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怪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魏悅不禁暗自叫苦,自己都躲到了荒郊野外的古廟中,依然是不能擺脫這厄運。不想那個紅袍男子邊說邊漸漸逼了過來。

    “小鬼!你剛才聽到了什么?”

    “……嗚嗚嗚……”魏悅不停的搖頭,比劃著手,卻是嚇的直哆嗦,顯得分外可憐。

    “是個啞巴!別問了!!”白衣老者穩穩擋下了紅袍男子手中的劍。

    魏悅的心卻是要跳出來了,這些人看起來倒也不像悍匪惡徒,不過卻有著豪門望族中的那抹貴氣在里頭。

    她依稀聽到了王爺兩個字,也不敢再看向那邊,別過臉沖著墻壁靠了過去。瑟縮著將自己整個身子貼在了冰冷的墻壁上,生怕給這些人帶來一絲殺她的理由。

    那些人不時壓低了聲音討論著什么,到底還是防備著魏悅。魏悅只依稀的聽到什么酒卷,望月樓之類的字眼兒。和自己也沒什么關系,也不想關注這些,只想的怎么能撐到建州,怎么能混進容家去。

    就在她困頓不堪的時候,吧嗒一聲,兩個饅頭扔到了她面前。賜香心頭酸楚,沒曾想以前養尊處優的自己竟然混到這般凄慘的境地,還真的成了乞丐。

    她忙將饅頭撿了起來,沖那些人磕了一個頭。白衣老者看著她輕輕嘆了口氣,帶著一眾人離開了。

    饅頭的香氣撲鼻而來,魏悅也是餓了很久,剛要狠狠咬上一口,卻不想古廟門口又出現了一個人。

    剛剛那群人留下的火堆還在,借著微弱的光魏悅發現那人竟然頭發花白,狗摟著孱弱不堪的身子,幾乎是挪了進來。一直挪到那火堆旁,將手中滿是污泥的木棍扔到了一邊,癱坐在了地上。

    魏悅看過去是個可憐的老乞丐,那老乞丐幾乎風干了的臉上溝壑縱橫滿是滄桑,渾濁的眼睛呆呆直視著前方。偶爾失神灰暗的眸子一轉,就像無望深淵中的一點微弱亮光隨時隨地會消散而去。

    魏悅自己這個啞巴是裝出來的,對面的這人卻是個瞎子無疑。看著他幾乎沒有了絲毫的力氣,想到他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竟然這般流離顛沛實在是可憐得很。

    “誰?!!”那老人雖然目盲耳朵卻是極靈,猛地轉過頭看向魏悅的方向。

    魏悅倒是嚇了一跳,隨即緩緩拜道:“小女子是逃荒的,不想驚動了老人家,還望海涵。”

    “呵!”那老人突然冷笑道,“逃荒?怕是避禍吧?”

    魏悅心頭一驚,卻也不敢接話,暗道這老人倒是厲害竟然猜到了幾分。她看著老人許是餓了,臉都帶著些許浮腫。忙拿出一只饅頭遞了過去,另一只是要留著去建州的路上吃。她要找妹妹,不能將自己餓死了。

    “老人家,吃饅頭吧!”

    “哼!被老夫猜中了心思,心虛了吧?這便是討好嗎?”那老人倒也不客氣,一邊說著風涼話,一邊將饅頭接了過去,大口大口咬了起來。魏悅心事重重,思念妹妹情切,也不在乎他的無禮。

    “還有么?”那老人舔了舔唇,空洞的眼睛移了過來。

    魏悅有些犯難,此處距離建州城還有些距離。這一個饅頭卻是一條命啊!萬分珍貴的緊!

    “還……還有……”魏悅始終斗不過自己的善良本心,將唯一的一只饅頭也遞了過去。

    “磨磨蹭蹭的,真是不爽快得很!”老人似乎從來不會說什么好聽的話,當下便將另一只饅頭也吞進了肚子里。卻好像知道魏悅手中再沒有吃的東西了,罵罵咧咧了幾句世道不公之類的廢話便倒在火堆邊睡了起來。

    魏悅一陣氣悶,本不想理這等渾人,可是看著他蒼老的容顏,卻陡然間想起了自己爹爹。也不知道這老人有沒有兒女,怎的忍心讓自己爹爹出來受這等罪?

    她拖著疲憊的身子緩緩走了出去,從外面撿了一些枯枝將那堆火燒旺了些。這一折騰渾身卻是一陣陣虛汗連連,餓的更是頭暈眼花。不禁咬著牙暗道,只要堅持到明早天亮了些,便用那幾枚銅板買點兒吃的東西充饑。

    眼見著躺在地上的老者睡的分外香甜,魏悅也不得不一趟趟撿柴火,一趟趟守著他,終于撐不住睡了過去。

    再睜開眼已經是日上三竿,火堆邊的老人卻是不知去向。她苦笑著自己這是何苦來,人家到頭來卻是連一句道謝的話也沒有。

    她扶著暈乎乎的腦袋站了起來,卻不想吧嗒一聲似乎有什么東西從自己的身上掉落下來。忙蹲下身子撿起來,卻發現是一個布包,里面方方正正的是竟然一卷書冊。

    魏悅知道定是那老人丟下的東西,忙拿著布包試圖要追出去,卻不想被布包上的一行小字吸引住了。

    小字是用火堆中幾乎燒成灰的木炭歪歪扭扭寫了下來的,魏悅定睛看去不禁愣在了那里。

    “素昧平生,卻傾囊相授,寥寥饅頭抵得上黃金萬兩,一夜守候,更是感激不盡。無以為報,贈酒卷一冊為謝。”

    魏悅忙打開布包,看了幾眼不禁愣住了,這竟然是一本傳授怎么釀酒的書冊,不禁哭笑不得。想要扔掉,卻又于心不忍,只得裝進懷中。后知后覺的又將書卷拿了出來,果然發現背面上寫著“酒卷”二字,不禁想起了昨夜那群貴族男子似乎談論過此書。

    她本就是為了避禍,實在不想與別人牽扯什么。但是那老人既然留下這東西,想必也是貴重的,斷然不能丟掉。忐忑之中,忙將薄薄的書卷貼身藏好,現如今還是趕往建州為好。

    她收拾停當,拖著酸疼的身子剛邁出廟門卻迎面撞上了一個年輕男子。那人一襲玄色勁裝襯托出了頎長的身姿。窄腰,猿臂,寬肩,分外的孔武有力。

    漆黑如緞的長發僅用一根玄色發帶束到腦后,消瘦剛毅的臉龐帶著一抹天然貴氣。挺直的鼻,棱角分明的薄唇,粗黑挺拔的濃眉微微挑起,墨黑如漆的雙瞳卻是含著三分溫怒,三分沮喪,還有三分的戲謔。

    魏悅不禁向后退了一步,一張貴氣凜然的臉卻是這副吊兒郎當的恣意縱橫之態,滿滿的都是傲慢。

    “小鬼!得了便宜便要逃嗎?”他斜斜靠在古廟外面的一株殘柳邊,漫不經心的轉動著右手拇指上的玉扳指。通體青翠,流光溢彩,盈盈欲滴,價值不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3-m
農門醫色:田妻粉嫩嫩
作者 若灩
  林靈遇到坑爹的穿越,穿越成又笨又醜的女人,十八歲之前無人提親,十八大齡終於有人要了,以一兩...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醫嬌
作者 月雨流風
  開個小鋪子,賣賣藥,看看病。   春心覺得這樣的小日子很安穩。   尤其是偶爾還有送上... (馬上閱讀)
3044306_80_803-m
農門悍妻
作者 婼瀾
  林良辰穿越成憋屈受氣包,婆家黑心要吃她的肉,丈夫軟弱無能,娘家全是白眼狼。   看她如何... (馬上閱讀)
3335185_80_803-m
穿清
作者 佛前青蓮
  穿越成四爺後院的一枚,某吃貨表示,咱不管受不受寵,(只要月銀照發),咱不管生不生子,(古代... (馬上閱讀)
Sys_82_824-m
學渣,我回來了
作者 胡考
  謝依南死亡的時候,靈魂載著記憶飄回到她十三歲那年,她純真美好的初中時代。她要解開此生兩大困...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