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二叔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山娃子知道,能騎馬的,一般都是大戶人家。這世道,馬比人還金貴著呢,平常人家可養不起。更別說靠山屯,這破落落的山溝溝。這里,除了牛,還是牛。

    也就一袋煙的功夫,翻過幾個小土丘,山娃子就看到村口那棵幾摟粗的老桑樹了。挨著老桑樹,有一間不大的茅草屋,戴先生就住在那里。

    “人呢,”屋前沒個人影,山娃子有些奇怪。

    平日里這個時候,古怪的戴先生都會坐在那木墩上,曬曬太陽,閉目養神;今個茅屋前,怎么空落落的,茅屋還吊著鎖。

    “興許,先生是出去轉轉了吧,”山娃子暗自猜測道。他急著回家,瞥了眼茅草屋,便又牽了牛,匆匆向前走去。

    沿著著小路,再往里去些,拐不了幾個彎,入眼是四間破落的茅草屋,掩映在樹叢里。茅屋前面的空地上,用木柵欄圍成一圈,算是個的院子,這就是山娃子的家了。

    “唏溜溜——”,一聲長嘶傳來,驚了山娃子心頭一跳。

    “還真是……騎了馬的?”

    山娃子定眼看去,門前平日里拴牛的羊槐樹上,此時正拴著一匹渾身烏黑的,長鬃闊蹄的高頭大馬。

    山娃子看著黑馬,心中竟涌起一股難言的喜愛。他也見過馬匹,第一次是王大伯家大小子迎親的時候。只是那些馬,跟這匹神俊的黑馬比起來,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完全沒得比。

    “哥,你還不趕快進屋,阿爹等著呢!”岳青雨在身后催道。

    “嗯,好……就來,就來——”。

    山娃子戀戀不舍地收回目光,轉身把水牛拴到不遠處的另一棵楊樹上,邁步向院里走去。

    “山娃子,你個小兔崽子,磨逞什么呢,趕緊的——”。

    老爹寵溺的謔罵聲,透過草簾,從屋里傳來。山娃子能聽得出,那聲音里有著難掩的喜悅情緒。

    “大哥,別嚇著孩子,不急的——”一個洪亮的聲音,跟著哈哈笑道。聲音中氣十足,話里話外都透著一股子豪爽勁。

    顧不上跟灶臺上忙碌的老娘說話,山娃子忙快走幾步,掀了草簾進去,迎面望去,只見老爹滿臉紅光,喜不自持,額頭的皺紋都綻出了花。在他老爹岳一平下手的椅子上,一個周身紫袍的中年漢子,端坐在那里,氣勢不動如山。

    漢子身形魁梧高大,虎目鷹眉,兩眼神光四射,炯炯有神。細細看去,那眉宇間,隱隱與他老爹頗有幾分神似。

    見山娃子進來,他老爹岳一平忙招呼道,“山娃子,過來,這是你一川叔,十多年了,快過去叫二叔——”。

    山娃子心道,看來自己的猜測是沒錯,二叔回來了。他忙緊走兩步,上前一揖到地,乖巧地叫了一聲,“二叔——”。

    “哈哈——,好孩子,快起來,快起來,讓為叔好好看看,大哥,兄弟慚愧,許多年沒回來,真沒想到,這孩子都這么大了,好啊——”。

    紫袍漢子站起身,一把將山娃子拉起來,手里又搓又摸,捏捏胳膊,揉揉臉蛋,親昵不已,久久不肯放手。

    山娃子哪經過這個,鬧了個滿臉通紅,齜牙咧嘴,渾身不自在,卻又擺脫不了二叔那鉗子一般有力的大手,只能忍受這份難捱的熱情,哀怨一般,擠眉弄眼地向老爹求救。

    他老爹岳一平眉開眼笑的,心里正高興著呢,兄弟重逢么,樂得都不知道說什么好,哪有功夫理會他那點小心思,只裝著沒看見一般。

    聽到二弟岳一川說話,岳一平眼角又熱了,感慨道,“是啊,可不就都這么大了么,你這侄子,已經虛十一歲了,雨兒也都已經九歲了。小川啊,你這一走,就是十多年,也沒個音訊,老哥都不敢想你怎么樣了,能回來就好……就好哇!”

    說罷,岳一平伸出滿布老繭的大手,抹了抹眼角,又說道,“小川,你這次回來,不走了吧?”

    山娃子看到他老爹眼睛紅紅的,還帶著血絲。

    看著大哥那希冀的眼神,岳一川虎目含淚,躊躇了一下才開口,“大哥,我這次回家,也是順道看看你和大嫂,給爹娘墳頭添點土。在家呆不了幾日的,這次辦事出來有些時候了,過兩日,還要趕回去交差。”

    “唉……,我就知道小川你不會留下,出去的人心都大啊,靠山屯這山溝溝,怎么會還看在眼里,呵呵,老哥我也就瞎琢磨,剛才還尋思讓你嫂子,給你找個媳婦呢……外面好啊,在這破山溝確實也沒什么出息,老哥不會攔著,只是咱岳家,周圍也沒個親人,就咱兄弟倆,老哥舍不得你啊!”

    岳一平有點落寞,說完伸手摸索著,從腰間解了旱煙袋,填了煙草,摁了摁,壓平了,才拿出火石,抖抖嗖嗖的,幾次都沒打著火,無奈地放下。

    看著大哥岳一平如此,岳一川心中歉然,放開山娃子,站起身來走上前,拿起桌上的火石火絨,熟練地打著了火,舉到大哥面前,歉意地說道,“大哥,你別難過,兄弟在外面吃穿不愁,沒什么好擔心的。這些年,手里更是余了不少銀子……以后吧,只要得空,我還會回來看望大哥大嫂的,望大哥莫要難過才是。”

    山娃子見他老爹岳一平嘆了口氣,老半晌才抬起手,把煙袋鍋子湊上去點著火,悶聲不吭使勁抽了幾口煙,才長長地吐了口氣,“小川啊,老哥沒怪你,只是心里不痛快,就覺得吧,咱兄弟苦啊,爹娘下世的早,老哥也沒個本事,辛辛苦苦的就頂多沒餓著你,唉……這一轉眼都十幾年啦,咱兄弟倆沒聚上幾日,又要分開,想著這些老哥心里堵的慌,不得勁啊!再說,你也都快三十歲的人了,也沒成個家,這是啥事,爹娘在地下若是有知,還不埋怨我這當哥的糊涂?”

    岳一川擺擺手,“大哥,看你說的,當年不是大哥照料,兄弟我還不早餓死了。成家之事不急,兄弟我如今也算有些本事,若想成家不費吹灰之力,只是眼下忙著做事,顧不上,大哥無需自責。”

    “罷了,罷了,不說這些,你當年就是有自己的主意,我也就提醒你一下,長兄如父,休嫌老哥絮叨,成家立業,天經地義,你一個人單著,終究不是個事。好了,你嫂子也該做好飯了,咱兄弟邊吃邊談,今就一醉方休!”

    岳一平說完,放下煙袋,沖著山娃子吼道,“兔崽子,磨蹭什么,還不快去看看你娘做好了么,你二叔遠道奔波,早該餓了!”

    山娃子聽到吩咐,哧溜一下便鉆出屋外,奔灶房而去,邊走邊嚷道,“娘,阿爹說開飯哩——”

    ……

    一會功夫,菜都端上桌來,都是山野土菜,滿滿騰騰六大盤子,末了,還有一份山雞燉蘑菇湯。

    見菜都上起,山娃子他老爹岳一平轉身從桌角,摸出一壇平素不舍得動的陳年老酒。去了黃泥封蠟,一股子濃郁的酒香,霎時充滿屋子。岳一平給自己先倒上一碗,然后把酒壇遞給山娃子道,“去,給你二叔倒酒!”

    倒酒這活記,山娃子也不是第一次了,平日里他老爹喝酒,他就在一旁伺候著,熟稔著呢。

    山里人爽氣,喝酒都是大碗。山娃子穩穩地倒上一碗,酒壇托起,碗外不曾灑上一絲。山娃子倒罷酒,乖巧地站在一旁道,“二叔,請——”

    岳一川看罷,贊許地點點頭,哈哈大笑著問道,“你這孩子,挺麻利的,跟叔說,會喝酒么?”

    山娃子不說話,只靦腆地笑,眼睛滴溜溜打轉,看著他老爹岳一平。

    “兔崽子,今天你二叔在,爹我也高興,就破例讓你小子喝一碗,記住不許多喝!”岳一平笑罵道。小兔崽子的心思,他心里明鏡著呢。

    說罷,岳一平又是搖搖頭,看著岳一川無奈地苦笑道,“小川,你是不知道,酒到了這兔崽子肚里,就糟蹋了。他啊,哪里算喝酒,簡直是喝水!有一次趁我不注意,喝了一壇子,還跟沒事人一般!”

    “呃——,大哥,你說的是真的么,這娃子真有海量?”岳一川驚愕道。

    “不信,你自己問他!”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53794_2_30-m
我老婆是重生大BOSS
作者 奈何笑忘川
  吳窮意外身亡,醒來卻發現自己穿越到了武俠遊戲《武林》之中,成了一個即將凍死的小乞丐。遊戲中...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