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飛奔出“翔”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原本寬敞的王府門口被圍得水泄不通,大家翹首以待,都希望親眼瞧瞧這傳說中的鐵面大將軍,可此時的宛若卻沒有了之前的期盼,而是被另一種越來越焦躁不安的情緒所覆蓋。

    不要問為什么,她會告訴你她想要拉粑粑了嗎?絕對不會。可是怎么辦呢,快憋不住了,來勢洶洶啊!這么關鍵的時候掉鏈子,實在太丟臉了。

    小青第一時間看出了她家小姐的不對勁,焦急的問道:“小姐,是不是不舒服?”

    而一旁站著的姐姐宛熙也察覺到了小妹宛若的不對勁,此時的宛若已經被憋的臉色蒼白渾身都在顫抖,這可嚇壞了姐姐宛熙,立即上前摸了摸宛若的額頭,緊張的問道:“小妹,你怎么了要不要叫張大夫?”

    叫大夫?這怎么行,到時候丟臉丟大發了去!宛若立即搖了搖頭,也不說話,其實她是怕萬一一說話破了功怎么辦?

    站在最前面的王爺此時也注意到了后面的情況,沒想到轉身看到的卻是即將要倒下來的小女兒宛若,“宛若這是怎么了?剛剛還好好的呢,怎么臉色一下這么差?”憋粑粑憋的唄。

    此時的宛若真的快不行了,心想道這大哥什么時候都能見到,不在于這一時,便虛弱地張口對王爺說到:“爹爹,女兒有點不舒服,想先下去休息一會,希望爹爹不要怪罪女兒不懂禮數。”

    現在還有什么禮數不禮數得,女兒要緊啊,還沒等宛若說完,也不顧自身王爺形象,親自抱起宛若往采蝶軒奔去,留下一群不明所以的人再繼續等待大少爺的歸來。

    宛若的屋子太偏僻只能先帶到大女兒宛熙的房間休息,此時的宛若真心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再不去茅房就真的要現場直播啦,不要啊!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張大夫的到來,就在這時,外面一小廝大聲的喊道:“老爺,大少爺快到門口啦!”

    聽見外面下人的通報,也不予理會,一臉擔心的盯著自己的寶貝女兒著急的走來走去“這張大夫怎么還沒來。”

    宛若也聽到了外面人的通報:“爹爹,您還是快去門口迎接哥哥吧,我沒事的,馬上張大夫就來了,不用擔心,你們在這里一來也幫不上什么忙,二來大哥要是沒看見您和姐姐會很失望的。這里只要留下小青陪我等大夫來就可以了,您和姐姐快去吧!”

    王爺看著如此聽話懂事的宛若是心疼極了的,但也覺得有理,“也好,那爹爹和你姐姐等接了你哥哥再來看你。”宛若用了最大的力氣對著她可愛的爹爹笑了笑。

    最后等房里人都走盡了,喚來小青攙扶著她用最后吃奶的力氣來到茅房,不明所以的小青當即恍然大悟,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姐為什么不早說呢,何必要弄成現在這種樣子,太好笑了,哈哈哈。

    終于釋放完的宛若一臉疲憊的走出茅房,雙腿軟綿綿的一點感覺都沒有了。向著小青撒嬌道:“青青背我好嗎,我真的走不動了。”看著小姐可憐又可愛的模樣,輕笑出了聲,二話沒說就背起自家小姐往房間走去。

    途中背在背上的宛若傲嬌地說道:“在茅房里面都能聽到你在外面大笑,真有這么好笑嗎?”身下的小青誠實的點了點頭,這下宛若可不依了,一直在跟小青撒嬌,讓她千萬別說出去,這可是關乎到面子的問題啊,小青自然是不會出去瞎說。

    另一邊熱鬧的鈺王府門口終于迎來了被大部隊擁護的身穿黃金鎧甲的有著鐵面將軍之稱的大少爺鈺宛安。那場面那架勢,那真是鑼鼓驚天,鞭炮齊鳴,人山人海。

    終于到達門口的鈺宛安在看到牌匾鈺王府這三個字的時候心中還是相當感慨的,自從母親走后自己隨同父親在外,這是有多久沒回來了。

    摘帽,下馬,動作行云流水,惹得在場未出閣的女子一陣尖叫。在看那臉那身材,劍眉星眸,猿臂蜂腰,緊翹的臀部,修長的身材,氣宇軒昂絕對是上品中的上品。

    在門口等候多時的鈺王爺看著正走上臺階向他走來的兒子,滿意地點了點頭,自個兒的兒女個個都是人中龍鳳,想想都自豪。

    鈺宛安將手中的帽子遞給了身邊的小將,對著王爺半跪行了個軍禮,簡單的說了句:“父親,兒子回來了。”此時的王爺趕緊上前扶起了宛安,“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這時鈺宛安識趣的向王府當家測妃韋氏也行了個禮,雖然他不喜歡這個女人,但好歹也要給她點面子,場面也算是和諧。

    此時的宛安向自己的妹妹宛熙走去,倆人似心靈溝通般默契的笑了,什么也沒說,只是他的小妹宛熙呢,怎么沒見到她?

    大少爺終于回來了,大家一陣寒暄過后便各自忙去了,晚上還有宴席呢,最后留下的父子三人朝著采蝶軒走去。

    從茅房回來的主仆二人發現大夫已經在那等著了,既然大夫都來了總不好讓他回去,父親那邊也不好交代,也就沒說什么若無其事的找床躺著去了。

    張大夫一臉奇怪的看著走進房間的主仆倆,那背在背上的就應該是小姐鈺宛若了。沒想到長這么大了。宛若和小青都感覺到了大夫的打量,其實她不怎么相信中醫的,不是她崇洋媚外,在穿來之前因為一些原因也去到當地的中醫院看過病,感覺就是裝裝樣子給你把把脈,壓根沒用,最后還不是轉院了。

    小青服侍宛若上了床,自個兒尋了個舒適的姿勢靠在一邊,伸出細嫩的小手讓大夫把脈,好奇地瞪圓了眼睛想聽聽大夫怎么說。過了一會,大夫捋了捋自己的胡須意味深長地說道:“小姐這是吃多了積食引起的,原本小姐就體虛,在加上腸胃不好,很很容易引起上吐下瀉類似中毒的情況,我給小姐開幾副湯藥調理一下身體按時服用,平時少食多餐,減慢進食的速度,這樣做來就應該不會有什么大礙了。”

    宛若想想這大夫說的話好像是這么一回事,道了聲感謝等開了方子就讓小青給送走了,也沒多想就躺著睡著了。

    正往采蝶軒趕去的父子三人正巧碰見了為宛若治療的大夫,上前詢問情況,王爺看著張大夫欲言又止的樣子,顯的不安起來“老張,這里都是自己人,說吧,宛若到底怎么了?”“宛若小姐有中毒的跡象。”

    大夫的話讓大家都吃了一驚“暫時看來應該是少量的砒霜,下毒的人應該不是立即想置小姐于死地,而是想細水長流,不容易被發現。”送走了張大夫的父子三人都已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直到房門口也保持著沉默。

    看著在房門口的站著的小青,姐姐宛熙勉強擠出了一絲微笑:“宛若呢,怎么樣好點了嗎?”小青從直覺上覺得出了什么事情但也沒遲疑:“回二小姐的話小姐沒事,大夫說是腸胃問題沒什么大礙,開了藥方就先走了而小姐現在已經睡著了。”宛熙聽了小青的話點了點頭。

    躺在床上睡了一會的宛若聽到了外面的聲音,立即起身飛快地打開房門開心地說道:“爹爹,姐姐,你們把大哥接回來了嗎?”看著眼前這個臉色蒼白還在硬撐笑容的孩子,再想到剛剛張大夫說的話,更是心疼極了。

    此時站在一旁一直沉默地大哥鈺宛安走到了宛若面前最先開了口:“小妹還記得哥哥嗎?”什么?這個人就是哥哥?超贊,絕對秒殺一切男神。如此尤物就站在面前,管他三七二十一吃豆腐要緊啊!一邊想一邊猛烈的抱了上去嘴里還甜甜軟軟地說道:“哥哥,我是宛若。”

    宛安看著緊緊抱著自己的宛若,心都要化了,如此玲瓏剔透的可人兒,真是喜極了。一旁看著的父女倆人吃味的緊,酸酸的說道:“哼,小妹都沒有這樣抱過我,看來還是喜歡哥哥多一點,哼。”

    還沉浸在尤物懷里的宛若立馬回過了神,撒嬌地說道:“誰說的,我最喜歡姐姐了。”說完雙手從尤物的腰上移出,平攤在哥哥宛安的面前想討要禮物。

    大家都被宛若的這一舉動給逗笑了,哥哥宛安見狀也不遲疑,從腰間束帶里拿出了一顆珠子:“這可不是一顆普通的夜明珠,必要時刻可以救人,也可起死回生。就當是哥哥的見面禮吧。”

    這顆珠子真有這么神奇?也不知道有沒有用,反正人家給她就要,管他呢。“謝謝哥哥。”說完又親昵的抱起了來,心想這豆腐可是比這珠子好。一直在旁不說話的王爺看著自己的三個兒女如此要好也甚是欣慰。

    下毒的事也已經派泉去查了,應該很快就能知道。上前就把還在兒子懷里撒嬌的宛若給領了過來,慈祥地說道:“今天晚上的宴席宛若還是不要參加了,在房間好好休息,知道了嗎?”宛若可是求之不得,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開心的望著手里的夜明珠。

    PS:可量可憐我吧,給我一點愛,可憐可憐我吧,驕傲的女孩。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40647_80_806-m
重生最強女帝
作者 夜北
  前世,她靈根被挖,一心正道,卻被判為邪魔妖道!重回少年之時,她力挽狂瀾,逆天改命,前世欺她...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