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212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你混蛋!”周思蕤又輕聲罵了李析一句,氣倒是消了不少。

    扭頭進入房間。

    李析急忙跟了過去,跟在周思蕤身后,小聲叫道:“思蕤!”

    “不要跟我說話,暫時不想理你。”周思蕤賭氣道。

    “我是想和你說說今天晚上托夢的事。”李析眼珠一轉,試圖引開周思蕤的注意力。

    “我知道你是在騙我。”周思蕤白了李析一眼,卻關心自己父親病情,“不過,你還是說吧。”

    “今天晚上,咱們要早點睡。”李析振振有詞,“而且還要睡在白天請灶神的那個房間里面,那樣灶神才能找到咱們。”

    “是你還是我啊?”周思蕤再次白了李析一眼,顯然將李析的意思想歪了。

    “你也好,我也好。”李析一臉嚴肅的表情,“總之,至少要留下一個人在那個房間里面。至于到底是你還是我,哪個人留下,還是你做決定吧。”

    “我爸爸的病情,我是一定要知道的。”周思蕤毫不猶豫的道:“可是……”

    說著抬頭望了李析一眼,看她神色,明顯有些猶豫。

    “你想說什么?直說好了。”李析道。

    “李析,你可不能再像剛才那樣了。”周思蕤舊事重提,“我當你是我的好朋友,你怎么能一點都不尊重我?何況,這兒還是我家。當著我弟弟,你怎么就能那樣對我?”

    “剛才真的是一時沒把持住。”李析伸手撓頭,“既然你這么說,我向你道歉,總可以了吧?”

    “道歉就算了,你自己知道就好。”周思蕤搖了搖頭,“我當你是我的好朋友,你也要尊重我。”

    “嗯!”李析大點其頭。

    “今天晚上,今天晚上……”周思蕤猶猶豫豫的,明顯一時說不出口。

    “你究竟想說什么啊?”李析追問。

    周思蕤又望了李析一眼,這才猶猶豫豫的說出來,“托夢,我有點害怕。”

    李析瞬間便明白了周思蕤猶豫的原因,她有心想要讓自己留下,礙于某些原因,卻又說不出口。

    奇道:“托夢有什么好怕的?你不是都有過一次經歷了么?”

    “那是我媽啊,我當然不怕。”周思蕤一臉焦急的神情,分辯道:“這一次可是外人,還有可能是個很丑的猥瑣男。”

    李析聽的想笑,內心當中,對于周思蕤的擔憂,也有些不以為然。

    那是灶神啊,只是托夢而已,能對你做什么?

    回頭想想,卻又覺得,周思蕤的擔心,倒也挺合理的。

    一個年輕女孩,對于在自己睡著的時候,有一個陌生男人進入自己夢里這種事情有抵觸,倒也正常。

    “好吧!”李析道:“那你想讓我做什么?”

    “要不?”周思蕤遲疑的望了李析一眼,“你也留下來吧?不過,你可不能再像剛才那樣了。”

    “怎么會?”李析一臉嚴肅,“要做正事呢,我再急色,也不至于在這種情況下乘人之危。”

    周思蕤目光一眨不眨的盯著李析看,似乎想要從李析的表情當中,分辨出李析說的究竟是真話還是假話一樣。

    李析毫不退縮的和周思蕤對視。

    周思蕤反倒先臉紅了,輕聲道:“那就先相信你這一次吧。”

    “思蕤,你這么說就不對了。”李析立即抓住了周思蕤的話柄,“我都已經向你承諾過了,你還這樣說,明顯就是對我的不信任。”

    “對不起,我錯了。”周思蕤的態度,卻比李析好多了,十分誠懇的道歉。

    “算了,原諒你了。”李析見此,也不好太為己甚。

    接下來就是等待天黑,大約晚上九點鐘過后。

    朦朦朧朧當中,突然感覺有個人推了自己一把,李析豁的驚醒過來,睜開眼睛,便看到面前站著一個大約四十來歲的中年男的,穿一身現代的衣服。

    “你是灶神?”李析驚訝的。

    那中年男的點了點頭,“我正是這一片的灶神,托夢給你,就是要告訴你周慶元的病情。”

    “周慶元究竟是什么病?”李析急忙問。

    那中年男的灶神整理了一下說辭,才道:“其實算不上什么病,孟婆湯在他身上失去了作用,導致周慶元覺醒了前世的記憶。前世的記憶和今世的記憶摻雜在一起,讓他思維混亂。”

    “前世的記憶?”李析一愣,“這么說,周慶元前世是個女的?”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這樣。”灶神點頭。

    李析想了一想,又問:“那你知不知道,要用什么辦法,才能治好周慶元?”

    “這個問題,你應該到冥府陰司去問。”灶神一甩胳膊,轉身就走。

    “喂!等等!”李析還想再問,呼叫了兩聲,灶神渾然不理。李析急了,向灶神離開的方向追趕過去,才剛一邁步,便絆了一下,跌倒在地。

    倒是周友正和趙乾龍回去之后,立即就開始調查南市市長,尋找對方的資料。有了功德值的存在,兩人首先想到的,是利用正當途徑扳倒對方。

    家里有個這樣的女兒,女兒都能進入體制,還能獲得那么高的地位。這個南市市長的屁股,肯定不干凈,正當的途徑,想必不難找到,因此兩人是一點都不擔心扳不倒對方。

    回去之后,立即就讓人尋找南市市長的黑材料。

    尋找黑材料,都是公開的。事實上,到了兩人這個地位,想做點事情,真的用不著偷偷摸摸的來。一個小小的南市市長,說調查你就調查你了,就算讓你知道,你能咋地?

    南市的市長名叫郭建飛,兩人這邊一調查,郭建飛那邊立即便知道了。一聽說是這兩個人調查自己,好懸沒嚇出屎來。

    尼瑪!你們兩個這么高的地位,閑著沒事,想要欺負人,都不會找個大點的欺負?欺負我這種小人物,一點成就感都沒有的好不好?

    接著一打聽,倒也打聽到了原因,合著這兩個老不死的收拾自己,是為了給一個叫做李析的年輕人出氣。

    至于那個叫做李析的年輕人,則是因為和自己女兒發生了沖突。自己女兒想要栽贓對方,導致對方搬來了周友正和趙乾龍。

    郭建飛更加糊涂了,那個年輕人,怎么會有這么大的面子?兩個老家伙上桿子的同時幫他?

    這人心里,甚至產生了和趙乾龍第一次知道李析時候的想法:難道這個叫李析的,是一個更大的大人物的私生子?

    想歸這么想,郭建飛也不打算坐以待斃。幸好他上面也有人,便積極的自救。

    他上面那人也是一個從上面退下來的老家伙,叫做李兆成,退下來之前的地位,和周趙兩人倒是差不多。

    這老頭一聽惱了,心說:周友正和趙乾龍這兩個混蛋,聯合起來收拾我的人,是為了什么?莫非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實是為了收拾我?

    也難怪這老頭會這么想,俗話說打狗也要看主人,你要一個勁的追著人家的狗打,肯定是因為對主人有意見。

    因此這老頭二話不說,直接就給周友正打電話。

    電話是周友正的秘書接的,一看來電顯示,就知道不是個一般人,說話便異常客氣。

    李兆成正在氣頭上,直接吩咐道:“你讓周友正那老混蛋接電話。”

    “請問,您是?”周友正的秘書聽對方口氣很大,也不敢造次。

    “我是李兆成,把電話給周友正,我要親自給他說。”李兆成簡直就是對著電話吼出來的。

    周友正的秘書不敢耽擱,急忙去找周友正。小聲將李兆成打電話的事情匯報了一遍,等待周友正的指示。

    周友正也知道郭建飛是李兆成的人,怎么肯接他的電話?直接吩咐自己的秘書,“就說我在睡覺。”

    周友正的秘書委婉的傳過話去。

    李兆成聞言大怒,好懸沒把手機摔了。好不容易平息了怒氣,想了一想,又打電話給趙乾龍。

    他也知道,趙乾龍眼下正和周友正在一起,他甚至也知道,趙乾龍肯定就在周友正家里。

    趙乾龍卻是早就猜到李兆成無法聯系到周友正之后,肯定會和自己聯系,因此提前讓秘書把手機關機了。

    李兆成打不通,氣惱之下,直接把手機摔了,心說:你們兩個老混蛋聯合起來耍我是吧?那好,我找到周友正家里去。

    這老頭正在氣頭上,一切從簡,稍一吩咐,就帶人往臨市里趕。到了臨市,又立即前往周友正他家。

    周友正家門口是有衛兵的,這些衛兵雖然認識李兆成,卻是周友正的人,因此攔著李兆成不讓進。

    結果李兆成的警~衛員差點沒和周友正家門口的衛兵拿槍對轟。幸好周友正和趙乾龍及時趕了出來,這才避免了慘劇的發生。

    將李兆成讓到屋里,李兆成氣沖沖的問:“說吧,你們兩個老混蛋,為什么要動我的人?”

    “咳咳!”趙乾龍咳嗽一聲,開口了,“老李,消消氣。不就是一個南市市長么?至于動這么大肝火?”

    周友正補充道:“老李,不是我說你,那個郭建飛,真的很是不像話,我們收拾他,其實也是幫你。”

    “放屁!”李兆成一瞪眼,“你們兩個老不死的什么樣,以為我不知道?什么時候正義感這么十足了?”

    “看你說的,如果不是為了為民除害,我們為什么要收拾他?”趙乾龍笑著道。

    “我怎么知道你們是怎么想的?”李兆成再次一瞪眼睛,惡狠狠的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是為了一個叫做李析的小年輕,說吧,那個家伙,跟你們究竟是什么關系?”

    周友正臉露笑容,“我們和他,能有什么關系?不過就是看不過去,主持正義罷了。”

    “放屁!”李兆成再次罵了一聲,不屑的,“主持正義,就你們這兩個老不死?我呸!那個李析,到底和你們什么關系,你們最好明明白白的說出來。如果你們不說,你們敢調查我的人,我就敢調查他。”

    “不是吧?老李。”周友正和趙乾龍同時相視一眼,最后是趙乾龍開口。

    “你們不給我面子,我為什么要給你們面子?”李兆成憤然的,“我還就把話放在這兒了,告訴你們,你們敢把郭建飛怎么樣,我就敢把那個李析怎么樣。咱們走著瞧,看誰搞得過誰。”

    周友正和趙乾龍同時皺起眉頭,兩人相互望了一眼,臉上都露出凝重的神色。

    周友正收起笑容,肅容道:“老李,我奉勸你,最好不要這么做。”

    “不要這么做?”李兆成冷笑,“你以為我是嚇大的?我呸!”

    伸手指指趙乾龍,又伸手指指周友正,憤然道:“我回去之后,立即就讓人把他抓起來,看究竟是你們先認輸,還是我先認輸。”

    周友正和趙乾龍再次相互望望,兩人的神色,都有些舉棋不定。倒是從彼此的眼神當中,都看出了對方的心思。

    那就是:說還是不說?

    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最終一起點了點頭。

    “說吧!”李兆成一看兩人的反應,立即就猜到了一些什么,在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周趙兩人再次交換了一個眼神,趙乾龍道:“你的親身體會,你來告訴他。”

    周友正點了點頭。

    這情形有點詭異,以至于就連李兆成看了,都從兩人之間的氣氛當中,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我說,你們兩個,到底在嘀咕什么?”

    “等老周說了,你就知道了。”趙乾龍淡淡的望了李兆成一眼。

    李兆成更覺狐疑,聞言卻向周友正望了過去。

    “唉!”周友正嘆了口氣,接著到身上一摸,摸出一個透明小玻璃瓶,“老李,你先看看,這是什么?”

    李兆成和周友正之間的距離有點遠,再加上他本人是個老花眼,因此一時并沒看清周友正手里的東西。

    他向前探了探身子,湊的近了觀看。

    這才發現,周友正手里拿著的小玻璃瓶里面,竟然裝著一枚紅色的、如同鴿子蛋那么大小的丹丸。

    這枚丹丸表面,隱隱約約,竟然還透著一絲寶光。這種寶光,竟然和小說中或者傳說里所描述的仙丹有幾分相似。

    李兆成心中微微一震,情知有異,仔細再看,便又看到那枚丹丸表面,有著五個篆體小字。

    看清這五個篆體小字,李兆成不由全身一震,霍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失聲道:“延壽丹,壽延一年!這是仙丹?真……真的?”

    說到最后,極度激動之下,聲音都發抖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虛無的存在

上架感言

1
虛無的存在
發表時間 2015-07-27 00:10

為啥現在看收費的 都是該頁面不存在

起點機器週日發生異常,才導致已購買的章回無法閱讀等情況的出現;工程師正在修復中,不過由於資料量太龐大,預計要到中午整個網站才能恢復正常。

若是之後仍碰到無法閱讀之狀況,煩請再來信通知小編處理。很抱歉造成先前閱讀的不便<(_._)>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236837_4_151-m
國民的岳父
作者 汽水03
  王小穎哭著說:「有很多漂亮姐姐圍著我爸爸,我好心好意把她們當姐姐,她們卻想當我媽媽。555... (馬上閱讀)
Sys_82_822-m
穿越之明月幸福
作者 郁雨竹
  明月的理想生活是想睡就睡,想吃就吃,想玩就玩。可似乎總是很難實現,上一世自己好不容易打拼下... (馬上閱讀)
Sys_9_25-m
大修煉時代
作者 少破狼
  這天,武燦鉆被窩看了一晚上的玄幻小說。早上起來后,忽然發現外面的世界變了,原本熟悉的21世... (馬上閱讀)
Sys_12_60-m
天尊萌萌噠
作者 水二邪
  宅女插畫師帶著遊戲系統穿越到異世,同時還有了召喚二次元人物的能力。   什麼,她居然是天尊... (馬上閱讀)
Sys_82_823-m
養父的花樣年華
作者 丹陽木
  烏丫說:沒錯,她是棄嬰,可那又如何?   她可以為物喜,但絕不為己悲。   要知道她也是從...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