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欺主之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徐達做了一個好長的夢,在夢中,他好像是另外一個自己,過著從小無父無母被人欺負的生活,一群身著古代衣服的大人小孩個個都對自己避而遠之。

    冷漠無情的爺爺,視而不見的叔叔伯伯,任意侮辱踐踏自己的堂兄弟姐妹,甚至一些家奴都對自己大呼小叫。

    還有一根又粗又長的鐵鏈拴著自己,仿佛自己是這個家庭的罪人一樣。徐達想不清楚,原本一個普普通通的**混蛋,怎么莫名其妙就變成了一個受盡屈辱的傻子。

    自己不是在火葬場那場大爆炸中身死了嗎?

    好冷啊,徐達渾身顫抖,牙齒咬的咯咯響,仿佛身處冰天雪地之中,缺衣少食,身染沉疴,離鬼門關只有一步之遙。

    “小傻子,起來干活了。”徐達耳邊傳來了一聲粗狂的吼叫。

    睜開眼睛,一個極為模糊的大臉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中,徐達試圖艱難的睜開眼睛,卻再次有氣無力的合上,干裂的嘴唇嘟囔了一句:“去去去,我今天不舒服,別煩我!”

    在他的意識中,這個略帶著黑色胡須的白臉大漢,不是癟三就是大條。不知道這家伙是不是昨天晚上輸錢輸得多了,找自己來借錢了。

    癟三和大條都是道上的兄弟,平時為人就不怎么仗義,喜歡占個小便宜、耍個小無聊什么的,和徐達這種將**當做正經事業的人相比,自然不被后者待見。

    所謂盜亦有道,道上混的人,要有**匪氣、但也要講江湖義氣,這是徐達的做人原則。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滅他滿門!此乃座右銘。

    “吆喝!你他么給老子起來。”大白臉話音剛落,徐達就覺得自己右腰被人狠狠的踢了一下,疼的死去活來,嘴上罵了句:“擦你先人。”想要伸手撐地站起身來,發現自己根本就是有氣無力,雙手手腕上仿佛被什么東西給套住了一樣。

    “嗯!”感覺到不對勁,徐達馬上睜開雙眼,頓時驚呆了。

    “這、這、這?”,面前一個身材魁梧,弓腰耷拉著頭正怒目看著自己的白臉大漢仿佛從天而降一樣,那雙眼睛幾乎要冒出火來了。

    再看自己身上,一身破破爛爛,臟的幾乎失去了原來顏色的長袍大褂,徐達的腦子瞬間就短路了。

    徐達呆滯的晃了晃自己的雙手,一陣金屬撞擊的聲音傳入耳中。

    兩個黑色的金屬套環緊緊箍住徐達的手腕,套環上還各自連著一條烏黑的鐵鏈,鐵鏈的尾端,分別栓著一坨鐵球。

    古樸破舊的木式建筑,房內一張通鋪大床,上面凌亂的堆積著數十條鋪蓋,床前的空地上是一雙雙臭鞋子和一個水桶做的尿罐子。

    再往前,除了一賭墻之外,還有一扇破舊的對開籬笆門,門上糊滿了各種顏色的破舊衣服布條,看了是為了擋風遮雨,或許還兼具一些掩蓋私密生活的功能。

    看著上面的大白臉,徐達有種熟悉的感覺。

    不對,不僅僅熟悉,而且還是認識的感覺,這是家族的雜務總管,苗大臉!一瞬間,兩世的記憶通通涌來。

    徐達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他穿越了。

    看徐達目光呆滯,苗大臉冷哼一聲:“小傻子,你今天是不想吃飯了,還是不想睡覺了?”

    徐達深吸了一口氣,心中一股怒氣冉冉升起。

    這一世的自己雖然從小失去了父母,但總算是徐家老爺子的嫡孫。只是由于徐達天生是個傻子的緣故,才使得他在徐府沒有什么地位,家族中的叔伯或者兄弟怕他出門丟盡徐家的臉面,便用鐵鏈將他鎖在府上。

    這件事徐老爺子視而不見,徐達的幾個堂兄弟愈發大膽,索性眼不見心不煩,將他打發到雜務院來,和府中最低級的下人住在一塊。

    剛剛開始的時候,這些下人看在徐達是徐府公子的份上,倒也不敢對他吆五喝六,但時間一長,下人們發現這傻子著實好欺負,便開始支使他做工干活,有時候徐達不依,便克扣他的飯食甚至不許他吃飯,久而久之,傻子也就屈服了,便有了今日惡奴欺主的事情。

    見徐達竟然敢不聽自己的吩咐,而且臉上也沒有了往日的畏懼之色,苗大臉露出一絲猙獰的笑容,隨即抬起右腳,輕輕的放在徐達大腿內側,然后逐漸加力,腳尖貼著大腿內側的皮肉踩下,狠狠的擰了幾下。

    徐達疼的直咧嘴,大喊一聲回過神來,看到苗大臉正面目猙獰,帶著幾分滿足的笑意,仿佛很享受的樣子看著自己。

    “我日你先人!”徐達罵了一句,伸手扒住苗大臉的腳,想把它從自己腿上搬下來,但自己力氣太小,終究沒有移動絲毫。

    由于嘴唇太過干裂,張合之下滲出幾絲血跡,徐達不再叫喊,當下伸手抹了抹嘴唇,身上匪氣外露:“踩,踩,接著踩,你他么有種別放開!”。

    苗大臉以為自己聽錯了,又看了看徐達,明顯的感覺到徐達的氣質和先前不一樣了,尤其是那雙陰狠明亮的眼睛,似是能看穿人的內心一樣。

    不要看苗大臉長的魁梧大氣,膽子卻不怎么大,聽了徐達幾句話后心中開始有點打鼓,松開了腳。

    徐達一縮腿,趕緊用手在大腿內側不停的揉搓,剛剛苗大臉使勁踩的幾下,確實將他折磨的不輕,此刻疼痛回彈,不禁又疼的呲牙咧嘴。

    苗大臉狐疑的看了看徐達,心說這傻小子不過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我怎么會沒來由的怕了他,還真被他幾下唬住了。想到這里,忍不住哼了幾聲,對著徐達又踢了一腳:“去,先把尿罐子倒掉,再去劈十擔柴火。”

    徐達一臉怒容轉過頭,緩緩站起來,看了看自己孱弱的身子和手上的鐵鎖鏈,默不作聲的走到了尿罐子旁邊。

    苗大臉白色的大臉上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心說看吧,還不是那個慫樣,傻子就是傻子,想到高興處,不由的自言自語:“小傻子,你姥姥的,你他么永遠只配給老子端尿罐子。”說完,意猶未盡,還身上在徐達后背上推搡了幾下。

    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徐達輕輕的走到尿罐子旁邊,將已經不成樣子的袖子擼了擼,彎身下去將罐子端了起來。

    “可惜,老子是真正的老虎!”苗大臉聽徐達沒來由的說了一句,正準備再次推他一下,卻見徐達臉上露出一絲陰翳的笑容,然后雙手端著尿罐子上舉,果斷往自己的頭上扣來。

    “嘩啦!”一聲,半桶尿液從苗大臉頭上直沖而下,將他衣衫從外到里盡數打濕,徐達趁機跳到了一旁。

    徐達身體虛脫,本來也跳不遠,有不少的尿液甚至濺到了他的褲腿上,不過他不在意,反正,衣服早已經臟的不成樣子了。

    “啊,噗!”苗大臉措不及防之下,竟然被尿液灌了一嘴,此刻身上濕漉漉的一股尿騷味,難聞之極,見徐達已經躲開到一旁,伸手指了指,然后揉身而上,抓住徐達的頭發,七手八腳一陣亂揍。

    徐達剛開始左躲右閃,怎奈身體孱弱,又加上雙手鐐銬纏腕,見無論如何也躲不過,后來索性不躲,瞅準時機突然對準苗大臉襠部踢了一腳。

    苗大臉吃痛摔倒在通鋪木板床上,徐達也不嫌他身上尿液的騷臭味,同樣揉身而上,雙手拉著一條鐵鏈死死的扣在苗大臉的脖頸處,張嘴咬住他的耳朵使勁一拉。

    “啊!”的一聲殺豬般的嚎叫,苗大臉右耳朵被徐達用牙齒撕扯下來一條血淋淋的皮肉,當下再也忍不住,全力之下將徐達推開,一邊猛地踹了徐達兩腳,一邊向門外大喝:“快來人啊,小傻子殺人了!”

    徐達力氣本來就弱小,被苗大臉受刺激后猛然推開,又被他踹了幾腳,胸口幾乎喘不過起來,在床上被踹出好一段距離,才咳嗽著站起來,正好看見苗大臉一只手捂著耳朵,一只手指著自己。

    外面突然涌過來一群人,看服飾都是徐府的下人。

    “媽的,都給老子打,打死他這狗日的!”苗大臉怒氣沖天,不管什么話都罵出了口,要是在平日里,雖然欺負徐達是經常的事,不過像這種罵法他是萬萬不敢的,否則萬一傳出去,即便徐達不受重視,他也死無葬身之地。

    一眾下人看到屋內一片凌亂,又聞著沖天的騷氣,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再看苗大臉右半邊臉上鮮血淋漓,血液幾乎流到脖頸處,一時間竟然不敢上前。

    徐達冷冷一笑,也不說話,說實話雖然明知道打不過這些人,但自己絕對不至于害怕了他們,前世的經驗告訴他,這些小人物,只要震懾到他們,一輩子都不敢再與你為難。

    “上啊,誰他媽把這狗日的打趴下,老子賞他一塊銀幣!”苗大臉看著徐達,恨不得當場將他打死。

    聽說有銀子可以賺,自己這邊人數又多,而且平日里大家都沒少欺負過徐達,一眾下人竟然克服了剛剛的懼意,逐漸圍攏過來。

    徐達知道今日一場被揍免不了,索性將鐵鏈一拉橫在胸前:“來吧!”,說完,不僅不后退,反而上前一步。

    即便是挨打,也不能不還手,這是徐達的做人原則,從不屈服任何人,哪怕自損一千也要殺敵八百。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z991832

第17章 組團坑人

1
z991832
發表時間 2015-05-23 20:56

主角被虐好像作者很高興的樣子,爛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737835 22 64 m
大數據修仙
作者 陳風笑
  馮君身為985的雙學位,畢業就失業了,在都市中艱難打拚,偏偏還放不下架子,他的處境可想而知... (馬上閱讀)
3640014 4 74 m
深海開發商
作者 孫帥出口成詩
  在大海的海底深處,擁有無數的寶藏。石油,天然氣,煤,鐵,黃金白銀礦,可燃冰等等。還有各種海... (馬上閱讀)
Sys 21 73 m
神級融合系統
作者 不言小佛
  左手分解,右手融合。   左手:廢棄武器分解成原料;妖獸屍體分解成精髓精血;敵人分解成肉... (馬上閱讀)
Sys 4 74 m
超神融合
作者 黑色花燈
  老板跑路,工資泡湯,走投無路之際,蘇柏楊意外獲得神級融合系統,可融合各種逆天的技能,從而讓... (馬上閱讀)
Sys 21 73 m
最強天賦樹
作者 西山謠
  如果宇宙是款游戲的話:   浩瀚宇宙,億萬世界,地球只是游蕩在域外星空的孤獨星球。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