌子猛地一插,碰,桌子直接被插透。

    賊首霸氣的將右腳踩在凳子上,兩眼瞪得就跟銅鈴似得,上下打量,發現這家伙打扮與眾不同,尤其那一雙陸戰靴烏黑光亮,心中好奇。

    “好家伙!小子,你腳上穿的什么?”

    衛陵一愣,鄙視這貨居然不知道這什么,心中一想,原來這是唐朝,隨機將腳抬到凳子上,淡然的說道,“一種混合纖維制成的鞋子,怎么樣霸氣吧!”

    那賊首伸手摸了摸,發現就跟女人的奶子似得,很有手感,又看了一眼自己腳上露著腳趾頭的破鞋子,伸手拔出刀,大聲喝道,“將你的這雙鞋脫下來,否則你的腦袋不保!”

    明顯這貨動了貪心,這樣的寶物只有自己得到才算完美,衛陵點了點頭,彎腰去摸腳上的鞋子,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順手摸出藏在陸戰靴里面的寶物,對著賊首的脖子快速的一抹,賊首驚愕的長大了嘴巴,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對方,一下子躺在了桌子上。

    既然已經出手,衛陵自然毫不留情,手中的匕首被擲了出去,化作一道寒芒插入另外一個盜賊的心臟處,那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什么事情,只感覺眼前身影一閃。

    噗,插在胸前的匕首被拔了出來,鮮血噴涌而出,那賊人身體一歪倒在地上,掃了一眼地上躺著的尸體,自語道“就這熊樣,也想打劫我!”

    接著,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正在搜刮財務的盜賊望見一個青年走了出來,感覺有些奇怪,心中老大那貨怎么會放他出來,伸著手中的刀,指著衛陵喝道“小子,干什么的,我大哥怎么會放你出來!”

    衛陵嘿嘿一笑,歪著頭道“你說的是那個手里拿著大刀的家伙?”

    “那就是我大哥!”

    “噢,他說天熱,讓你進去清涼一下!”

    “媽的,這老家伙還算有良心。”那賊眼中閃著戾氣的罵道,隨即又道“小子,你給我老實的呆著,否則我一刀砍了你!”說完抹了把汗朝著茶坊而去。

    透過門口看見里面一個人躺在地上,那賊人暗道不妙,急忙轉身揮著手中的刀砍去,卻感覺眼前一晃,然后喉嚨被一只強有力的大手扣住,一道冰冷毫無感情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你大哥想讓你去閻王殿見他!”

    “咔嚓”

    一聲清脆骨頭的斷裂聲,對方的脖子被扭斷,身體一歪倒在地上,鮮血順著嘴角流出。

    “大哥被殺了!”有賊人大叫了一聲,緊接著遠處的數十名賊人紛紛沖了過來,手里拿著大刀將衛陵圍成一個圈。

    衛陵眉頭微皺,掃了一眼這幾人,身上一股可怕的氣勢迸發出來,仿佛周圍的空氣都要凝固,那幾人都感覺胸口一陣發悶,好像有什么東西壓得他們快要窒息。

    其中一名大漢喊道:“媽的,老子還沒怕過誰,他就一個人,我們十幾個,兄弟們一起上,輪死他!”

    遠處魏老伯一行人看著這一幕面色一陣蒼白,尤其是其中的幾個膽小的尖叫了一聲,紛紛躲了起來。

    可是衛陵面色冷酷的一笑,右手一抖,一把鋒利的軍刀出現在手中,快速的對著第一個沖來大漢的喉嚨快速劃過,然后右腳一點地,直接跳了起來,身體在空中倒著旋轉起來,冰冷的寒芒在他們喉嚨處閃過,接著第二個倒下,然后第三個,第四個,他們就像連鎖反應,一連七個全都倒下,剩下的幾人看著死去的弟兄,哪敢在上,紛紛掉頭就跑。

    瞬間賊影消失不見,地上只留下一片尸體,衛陵掃了一眼,右手一動,手里的軍刀消失不見,然后他走到魏老伯等人面前“趕快收拾一下,我們趕路吧!”

    眾人愣在原地皆都大眼瞪小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這時魏老伯倒吸了口冷氣,撲通跪在地上,“恩公,請受小老兒一拜。”

    “老人家,你這是干什么?使不得!”

    接著后面的眾人統統跪在地上,齊呼一聲“恩公,請受我等一拜!”

    這一幕搞得衛陵有些哭笑不得,趕忙扶著老者起來“大家聽我說,你們救了我的命,我又救了你們的命,咱們扯平了如何?”

    衛陵是個不愿欠人恩惠的人,所以才會這么說,但是魏老伯搖了搖頭,堅決反對“不行!”

    “恩公救了我們二十八人的命,而我們只救了恩公一人,這還差二十七條命!”魏老伯掰了掰了手說道。

    衛陵一個趔趄,這老頭咋這么笨?連這賬都算不過來,無奈之下趕忙解釋一番,可是這群人就是死腦筋,也許古人都是愚鈍,不對,是被他們的淳樸感動了。

    接下來的路程里,這些人簡直把衛陵當成了老祖宗供著,不一會,一個漢子跑上來問道,衛公子你渴嗎?衛公子你餓嗎?衛公子要不咱們歇歇腳吧!搞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過這種被人伺候的感覺其實很爽,難怪人們都想當大官,賺大錢,這種感覺就是不一樣,爽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588586_5_222-m
天唐錦繡
作者 公子許
  穿越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兒,但是當房俊穿越到那位渾身冒著綠油油光芒的唐朝同名前輩身上,就感覺...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