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來乍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正納悶間,外面傳來“扣扣”的敲門聲。看來一定是這家的主人了,小壺忙踢拉上鞋子,說道:“請進。”

    屋門大開,外面的陽光鋪灑進來,一室明亮。門口進來一個淺青色長衫的青年女子,但見她身量修長,容貌秀美,看起來約莫三十來歲,正是石娘。

    石娘進得門來,放下手中的托盤,笑道:“小姑娘可好些了?來用些粥吧。”

    “多謝姐姐,我現在沒事了。”小壺忙迎上前去。“不知姐姐怎麼稱呼,我想問一下這是哪裡?我怎麼到了這裡?”

    “小姑娘嘴真甜,我有那麼年輕嗎?”石娘抿嘴笑道。

    “此處是汴梁城內,康平街。我是這家茶鋪的掌柜,也不必姐姐妹妹的,你叫我石娘即可。昨夜你倒在茶鋪門前,我看外面淒風寒雨,就把你帶了進來。小姑娘是哪裡來的,叫什麼名字?”

    從哪裡來?小壺苦思冥想,奈何腦中一片混沌,她搖搖頭:“只記得別人叫我小壺,別的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石娘微微一笑,站起身來,道:“無妨,小壺若是願意,就先暫住在此處。若是你家人來尋或者你想起來什麼,再說別的吧。先吃粥吧。”

    小壺正是饑腸轆轆,看著桌上的米粥和小菜,感激道:“謝謝石娘姐姐。”

    石娘點頭:“你先吃飯,我出去忙。”

    小壺三五下把飯巴拉個乾淨,才感覺渾身的氣力回來了。

    就著門後臉架上的銅盆隨便洗了一把臉,用木梳把頭髮隨便梳了幾下,用原來的布繩綁到腦後。

    穿過小院,順著小路往前堂走去。前堂就是茶鋪了,鋪子裡的少年坐在櫃檯後,搖搖欲睡,正是英招。石娘坐在角落的桌子邊,拿著一本書正在看。

    英招滿腹無聊,看見小壺,算是來了點兒精神:“喂,小丫頭,以後小爺也叫你小壺了。”

    看著這麼一個半大小子老氣橫秋的樣子,小壺心中好笑,她“哎”了一聲,道:“那我怎麼稱呼您呢?”

    “小爺名為英招,你自然得叫我大哥了。”英招仰臉道。

    “英招哥。”小壺從善如流。

    英招沒想到這小丫頭如此聽話,心中竊喜,一時間洋洋自得,拉著小壺說東道西。

    如此一天過去,鋪子中並無一人光顧。看石娘和英招一臉自然,小壺倒也無話。

    如此過了幾日,小壺還是什麼也想不起來,她閑暇時倒是去街上轉了幾圈,感覺一切都是陌生。

    街上熙熙攘攘,賣糖人兒蜜瓜的,賣糖葫蘆地瓜的,陀螺撥浪鼓,針線頭花,鍋碗瓷器。鋪連鋪,攤接攤,熱鬧非凡。

    只是有一家店鋪門前掛著白燈籠,行人經過都是避著那家門前,唯恐沾了晦氣。只有一個賣斗笠竹籠的小販在不遠處看著那鋪門搖頭歎氣。

    小壺站著看了一會兒,轉身照舊買了青菜豆腐,回了茗香閣。她心中明白自己這是失憶了,又想自個兒小小年紀,一身破衣半夜三更倒在大街上,想必是個孤兒。

    這幾天她在外轉了些地方,處處都很陌生,看來自己是遠離家鄉流落外地。現在她唯恐石娘趕她出去,若是出來了,她這小小年紀肩不能抗手不能提,不知還能往哪裡去。

    因此每日裡搶著掃地擦灰,做飯燒水。英扎在一邊看得高興,直歎小壺勤快乖巧,倒忘了前幾日還嫌鋪子裡多了一個礙事的累贅。

    石娘心知小壺想法,也就隨他去了。

    “誒!小壺,你怎麼成天的青菜豆腐?不是讓你在柜上拿錢了嗎?”英招不耐煩道,“平日裡不吃也就罷了,吃還不能弄點能吃的嗎?小爺可不是牛羊,天天吃草可受不了!”

    小壺看了看籃子裡的青菜豆腐,道:“行,那我去買些別的吧。”她看鋪子裡雖然擺設不錯,但後院日常用品缺乏,廚房也是空空如也。

    這幾日一個客人也沒有,料定這二人不善經營,準是潦倒度日,便想著節儉一些,平日裡只是買些青菜豆腐,用油鹽簡略一做,自己吃的也是艱難。如今不料被訓斥了一頓,也罷,她拿了錢,重新走了出去。

    在街上買了調料米肉,小木挎著籃子往回走。走到半路,胳膊上掛著的籃子不堪承重,掉了下去,籃子裡的東西灑了一地,小壺連忙去撿。

    旁邊的攤主見了,便過來幫忙。小壺看著提手斷掉的籃子,不知怎麼抱回去,見這攤子上剛好有新的竹籃,便掏了十文錢買了一個新的,把東西裝了進去。

    “小姑娘,我的籃子絕對結實,你就是再放更多東西它也壞不了!”劉三兒自誇道。

    小壺抿嘴笑笑,抬眼又看見布莊門前掛的白燈籠。劉三兒見她目光逡巡,歎口氣道:“唉,前幾天下雨我還把攤子暫存到這布莊裡,王掌柜真不賴,想不到第二日就聽說他去世了,明明前一天還好好的。可惜,可惜~”

    旁邊一閑漢擠了過來,壓低聲音道:“實話告訴你,這鋪子的老闆是被厲鬼害死的!”

    “厲鬼?”小壺一臉的不信。

    “可不是!那厲鬼可是會噴毒液的,碰著就死。那王老闆就是去別院會小妾,半夜被厲鬼噴了一身毒液,立馬就死了。”閑漢滿臉八卦。

    “賴小,瞎話可不敢亂說啊。”劉三怕嚇到小壺,忙制止賴小。

    賴小一本正經的說道:“真的!我夥計可是衙門裡的。不過第二日縣裡檢驗的時候,卻沒見什麼毒液,只是看那王老闆臉上前襟都是水,王家人非說是小妾謀害了他。這小妾已經被抓了,唉,進了大牢不死也得脫層皮啊!”

    “毒液怎麼能化成水?”小壺不相信。

    “咋不能?這事兒都好幾個了!”賴小說著說著也有些发怵。

    聽賴小在一個小姑娘跟前說什麼小妾,劉三一張老臉臊的通紅,忙擺手道,“小姑娘趕緊回去吧,莫讓家裡大人等得著急。”

    見劉三兒坐回攤子後面接著編製竹筐,閑漢賴小也躲到陰涼裡去了。

    天上的日頭越來越高,小壺趕緊挎著籃子回去了。

    小壺買什麼菜,石娘就做什麼菜,也不挑剔,只是味道很一般。

    小壺做飯的水平是可以的,等她端出咕嚕肉,糖醋魚後,英招這小子吃的那叫一個不亦樂乎,連一向對吃的淡然的石娘也是含笑點頭。

    吃過飯後,英招照例是坐在櫃檯後面打盹,石娘不知道哪裡去了,一直到梆梆的更聲響起還未回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40647 80 806 m
重生最強女帝
作者 夜北
  前世,她靈根被挖,一心正道,卻被判為邪魔妖道!重回少年之時,她力挽狂瀾,逆天改命,前世欺她...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