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街邊女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六月的天,小孩兒的臉。

    悶熱的空氣剛剛還粘的发膩,眨眼間便颳起了大風,飛沙走石,豆大的雨滴劈裡啪啦的往下砸,天幕便暗了下來。

    整個康平街一時雞飛狗跳。

    行路的腳步匆匆,飛奔而去;買菜的菜也不買了,直接把籃子扣在頭上往家裡跑;擺攤兒的忙拉著架子籮筐,生怕淋壞了貨物......

    小販顧不上鋪子老闆的斜視,收攏了東西往鋪前的簷下躲著,顧不得一頭一臉的雨水,賠著笑臉道:“這雨下的可真大!”

    布莊的王掌柜一身石青色薄紗羅袍,捋著鬍子怡然的站在門口,往台階下斜覷了一眼,微微點頭。

    那擺攤兒的麻衣劉三這才算是心安,他撩起濕淋淋的袖子,雙手並用,使勁兒擰乾,然後拿半乾的袖子往臉上擦去。

    這傾盆大雨一來,康平街的燥熱立時便一掃而空,狂風卷著暴雨,入目處皆是昏黑暗淡,丈外景物不可見,儼然已是黑夜。

    劉三擦了一把臉,把架子上的東西收拾好,滿心焦慮:這樣鬼天氣,若是拉回家裡,淋個一路,裡面的貨物不得全報廢了!

    他哭喪個臉,左右為難,家裡老母幼子,妻子臥床,可全指望這點子貨物糊口呢!

    “王老闆,”劉三唯唯諾諾的開口,他往裡看了眼綾羅滿目的鋪子,櫃檯前倒是好大一片空地,硬著頭皮道:“小老兒的貨物可否暫存到您鋪子裡,明日一早俺就來取!”

    王老闆見那破舊的架子滿是水漬,回首望瞭望乾淨整潔的鋪面,下意識就要拒絕。卻又見那小販渾身狼狽,一身補丁衣服貼在身上,形容瘦弱,一臉淒慘,忽的動了惻隱之心,改口道:“明日早點。”又招呼著身後夥計,幫小販來抬架子。

    劉三放好東西,再三感謝。王掌柜只是擺手。

    貨物放好,劉三一顆心這才落到肚子裡。

    見那劉三就要往雨裡奔去,王掌柜一聲喝住他。劉三兒頓時心中忐忑,這王掌柜莫非改變主意了?

    “去給他拿一柄傘來。”王掌柜吩咐夥計。夥計應聲而去,轉眼拿了一柄灰色的油布傘來。

    “小老兒跑回家即可。”劉三趕緊擺手拒絕。卻見王掌柜微笑著並不答話,只是背著手轉過身去,吩咐夥計們收拾打掃。

    “你跑回去不得淋成落湯雞?淋濕事小,著涼就不划算了。明兒個還來就成。”夥計把油布傘遞了過來。

    劉三兒面色感激,伸出雙手,接過傘,道:“小老兒多謝了。”言罷撐著傘,趁著灰暗的天光消失在雨幕中。

    王掌柜在鋪前站了一會兒,眼見雨是越下越大,街上早已經空無人煙,唯聞呼呼的風聲和劈裡啪啦的雨聲。

    他躊躇片刻,到底提了一個木盒,吩咐值夜的夥計關好鋪門,撐著傘往雨幕裡走去。

    大雨沖刷著一切,街上的汙垢順著水流一點點消失。

    時至深夜,大雨初歇,空氣異常的清新。康平街深處忽的飄過一陣幽香,在這寂靜的夜裡緩緩流動。

    這香味非花非酒,亦非食物,倒是耐人尋味。

    若是有人循著香味走,便能尋到這誘人的香氣原是從一扇黃楊木門板的縫隙裡飄出來的。

    “茗香閣”--門頭的牌匾上刻著三個黑漆大字。

    原來這裡不知何時開了一家茶鋪。

    此時四下裡漆黑一片,又剛下過暴雨,因此竟無人注意到茶鋪外牆的牆角處多了一團物事。

    現下若有燈光,會發現這團物事竟是一個小孩!

    小孩身上的衣物被雨水浸泡許久,緊緊地貼在身上,頭衝著牆角半躺半臥,頭髮雜亂的蒙在臉上,更增添了幾分陰影。

    突然,那身影扭動了一下,靠在牆上往下耷拉著的腦袋轉了個方向,顯出來是個才總角的小丫頭。

    “小壺...小壺...”

    感覺渾身難受的緊,她輕微的擰了下眉頭,睜開了沉重的眼皮。粗糙的麻布衣服緊貼在身上,冰涼濕膩,小壺下意識的伸手擰衣服上的雨水。

    周圍漆黑一片,地面上的水窪反射著不知哪裡的微光,看的她恍恍惚惚。

    總感覺不太對勁,她搖搖晃晃站了起來,虛眼望去,遠處的屋脊在夜幕下莫名的奇怪高大。

    小壺揉了下脖頸,碰到了一個線穿的玉葫蘆,心裡莫名安定了下來。

    不對!手?!她猛地把雙手伸到眼前,湊近仔細看了一番,蠟黃,乾枯,瘦小,好奇怪!但是怪在哪裡呢?她努力的想,腦中卻一片空空!

    這到底是怎麼了,腦袋一陣发暈疼痛,她扶著牆踉蹌幾步,摸到一扇冰冷的木門,還未伸手敲門便沒了力氣。整個人往前一栽,自由下墜的衝勁兒讓她的腦袋重重的磕到了木門上!

    這沉悶的一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片刻後,木門後的屋裡亮起了一片燭光。

    黃楊木門吱呀一聲開啟了,小丫頭撲的一下頭朝裡栽去,開門的人嚇了一跳,不過及時伸出一隻手扶住了她。

    石娘不想這一開門竟然跌進來一個小丫頭,她看了眼外面,皺了皺眉頭,把小壺抱進了門內,關上大門。

    雨夜莫名出現的小姑娘?石娘蹙眉看著她,眼中閃過一縷深思。

    忽然樓梯上旋風般刮下來一個身影,奔到石娘身邊站定,他一身青色短打,看起來不過十幾歲。他誇張的驚呼道:“石娘子,你從哪裡撿了個臭丫頭回來!”

    “英招,你又放肆了。”石娘平靜的說了一句。英招立馬住了嘴,老老實實的立在一邊,眼珠子卻咕嚕嚕在小丫頭身上瞄了一圈又一圈。

    石娘伸出右手,手掌微微前傾,一圈瑩潤的光華閃現,小丫頭身上的雨水片刻便干了。許是感到渾身舒坦,小壺沉沉睡了過去。

    翌日,小壺悠悠醒轉,但見自己躺在一張雕花木床上,這屋子並不太大,單是這張不大的木床已經佔了三分之一,屋內圓桌木椅,擺設古樸,愣了半晌,才想起來昨夜自己好似暈倒在雨地裡,再往前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小壺掀開身上薄毯,下了床來,只見地上一雙小小的布鞋。低下頭去,見自己身上一身補丁相摞的麻布衫裙,自感身形異常瘦小,怪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577656 80 806 m
鬼醫重生:神秘夫君寵翻天
作者 小小牧童
  一柄穿心劍,一碗劇毒湯。   重生歸來,她從天才陰陽師變成貴門棄女。   明明是百年難...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