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棒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早該如此!夏雨因激動雙手輕抖,眼中迸射出從未有的悅色。

    “造反了?”

    猝不及防身后傳來一聲震天大吼,讓夏雨迅速打了個寒顫。

    轉過身。此刻的母親猶如一只發怒的母老虎,手中拎著那根常教訓他們兄妹的柴火棍。

    “我……”

    “別生氣嬸嬸!”萬金起身相勸著,爾后拉住龍蘭翠愁眉苦臉地道:“其實嘛!我也是可憐你老家,才想幫你們家夏杰謀個混飯吃的工作。”

    哦!對了,萬金后來真的還幫大哥進了下屬所。大哥因此有了鐵飯碗,不用再下地干活。這是他的高明之處,對家人施于恩惠,卻把所有的怨變本加厲地發泄在她身上。

    三年!家人得到的恩惠越多,她所承受的痛就越多。

    夏雨突然想起了許多的往事,禁不住一陣頭皮發怵。

    她不想再與父母親廢話,飛一般地向屋門逃去。

    野菊花遍生的山坡上,她托腮遙望著清靜中學。

    此刻,那空蕩蕩的操場上沒有一個人,同學們應該在上課。

    讀書無緣了。她禁不住遺憾地嘆息。

    看得久了,便把哀怨的目光投向遠遠的那條江溪河。

    微微泛黃的江水到了這地段,河道變寬,因而不急不緩,悠悠流向秀溪方向,在途中又慢慢地變得清澈,直至成了秀溪的母親河。

    “雨兒!你怎么在這,害得我好找?”

    一聲悅耳的男磁聲從山坡下驀然響起,讓思緒遙飛的少女眸光輕移向下。

    賞心悅目的蔭蔭綠中,五米的坡下站著仍是一身白襯衫的安南軒。他手里拿著個手機盒子。

    沒幾下,他敏捷地沿坡上來,到了她面前,把那盒子往她懷中塞去,“這是我剛在壩縣給你買的……”

    從盒子來看,這是一部三星手機。而送東西給她歷來是萬金的拿手好戲。她極其討厭這種送東西的行為。眼里剎時就點燃雄雄怒火,霍地站起來,冷冷地一把拂開,從未有的嚴厲之色,“安公子!我不要!”

    “雨兒!”

    他拾起那盒子來,哀求的目光令人心碎。

    和煦的陽光透過婆娑起舞的枝葉漫下來,翠翠的綠色,映襯著他那雙閃亮無辜的眼眸,反射著一層迷人的深褐色琉璃光芒。

    “軒!你帶我走吧!我們走得遠遠的。再也不回來。”

    他的眼眸微微瞇起,久久的凝望。

    她突然意識到沖動了,他不會與她離開。

    他是安家老大,又是獨子。想想李月鳳那鄙視的態度,少女的心情傾刻間落到了幽谷底。

    他與她之間有一條無法越過的鴻溝。

    帶著野花香的風輕輕拂著少女額前的秀發,一下一下輕輕怕打在臉頰,雖然很輕柔,心卻很疼。

    有誰知道,那瞬間的念頭、脫口而出的話,是她此刻心底的害怕。也是對這癡迷自己男子的一種依戀。

    她慢慢地垂首,目光落到了自己那雙平底絨面鞋子上。

    盡是黃泥。而他,一雙蹭亮得能反射人影的皮鞋,再往上,就是一條質量很好的筆挺西褲。

    這就是差距。無法超越的現實。

    她的淚水滴落厚厚的落葉,“你來自省城。為什么喜歡我一個鄉下丫頭?”

    他雙手掌住雙肩,無比認真地說:“你像臥龍峰上長著的一株幽蘭。”

    她輕抽鼻腔,“你為什么著了白襯衫?”

    “你喜歡穿白襯衫的人!”

    這回答沒出乎意料,可夏雨的心還是一下子劇疼。

    心頭千轉百回,她突然狡黠一笑,抬腿逆坡而上。

    喜歡她,得看他有沒有資格。

    他迷惑不解地眨了眨眼,爾后就在后緊追不舍。

    。。。

    高聳入云的臥龍峰底腳,氣喘吁吁的安南軒摘下一朵含冷綻放的蘭花來到夏雨面前。

    “這蘭山中隨處可見,可唯臥龍峰上的蘭帶著冷香!”

    夏雨眼底劃過一道欣賞的流光,這話她愛聽。可文縐縐的,有幾分酸氣。而且臥龍峰腳她常常獨自一人前來,從未覺得這里的蘭花與別處山中的有什么區別,她不置可否,“白癡!”

    片刻的休息,體力又恢復了,心里惦記著萬金是否還在家里,分撥枝葉疾跑返回。

    夏雨一邊往家趕,一邊觀察那片桃花林。桃花村就掩映在那片林中。

    秀眉驀然一擰,眸光聚攏盯住遙遠的兩個黑影。

    那兩黑影在醉人的粉紅中慢慢移動,朝出村的小道前行。一前一后,偏偏倒倒。

    沒會兒,憑著重生后極其好的視力,夏雨便看清,那人正是萬金與大表哥劉明貴。

    她向后看看,沒見安南軒追來的身影。撥腿就向村方向飛躍而去。

    夏雨被龍蘭翠吼走后,萬金、劉明貴又與夏林喝了不少酒。

    農村自釀的包谷燒,劉明貴喝著順口,萬金卻不同,他喝不慣。但他與劉明貴一樣歷來貪杯,而此他們倆酒都飲過量了。心燒頭迷糊,醉醺醺,看萬物都是花的,只是憑著意識在泥路上摸索前行。

    出了村,桃樹漸而稀落,三三兩兩,小路兩旁更多的是枝繁葉茂的老槐樹。

    走在前頭的萬金抬頭看了眼前方曲折的小路,含糊不清地道:“小劉!你表妹是匹野馬。老子喜歡!”

    劉明貴張了張嘴,卻耐不住嘔意連連襲來,連忙扶住一株老樹哇哇大吐。

    聽得大吐的響動,萬金緩慢地扭頭,有疤的臉漾起一抹醉笑。隨后跌跌撞撞地摸索前行。

    沒會兒,他就把劉明貴丟在了腦后。

    帶著淡淡的野花香風吹來,他心口一涌,也埋頭嘔吐起來。

    吐完后,覺得好些了,可剛一抬頭,猝不及防什么東西一下子重擊在后腦。

    這下,剛清明些的雙眼全是小星星,天旋地轉,一頭撲栽向地。

    一擊得手,持根木棒在手的夏雨看著萬金趴在地下一動不動,她打了個寒戰。

    雖恨不得殺了萬金,可她儼然是第一次對人下狠手。

    捏木棒的手很快沁出汗來,也不管萬金是死是活,瞅一眼四下無人,三下兩下把萬金掀到小路依偎著的溝渠里。

    這久沒下雨,田里干著,溝渠里也沒水。

    想了想,抱了些干草蓋住萬金,把那根在田里所得的木棒扔得遠遠的,沒敢回家,而是朝田埂跑去。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25861_80_802-m
紅樓之尷尬夫妻
作者 林月初
  穿到紅樓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成了紅樓裡最尷尬的人。

  好在自己不是一個人...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