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土匪窩里的金鳳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武唐,一個類似于歷史上唐朝的年代。

    金陵城郊。

    此時的林非正漫無目的的走在金陵的城外的河邊。

    這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天,前兩天都是在城外的山神廟中度過的,沒想到,昨日連夜的大雨,將破敗的山神廟都沖垮了,沒辦法,一大早,林非便溜達了出來,準備尋個落腳之所。

    林非,一個當代大學的名牌教師,轉瞬間變成了一個唐朝的穿越者。丟了工作,卻換來了青春,五十多歲的閱歷,二十多歲的身體,這就是他得到的全部。

    這三日,連同一起穿越過來的面包也被吃完了,現在的林非,饑腸轆轆。本想在河邊捉上幾條魚,但是天不遂人愿,昨夜雨水甚大,河水暴漲,連這唯一的希望也沒有了。

    幾個時辰過去之后,林非依舊是一無所獲,望著天上如火的驕陽,林非一屁股坐在樹蔭之下,無力的用手扇著風。

    也許是由于餓的時間太長了,現在的林非沒有了感覺,天上驕陽似火,林非困意來襲。

    不知道睡了多長時間,一聲大喝將林非吵醒,他緩緩的睜開眼睛,三個彪形大漢站在自己的面前。

    “雖然是瘦了點,但是好歹也是個男丁,給我綁了!”林非剛想開口說話,那站立中間的那個頭領雙手一揮,開扣而言,隨后,那頭領身旁的二人三下五除二就將林非捆了個結結實實,戴上了頭套,甚至連嘴都給堵上了。

    就這樣,林非稀里糊涂的被綁架了。

    青鸞山,位于金陵近郊,這里,是金陵土匪的地盤。

    而綁架林非的三人,不是別人,正是那金陵青鸞山山上的土匪。

    三人帶著林非剛回到了山寨,便左拐右拐的將林非帶到一排平房之內,解開了繩子,然后將他往里邊一丟,轉身而走。

    現在的林非還有點發蒙呢,他根本不知道這些人把自己抓上來干嘛。

    “喂,我說,你們要干嘛?”看著三人遠去的背影,林非叫道,可是三人根本沒有搭理他。

    看著三人遠去的背影,林非心中一陣抓狂,媽的,漏屋偏逢連夜雨,老子今天可是倒霉到家了。

    林非落寞的找了把椅子坐下,然后閉目養神。被抓來了,自己也沒什么辦法,“既來之則安之”,靜觀其變吧。林非心中想到,可是卻不知不覺睡著了。

    夕陽西下,斜陽斜射進屋,林非卻依舊還在沉睡。

    門外腳步聲音響起,“喂,吃飯了。”一句話將林非驚醒,林非揉了揉眼睛,發現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站在門口,左手拿著幾個饅頭,右手拎著一個食盒。

    那青年看了林非一眼,將兩個饅頭丟給了林非,然后轉身欲走。

    “喂,兄弟,就給兩個饅頭吃?你右手里邊拎著的不是菜么?”林非問道。

    面對林非的提問,青年微微一笑,“是啊,這里邊是幾碟小菜,還有一只燒鵝。”

    “那就留下點唄,反正你自己又吃不了。”林非諂媚的一笑。

    “就你?有饅頭吃不錯了。我不是還給你了一碗水么?”那青年說道。隨后將一套衣服隨手丟在了地上。“明天一早,將這衣服換上,去干活。”說完轉身就走了。

    “媽的,跟老子裝什么深沉。”林非看著離開的青年罵道。隨后拿起了地上的饅頭,饅頭啃起來。

    林非剛剛拿起饅頭咬了一口,便再次聽到了那青年的聲音。這聲音,是從林非旁邊的房間中傳出來的。

    “喂,我的大小姐,明天可是最后一天了,你若是再不答應我家七哥,明晚上我們可就用強了。”那青年說道。

    “做夢,我就是死也不會屈服。”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

    聽到了二人的對話,林非便湊了過去,“我靠,原來被關在這里不光是我自己啊。不過這女子倒也是安靜異常,老子都在這呆半天了,居然沒發現自己隔壁還有一個母夜叉,不然調戲幾句,也不至于自己悶得睡覺了。”

    “大小姐,我家七哥講究的是以德服人,不然你以為你還能在這兒和我說話么?你還是好好想想吧。跟著我家七哥,吃香的喝辣的,總比你在外面打拼強不少吧?”那青年說道。

    “哼,做夢去吧,告訴你,你們遲早會得到報應。”那女子倒是倔強的很。

    聽了女子這話,林非樂了,“敢情這小妞是被抓來要當壓寨夫人的啊,難怪待遇比老子強不少。”

    “哎,我說,這位小姐,要我說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吧,你看人家對你多好,可謂是一往情深吶,咱不說別的,你看你吃的是什么,再看看你隔壁的苦人兒,這份心意你還不了解么?”林非接過了話茬。

    “你若是愿意,我的飯菜給你吃,你去嫁了吧。”那女子聽聞林非的話,挖苦道。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還來管別人閑事?

    “我倒是想,可是人家要的是你啊。我去不合適,哎,對了,我說,你家七哥有妹妹活著遠房女親戚么?給我介紹介紹,我不挑的,讓我做一個壓寨的漢子。”林非笑胡謅道。

    二人的對話聽得那青年都懵了,媽的,在土匪窩里還能吵嘴吵成這樣的,他倒是第一次見到。

    “好了,老子不管你們了,愛怎樣怎樣,若是有能耐,把這房子拆了老子都不管。”那青年說道。繼而轉過身形,又來到了林非面前。

    “你小子倒是挺會說話的,就沖著你剛才幫我說話,我就賞你一只鵝腿。”那青年說道。“你小子記著,這燒鵝腿本來我是想全部克扣下來的,算是我從我飯菜里邊省下來給你的。”那青年說道,說完從那食盒中將燒鵝取出,直接扭下來一只大腿,丟給了林非。

    “我的大小姐,食盒給你放在這里了,吃不吃你隨便。”青年說道,然后走了回去。

    看著那青年遠去的背影,又咬了一口剛剛賺來的鵝腿,林非心中很是滿足。自己只是說了幾句話,便有了特別的福利,不得不說,這個社會,看起來還不是那么難混的。

    “嗯,這燒鵝的味道真是正宗。”林非滿嘴流油,甚是開心。

    “哼,自己都被抓上山來干活了,還幫著土匪說話,你這人沒有良心么?”隔壁那姑娘冷聲說道。

    “良心?多少錢一斤?有這個鵝腿來得實在么?你看我幾句話便從那人手中騙來了實惠,這還不夠么?”林非說道。

    “哼,耍小聰明的小人,難等大雅之堂。”那姑娘說道。

    “不過話說回來,我們男的被抓來干活,姑娘來這兒干嘛?難道是串親戚?”

    林非的一句話差點氣得那姑娘吐血,“你才來串親戚,我是被他們抓上來的。”

    “哦,原來如此。”林非壞笑著說道。

    “你笑什么?你不是也出不去么?”那姑娘說道,對于林非這種看笑話的表現,很是生氣。

    “做個交易如何?”林非瞇起了雙眼,靠著墻壁說道。

    “交易?什么交易?”那姑娘問道。

    “我救你出去,你把剩下的燒鵝給我。”

    一聽林非這話,那姑娘一下子愣住了,隨后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你這人,實在是無趣,說來說去不就是想要燒鵝么?給你便是了,對我,不需要用這種欺騙的手段。”那姑娘說道,話音剛落,毫不遲疑的將門外的食盒推到了林非房門口。

    好爽快的女子,林非心中默然想道。

    “哇,他們對你可真好,居然還準備了酒。不過話說回來,幸虧你把這吃的給我了,不然你可遭殃了。”林非毫不客氣的將食盒打開,享受了起來。

    “遭殃?為什么?”那姑娘奇怪的問道。

    “萬一人家在酒里下藥,你不就慘了么?”林非厚著臉皮說道。

    “你這人,明明是你自己占了便宜,說的倒像是給我了我多大恩惠似的。”那姑娘開口而言。

    林非聽完此話,微微一笑,“是不是得了我的恩惠你不久就會知曉,記住這個時辰,明日的現在,你已經回到家中了。”林非看著落日緩緩的說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882772_5_222-m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作者 皮俠客
  現代工科宅男意外來到貞觀大唐,成為一名身懷神功的富二代遊俠。

  前世的...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