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三十個內侍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日早朝,眾位大臣就跟事先商量好似的,集體上書討論祭司遇刺一事。

    有人說要嚴查此事,住處刺客背后的指使者,也有人說要加強瓷姬樓周圍的暗衛。

    柒尚伊側著身在歪靠在椅子上看著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個不停,不僅心里暗暗吐槽,你們這些吃皇糧的,就沒其他事情說了么?說別人的事情說得比自己娶媳婦還起勁。

    “圣上,東大街緊鄰瓷姬樓,卻發生這等大事,依老臣看怕是瓷姬樓已然不安全了,”又有一個愛管閑事的站了出來,柒尚伊打量了一下這老頭,想要看看他又能說出什么新建議來,“不如提前將祭司接入宮中,既能保全祭司安危,又能讓祭司提前熟悉宮中禮儀。”

    什么?入宮?柒尚伊驚訝的一下子坐直了身子,趕緊在援助記憶里搜索,這老頭不說,自己還真將這事情忘了,原來東璃的祭司其實就是圣母的預備人選,到了十七歲便會與圣上完婚,成為圣母,因為柒尚伊想著還有一年才到十七歲,所以一直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今天這老頭一提,自己倒是有些慌張了。

    “圣上,臣覺得不妥。”柒尚伊轉頭去看說話的官員,暗暗在心里給他點了個贊,看來,朝中也不全是些無能之人,“未成大婚之禮,便讓祭司入宮主事,于禮法不合。”

    “嗯,說得好!”柒尚伊出聲稱贊了一番,又挑釁地看了一眼夜滄訣,笑笑,“確實于禮法不合。”

    卻沒想到夜滄訣也回了一笑,“入宮主事定然是于禮法不合,但皇宮戒備森嚴,定能護祭司周全,孤認為,讓祭司入住圣母宮偏殿,大婚之前不以主事,如此,于情于理便都是最合適的了。”

    這夜滄訣話剛說完,百官便跪了下去,“圣上英明!”

    柒尚伊看著跪在地上的百官,心中暗罵了一句迂腐,轉身瞪了一眼夜滄訣。

    不管柒尚伊怎么不愿意,事情到了這地步,她也只好帶著內侍女們搬進了皇宮。

    柒尚伊現在一想起自己以后要嫁給夜滄訣就頭疼,不管原主對著冰塊圣上有沒有感情,但是柒尚伊是絕對沒有的,而且她現在心中還住了一位要一起浪跡江湖的大俠,越發不會愿意做這個圣母了,好在因為圣上體內寒氣過重,平時從不輕易觸碰人,所以柒尚伊暫且也不用擔心那個冰塊會把自己怎么樣。就連夜滄訣也是這樣對柒尚伊說的:以你我的體質,我們根本就無法成親,所以,你就權當是升官罷了。

    升官罷了~呵呵……

    罷了就罷了吧,柒尚伊搖搖頭甩掉腦子里七七八八的想法,起身看了看窗外,“天氣這么好,一心,叫上紅書她們,我們去踢毽子去。”

    內侍女一共三十人,衣著、發型、身形都差不多,而且名字都還很有規律,十人一組,第一組全是數字開頭:一心,二月,三笠,四習,五芷,六花,七巧,八虞,九鳳,十璃。第二組全是顏色開頭:紅書,黃依,綠萍,藍沁,白明,青衿,粉殤,墨瞳,紫嫣,灰穎。第三組卻全是些花的名字:百合、牡丹、芙蓉、冬梅、夏蓮、玉蘭、芍藥、迎春、薔薇。柒尚伊莫說是分辨人,連記下這些名字都難,好在腦瓜子好使,想了一個好主意,讓每人繡一個香袋掛在腰間,香袋上繡上各自的名字,這就好比現代的胸牌一樣,只需掃一眼,便知道是誰了。

    進宮待了一些時日之后,這些內侍女們可能也是已經習慣了祭司現在大大咧咧的樣子了,按著她說的嬉戲起來,紅書突然不知道在發什么呆,毽子到面前時她才發現,急急忙忙用力一腳踹了出去,可是用力太大,毽子直直地飛了出去,穩穩地落在了剛進圣母宮的夜滄訣手上,然后變成一個冰塊落到地上碎了。

    柒尚伊一驚,這家伙又不戴手套出來禍害生命!

    “圣上金安。”內侍女們趕緊都跪了下去。

    “祭司忘了第十二條是什么了么?”圣上一面帶著手套一面看向柒尚伊。

    柒尚伊抬頭白了一眼夜滄訣,死冰塊,又跟我提規矩,耳邊不禁想起了那日莫琪拿著一本小冊子念了一百多條的祭司守則,絕對比學生守則要求更苛刻。

    想到這,柒尚伊心里不禁又暗暗詛咒這主仆兩人,學著清宮戲里的樣子行了個屈膝禮,“給圣上請安。”

    “這么長時間連行禮都不會!”夜滄訣看著柒尚伊的動作皺了皺眉頭,看向內侍女們,“誰負責祭司禮儀的?”

    “是奴婢疏忽,請圣上降罪!”紅書從人群中走出來跪倒地上。

    “你給祭司示范一下該如何行禮!”

    “是!”紅書答應著起身走到柒尚伊身邊,“祭司大人請看,”紅書說著抬起右手放到左胸,單膝下跪,低著頭,“圣上金安。”

    “好了,不就是行禮么,誰不會啊?”柒尚伊一把拉起紅書,瞪向夜滄訣,“你看好了。”

    柒尚伊學著紅書的樣子,低頭行了禮,“圣上金安。”柒尚伊故意怪聲怪氣地說,說完還對著他翻了一個白眼。

    夜滄訣沒有理睬她,轉過身去,“隨孤來!”

    柒尚伊站起身,瞪了一眼他的背影,哼,就知道臭屁!然后理了理衣服,跟上他。

    “你帶我來這干嘛?”柒尚伊看著眼前的祭臺說。

    “江東大旱,孤還是想讓你試試能不能求到雨。”夜滄訣說。

    上次夜滄訣提過求雨之事,柒尚伊便自己試過了,結果她似乎并沒有繼承原主此項能力,于是搖搖頭說:“如今靈力盡失,是求不來雨的。”畢竟我又不是雨神蕭敬騰~

    “你以前說過求雨心誠則靈,不妨試試。”夜滄訣說著退到一邊去,其實他早已知道現在的瓷姬靈力盡失,想要求雨幾乎是不可能的,可還是報了一絲僥幸。

    “好吧,那我試試。”柒尚伊無奈地說。

    “誠心就好。”圣上淡淡地說。

    ====5-2=====

    柒尚伊呼了一口氣,試試就試試吧,說不定還真的能求出雨來,解救百姓呢。柒尚伊走到案臺前看了看,令旗,金錢劍,還有祭祀用的五谷。然后閉上眼睛,回想夢中原主求雨時的過程。先點上蠟燭,燒了兩張黃錢紙,額,差點燒到手,柒尚伊趕緊丟開手上的黃錢紙,用口對著手吹了吹。

    圣上在一旁看著,這樣的她,自己還奢求她能求出雨來。

    “莫若般若念”柒尚伊有樣學樣地念了咒語,將手里的令旗往空中一拋,然后令旗受著地心引力又掉了下來,“咦,不是應該飄著么?”柒尚伊自言自語地撿起令旗又試了一次,令旗還是掉下了,可為什么夢里的那些都是一扔便都飄著的。

    夜滄訣已經看不下去了,走過去說:“算了,是孤太過勉強你了。”

    柒尚伊撿起地上的令旗插回去,然后跟上圣上,“我就說了我不會嘛!”

    夜滄訣淡淡地說,“若是不會求雨、占卜,你如今同一個普通人便也沒什么區別了。”

    “是啊,所以要不你撤了我的祭司?”柒尚伊趁機上前問到,這樣自己就可以去找帥大叔了,嘿嘿,光是想想就想笑啊。

    “孤說過,除非死,不然不可能。”圣上說。

    “哎呀,你何必呢。”柒尚伊接著說,“如今的我對你來說一點用處也沒有,你不如放了我走,說不定哪天還能找到和你一樣體質的女子,讓她做圣母多好。”

    “圣母只能有一個。”圣上停下腳步看著柒尚伊說,“如果真有這樣的女子,孤會接她進宮的。”

    “哎,算我白說。”柒尚伊白了他一眼,默默地退到他身后去。

    “欽天司已經選好了日子,五日后便會擺臺求雨,不管能不能求到,你依然要做一遍。”圣上突然轉變話題說。

    “為什么?”柒尚伊趕緊說,明明求不出來還讓人求,這不是浪費資源么?

    “因為你是祭司。”冰塊淡淡地說,“就算辦不到,也得讓民眾知道你的努力。”

    “切,皇家的假關懷!”柒尚伊不屑地癟癟嘴說,可心里卻十分苦惱,哪怕是做樣子,也得做的有些樣子才好,看了一眼走在前面那人的背影,連忙追了上去,“如果我沒有了靈力,國人會怎么反應?”

    “孤會告訴國民祭司只是身體沒有康復,讓他們不要恐慌。”圣上淡定的說。

    “可如果我永遠都失去靈力了呢?”柒尚伊問,總不能欺負國民一輩子吧?

    “你可以指派的新的祭司,不過,”他突然停住腳步,“不過你便會被處死。”

    靠,沒人性!柒尚伊暗罵了一句,縮了縮脖子,心想還是趕緊想辦法重獲靈力才好。走了兩步,柒尚伊突然被墻角的石棺吸引住了。

    “怎么了?”夜滄訣回過頭來看了一眼沒有跟上來的柒尚伊。

    “這石棺可是我之前的那口?”柒尚伊說完也不等夜滄訣回答,便趕緊跑了過去,伸手摸了摸石棺,不對,沒有冰涼的感覺,再看看角落,也沒有缺口,于是對折石棺搖了搖頭。

    “這便是你之前用過的那口石棺,有什么不對么?”夜滄訣走過來問道。

    柒尚伊失望地搖了搖頭,若無其事地往外走去,自己是因為掉進這石棺才會穿越的,這棺材八成是個時空隧道口,我一定要從這里回去,不過這種事,是絕對不可能告訴夜滄訣的。

    因過幾日擺臺求雨一事,柒尚伊再無玩耍心思,整日懶懶地趴在窗邊的竹榻上。原主是風介質,故而能運用風將令旗懸浮在空中,可自己根本沒有靈力該怎么辦呢?

    風靈力!柒尚伊一個激靈從踏上坐了起來,我怎么就給忘了呢,風靈力,哈哈……

    “七巧,七巧……”柒尚伊激動地朝外喊道,七巧聞聲趕緊跑了進來,“祭司大人有何吩咐?”

    “為我更衣,我要去靈獸園。”柒尚伊一邊說著一邊開始褪去自己身上的外卦,七巧和一心趕緊上前幫忙。

    “對了,讓廚房準備一些幻櫻愛吃的糕點。”柒尚伊轉身瞧瞧鏡子里的妝容,果然美女怎么看都好看。

    傍晚的靈獸園顯得尤其熱鬧,從假山上穿梭下來的流水也被夕陽襯得金光閃閃,不少未成年的靈獸圍著假山旁的水池在用餐。

    柒尚伊留了其他人在外面等著,自己提了糕點盒子撥開藤蔓垂成的簾子往后面走去,越走越清幽,過了四五道藤蔓才到了一處空地,柒尚伊呼了一口氣,隨意找地方坐了下來,打開盒子,“幻櫻,出來吃糕點咯。”

    幻櫻早就察覺到柒尚伊的到來,只不過懶得搭理她,可一聞到噴香的糕點,身體便不自覺地從灌木叢里沖了出來。

    “吃吧,全都給你準備的。”柒尚伊笑著將糕點盒推到幻櫻面前。

    原本口水都快留下來的幻櫻突然質疑地看了一眼柒尚伊,一副你有那么好心的樣子看著柒尚伊。

    “嘿嘿……你真聰明。”柒尚伊嘿嘿一笑,“我就是有點小事想請你幫忙啦。”

    幻櫻白了一眼柒尚伊,往旁邊退了兩步。

    “哎,真的只是一點小事。”柒尚伊連忙說。

    幻櫻將頭轉過來看著柒尚伊,一只爪子在自己耳朵上撓了撓,“好吧,你且先說來聽聽。”

    柒尚伊看著這家伙這般高傲的樣子,真是氣得不行,奈何有事相求,只好先低頭了。“過幾日要擺臺求雨,你也知道我現在沒了靈力,沒辦法將令旗控制在空中,而你正好又是風靈力,可不可以幫我一把?”

    幻櫻放下爪子,抬頭盯著柒尚伊看了好幾秒,然后邁著優美的步伐走到糕點盒旁邊開始享用起來。

    柒尚伊在一旁看著,果然有美食能使獸推磨。

    “你什么時候解開我身上的血盟?”幻櫻吃著高點突然冒出這么一句話來。

    柒尚伊一愣,側頭看向它,“你我本就是主仆,何必解了血盟呢?”不知道為什么,柒尚伊醒后幻櫻每次見到她都會提到解開血盟之事。

    幻櫻停下手里的動作,抬頭看著柒尚伊,他跟感覺得到眼前的已經不是之前的瓷姬了,不過猶豫再三,終是沒有說出來,低頭繼續去吃糕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556623_80_806-m
替嫁神醫:腹黑世子,甩不掉
作者 千島女妖
  她是來自現代,有精湛的醫術,還有著一手的好廚藝!穿越到古代,真正體會到什麼叫人生如戲,全憑...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