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珍珠須(2)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誒!小慕,你怎么成天的青菜豆腐?不是讓你在柜上拿錢了嗎?”英招不耐煩道,“平日里不吃也就罷了,吃還不能弄點能吃的嗎?小爺可不是牛羊,天天吃草可受不了!”

    小慕看了看籃子里的青菜豆腐,道:“那我去買些別的吧。”她看鋪子里雖然擺設不錯,但后院日常用品缺乏,廚房也是空空如也。這幾日一個客人也沒有,料定這二人不善經營,準是潦倒度日,便想著節儉一些,平日里只是買些青菜豆腐,用油鹽簡略一做,自己吃的也是艱難。如今不料被訓斥了一頓,也罷,她拿了錢,重新走了出去。

    在街上買了調料米肉,小木挎著籃子往回走。走到半路,胳膊上掛著的籃子不堪承重,掉了下去,籃子里的東西灑了一地,小慕連忙去撿。旁邊的攤主見了,連忙過來幫忙。小慕看著提手斷掉的籃子,不知怎么抱回去,卻見這攤子上剛好有賣新的,便掏了幾文錢買了一個新的,把東西裝了進去。

    “小姑娘,我的籃子絕對結實,你就是再放更多東西它也壞不了!”劉三兒自夸道。

    小慕抿嘴笑笑,抬眼又看見絲綢鋪門前掛的白燈籠。劉三兒見她目光逡巡,嘆口氣道:“唉,想那下雨那日我劉三兒還把攤子暫存到這絲綢鋪里,那老板真不賴,想不到第二日就聽說他去世了,明明前一天還好好的。”

    見小慕聽得認真,劉三兒壓低聲音道:“實話告訴你,這絲綢鋪的老板是被厲鬼害死的!”

    “厲鬼?”小慕一臉的不信。

    “可不是,那厲鬼可是會噴毒液的,碰著就死。那王老板就是去別院會小妾,半夜被厲鬼噴了一身毒液,立馬就死了。不過第二日縣里檢驗的時候,卻沒見什么毒液,只是看那王老板臉上前襟都是水,非說是小妾謀害了他。這小妾已經被抓了,唉,進了大牢不死也得脫層皮啊!”劉三兒顧自說了一會兒,突然意識道自己是在一個小姑娘跟前說什么小妾,登時一張老臉臊的通紅,忙擺手道,“小姑娘趕緊回去吧,莫讓家里大人等得著急。”

    小慕不明白他為什么不說了,見劉三兒做回攤子后面只是編制竹筐,只好挎著籃子回去了。

    小慕做飯的水平是可以的,等她端出咕嚕肉,糖醋魚后,英招這小子吃的那叫一個不亦樂乎,連一向對吃的淡然的吳盧也是含笑點頭。

    吃過飯后,英招照例是坐在柜臺后面打盹,吳盧不知道哪里去了,一直到梆梆的更聲響起還未回來。小慕拿了一本書,裝模作樣的打發時間,看著書上一列列的字,竟然好多不認識,小慕只好半看半猜。英招嘟囔著“臭丫頭也學秀才呢”,看他那迷糊半睡的樣子,小慕搖搖頭,任由他去。

    不知過了多久,小慕猛地被一陣敲門聲驚醒。她連忙站起來,看英招趴在柜臺上口水橫流,最里面不知嘟囔著什么。她走到門前問道:“可是掌柜的回來了。”

    門外默然不語,小慕站在門內不知如何是好,過了一會兒才聽到一聲嬌滴滴的女聲:“奴家是來買東西的。”

    聽著是一個嬌滴滴的軟妹子,看來不是壞人,小慕沒多想,就打開了門。抬頭一看,果然是一個嬌柔美貌的俏娘子,她一身紅衣,面容俏麗,看的小慕一呆,真是男女通殺的大美女啊。

    這紅衣娘子低頭沖著小慕甜甜一笑,接下來竟然吐出來一口水來。小慕反應不及,身后一股大力將她堪堪甩到鋪子里,她“哎呦”一聲,這女的有毛病吧,看她長得怪好看,怎么無緣無故吐別人口水?這倒霉催的,誰拉的自己,差點把自己摔死。她正要謾罵,忽見英招箭一般沖到門口,背后好似生了一雙翅膀!小慕搖頭閉眼,肯定是自己看花眼了!接下來就聽英招厲聲道:“哪里來的鬼魅!竟敢來小爺的地盤撒野!果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那鬼魅剛噴出一股清水,撲了個空,接下來就被英招一個火球擊中,摔到丈外。眼見形勢不利,紅衣鬼魅就地一滾,消失的無影無蹤。

    小慕跑到門口,目瞪口呆,剛才發生的一切太過震撼,超出了她的認知。見鬼魅消失了,她才手軟腳軟的斜靠在門邊。

    “你是不是傻呀!不問清楚是誰就亂開門,你以為你像小爺這么厲害?”英招生氣道,想不到竟然有鬼魅竟然敢打茗香閣的主意,不除掉是不行了!“若是你真的被這鬼魅吐中了,還得勞煩小爺跑腿兒,取那勞什子的珍珠須救你!”

    小慕嚇得說不出話來,兢兢戰戰的看去,英招還是那身青衣短打,并沒有什么特別。門口忽然又傳來“咴兒咴兒”的聲響,小慕驚得又是心臟驟停。英招憤怒的跨出去:“誰!”

    小慕扒著門邊,伸頭看去,門外的角落里蹣跚的走出一個人影兒,湊著光看去,原來是白日見過的劉三兒。看劉三兒嚇得五官幾乎皺到了一起,緊閉的雙眼瞇出一條縫,褲腿淋漓,竟是嚇尿了褲子。小慕心中暗笑,想不到還有更膽小的。

    劉三兒瞇眼看了一下,見茶鋪里亮著燈光,門口赫然是兩個活生生的人,這才一下跌坐在地上。剛才他回到家發現剪刀忘到攤子上了,恐怕丟了,忙返回來拿,不想竟然看到茶鋪前面不遠處行著一個紅衣女子,鋪子里的微光一映,只見那女子身材妖嬈,劉三兒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這一看不打緊,竟然發現那女子是飄忽著前進,這可了不得!把個劉三兒曉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忙躲在茶鋪的墻角處。想不到那女鬼竟然停到了茶鋪門口,嚇得劉三兒是肝膽俱裂,大氣不敢出。直到這女鬼消失了,他才松了一口氣。

    跌坐在地上的劉三兒這才看到自己尿了褲子,此時顧不上害臊,他驚道:“竟然真的有鬼!”

    英招撇了撇嘴,也不管門前的劉三兒,就要關門。

    劉三兒忙搶上前,跌坐在門口,口中直道:“大爺行行好,容小的在這門口歇息片刻。”

    這一聲“大爺”算是撓到了英招的癢處,他袖了袖手,大搖大擺的回到鋪子里,拉了跟板凳坐下,倒了杯涼茶喝了起來。

    小慕覺著不妥,讓那劉三兒進屋里坐,劉三兒只是不肯,也就由他去了。

    劉三兒坐在外面,倚著門框,拱著雙手敬道:“大爺真是厲害,這鬼魅也怕了您。”屋里燈光明亮,又坐著個厲害的角色,劉三兒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心中卻有些自得:老子見了鬼魅還是活生生的坐在這里,必然有大氣運。

    “不過是小小的魑魅魍魎,本大爺還看不到眼里。”英招撇嘴一笑。看著劉三兒更加敬佩的目光,整個人卻有些飄飄然了。

    劉三兒賠笑一陣,看天色實在太晚,又不好賴在這里,臉色左右為難。英招知他害怕,便道:“那鬼魅吃我一掌,今夜必然不能再出來害人。”劉三兒這才雙手撐地,站起身來。他往外走了幾步,回頭欲言又止,小慕以為他還是害怕,不料劉三兒開口道:“方才聽大爺說被這女鬼毒液吐中還能救活?不知是真是假?”

    主人說過,能到茗香閣的都是有緣人,英招聞言盯著劉三兒看了一陣,只看得他又要跌坐下去,才道:“若是死后不足七日,取了珍珠須來煎茶,還能救活。”

    “珍珠須,珍珠須……”劉三兒默念了幾遍,縮著身子快步遠去了。

    英招手一揮,地上的水跡霎時消失干凈,他囑咐小慕道:“左右無事,我還是看看這個膽小的老兒到家了沒?等一下你把門關好,外面的臟東西是進不來的。”

    小慕抖了一下,說道:“好罷,那你路上小心。”英招隨意一笑:“還沒有小爺怕的東西呢。”縱身而去。小慕連忙把門關嚴實,端坐在鋪子里,也不敢往后院去。

    不到一盞茶功夫,鋪門又響了起來,聽在小慕耳中如同擂鼓一般,她猛然站了起來,顫聲問道:“可是英招回來了?”

    敲門聲停了下來,傳來吳盧疑惑的聲音:“小慕?英招不在鋪子里?是吳某回來了。”

    果真是掌柜的?小慕湊到門口,扒到門縫里看了半天,外面烏漆墨黑的,什么也看不見。到底是不是掌柜的?小慕立在門口,不敢吭聲,突然鋪門砰地響了一聲,從外面撞開了,小慕躲閃不及,被門碰了一下,一屁股蹲坐在地上。她胡亂揮舞著雙手,啊呀呀叫著:“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妖魔退散,阿彌陀佛……”

    吳盧好笑的看著地上的小慕胡言亂語,扶著她道:“莫要害怕,正是吳某。”

    小慕放下手,仰臉仔細看了看,確實是掌柜的,這才放下心來。她拽著桌子腿站了起來,正要向吳盧訴說今晚的離奇遭遇,卻見他身后閃出一個黑斗篷的身影。這件黑色斗篷極大,下擺一直拖到地上,小慕往上看去,隱隱約約覺得這斗篷包裹的身軀過于飄忽。斗篷的帽子垂下來遮住了頭,只能看見一個尖巧的下巴從陰影里漏了出來,往上是一抹紅唇,眉眼隱藏在陰影里,散發出一股詭異的氣息。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294637_80_806-m
爆笑修仙:帝尊要親親
作者 愛打瞌睡的蟲
  世人皆知富法修,窮劍修,但是尋天宗的兩千號劍修不認同這個觀點,他們有個富裕到能養活他們整個...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