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捕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走進屋子的幾個人個個神情肅穆。

    閆浩習慣性的掃視了一下房間:屋子里很凌亂,到處都是嘔吐的殘漬,還沒有裝修完,但卻可以看的出主人一定很有生活情調——屋子的布置雖不奢華卻很溫馨。客廳正中的墻壁上掛著一幅很大的婚紗照,很配的一對,男的瀟灑英俊女的美麗溫柔,倆人都洋溢著幸福的微笑。如果不出事的話,這將是一個幸福的家庭。

    沈沉木然的抬起頭,用呆滯的目光回應著來人。最后,目光定格在了一個帥氣的小伙子身上。這個人他是認識的,正是前幾天負責雨翎案子的警察,好像是姓陳吧,就是他給自己做的筆錄。

    “陳警官!”一剎那沈沉原本頹廢呆滯的神情變得異常的激動,猛的沖過去用雙手緊緊的把住了小陳的肩膀,“是不是抓住那幾個畜生啦?”深陷的眼窩中滿是期盼和渴望。

    小陳顯然是被沈沉突然的舉動給驚呆了,只愣愣的站在那任憑沈沉搖晃自己的肩膀,一時竟沒有反應過來回答沈沉的問題。

    “沈先生,您別激動,來坐下慢慢說。”閆浩搶過來拉住沈沉說道,并把他推向一旁的沙發。沈沉想掙脫,無奈閆浩的力氣實在是要大他太多,只能瘋狂的向小陳亂喊著:“抓到沒有?抓到沒有啊?”

    “槍斃!抓到統統槍斃------”

    望著沙發上癡癡呆呆自言自語的沈沉,閆浩的心突然被什么東西觸動了一下,原本堅毅的臉上閃過一絲不忍,但隨即又恢復了過來且變得更加的嚴肅,望向沈沉的目光也欲加深邃,似乎是在找尋或探求著什么。沈沉此時卻呆呆依舊。

    一陣沉默,只有某人胡亂的輕語。

    良久,閆浩向身后的眾人擺了擺手示意眾人出去。

    “閆隊,我------”小陳想說點什么,雖然這樣的場合自己并不適合開口。沈沉不幸的遭遇早已讓這個涉世未深的年輕警官產生了深深的同情,他的心里現在很亂,也許真的是自己干警察的時間還太短,還分辨不出好人和壞人------雖然眼前的這個人已被列為“4.17”大案的第一嫌疑人,己發現的線索和資料也全都反應他有著重大嫌疑,可自己就是覺得不是他做的。或許前輩們說的對:干警察的有時候就是要把感情放在一邊,破案靠的是理智和證據。可是這次,顯然是情感占了上風。

    “出去吧。我想和他單獨談談,我知道你想說什么,等下你再來找我。先出去吧!順手帶上門。”

    “可是------知道了閆隊,您小心點。”望了一眼呆坐在沙發上的沈沉,小陳嘆了口氣,緩緩的關上了房門。

    又是短暫的沉寂。

    “沈先生,我是市公安局刑警二隊的隊長,我叫閆浩,你也可以叫我老閆。”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閆浩首先開口道:“對于您未婚妻的事我們感到很遺憾,我個人也非常同情您的遭遇。”

    “犯人抓到了?”沈沉依舊呆呆的。

    “哎。怎么說呢------可以說抓到了吧。”閆浩嘆了口氣道。

    “那還來我這做什么?你們應該把他們拉出去槍斃,槍斃------對了,你們來找我就是讓我去槍斃那群畜生的是吧?哈哈哈------”聽到心中渴盼已久的消息心中的苦悶似在瞬間找到了釋放的缺口,沈沉徹底的瘋狂了,放肆的大笑著,卻又有兩行熱淚順著臉頰緩緩的滑下。

    “沈先生您清醒一下。”閆浩用力的搖動起沈沉的肩膀,試圖喚回沈沉的清醒。

    “啪”無奈之下閆浩一個響亮的耳光印在了沈沉的臉上。猛的一驚加上強烈的痛感使沈沉安靜了下來,渾濁的眼神也漸漸的清澈了起來。畢竟干了二十幾年的刑警,對這樣的情況閆浩還是比較有經驗的。

    “對不起!沈先生您現在好些了嗎?”看著沈沉逐漸清明的眼神閆浩試探著問到“我也是沒辦法,您看剛才那種情況------希望您別介意。”

    沒有說話,沈沉慢慢的點了點頭。

    閆浩從懷中掏出照片遞到沈沉的面前,指了指照片上的男子問到:“這個人你認識嗎?”

    看著照片,沈沉的眼里仿佛噴出了火來,恨恨的道:“認識!這畜生化成灰我也認識------”

    “很恨他?”閆浩打斷沈沉的話,這樣的機會他不會放過,畢竟人在情緒激動的時候最容易說出心中真實的想法。

    “恨!恨不得把他碎尸萬段!”說話間沈沉的面目開始猙獰起來。

    這幾天全都泡在酒里的沈沉自然是不會知道轟動全市的碎尸案,可一句碎尸萬段卻說在了閆浩的心里。

    閆浩的眉頭皺了起來,看來自己這趟來的沒錯,這個沈沉還真是有問題。閆浩深吸了一口氣,甩掉剛剛的那一點同情心,用理智代替了情感。同時在心中告戒著自己‘我是一個警察,他是一名犯罪嫌疑人,不能因為他值得同情就忘記了自己的職責。’

    想到著,閆浩的臉恢復到以往的嚴肅,語氣也生硬起來

    “沈先生,我現在手頭有一宗案子,需要你來配合調查,請你和我到警局走一趟,我們需要向你了解一些情況。”

    “什么意思?” 沈沉滿臉驚訝的問到。“你們的案子和我有什么關系?”

    “這張照片上的男子已經死了,而且和你說的一樣被人‘碎尸萬段’。”

    閆浩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說完后用審視的目光看著沈沉。

    “你是說我我殺了這個畜生”沈沉蹭的一下站了起來,激動的問道

    “不要這么激動,我們現在只是請你協助調查,并沒有說你殺了人,你只是有重大的嫌疑,具體的結果還有待于調查。”閆浩不緊不慢的說道。 

    緩緩的坐下,沈沉無語。

    “小宇,你們幾個進來。”見沈沉不說話,閆浩叫人了。

    門開了,小宇幾人應聲而入。畢竟公安局辦案可不會和人打商量,有些事情可不是一句不愿意就可以的。

    “不用了,我跟你去。” 沈沉站起身來緩緩的說道。

    坐在警車上,望著兩旁一閃而過的車輛和人群,沈沉并沒有為自己的未來擔心。從身邊的警員的口中沈沉已經隱約的知道了整個碎尸案的經過,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可畢竟自己什么都沒做過,身正不怕影子歪,法律總會還自己一個清白。另外,沈沉的心里總有些莫名的痛快,還真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個殘忍的兇手,那樣就可以把已經在心中壓抑了很久的怨恨發泄出去。想到了這里沈沉心里不由的有了一絲沖動,就好象有另一個靈魂在他身體里撥動了他的心。隱隱感覺到好象是雨翎在遠方召喚著他!

    當然以沈沉的性格這些東西也只不過是在心中想象一下罷了,真的要他去殺人,尤其是用那么殘忍的手段去殺人,恐怕借他個膽子呀也不敢吧!畢竟沈沉是個教師,而知識分子又多是體弱而膽小的。

    回頭看了看坐在后排的沈沉,閆浩的心也產生了一絲的矛盾,真的會是他嗎?完全的作案動機,充足的作案時間,可是------看他那身體素質,恐怕拿上50斤重的東西走上100米都會喘上半天。而那幾個民工個個五大三粗的,隨便拽出一個都能毫不費力的把他打個半死。他又是這么把他們殺死進而分尸、棄尸的呢?或許忽略了一點,法醫的鑒定報告上不是說尸體象是從內部爆開的嘛,是什么樣的手法才能造成那樣一種效果呢?一連串的疑問在閆浩的腦中閃過。

    剛回到警局,劉局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老閆啊,聽說你把犯罪嫌疑人帶回來了,一定要抓緊時間審問,看看能不能撬出點東西來。”

    “明白了,劉局。我知道怎么做。”

    掛斷電話,閆浩心中一陣苦笑,‘上頭催劉局,劉局來催我,我又能催誰,真他媽的’。

    晚上11點,J市公安局刑訊室

    姓名?

    沈沉

    性別?

    男

    年齡?

    25

    職業?

    第四中學語文教師------

    低著頭,努力想要避開射向自己的刺目的燈光,沈沉機械的回答著。已經是第三遍了,真搞不懂那些警察這么問來問去的有什么意義。殺人嗎?笑話!自己又沒做過干嘛要承認。可這幫警察就是不死心,在那繞來繞去的總要繞的這個問題上去,難道不知道同樣的問題問多了人是會煩的嗎?心里雖然這樣想,可沈沉仍盡力的配合著,畢竟配合公安機關執法是公民應盡的責任,這點他還懂。

    沈沉自覺配合的很好,可猴子這邊已經開始抓狂了,在他看來這個沈沉還真是個死鴨子——嘴硬。要不是怕違反紀律恐怕猴子早就忍不住要給他上刑了。

    “好!你他媽的說人不是你殺的,可三宗碎尸案的死者都涉嫌強奸過你未婚妻,這點你又怎么解釋?”猴子拍著桌子大喊到。情緒激動的他已經顧不上人民警察的形象了,眼看就要沖過來動手了幸好被旁邊的小宇給拽住了。

    “再問一百遍人也不是我殺的。告訴你!別以為你是警察我就怕你,你要是再用難聽的字眼侮辱雨翎,小心我去法院告你!”沈沉也激動的大喊到。是人總有三分火氣,何況被人說到了痛處。

    審訊再次陷入了僵局。

    透過監控攝像機,刑訊室里的一切全都落在了閆浩的眼里。坐在屏幕前,習慣性的點起一只煙,閆浩陷入了沉思。審訊沒有絲毫進展,派出去對沈沉進行社會關系調查的人都已經回來了,通過調查反饋回來的信息無外乎兩點 :一是沈沉不可能去殺人。理由是他的性格善良、怯懦,身體也不太好,根本就不是做這么大案子的料。二是他不能去殺人,據與沈沉較好的幾個同事和鄰居講這幾天他一直在醉酒,就沒清醒過,在他家附近的飯店也證實了這點。聯想到沈沉家里那一地嘔吐的殘漬,閆浩也相信這一點。當然,第一次殺人的人也多是會嘔吐的。

    光靠一個作案動機能確定他就是兇手或是和本案有關嗎?一段長長的煙灰從閆浩手中輕輕的滑落。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030950_21_8-m
大俠給跪
作者 十八大師
  你的手指變成了金手指。   你用金手指觸摸了嫁衣神功祕籍,你學會了嫁衣神功。   你用...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