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前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見二叔岳一川半信半疑的看過來,山娃子靦腆地點點頭。

    “好,好,真男兒怎可不會飲酒,山娃子,就沖你這酒量,二叔今天怎么著,也要陪你喝上一碗,哈哈——”

    岳一川秉性豪氣,也好杯中之物。此時心中不由得對這侄子,又多了幾分喜愛。

    ……

    兄弟二人吃吃聊聊,敘著離別境況。眼看壇中酒盡,菜已過半,二人都已喝的面色潮紅。岳一川突然放下筷子,一臉肅然的道,“大哥,兄弟有一件事,憋在心中良久,今日不吐不快!”

    岳一平看兄弟如此鄭重,想來必是大事,忙放下酒碗,假作不悅地道,“又不是在外面,家里頭哪來的那么多虛套,小川,你有什么話,不妨敞開了說!”

    岳一川等的就是這句話,看了眼山娃子,目視大哥岳一平一字一頓地說道,“大哥,不知可為山娃子將來打算?”

    “這個……山娃子他還小,往后的事,說實話,老哥真還沒想過……你也知道大哥我就這點本事,能養活他娘仨已經不錯了,咱山里人又讀不起書,我尋思……”

    岳一平說不下去了。

    這個老實巴交的莊稼漢此刻滿臉通紅,額頭都沁出了汗,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了酒,還是內心羞愧的緣故。

    “大哥,你不會想讓山娃子跟你一般,一輩子,都窩在這窮山溝里吧?”

    或許是酒勁的緣故,岳一川的口氣有點沖,絲毫沒有顧及大哥岳一平的尷尬。

    “小川,我……我……”。

    岳一平腦門上青筋都跳了幾下,口中一連“我”了幾聲,終是沒有說出話來。

    山娃子見老爹岳一平如此,心中不忍,站起身急道,“二叔,我爹他……”

    岳一川一擺手,“山娃子,你休要插話!”

    山娃子央央地站在一旁,心中雖是著急,卻也無奈。他自然明白二叔話中的好意,可是看到老爹局促不安的模樣,山娃子心頭錐心的痛。

    屋內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岳一平臉色有些蒼白,垂著頭不說話,只是大口大口地抽著旱煙。這一刻假若地上有個縫兒,怕是他都恨不得要鉆進去。

    岳一川才發覺自己話有些重了,歉然的道,“大哥,兄弟話直了些,不是想讓大哥難堪,實在是不愿山娃子就此毀了前程,雖然相處時短,兄弟我也看的出這孩子是機靈人,有頭腦,若是得了機會,說不得將來出人頭地,真要困在這里,委實可惜了!”

    話都說到這步了,岳一平哪里還不明白。他放下煙袋,平復了一下心緒,抬起頭看著自己的兄弟道,“小川,你說的話哥懂,自古以來,哪有父母不希望兒女有個好的前程,山娃子機靈,老哥我知道……苦是老哥沒個本事,當年誤了你,如今……唉……老哥是沒個主意,兄弟你在外面見識多,許是有門路的,山娃子他……兄弟若有好的安排,老哥我自然不會攔著,你且說說吧。”

    岳一川見大哥岳一平松了口,眉頭放了開,他就怕大哥跟當年一樣,舍不得讓山娃子出去闖蕩,便笑道,“不瞞大哥說,兄弟這些年在外面雖沒大出息,在臨江縣城倒還認識些人,有些門路,我琢磨著花點錢,托人先送山娃子,到縣城里的文川書院讀書,往后再做打算,大哥,你看如何?”

    “文川書院,讀書……那自然好,只是這臨江縣,又在哪個地方啊?”

    岳一平皺著眉頭,不解地看著二弟說道。

    靠山屯偏于一隅,難通消息,岳一平所去過最遠的地方,也不過是把平日里編的竹筐,帶到十五里外,名叫張家鋪的集市賣掉,換些日用。

    他知道的,最遠也不過是七十里外,還有個叫沙溪的鎮城,再遠卻是茫然不知,一頭霧水了。

    岳一川忙解釋道,“大哥不出門,不知道也不奇怪,這天下委實大著呢,咱靠山屯地偏人窮,官府自然懶過問,要真說起來名義上卻屬沙溪鎮境轄,而這沙溪鎮便屬臨江縣管制。臨江縣城離此地也不算很遠,直線距離,也就約莫五六百里的樣子。不過路途崎嶇,山高水險,多有繞轉,路途要加了一倍還多,要是騎快馬,曉行夜宿,費上個七八日功夫就能到達。”

    聽兄弟岳一川如此講,岳一平心中才有了些明白,吶吶半晌,低著頭自語道,“那么說,實際要走上千里的路程了,唉,靠雙腳走起來,怕是要費上半個多月吧,再想見個面,都很難了……”

    鷹兒終歸離巢,自己又能呵護到幾時?他自己不識字,自然知道其中的苦楚,不愿山娃子也如他自己一般,一輩子像個榆木疙瘩。

    心中有了決斷,岳一平猛地抬起頭,看著山娃子,鄭重地說道,“山娃子,你二叔剛才說的話,你也都聽到了,爹不指望你光宗耀祖,卻也希望你將來有個前程,讀了書對你有莫大的好處,爹問你,可愿意去?”

    二叔和老爹的對話,山娃子在一旁聽著,心中是忐忑的,七上八下,沒個安穩。他真怕自己老爹不答應他出去,此刻聽到老爹問自己,一顆心終于落了地。

    山娃子眨巴眨巴眼睛,看看他老爹岳一平,又看看他二叔期待的眼神,靦腆地點點頭。終是年少沉不住氣,接著山娃子生怕老爹后悔一般,又拼命地點了幾下腦袋。

    那滑稽可愛的模樣,逗得他二叔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小川,山娃子既然有這份心志,我也喜歡,只是家里湊不出幾個銀錢……”岳一平抽了口旱煙,頗不自在地說道。

    岳一川一擺手,“銀錢的事,大哥無需擔心,兄弟我這些年積攢下不少,多了沒有,千八百兩還是有的,足夠山娃子吃穿用度,大哥但請放心。”

    “小川,老哥先謝謝你,往后山娃子就托付你了。”岳一平說完,嘆了口氣,沖山娃子厲聲喝道,“山娃子,還不過來謝謝你二叔,若是將來有了出息,忘了本,休怪爹爹不認你!”

    山娃子從未見過老爹如此鄭重過,忙疾步上前,一揖到地,“謝二叔——,再造之恩,山娃子此生必不敢忘!”

    “好孩子,起來,快起來——”,岳一川一把拉起山娃子,回頭沖大哥岳一平埋怨道,“大哥,你也是,何故如此生分,一家人哪里那么多講究?”

    ……

    是夜,山娃子躺在木床上,盯著屋頂,輾轉難眠。墻角秋蟲的鳴叫,此起彼伏。

    想著白天里的事情,山娃子心中激動,久久不能平靜。

    文川書院,那里會是什么樣子呢?自小連村子都沒出過的山娃子,腦袋里怎么也想象不出來,他捉摸著除了大之外,應該會有很多書吧?

    ……

    想著想著,山娃子睡著了。

    夢里,山娃子笑了,因為他發現自己乘著村頭那抹紅云,飄到山外,越過群山,飄到了遠遠的臨江城……飄到了文川書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307568_22_44-m
不朽凡人
作者 鵝是老五
  在這裡,擁有靈根才能修仙,所有凡根注定只是凡人。

  莫無忌,只有凡根,...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