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詭異世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兩輪磨盤大的殘陽,如血,并排掛在西邊,將天際染紅,詭異至極。

    悶熱的六月,空氣干燥的仿佛都要燃燒起來,夾雜著濃烈的血腥味,星辰大陸北部大周國邊陲小城剛經歷一場大戰,破敗不堪,城墻上到處都是散落的戰旗,破損異常,滿是鮮血,空氣中彌散著刺鼻的腥臭味,一些戰旗在燃燒,墻垛上橫七豎八的躺著近百具尸體,或斷頭,或斷肢,或開膛,死狀慘烈,污血汩汩外流。

    城墻下面的尸體也是堆積如山,詭異的是,尸體有著人的身軀,卻長著如狼似犬的腦袋,一個個高大健壯,皮膚裸露,下身圍著一塊遮羞的粗麻布,使用的武器五花八門,有大砍刀,有狼牙棒,有長矛,千奇百怪,地上潺潺流淌著鮮血。

    城墻上,十幾名幸存者癱軟在地,貪婪的大口大口喘著粗氣,連手指頭都不想動一下,更遑論起身,劫后余生,大家沒有勝利的喜悅,沒有活命的慶幸,臉上表情麻木,目光呆滯,仿佛看不到活命的希望。

    一道女墻垛口下,一名健壯如牛的人斜靠著城墻,正用青磚擦拭著手上大刀的刃口,發出瘆人的哧哧聲響,將寂靜的城墻打破,刀是普通的砍柴刀,銹跡斑斑,刀把也是用紅布包裹而已,沒有護手,唯一令人注意的是刀刃,被擦拭的精亮,散發著死神般寒光。

    這人隨意的看了眼周圍袍澤,臉上沉靜如水,長發及肩,上身赤裸,露出古銅色皮膚,健壯的胳膊肌肉高高隆起,手臂上青筋仿佛蚯蚓一般,一條紅布扎在額頭上,固定住了額頭下垂的發跡,露出一雙深邃的眼睛,仿佛看透了塵世,無悲無喜,顯得與周圍格格不入。

    這時,一隊士兵沖上了城墻,臉色凜冽如冰,眼睛里滿是化不開的憂慮,匆忙的腳步聲打破了沉寂的城墻,領頭的是一名百夫長,森冷的目光落在這個年輕而健壯的人身上,示意隊伍散開后走了過來,喝問道:“死士營的?叫什么?”

    城墻上參戰的士兵都有甲衣,唯獨死士營,穿粗布囚衣,或光著身體,百夫長冷冷的盯著年輕人,仿佛餓狼一般,眼睛里閃過一抹好奇,繼續說道:“死士營血戰至今,戰功累累,沒想到還有你們十幾個幸存者,能在這么慘烈的戰斗中幸存下來,還能站著,你很不錯,這十幾名死士正缺一什長,你可有膽擔任?”

    年輕人繼續擦拭著手上的砍柴刀,仿佛沒有聽到百夫長的話,頭都沒有抬一下,百夫長身邊親信頓時怒目圓瞪,拔出佩刀就要動手,被百夫長制止住,不甘的后退兩步。

    “軍中傳言,死士營有一瘋子,悍勇異常,每戰爭先,殺敵無數,三天來居然無一處受傷,說的就是你吧?為何如此拼命?”百夫長好奇的追問道。

    “還不是想立功贖罪。”剛才那名親信不屑的說道。

    “放肆?國王有命,國難當頭,人人皆有抗敵之責,犯人也不例外,一戰存活著,當免去罪行,恢復自由身,這位兄弟已經是自由身,且血戰三天不退,當得上勇士,軍功擔任百夫長都足以,不得無禮。”百夫長呵斥道,旋即看向年輕人,滿眼詢問之色。

    年輕人忽然停下磨刀動作,定定的看著前方,沉靜的臉龐忽然多了一抹耐人尋味的表情,忽然說道:“想要活命,就必須玩命。”

    “想要活命,就必須玩命?有點意思,保重。”百夫長拱拱手以示尊重,帶著兩名親信繼續巡視城頭去了。

    年輕人目視對方離開,目光落在城外戰場,滿臉濃重起來,沒人知道這個年輕人并不屬于這個世界,而是華夏國國刃特種部隊王牌兵王楊戰,代號戰神,縱橫沙場,罕有敵手,敵人老羞成怒,設下圈套,最后用導彈直接轟殺,尸骨不存,醒來后附身囚犯,重生過來。

    楊戰不知道自己怎么附身成功的,還沒等來得及適應新身份,消化前身記憶,就被編入死士營成了炮灰,稀里糊涂就上了戰場,戰斗對于特種兵出身的楊戰來說不算什么,哪怕是冷兵器,只是一上戰場,楊戰驚駭的發現敵人根本不是人,而是從來沒有見過的古怪生物,身體像人,腦袋卻像狼,力大無窮,行動敏捷,更悍不畏死,唯一慶幸的是被附身的人身體還算健壯。

    在這三天無休止的戰斗中,楊戰發現自己引以為傲的速度、力量根本沒有任何優勢,這里一名普通士兵一拳都有兩百斤重,后勤雜兵都必須具備百斤力量才能入選,不是士兵的挑選嚴格,而是大周國人人體質強悍,力大無窮,還好附身的這具身體不錯,加上楊戰本身搏殺技藝精妙,實戰經驗豐富,否則根本無法從慘烈的戰斗中存活下來。

    敵人被打退多少次楊戰已經不記得了,每次撤退不到一個時辰就又會發起新的攻城,誰知道下一次攻擊會在什么時候,楊戰抓住難得的時間休息,目光不由自主的瞟向天邊并排掛著的兩輪磨盤大的紅日,眉頭緊鎖,沉思起來。

    忽然,楊戰本能的感覺到一絲不安,不由大駭,凝神戒備,警惕的四處觀察起來,城墻上除了尸體就是幸存的十來個人了,沒看到敵人,眼神一凜,猛然看到一具尸體被掀開,被壓在下面的一名狼頭怪人抓起地上一把大刀迅速爬起,玩命的朝城門方向沖去。

    城門是千斤巨石做成,用三條巨大且堅硬如鐵的青鋼石卡死,巨大的條石上布置了一個法陣,上面閃爍著玄妙的青光,法陣將條石保護好,條石死死卡住了城門,從外面很難攻擊進來,從里面卻容易,只需要用力轟掉法陣,掀開條石即可,這些都是前身的記憶,楊戰大駭,如果城門打開,這座城誰也活不了。

    狼頭怪人的速度異常恐怖,守城將士依托城墻可以立于不敗之地,一旦城門被打破,狼頭怪人的速度優勢就能發揮出來,傾巢之下無完卵,楊戰好不容易附身重活,可不想再死,怒吼一聲,抓緊砍柴刀撲了過去。

    敵人詐死偷襲城門的計劃很完美,隱藏的地方距離城門也很緊,眼看對方就要以力破陣,楊戰大急,看到地上有一桿大槍,飛起一腳踢過去,大槍呼嘯而起,直刺偷襲者,隱隱帶著破空之聲,攻其必救。

    偷襲者憤怒的低喝一聲,揮拳隔空朝大槍轟去,虛空中忽然出現一道青光,青光化成拳頭,閃電般砸在大槍上,大槍直接在虛空中肢解成碎末,楊戰大驚,拳罡外放十米,一星武修高手?不由放慢了腳步,武修可不是自己能夠抗衡的哪怕對方只有一星境界。

    根據前身記憶,這個星辰大陸的強者多如牛毛,主要分武修和法修兩種,都是以吸收星辰之力來修煉,也都對應劃分九重境界,一星武修是武修中的第一重境界,拳罡外放十米,重千斤力,二星境界為二十米,重二千斤力,以此類推,九星武修拳罡則外放九十米以上,重近萬斤力,是武修的最強者。

    楊戰知道附身的這具身體雖然強悍,出拳力量不過三百斤,但和出拳力量重千斤的一星武修來比差太遠了,而且對方能夠打出拳罡,拳罡外放十米,可以遠距離攻擊,自己上去就是送死。

    狼頭怪人不屑的冷哼一聲,掄起碩大的拳頭就要轟向城門,忽然一聲爆喝響起:“找死。”一道殘影閃電般撲去,楊戰抬頭一看,是剛才那名百夫長,百夫長掄起一把散發著寒光的大刀朝對方猛劈過去,虛空中居然閃現出一道刀罡,刀罡長十米有余,仿佛閃電般劈向狼頭怪人。

    “又一個一星武修?”楊戰大驚,沒想到這名百夫長居然是一星武修,不由大喜,武修有只練身體的體修,也有練武器的器修,百夫長顯然是一名器修,武器就是手上那把恐怖的大刀。

    “轟!”的一聲,刀罡和拳罡在虛空中碰撞,發出了炸雷一般巨響,震的人耳膜嗡嗡作響。

    “找死,讓開。”又是一聲斷喝,楊戰抬頭一看,一名身穿千夫長軍服的大漢咆哮著沖來,噌的一下拔出了佩劍,隔著老遠就朝狼頭怪人劈砍過來,在虛空中形成一道白色匹練,仿佛閃電一般,百夫長心有忌憚的爆退開去。

    “三十米?三星武修?”楊戰大驚,沒想到這名千夫長居然在三十米開外就發起了攻擊,三十米距離攻擊是三星武修才能達到的境界,顯然這是一名三星武修,三星武修已經是非常強悍的存在了,更高境界的武修普通人根本看不到。

    武修分九重,一到三重境界是初級,也是世俗社會能常見的,四到六級是中級武修,普通人很難見到,至于七級以上,鳳毛麟角,神秘至極,非常人可見。

    “我要修武,成為強者。”楊戰感覺到了實力的低微和生存的強大壓力,暗暗發誓,握緊了拳頭,堂堂戰神,哪怕是穿越到了這個陌生而詭異的世界,也絕不能丟了華夏國國刃特種部隊的臉,這是軍人的驕傲和尊嚴。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068255_21_8-m
獨步
作者 藍領笑笑生
  東越神洲,南黎蠻洲,西秦太洲,北斗靈洲……

  天下以勢力為單位,群分天...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