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徐府的招聘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夜無事,第二天,天剛蒙蒙亮的時候,林非便早早的起床了,先是送靈兒平安的下了山,之后自己便走到了王小七的房間之內,來向這位“衣食父母”告別。在林非看來,雖然說是去告別,但是還不如說是拿盤纏去了,因為林非明白,占山為王根本不是長久之計,而它現在所要做的就是盡快謀一份差事,好養家糊口。

    離別是痛苦的,盡管林非在鳳凰山上待的還不足四十八個小時,但是一聽說林非要走,王小七還是哭的稀里嘩啦的。不管是真情還是假意,總之這種離別的場景讓林非感覺到很是不適應,他假意的安慰了幾句之后,便揣上了王小七送個他的五十兩的路費,再次來到了金陵的大街之上。

    一個破舊的八仙桌,一把花木太師椅,還有一個破的不能再破的招牌,這是林非全新工作的開始。

    林非,一個當代大學的名牌教師,轉瞬間完成了向一個唐朝的穿越者的轉變。今日,是他來到這里的第四天。丟了工作,換來了青春,五十多歲的閱歷,二十多歲的身體,這就是他得到的全部。

    這是一個提倡文治的年代。封建禮教正直頂峰,禮儀之邦,文治國度。

    唐中期,西北戰亂四起,吐蕃小國侵犯大唐邊境,多年和親的政策連同那廢棄了的盟書合約,被踐踏了個粉碎。“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曾經平靜多年東方強國,開始了新一輪的戰爭。

    唐朝施行的是募兵制,凡十八歲以上男丁都會有服兵役的義務。當然,這并不是強制性的,若是那些富貴之家,花些銀錢,便可免除兵役,而就那些窮苦百姓來說,兵役所得軍餉,到也是養家糊口的謀生手段。

    這樣的背景下,林非正在謀求第一份工作。

    工作內容很簡單,代寫家書。

    一封家書兩文錢,可以買兩個肉包子,這就是林非謀生的手段。

    陽光初升,林非早早來到了這金陵正街之旁,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剛剛坐下,那街角包子鋪的老張頭便走了過來,來照顧林非的生意了。老張頭名叫張福生,今年也已經五十多歲了,家中有兩兒一女,三個子女均成年,兩個兒子去年被招募到了西北,開始了自己當兵的生涯,而他那個女兒,年方二十,長得倒是頗為的俊俏。就憑老張頭那相貌,林非很難想象,老張頭究竟是如何生出如此乖巧的女兒的。

    老張頭兩個兒子都去當兵了,作為父親的老張頭,念子心切,一直想寫幾封家信告知家中境況,但是無奈,自己斗大的字不識一筐,甚至連畫圖的方法都用上了,就是不起作用,因此愁得那老張頭也是抓耳撓腮。

    就在這時候,他遇上了林非。林非答應老張頭幫他寫信,而索取的報酬僅僅是兩個肉包子而已。

    老張頭坐在林非面前,林非微微一笑,將書信遞了過去,老張頭看了看寫滿字的信紙,心中歡喜亦常。

    “林公子,聽說今日秦淮河畔那徐大人之女在選聘教習呢,你為何不去試試?”老張頭看著林非說道。平日里,老張頭接觸之人全部都是那種文盲類型的愣頭青,在他的眼中眼里,會寫幾個人字的全部成了文曲星下凡了,他認為,凡是那些認得字、讀過書的人,干得不應該是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林非微微一笑,“我的老張叔,我心中這點墨水就不去賣弄了,給你寫封家書還費勁呢,還去干什么教習啊。”林非笑著說道,從旁邊的包袱中拿出了老張頭帶來的“酬金”,心滿意足的咬了一口。

    “老張叔,你這包子完全是假冒偽劣食品,擺明說是肉包子,但是里邊根本沒有肉。”林非嘟囔著說道。

    那張福生鄙夷的看了林非一眼,開口而言:“什么假冒偽劣,想吃肉啊,自己去掙吧,這年頭,戰亂四起,誰都不容易,包子成加肉成本高,一個包子才一文錢,趕上白菜價了。更何況,還有那種白吃不給錢的主,你說我能怎么辦?”老張頭沒好氣的橫了林非一眼說道。

    臥槽,白吃不給錢,合著你這老不死的是在說我啊,你怎么不說老子還幫你寫了兩封信呢?林非看了老張頭一眼,這老不死的,實在是太狡猾。

    “你若實在想吃肉,就去那秦淮河畔吧,聽說那徐大人擺的是流水席,酒肉管夠。”老張頭最后說道。

    “流水席?什么意思?”林非問道。

    “這你真的不知道么?金陵城都傳遍了。”老張頭說道,然后從懷中掏出了一張紙,上面密密麻麻的寫了不少字,然后交給了林非。

    想不到,傳單這種東西,唐朝已經出現了,不得不說,這個徐大人的宣傳工作真的不賴。

    招聘啟事:

    職位:教習先生。

    工作地點:唐朝金陵城徐府。

    工作時間:全日制,不可兼職。

    工作內容:授課。

    授課對象:徐思妍,金陵第一才女。

    授課內容:經史子集、琴棋書畫。

    具體要求:男性,身高175CM以上,體態勻稱、品貌端正,學貫古今。備注:無妻室者優先錄用。

    選拔方式:考試,考試內容不詳。

    薪酬:面議。

    告示上,筆跡看起來十分的秀氣,言語中帶著些許俏皮,不用說,此告示肯定是女子所寫,說不定,便是那老徐家的女兒。不過看那具體要求,怎么看都不像是招老師,反而有一種招上門女婿的味道。

    “我勒個擦,這條件,莫不是老徐家的女兒正在思春期?”林非撓了撓頭,突然間趙老師的一句名言竄進了腦海中:“春天到了,交配的季節到了。”

    “我擦,還真的有這好事?看來老徐家真的是求賢若渴啊。”林非看著傳單想到。

    也許自己真的可以去試試,想想自己,一個堂堂大學教授,來到這里居然做起了代筆先生,想想自己就委屈。去參加這個招聘,通過了最好,也算是做了自己的本職工作,若是萬一通不過,自己在那吃也吃了,喝也喝了,也不吃虧嘛。

    盡管對這金陵城不算熟悉,但是跟著滾滾的人流,林非很容易的就到了秦淮河畔,男的、女的、老的、幼的紛紛駐足,有翩翩公子,有大家閨秀,有老齡童生,也有金陵大儒,看著擁擠的人群,還真有一種進京趕考的味道。

    秦淮河畔,三艘畫舫在秦淮河中央停靠著,彩旗飄揚,場面甚是華麗。人群最前面,一些帶著青布小帽的家丁們坐在桌子前邊,維護著秩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48-m
三國之大漢崛起
作者 姜梵
  穿越成了劉禪,一開始就來了一場驚心動魄之旅,被趙雲帶著在長阪坡來了個七進七出。   今生我...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