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警惕:這人很陰險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午休小憩之后,封奚笙想起還有一節啟蒙課,上午已經錯過一節,下午再不去估計就該掌教找上門了。

    青云觀的啟蒙課堂并沒有多少人,畢竟來當道士的大部分都是青年最起碼也是十五六的少年,他們無需啟蒙,算上外門的幾個小娃娃也只不過七八人而已。

    啟蒙課堂是十歲之前可以待得地方,道士并不忌女色,因此一些中年道士有子嗣之后往往無從安排,道觀在默許之下這些小娃娃自然也居住在青云觀。

    不過他們并不是道觀的一員,十歲從啟蒙課堂畢業之后如果達不到留在青云觀的要求,他們會被驅逐,當然很少有被驅逐的先例,畢竟內門很難進但是卻還有外門。

    啟蒙課堂上講的是老子的《五千文》,畢竟是道家一脈,啟蒙識字用儒家的論語是如何也說不過去的。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人之所惡,唯孤、寡、不榖,而王公以為稱。”

    ……

    還沒有靠近,課堂內就已經傳來郎朗的讀書聲,通過軒窗偷偷瞧一眼,我靠!怎么會是清靜散人?難道他不怕有人去藏經閣盜經?

    咒罵一句晦氣,如果說青云觀還有誰能夠讓封奚笙有一絲畏懼之心,那么只能是這位清靜散人,一個古板的老道士。

    掌教丹陽子那屬于不可親密接觸型,雖然他從不對自己人耍心思,但那就是一個老狐貍,一個不小心就會深陷對方的圈套當中。

    “師叔,既然已經來上課那就請進來吧!上午一節課我已然記下,課下我會和掌教師兄商討如何處罰的問題。”

    清靜散人是眾人中唯一不稱呼封奚笙小師叔的人,在他看來師叔就是師叔,哪里來的小師叔、大師叔?

    訕訕一笑從軒窗那離開走正門進來:“我這不是怕打擾你講課么!至于上午?老燕……咳咳,燕師侄幫我悟拳,一個不小心就耽誤些許時間。”

    很多時候封奚笙都會稱呼燕南山為老燕,不過這稱呼大庭廣眾之下可說不得,尤其是在古板的清靜散人面前,他很是計較這些禮儀。

    聽到解釋原本冷著臉的清靜散人臉色稍稍柔和一些,拂一把山羊胡點點頭:“既然情有可原那么這件事就暫且放到一旁,坐下聽課吧!”

    如果在課堂外面,封奚笙的身份是師叔因此他不會有半分逾禮,可是一旦進來那么他的身份就是學生,一點師叔的特權都享受不到。有些郁悶的找一個偏僻的地方坐下,在郎朗的讀書中開始走神。

    “師叔祖、師叔祖!”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蚊蠅般的呼喚從周邊傳來,定眼看去不是朱志明還是誰?細想一下,可不,他的年齡也就七八歲左右還在啟蒙的階段中。

    如果是其他人的課堂那么封奚笙可以偷偷的打坐或者睡覺,可是在清靜散人的課堂上卻不行,幸好一月他只有幾節課,否則封奚笙非郁悶死不可。

    “我讓你辦的事情做的怎么樣了?”丹藥才是封奚笙最看重的東西,因此一開口他就直奔主題。

    “哪里那么快,師傅今天就在煉丹房,我都沒有下手的機會,要不我晚上偷偷的過去?”

    朱志明倒是沒有覺得直接說丹藥不合適,他也閑的無聊,能夠有說話的對象已經很滿足,誰還管說什么。

    “蠢貨!你是不是很害怕自己不被抓住啊!白天你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到晚上被巡夜的抓到我想救你都沒有辦法。”

    如果不是害怕被上面的清靜散人發現,估計此時的封奚笙早一拍腦門對自己找這樣一位笨蛋做事情而感到無奈。

    “那,那估計你要等些日子了,這些天師傅都會在丹房,據說要煉制什么長生丹,是給咱們大唐皇帝煉的。”

    朱志明的課堂位置在封奚笙左側上一位,因此兩人的對話被朱志明身后和封奚笙身前的兩位道童聽的清清楚楚、戰戰兢兢。

    他們只是居住在這里的道士后裔而已,甚至連外門弟子都不是,現在聽到如此“重大”的秘密,誰能夠不害怕?

    而就在講學的清靜散人眼角微微一抬,他是結丹期巔峰的道家高手,封奚笙鬼鬼祟祟的談話他如何聽不到?只是不知為何,對于這件事他并沒有理會。

    “朱志明,你來講解一下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的意思。”

    雖然對于這樣的小秘密清靜散人可以選擇坐視不理,可是面對封奚笙和朱志明的擾亂課堂他不能不處罰,因此才有一問。

    朱志明哪里知道這是什么意思?長生子收徒之前他家中就是一個賣肉的,或者說屠夫世家出身,金銀是有一些可是學問,宰豬的學問叫學問么?

    “那個,愛情是浪費、多藏東西會被人打死、會走路不被人嘲笑、停下來會遇到災禍,災禍的時間很長……”

    越念朱志明的語調越小,到最后幾乎已經聽不到,看到朱志明的解釋,整個課堂都安靜下來,學子們已經被他的言論驚呆唯有封奚笙忍耐不住狂笑起來。

    清靜散人的臉已經開始往鐵青方面轉換,他不怕學生不會,可是這解釋的是個什么東西?還特麼愛情是浪費,就算是看字面解釋,你也需要找一個靠譜一點的啊!老子的經典就是藏東西被打死?走路被嘲笑停下來就會遇到災禍?

    “師兄,這句話的意思應該是愈是讓人喜愛的東西,想獲得它就必須付出很多;

    珍貴的東西收藏得越多,在失去的時候也會感到愈難過。太上想要通過這句話告訴我們,修道一途不用計較太多,順其自然就好。”

    完美的解釋,雖然看那個家伙很不順眼,但是對于他的解釋封奚笙還是不能不贊嘆一句,清靜散人聽到這番話臉色微微好看一些。

    “不錯,非常不錯,張志仙,你可有意入我門下?”放下手中的書卷也不去理會朱志明,對著張志仙滿臉溫和的詢問道。

    激動和興奮在張志仙的眼中一閃而過,還好他的意志力很強瞬間把情緒壓制下去,按照禮儀恭恭敬敬的行一禮:“張志仙見過師傅。”

    青云觀甚至修道者中有兩種人,一種是封奚笙、燕南山這樣直接用本名的,他們屬于留戀俗世的一群人,理論而言是可以娶妻生子的。而如同清靜散人、丹陽子、長生子這樣使用道號之人,他們則屬于完全的離世修行,眼中除去大道再無其他。

    青云觀僅剩的五位三代弟子中四位都是傳承的封奚笙一位已經成仙的師兄道統,他們一脈講究的就是離世修行,如果不出意外將來張志仙也會使用道號而非本名。

    張志仙愿意入門,并且表現的中規中矩很讓重規矩的清靜散人滿意,兩人都很滿意但是封奚笙卻很不高興,怎么,這是借用我小弟來達到你的目的?

    朱志明想的要少一些,在他看來清靜散人沒有繼續懲罰他已經很好,至于張志仙通過他來凸顯出自己的行為,他根本不在乎。

    一節課很快就結束,清靜散人留下讓張志仙明日去藏經閣報道的話便轉身離開,夕陽下身穿藍色罩袍的清靜散人很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幾個和張志仙很熟的小家伙聚集在他的身邊哇哇的恭喜著,雖然都還是小娃娃,可是大環境之下哪一個孩子不早熟?看看張志仙就清楚,普通的七八歲小孩哪里懂得借勢上位?

    封奚笙很不高興,并不僅僅是因為對方借用朱志明達到上位目的的,而是覺得張志仙很陰險,兩人在一起認識快兩年的時間,可是他之前一直表現的普普通通,這種被欺騙的感覺讓封奚笙很不爽。

    “師叔祖,荷花池的荷花已經開花,你和我們一起去摘荷花吧!”

    張志仙明白獨木難支的道理,因此開始準備收攏眾人,當然他對于封奚笙是沒有膽量收攏的,只是想要和他打好關系而已。

    說實話封奚笙和張志仙并沒有利益沖突,封奚笙只為逍遙二字,而張志仙想要的則是青云觀下一任掌教,而想要成為掌教得到封奚笙這位輩分奇高的師叔祖支持是必不可少的,雖然現在看起來封奚笙一點權利都沒有。

    看一眼滿臉期待的朱志明,再想一想自己的銅香爐還空著,雖然不愿意和這位張志仙走得太近,不過猶豫一番最終還是同意下來。就這樣,一行人浩浩蕩蕩的直奔大殿前荷花池而去,沒錯,就是前一段時間公共場所洗澡的事發地帶。

    “我只是擔心朱志明被欺負而已,我只是擔心朱志明被欺負而已。”

    封奚笙內心不停的為自己和一群小娃娃摘荷花玩鬧找理由,不知為什么,穿越之后他的性格仿佛也變成六歲,爬樹、捕魚、摘荷花這樣小孩子才玩的東西他玩的很是津津有味,對此他自己的安慰是閑的蛋疼才導致。

    童年,其實是一段非常美好、值得回憶的事情。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64-m
最強丹藥系統
作者 神域殺手
  楊凡,一個撿破爛的高中生,無意中得到了一款系統。   楊凡牛逼了!   沒辦法,別人修...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