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穿越古祭司(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柒尚伊四周看了看,這伏魔塔在外形上與一般的塔沒有什么區別,可進來后才發現里面別有洞天,時而寬,時而窄的過道,一扇窗戶都沒有,因此黑黢黢的,柒尚伊伸著腦袋往黑暗中看了看,立馬搖搖頭退回到門邊。

    他們都說只要三日,待上三日,便可以從這里出去了,所以,就好好呆在門邊吧,不管里面如何,起碼這里還有燈,火是個好東西,給人溫暖,也給人安全感。

    柒尚伊蜷縮著往地上一坐,眼睛一直盯著墻頭上跳動的燭火,也不知是犯困了,還是眼睛看花了,只覺得眼睛越來越模糊,便睡了過去。

    又至三更,那皇城角上的門房又亮起了燈,“可都辦妥了?”依然是昨日的那兩人,說話的是年輕男子,墻上的影子里,他手里好像正在把玩著什么。

    “定不會出錯了,”年長者并沒有就座,而是躬身立在一側,“已命人偷偷撤了一張符,那縛妖陣定然困不住魔獸陌黎了。”

    只見年輕男子微微點了點頭,燈光又一暗,便又什么都看不見了。

    柒尚伊猛地從地上彈了起來,眼神驚恐地看了看眼前黑黢黢的通道,這大半夜的,怎么還從這里面傳出了女子啜泣的聲音,莫非這伏魔塔還關了其他像我這樣的女子?

    柒尚伊站在通道口探了探,可腳始終都不敢往前移一步,猶豫再三,終又退回到門前,環手抱膝而坐,眼睛卻始終不曾離開那黑暗的通道,因為那啜泣聲似乎離得越來越近了。

    柒尚伊有些害怕,慢慢地挪到墻邊取下一個燭臺,這是她在這里能找到的唯一的防身工具了,那聲音越來越靠近,柒尚伊才漸漸地感受到那并不是啜泣的聲音,更像是某種動物的喘息聲,這樣一想,柒尚伊不免整個人都有點慌了,手也微微一些發抖。

    黑黑的通道內開始傳出腳步聲,緩慢和沉重的腳步聲,正在進一步驗證這柒尚伊的猜測,她死死地盯著那通道口,不自覺地整個人便往門邊移了過去,這大廳,竟是一處躲藏的位置都沒有。

    喘息聲越來越重,那東西也從黑暗中露了臉,是一頭棕色的大獅子,渾身都是傷口,仿佛方才經過了一番惡斗一般。

    這大獅子喘著粗氣,暴露在外的尖牙斷了半顆,他眼神兇狠地朝著柒尚伊走過去,嚇得柒尚伊緊緊地貼在門上絲毫不敢動彈,就怕稍不注意便被這大獅子吞下了肚,真可謂是欲哭無淚,只好在心里默默祈禱這個時候圣上會來救自己。

    這大獅子便是神秘人口中說的魔獸陌黎。在這片大陸上,存在著一些體內有特殊靈根的人和獸,擁有靈根便會開始修靈,在修靈過程中,有很多思想被邪術侵蝕的人和獸,便成了魔,陌黎可以說是這一百年間最強大的魔獸,曾與東璃前圣上激戰三天三夜,最后雙方重傷倒下,陌黎被人封印進了這伏魔塔,而前圣上也在牀上躺了三年之后離開了人間。

    陌黎在柒尚伊的身上嗅了嗅,熱浪般的氣流隨著它的喘息撲在柒尚伊的臉上,嚇得柒尚伊兩只腿都開始發軟起來,后面也沒了退路,只敢盯著那陌黎不停地發抖。

    “人類的味道。”陌黎突然開了口,柒尚伊已經嚇得沒有精力吐槽為什么這個世界的動物居然能說話了,感受到陌黎的頭正往自己脖子處蹭,大有一口咬下去的趨勢,柒尚伊趕緊往另一邊躲了躲。

    突然那陌黎抬起爪子朝著柒尚伊用力一揮,柒尚伊便被一下子拍飛了好遠,重重地摔在地上,柒尚伊感覺自己渾身就好像被摔散架了一般,可陌黎根本就不給她任何逃跑的機會,一腳踩在她的胸口,柒尚伊一口鮮血噴灑而出,柒尚伊感覺自己就快要死了,可是心中好不甘,怎么能死在這里呢,我還要回去,她伸出雙手抓住陌黎的爪子,用盡最后的一絲力氣,可在魔獸陌黎眼里都如同撓癢癢一般。

    “啊~”柒尚伊感覺自己突然間有滿腔的怒火需要喊出來,一股熱氣以她為圓點震開,將原本踩著她的陌黎也給震了出去。

    “糟糕,她的封印解開了!”離伏魔塔不遠處的靈獸園里,一個身影突然一躍而起,直直地朝伏魔塔奔了過去。

    “居然有這么強的靈力,看來吃了你就能逃出這伏魔塔了!”被氣流拍飛的陌黎重新站了起來。

    柒尚伊從地上爬了起來,愣愣地看著眼前的大獅子,只覺得渾身如同火燒一般難受,她感覺自己要死了,不是被這大獅子咬死也會熱死,體內的水分正在一點點的流失,眼神也越發迷離起來。

    “一個廢物!”陌黎重新一掌將柒尚伊推到,低下頭在她身上嗅了嗅,一滴口水直接從牙縫間滴落在柒尚伊的衣服上,“真香。”

    柒尚伊已無力反抗,虛弱地閉上眼睛,誰來救救我!快來救我!

    “嘭”的一聲巨響,大獅子突然便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撞開了好遠,柒尚伊側過頭去,看到一只神性跟大獅子差不多的長毛獸,只見它一身粉紅色的毛發,就好像一樹盛開的櫻花,可她不知,這正是原主瓷姬的靈獸,名叫幻櫻。幻櫻一早便知道柒尚伊被關進伏魔塔的事,不過因為瓷姬先前死過,她與幻櫻之間結的血盟也就自然消失了,它便沒有過來救柒尚伊,誰曾想,在這伏魔塔里關押了數年的陌黎會掙脫縛妖陣,還刺激得瓷姬沖開了封印,所以幻櫻就不得不趕來了。

    幻櫻走到柒尚伊身邊,一口將她叼起放到自己背上,眼神陰狠地看著趴在地上的大獅子,“陌黎,沒想到你已經淪落到要吃人類的地步的。”

    “你來做什么!”陌黎咬咬牙,從地上爬了起來,看向幻櫻的眼神有些戲謔,說來,幻櫻同陌黎有著很深的交情。

    幻櫻回頭看了一眼已經在自己背上昏睡過去的柒尚伊,緩緩地往一旁的通道走去,淡淡地撇下一句:“這女人是我的,你以后離她遠點!”

    伏魔塔先是被柒尚伊體內突發的靈力大震了一番,又有幻櫻闖入,早已驚動了所有人,夜滄訣便趕緊派了莫棋前去查看。

    “瓷姬她沒受傷吧?”夜滄訣問。

    “祭司她逃走了。”莫棋低聲復命,“伏魔塔的守衛說祭司揭掉了陌黎身上的封印,跟著闖進伏魔塔的幻櫻一起逃走了。”

    “怎么會這樣?”夜滄訣驚愕地抬起頭。

    “這個……”莫棋有些支支吾吾,突然又像是下定了決心一般,“圣上,古語云人死不能復生,這祭司復活固然是好事,可眼下情景,她真假未定,就算是真的祭司,體內仍有蠱蟲,臣斗膽求旨捉拿祭司!”莫棋將心中的話一下子全說了出來,拱手立在下首等著夜滄訣發話。

    夜滄訣放下手中的筆站起身,負手走了幾步,停了腳步,“若不是因為孤她也不會死,如今真假未定,孤不愿早做定論,你去尋她回來,切記不要傷害她。”

    “遵命!”莫棋答應著轉身出了大殿。

    這邊幻櫻帶著虛弱的柒尚伊躲進了一處森林里,為她重新結好封印,過了許久,才見她緩緩睜開眼來。

    “是你救了我?”柒尚伊睡在一塊大石上,迷迷糊糊地看著眼前的幻櫻,“謝謝你。”

    “念在往日舊情,我也不可能對你見死不救的。”幻櫻說著看了一眼柒尚伊,眼神里滿是不屑,“沒想到如今的你竟連封印中的陌黎都打不過。”

    “你嘴一張一合的是在說話么?”柒尚伊愣愣地盯著幻櫻的口,艱難地笑笑,“奇怪,在伏魔塔里的時候我明明可以聽見你說話的。”

    幻櫻回過頭來,它都忘了,因為之前她死了,他們之間的血盟也就自然解開了,如今的瓷姬自然也就聽不到幻櫻說話的聲音了,幻櫻猶豫了一下,突然抬起了爪子,按到柒尚伊的手上。

    “你……”柒尚伊雖然相信幻櫻不會傷到自己,但是突然間被這么大頭怪獸按住,還是不免心驚膽戰。

    幻櫻用爪子輕輕在柒尚伊的手掌中劃開一個口子,然后用帶著血滴的爪子在自己的眉心用力一摁。

    “這次血盟是為了救你,等你脫離危險之后記得與我解了血盟。”幻櫻再開口,柒尚伊便能聽見它說話了,可還不等柒尚伊回過神來,幻櫻突然一把將柒尚伊咬起甩到自己背上,“抓好,有人追過來了。”

    柒尚伊根本沒有聽到任何動靜,不過如今的她也只能相信幻櫻了,于是乖乖低頭埋進幻櫻的毛發里,任由幻櫻帶著往森林深處走去。

    可沒走多遠,便從四周圍上了一隊士兵,在他們后面,竟然還跟著兩頭跟幻櫻一般大小的斗獸,幻櫻一下子便被激怒了,趴在幻櫻身上的柒尚伊最先感受到它的異常,于是支撐著坐起了身子。

    領頭的侍衛,柒尚伊認識,正是那日派人將自己架到伏魔塔門口的男子,“這位官爺,為何要擋我去路?”

    “圣上有旨,要我等將祭司帶回。”領頭侍衛緊緊地拽住馬韁說,“祭司有傷在身,便老老實實跟我們回去吧。”

    “不要!”柒尚伊立馬回絕,甚至有些太用力,扯得內臟都有些疼了,“那個伏魔塔里有嚇人的怪物,我絕對不要回去。”

    “既然如此,那我們只有動手了。”領頭侍衛說著回頭對身后的士兵說,“圣上有旨,不可傷了祭司,先制服幻櫻,再將祭司帶回。”

    “是!”眾位士兵聽到立馬散開,大有要包圍上來的的架勢。

    幻櫻警惕地看了一圈四周,一聲大吼,卻不經意地抽搐了一下,柒尚伊順著感覺摸了一下幻櫻的右后腿,濕漉漉卻又溫熱的感覺,“天啊,你受傷了?”柒尚伊看著手掌上的血說。

    “這點小傷,沒事!”幻櫻咬著牙說,“你抓緊了,硬斗不是辦法,先逃走再說。”

    “嗯,那你小心點。”柒尚伊有些心疼它了,雖然不明白靈獸、血盟是什么,可柒尚伊覺得,經過方才那奇怪的儀式,自己和這頭長毛獸便是統一戰線的隊友了,因此不免擔心起它的安危來。

    “啊~”幻櫻突然大吼了一聲,柒尚伊還來不及去查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便被摔在了一旁。

    原來正在幻櫻同柒尚伊說話的時候,幻櫻中了士兵們結的捆縛咒,如今已經開始慢慢變小,幻櫻懊惱地忍受著捆縛咒的疼痛,竟沒想到柒尚伊體內一點靈力都沒有。

    原來這靈獸與人結了血盟,內力修為便都跟主任同步,因為這柒尚伊如今已靈力盡失,致使與她結了血盟的幻櫻修為受限,才會被這低級的捆縛咒捉住。

    “幻櫻!”柒尚伊連忙起身想要過去救它,她并不知道這只是捆縛咒,不傷及性命,只以為是要殺了幻櫻,卻不想再一次被那些侍給架了起來,柒尚伊怎么也不肯乖乖被捉,于是拼命掙扎,可是她剛恢復一點,身體怎么經得住這般折騰,一口鮮血噴灑而出,而這場面,正好被急忙趕來的莫棋和夜滄訣收入眼底。

    “瓷姬!”夜滄訣躍下馬,一把摟住柒尚伊,“孤不是下令不許傷她么?”

    柒尚伊已然沒了意識,只看得見夜滄訣嘴一張一合,并不知他在說些什么,可不知怎的,看著他,突然便冒出了一句話:“小謙哥哥,你可記得說要護我一生?”

    夜滄訣貼近柒尚伊才聽清她說的這句話,一下子面如灰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78489_80_806-m
女帝打臉日常
作者 年華
  【女帝回歸,天生靈眼。醫毒雙修,重登至尊。強勢逆襲,打臉虐渣從不手軟。】   君無極,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