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龍組(2)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劉局的意思閆浩又怎會不懂,可看看成剛得意洋洋的熊樣,閆浩就是有些氣不過,轉過頭愣裝沒聽見。

    看著自以為是的成剛,林柔的心里還真說不出是好氣還是好笑。這個傻蛋,居然讓人家一句“向成先生道歉”就給弄的暈頭轉向了,連人家是損你的居然都聽不出來。可轉念一想,不讓警隊的人參與雖然是出于對警隊人員安全的考慮,可不拿出個可以說服人的理由來就讓人家收手還真實有背于情理。而且,這個閆浩還真不一定會就此罷手。還有這個劉局長,擺明了是在那看熱鬧,拿閆浩當槍使。看來要不適當的透點底給他們的話事情還真有點不好辦啊。哎,反正都是自己人只告訴他們一點想來也沒什么吧!沉吟半晌,林柔終于開口了:

    “劉局長,閆隊長,不知道你們對靈異事件的了解有多少呢?”

    “你是說------?”劉局不解的問道。

    “不錯!我和成剛已經去過現場了,現場還殘留著很強的怨氣、很重的鬼氣和很大的靈力波動,和上頭的推斷一樣,現在已經可以確定這是一起怨靈殺人案。更確切的說就是一起怨靈報復殺人,這點從你們調查得到的資料中也不難看出,我想就不用我多做解釋了吧。”

    頓了頓,林柔接著說道:“像這樣的涉及到超自然因素的案子已經大大的超出了你們的能力范圍,為了避免警隊人員的無謂的損傷,我們才會請你們撤出相關的人員的,這點請兩位一定要理解。成剛的性子急又不太會說話,以至于沒有和兩位把我們的意思表示明白,得罪之處還請兩位多多包涵!”說完還不忘以略帶歉意的眼光詢問似的看了劉局和閆浩一眼。

    聽到這番話,劉局和閆浩都給弄懵了,那里還顧得上林柔的眼神。劉局還好說,畢竟有些事多少知道點。可對閆浩來說一時間卻是太無法接受了,身為共產黨員,信仰了一輩子唯物主義,又是忠實的無神論者,本來對這些神怪之事是從不相信的。可現在卻有上頭來的人告訴這些事情是真實存在的,自己手頭叫人焦頭爛額的案子也是什么怨靈做的,這也真是太叫人無法接受了。可人是上頭派來的沒錯啊!

    辦公室里一陣沉靜。良久,倆人才從驚訝中恢復過來。

    閆浩仔細的把整件事情從頭到尾重新量考了一番,確是有太多讓人不解之處了,看來事情的確是有些不簡單,但是有關神怪的說法還是不能讓他信服。不過雖然好奇于二人的來歷,但閆浩卻沒有在追問二人的身份,畢竟有些事情還不是像他這樣的級數的人可以隨便知道的,在這一點上閆浩并不笨。

    但有一點閆浩還是很固執的,只見他非常認真的對林柔說道:“我可以相信你們的話,上頭的文件劉局已經看過了不會是假的,我會應你們的要求撤出我們的人手的。但是我個人請求隨同你們一起辦這個案子,在我來說我還不能完全的接受一些事情的存在,我好奇心很重,跟你們在一起或許會找到問題的答案。對你們來說,有我這個熟悉案情的人加入也會是你們的一大助力的,希望你們能仔細考慮一下我的提議。”

    聽完閆浩的話劉局想說什么,可話到嘴邊又咽下了,對著個老部下的脾氣他還是比較清楚的。

    成剛也想說什么,卻被林柔有眼神制止住了。

    仔細的斟酌了一下,林柔下定了決心緩緩的道:“我們可以讓你加入,你看我們倆也是新手,有些事情還真是需要你幫忙,但是有關案子的一切在此以后都會被絕密,希望你嚴守保密守則不要透漏出去任何信息。”答應讓閆好浩加入林柔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她和成剛倆人在龍組還只是奸細成員的身份,這次行動也是倆人第一次單獨出任務,而這次任務還涉及到倆人的轉正問題,林柔可不想馬虎對待。何況最近一段時間龍組內根本就沒有高手坐鎮,組內的高手為了一個什么魔器出土的事而趕回自己的門派家族了,為了不出紕漏,顯然有熟悉案情的閆浩加入的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龍組的建制很特殊,它的核心成員在很大程度上來說是不接受國家機關的管轄的,兩者之間的關系說是合作的話應該更確切一些。要知道其實龍組就是修真界的修士們應國家的請求在世俗設立的一個特別機構。當然,這里所說的修真指的是那些正道的修真們,邪派的素來行事詭秘,哪里會管什么世俗的事情,況且就是找上來了,也沒人敢用。

    各修真大派派自己們下的正式弟子到幫助國家處理一些特殊的事件,這些人就是龍組的核心力量。另外,他們還負責訓練從全國各地找來的孤兒,這些孤兒在九處里完成筑基的修煉后就成為了九處的外圍力量,林柔和成剛就是屬于這樣的成員。在適當的時候,這些孤兒就會正式的被各大派酌情收入門下,成為修真界的一員。這無疑是一個雙贏的好方法,既有利于國家,各大派也能夠得到新鮮的血液。好多的神秘案件和奇異事件就是龍組在暗中解決的,這次連環殺人案當然也驚動了龍組。本來是應該派高手前來解決,可是巧的是最近修真界瘋傳,說要有一件上古魔神的魔器出土現世,地點也是在J市,為此一時間J市明里暗里的不知道隱藏了多少的修士。魔器出土的話必定會引發一場生靈涂炭的浩劫,于是龍組的核心成員都被派回了各自的門派,和各派的大佬們聯系商議解決這次事件的辦法,一時間沒有高手坐陣,林柔二人派來,如果兩人解決不了的話,相信其他潛藏在J市的正派修士們是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謝謝,我會的。”得到林柔肯定的答復,閆浩嚴肅的回答道。

    林柔接著道:“好了,我們研究一下案子吧,有這樣幾件事是我們需要調查和了解的------”

    幾個人開始商討了起來。

    刑訊室里,沈沉正靠在椅子上沉沉的睡著。剛剛被輪番轟炸,精神折磨了整整一夜,沈沉還真是有點受不了了。可一大早的昨晚那些干勁十足的警察卻都失去了蹤影,就把他一個人扔在了這,看他們走時慌慌張張的樣子好像是有什么事情發生吧。 管他呢,正好睡一會兒。此時的沈沉不會知道,自己的命運正在悄悄的改變著。

    “雨翎------!”沈沉大叫著驚坐而起。隨即慌亂的望想四周,身上的衣服也被汗水浸透了。

    “雨翎------”沈沉反復的沉吟著愛人的名字,思緒又回到了剛才的夢境中。

    好可怕的夢啊!

    夢中的自己和雨翎獨處在一個黑暗的空間里。她依舊穿著死時的那件紅色的嫁衣,用一種愛戀而又無助的眼神凝視著我,卻又仿佛刻意的躲避他一樣,任憑他怎樣和呼喚雨翎就是不說話還保持著距離遠遠的站著。他的靠近換來的始終是她的閃躲。忽然,雨翎的四周開始涌現出許多紅色的氣體,黑暗的空間被染成了紅色,兩人猶如置身在一個密閉粘稠裝滿鮮血的容器中,那些氣體開始有生命般的跳動著,就像是一片燃燒著的火海。

    雨翎的臉痛苦的扭曲著,望向自己的眼光卻更加深情。沈沉的心好痛,發瘋般的撲向“燃燒”著的雨翎,想去撲滅那團“火”。可就在剛要觸碰到雨翎身體的那一剎那,她卻突然的消失了,仿若從不存在般的。黑暗的空間中只剩下沈塵一個人絕望的大喊著------

    捂著頭,沈沉呆坐在椅子上,再次沉浸在巨大的悲傷當中。

    這時,刑訊室的門開了。

    閆浩走了進來,略帶歉意的柔聲說道:“委屈你了沈先生,請您和我來一下。”

    “恩,好的。”沒有多余的話,沈沉機械的回答道。

    同一時間,警局的門前刮過一陣陰冷的風,如果林柔和成剛在的話一定會看的出那陣風竟是一個火紅的身影一掃而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73-m
系統的超級宗門
作者 飛雀奪杯
  雲隱大陸,宗門林立。   一個沒有星級的宗門,但是收弟子只收天才。   一個沒有星級的宗門...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