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奇遇的開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媽媽,媽媽...”

    “乖乖,媽媽在這里呢!”岳恩的母親坐到兒子的床邊,用毛巾搽拭著岳恩額角的汗水,又關切地拿出折扇扇了起來。

    “哦,又是那個奇怪的夢!”岳恩半閉著眼睛,伸了個懶腰,“媽,現在幾點了?”

    “都快12點了,起來就直接吃午飯了。媽媽看你在學校也挺累的,回到家就讓你好好睡一睡。”

    “對了,媽,今天還有點事得到學校去,正好現在也該起來了。”

    “今天就要走啊?媽還想你在家里多待幾天呢!”母親臉上寫滿了失望。

    “呵呵,媽,我就去學校辦點事,等過幾天事情都了了,正好跟月溪一起回來,就可以多住幾天了。”

    “哎,你和月溪在一起,哪還有時間答理老媽啊?都說孩子有了媳婦忘了娘,看來這話一點不加呀!我現在是深有體會啰!”

    “好好,我明后天自己回來,不帶她,這下滿意了吧?哈哈哈!”

    “媽逗你玩的啊,你帶媳婦回來,媽高興還來不及呢!快,穿衣服起來咯,你爸都在飯桌旁等著了!”

    岳恩的家人相處特別融洽,父母從不以長輩的身份行事,特別是岳恩的母親,總是以一種朋友的身份和岳恩相處,母子兩無話不談,親密無間。岳恩雖是從小受著父母的溺愛,但卻并不嬌慣,凡事都很講道理,再加上從小到大學習成績都很好,最后還考進了名牌大學,為父母爭光不少,深得父母的疼愛,十幾年來,一家人也就這樣其樂融融的生活著。

    “你看吧,你一回來,你媽都不做家務了,成天跟著你屁股后面轉。你還真會當兒子,把父母的心啊魂啊都勾到你那去了!我要是能象你這樣呀,小時候也不用挨餓了。”

    “爸,這就有得你學了!不過你們那個年代本來人們就不富裕,再說奶奶生你和大伯三叔四叔這么一窩小孩也夠辛苦了,你在那個年代啊,沒餓死就算不錯了,還想吃飽呢。”

    “哪象你們這一代哦,吃穿不愁,小小年紀就談情說愛了。”

    “我們這還算早戀啊?爸,我現在19歲,你42歲,媽媽41歲,你說你們什么時候就結婚了?”岳恩搖了搖頭,用拳頭比做一個話筒放到媽媽嘴旁,問道:“美麗的女士,請問您當時和岳先生是怎么認識,后來又怎么在一起的呢?請談談你們的羅曼史!”

    “呵呵,這孩子!”

    “我呀,咳,我們那時哪有什么羅曼史啊?你爸爸那么木納的人,哪象你那么幽默會說話。他啊,從來就沒說過一句逗人開心的話,每次和他吵了架生氣,他就只會坐在那抽悶煙,哪知道過來安慰你,或者說句道歉的話什么的。到最后幾乎都是我先去找他談。一點風度都沒有!”

    “就是就是,老爸總這樣,沉默不說話。不知道的人以為他成熟穩重心思細膩呢,其實啊,他在那生悶氣不出聲呢!”

    “好哇,母子兩又聯合起來攻擊我!”一家人頓時笑成了一團。

    “不過話說回來,媽,你那么有才華,年輕的時候又會唱歌跳舞又會寫詩作詞,還是班上的干部,怎么會看上爸爸這樣一個經常逃課,成績從來不及格,經常流鼻涕,走路腳還有點簸的混混學生呢?”

    “啊?老爸在你眼里就那么差啊?”

    “哎呀,你別打岔,讓媽媽說!”

    “這個啊,你媽媽雖然算是多才多藝吧,可是長得不漂亮啊,從小我就很自卑呢!”

    “不會吧,我覺得媽媽很漂亮啊,要不你的兒子會這么帥呢?你看我這么高大的身材,再加上陽光般的相貌,隨便往哪一站,還不臨風一棵玉樹,迷倒一大片啊!”

    “其實,你爸爸才真的長得好看呢。我們那個年代,當然是畢業以后,你爸爸工作還不錯,人又長得很英俊。說真的,當時還很有很多女孩子迷戀你爸爸呢!”

    “嗯,公正地評價,爸爸是挺不錯。”岳恩的爸爸確實很英俊,雖然臉上早已留下了無數歲月的痕跡,卻仍然能看出來爸爸曾經的輝煌。

    “都說兒朝母,女朝父,其實我和你爸爸當時都想要個女兒的,她肯定會繼承你爸爸的所有優點,長得天香國色。這世界就是這么奇怪,你大伯總想要個兒子結果生了個女兒,我們想要個女兒卻得了個小子。”

    “這么說你們還不想要我咯!”岳恩裝作生氣地說道.

    “哪的話,不管什么兒子女兒都比我家的小恩差遠了,又懂事又爭氣,這是我和你媽前世修來的幅份啊!”

    “哈哈哈,爸爸,你就是不會說話,我本就和你們開玩笑的,你看你一句恭維人的話都說得那么別扭,改天一定得好好給你上一課哦!”

    午餐在愉快的氣氛中結束了。

    ******************************

    岳恩的寢室里。

    “喲,來了哦,我還說你在家里多住幾天呢。正好我要出去。”說話的是岳恩的室友,方可為,來自北方,人比較豪爽,和岳恩一樣喜歡打籃球,對電腦有著濃厚的興趣,不過和岳恩這種把電腦當游戲機的人有著天壤之別。

    “什么正好啊,我一來你就走,那么厭煩我哦!”

    “懶得和你鬼扯,我出去買根網線,哎,還有那破交換機什么時候也該換一個了。”

    “羅開還在睡覺?”

    “廢話,白天你還想看見那小子啊,他只有晚上才在網吧‘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聽,從他房間里還傳來呼嚕聲呢。”方可為一邊說著,一邊出了門。

    羅開是岳恩的另一個室友,本著人生以求樂為目標,通宵不歸是他的作息表,掛科的數目是他的人生業績,素有神秘人的稱號,一來長相神秘,明明長著一張中年大叔的臉,年齡卻是岳恩班上最小的,二來,屬于夜行一族,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

    岳恩三人住的那種三室一廳的學生公寓,每人一間,三人還挺投緣,相處也很融洽。

    “哦對了,”方可為又開門回來,說道:“那個下個星期五還有個籃球賽,是和二專業的幾個班的連隊打,我們得好好準備一下,到時候滅他們!”

    “那不還早得很嗎?”

    岳恩走進自己的房間,大概清理了一下,房間雖算不上一塵不染,倒也還干凈。躺在床上,岳恩想著自己接下來要干些什么,可這一閉上眼睛,就有點昏昏欲睡的感覺。

    ‘不會吧!我十二點才起來的,現在才下午兩三點,又想睡覺了?’岳恩心里想著,‘我這“覺皇(教皇)的威名真不是蓋的啊!’

    ‘對了,月溪的生日就快到了,是時候把禮物買好了,要不去商店轉轉?’說干就干,岳恩跳下床,收拾了一下,走出門去。

    岳恩漫無目的地走著,自己不是愛在街上閑逛的人,如果可能甚至連家門都不想出,時不時地被尹月溪揪住陪著逛街,那光景才叫慘不忍睹,每次都是提著大包小包累得渾身散架蹣跚著走回來的。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獨自來逛街,‘哎,話說回來這不還是因為月溪,只要和她一沾上邊啊,哎,命苦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不過,給她買點什么呢,男生都喜歡實用或是有意思的玩意兒,女生呢,都特別在意表面上的東西,收禮物就想要鮮花啊首飾啊等等,總之就是要那種長得好看的東西,當然這種東西最好價格還很貴。’月溪在這一點上做得已算不錯了,雖說也要追逐名牌啊什么的,但總的說來她還是很樸實的了,從不讓岳恩請客吃那種榨人血汗錢的東西,諸如法國大餐,日本料理什么的,不過象肯德基,麥當勞還是要吃的。

    ‘等等,現在可是給她買生日禮物啊,還是要慎重,第一次買的電吹風,還沒有她自己的好用,上次買的裙子,結果又買大了一號,商店還不讓退,最后只好送給了她那一米七十多的親妹妹,尹月洋。這次可要考慮清楚了。’

    岳恩本來腦袋挺靈光的,可是一用來思考這類事情,腦袋就銹透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先去首飾店瞧瞧了,如果有又便宜又好看的,就買了,這些玩意兒,沒什么實用性,不過討女生歡喜的話一定好使!’

    走過一家又一家,岳恩總算弄明白了,首飾這種東西,好看的一定貴,價格沒上檔次的就和地攤貨沒什么兩樣。那什么鉑金還是白金的首飾,明明就和白銀差不了多少,價格上卻又高出好多倍,還有什么赤金,24K什么什么金的,把岳恩都搞糊涂了。總之,一句話,一分錢一分貨,岳恩看看自己干癟的錢包,搖搖頭,走出了首飾店。

    首飾店門口不遠處,有一個少婦懷抱一個小孩在和過往的行人說著什么,而幾乎每一個路人都是搖搖頭就走開了。母女倆穿戴本來還算不錯的,可就是感覺全身上下灰撲撲的,就象幾天沒洗澡一樣。

    此景似成相識啊,岳恩想到以前有一次,也是這么遇到一對要錢的母子,說是外地來的,錢包和行李被人偷走了,都餓了好幾天了,母親倒是能忍受,可就是苦了孩子。其實,岳恩后來知道這些人中有很多是騙子,但也不是全部都是。岳恩總覺得,人沒有到那一步,誰會為了幾塊錢吃那種苦啊,還讓孩子跟著受牽連。

    那一次,岳恩很想幫幫她們,可是無奈身上就剩幾塊錢了,精打細算扣除必要的趕車錢,岳恩給了她們五塊錢。母女倆千恩萬謝,岳恩卻覺得只是施以小恩,受之有愧,一溜煙就跑開了。可沒走多遠,又擔心給他們的錢不夠,萬一小孩鬧著吃東西就把錢吃光了,怎么打電話給遠方的父親呢?萬一打長途的時候父親又不在呢?萬一小孩的父親匯錢過來還需要耽擱幾天呢?岳恩不放心,還遠遠地看了母女倆好一會兒,但又怕誤了公車,才慢慢離開。

    岳恩這人比較粗線條,忘性也大,沒過幾天就把這事忘了。今天,當時的那一幕又重現在腦海里,岳恩總覺得當時有點愧對母女倆似的,一個愿意幫助別人卻能力不足的人,和那些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幫忙的人一樣,因為其結果性質都沒什么不同。

    岳恩從母子倆身邊走過,以為自己會被他們叫住,結果卻沒有,于是他又倒轉回來。

    “那個,阿姨,請問你們是不是外地來的?是不是錢包和行李都掉了?是不是餓了幾天呢,哎,大人倒沒什么,小孩可吃不了這苦啊!”岳恩剛說完,就恨不得打自己的嘴巴,哪有這樣說話的,簡直就是告訴人家自己是人犯子。

    那位母親張著嘴看著岳恩,不知道怎么說,有這種反應也很正常,象岳恩這樣問話的,不被當成圖謀不軌的人才怪呢。

    **********************************************

    “味道還好吧?小家伙吃得可真有勁啊!”

    “味道好極了,大哥哥,你真好!恩,恩,”小男孩不住的往嘴里猛塞雞肉,想必是餓了好幾天了,“我,嗯,我以后也要做大哥哥這樣的好人!”

    “呵呵,好什么好啊,”岳恩嘴上假謙虛,心里可喜滋滋的,“弟弟慢慢吃,一會兒小心噎住!”岳恩喜歡這種幫助人的感覺,小的時候本來立志當一名偉大的外科醫生去救死扶傷的,可后來卻不知怎么的莫名其妙地就成了學IT的了,哎,兒時的夢想啊,只能當做一個夢,以后慢慢去想了!

    “恩人啦,我都實在不知道說什么好了!要不是遇到你,我真不知道...”小孩的母親說著,眼淚就開始稀里嘩啦往下流,引得周圍的人都往這邊看,可把岳恩給急壞了。

    “咳,阿姨,你不用這樣,大家出門在外的,誰還不遇到點小困難,我其實也沒做什么,真的。”岳恩正說著,手機響了,是劉明海,他是岳恩同班同學,長得體闊腰圓,又總是油腔滑調的,同學們就給他起了個湯圓的名字。

    岳恩把小孩的母親拉到一旁輕聲說道,“阿姨,我同學剛剛打電話來說晚上上課點名了,我得回學校去,”岳恩從兜里拿出50塊錢,遞到她的手里,“剛剛的飯錢我已經給老板結了。那個,阿姨,大家活在世上也挺不容易的,誰還不有點小磕小碰頭,這有50塊錢,代表我一點心意,給孩子買點好吃的,盡早和孩子爸爸聯系上,把這段時間挺過去,以后都會好的,另外...”

    看著阿姨早已哭成個淚人,岳恩把后面的話咽了下去,自己本就是個性情中人,此情此景下,更是感覺到鼻子一陣酸楚,趕緊轉過頭,丟下一句“阿姨,祝你好運!”逃也似地跑開了。

    母子倆坐在餐桌旁,看著岳恩漸漸遠去。

    “呵呵,你的演技真不得了啊!”

    “咳,也不是,只是在剛剛那種情形下,突然想到了很多事,就象昨天剛剛發生的一樣,哎...”

    “...”小孩沉默了一下,又問道:“確定是他嗎?”

    “非常確定,來自靈魂深處的印記,沒有錯的!”

    “嗯,我的感覺和你一樣,那就錯不了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850575 9 251 m
影視世界當神探
作者 冰原三雅
  路克重生了,還重生到了美國。但他漸漸發現,這個美國並不是上一世的那個美國。   這裡有著...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