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又添新恨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士可殺不可辱,軍人氣節。楊戰是軍人,無懼任何威脅和強權,一聽就來火了,雖然對方是可以劈出刀光、遠距離殺敵的三星武修悍將,但也無需懼怕,正要頂回去,就看到舞公主蹙眉望過來,不滿的說道:“依律,見公主不跪拜迎接者殺,你為何不跪?給我個理由,可以不治你的不敬之罪,讓你戴罪立功。”

    “你為何來此添亂?”楊戰不滿的反問道,根本沒將什么公主放在心上,別說公主,就是皇帝老子來了也一樣,堂堂男兒膝下有黃金,跪天跪地跪父母,絕對不能跪人,更何況還是前身仇敵的子孫。

    “我來添亂?我是來鼓舞士氣的。”舞公主一聽大怒,不滿的呵斥道,眉頭緊鎖,臉上表情更加惱怒起來。

    “鼓舞士氣?你看看外面,敵人已經接近,好不容易布下的防御因為你的到來全亂了,大家都顧著跪迎,沒辦法殺敵,這一會兒功夫敵人已經沖進了許多,浪費了最佳射殺機會,你這是鼓舞士氣嗎?你這是在添亂,如果守城失敗,你是罪魁禍首。”楊戰惱怒的指著越來越近的敵人怒吼道,管她什么公主,照罵不誤。

    “你?”舞公主大怒,氣的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旁邊侍衛長更是拔出了劍,一臉森寒的要動手格殺楊戰,區區死士營士兵,草芥一般微不足道,在侍衛長眼里和螻蟻沒什么區別,隨便一劍就能滅殺,舞公主趕緊拉住,沖到城墻一看,敵人果然沖過了一箭之地,到了城墻下,確實因為自己的到來耽誤了最佳射箭時機,不由羞惱的大喊道:“都起來殺敵,本公主將與你們同在。”

    “殺敵!”楊戰見這名公主還算心善,懂是非,沒有追究自己不敬的意思,也將事情放下,怒吼一聲,指揮十幾名幸存者布防起來。

    “殺敵——!”侍衛長冷冷的瞪了楊戰一眼,也怒吼道,指揮護衛隊馬上投入戰斗,其他守城部隊也迅速起身來,投入戰斗。

    楊戰迅速進入戰斗狀態,冷冷的注視著沖上來的敵人,怒吼道:“拿弓箭來,誰有弓箭。”作為一名王牌兵王,楊戰對弓箭這種冷兵器并不陌生,敵人剛到城下,立足未穩,還沒有近身,弓箭無疑是最好的武器。

    “我有。”一名死士將一張硬弓遞上來,還有一壺箭矢。

    楊戰迅速接過去,張弓搭箭,對著沖過來的敵人射了過去,虎目中殺氣熊熊燃燒起來,全身熱血更是沸騰到了極點,這時,舞公主侍衛長示意部隊反擊后,也張弓搭箭,瞄準的卻是楊戰。

    “小子,你可以侮辱任何人,甚至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皇家尊嚴,更不能辱罵公主,守護舞公主是我的使命,去死吧。”侍衛長暗自嘀咕著,目光中滿是陰冷的殺氣,松開了拉滿的硬弓。

    “嗖——”箭矢在虛空中劃出一道烏光,閃電般朝楊戰撲去。

    大敵當前,所有人都在專心殺敵,誰也沒有注意侍衛長的偷襲,包括楊戰,但有一人,那就是關心楊戰的四叔,四叔經歷過太多的風風雨雨,何等精明,早感覺侍衛長不對勁,一直暗自戒備著,看到箭矢飛射過來,不由大驚,迅速撲了上去,擋在了箭矢前面。

    “噗——”箭矢入體,濺起一道血花。

    四叔悶哼一聲,倒在了楊戰的身上,正在專心殺敵的楊戰大吃一驚,一把抱住了四叔,驚駭的喝問道:“四叔,您怎么了?”

    “記住,別急著報仇。”四叔整個身體倒在楊戰身上,附耳低聲叮囑道,嘴角溢出污血來,這一箭從后背直接射入四叔體內,射穿了心臟,不可能再活。

    “啊——”楊戰大驚,怒吼起來,仿佛一只受傷的洪荒猛獸,看到傷口,馬上意識到這一箭不是敵人射的,敵人沒一人持弓箭,顯然是有人偷襲,不由抬頭望去,眼睛變的赤紅起來,妖艷無比,卻沒有發現一個可疑目標,侍衛長見偷襲失敗后馬上加入了對敵反擊戰。

    “混蛋——”楊戰大怒,穿越到這個世界還沒幾天,唯一最親的人居然為保護自己而死,楊戰一下子找到了身份的歸屬感和認同感,將四叔當成了至親之人,也正是這樣,楊戰的怒火徹底沸騰起來,就像爆發的火山口。

    楊戰赤紅的雙目欲裂,都要滴出血來,仿佛一頭擇人而嗜的洪荒猛獸,眼角余光忽然看到箭矢不同凡響,不由一動,迅速拔出來一看,烏木箭桿,三角烏鐵箭頭,帶血槽,這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仔細一看,上面刻著一個“槐”字。

    楊戰來到這個世界才幾天,認識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保護自己而死的四叔,根本不知道這個“槐”字代表什么,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隱隱感覺這事和侍衛長有關,不由尋找過去。

    楊戰的前身在這座城市沒有任何仇敵,不可能有人仇殺,唯一發生了沖突的就是侍衛長,但無憑無據,又是大戰之際,楊戰不能上去理論,赤紅的雙目殺氣更盛了,迅速在守城將士中找到侍衛長,正在全力殺敵。

    “無論是誰,都將來再查,此仇不報枉為人,四叔,安心的去吧,您在天有靈保佑我。”楊戰沉聲說道,迅速將箭頭折斷,貼身藏好,當務之急是活命,這份血海深仇以后再報,楊戰慢慢將四叔的尸體放下,深吸一口氣,將仇恨按耐下去,收起了雜念,冷冷的看了侍衛長一眼。

    “什長,敵人沖上來了。”一名死士營的人慌亂的大喊道。

    “殺——”楊戰雙目赤紅,臉色鐵青,抓起砍柴刀奮力起身來,正好看到一名虎頭人身的怪物爬上城墻,嗷嗷怪叫,看上去兇悍至極,楊戰大怒,奮起一刀橫劈過去,快如閃電,勢大力沉。

    哧啦一聲,鋒利的砍柴刀居然撕開了對方腹部,無數內臟滾落出來,落在墻垛上,鮮血更是如瀑布般落下,詭異至極,楊戰心中有恨,這一刻全部發泄出來,砍柴刀詭異的回削過來,一刀看在對方脖子上,將一顆碩大的虎頭削飛出去好遠,在空中劃了個優美的弧線,朝城墻下落了去。

    “好身手。”之前那名百夫長帶著人沖了過來,贊賞的怒吼道,目光落在地上已經死亡的四叔身上,不由一怔,但大敵當前,百夫長沒有細想,手上大刀如閃電般刺殺過去,將一名爬上城墻的虎頭怪人刺了個透心涼,大刀閃電般抽回,帶起一蓬鮮血來。

    “你也不錯。”楊戰見對方不用刀罡都犀利無比,出刀如閃電,沒有任何花俏動作,純粹的軍中格殺戰技,不由贊賞的大喝一聲,揮舞著砍柴刀撲向另一名爬上城頭的虎頭怪人,照對方脖子就是使命一刀。

    獅子搏兔尤盡全力,更何況現在生死相搏,楊戰很清楚這個道理,出手就是全力一擊,砍柴刀在虛空中劃出一刀匹練,朝對方脖子撕咬過去,這名虎頭怪人也很兇悍,就地一滾,居然避開了楊戰致命一刀。

    “去死!”一名死士營幸存者怒吼一聲,碩大的鐵錘朝對方腦袋死命砸去,隱隱帶著破口之音,勢大力沉,虎頭怪人正好避開楊戰的攻擊起身來,根本避不開這致命一擊,碩大的虎頭被當場砸爆,紅白之物四濺開去,在虛空中詭異至極。

    楊戰看得出來,這名幸存者剛才一擊絕對有三百斤力,這在來的世界絕對不敢現象,堪比大力士,但在這個世界,三百斤力并不算什么,少年一拳都有百斤力,成年人基本都在三百斤力左右,強壯的力量高達五百斤力左右,神秘而強大的武修和法修楊戰的前身沒怎么接觸過,實力如何并不清楚。

    “兄弟們聽我號令,兩人一組,自行組隊,一人攻,一人防,給我殺——!”楊戰殺的興起,怒吼一聲,朝一名爬上來的虎頭怪人撲去,這一會兒功夫已經有很多虎頭怪人爬上來,守城將士雖然悍勇死戰,殺敵不少,但自身也死傷慘重,不將這些虎頭怪人盡快殺盡,這座城必毀無疑。

    “喝——”楊戰下盤不動,扭動上身避開一名虎頭怪人致命一抓,敏銳的發現這些虎頭怪人的武器就是雙手,手指頭指甲如匕首一般鋒利,在殘陽中散發著詭異的寒光,端是可怕。

    “噗——”這名虎頭怪人一抓落空,狠狠的抓進城墻,用力一扭,直接掀翻了一大片墻垛,堅硬的磚頭嘩啦啦倒了大片,勢大力沉,恐怖異常,看得楊戰倒吸一口涼氣,身體爆退兩步,警惕的盯著對方,這些可都是普通的虎人士兵啊。

    “吼——”虎頭怪人一爪落空,怒吼一聲,腳下用力一蹬,朝楊戰再次撲殺上來,雙爪在虛空中吞吐,幻化出一片爪影,看上去恐怖異常,楊戰估摸著對方力道絕對不下于五百斤,不敢硬抗,腳下往左側一滑,身體詭異的扭動,避開了正面攻擊,怒吼一聲:殺——!手上砍柴刀朝對方脖子劈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121421_21_78-m
奶爸的科技武道館
作者 一夢幾千秋
  在繁華的東方都市,有一間令全球強者都趨之如騖的小武道館。
  那裡的收費居高不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