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是非之夜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能識字讀書,這可是岳青山心中的秘密,就連他老爹岳一平都不知曉。說起來,這還要感激住在村口的戴先生,那個村人眼里古怪的落魄中年。

    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戴先生不說,也沒人去問。村里很少有人愿意去搭理他,只因為這戴先生平素沉默寡言,很少理會村人。時間一久,村里人也就把他當成個怪人。

    岳青山卻是例外,有一次在山中被毒蛇咬傷,戴先生碰巧遇上,弄了些草藥給敷上,算是救了他的小命。死里逃生之后,岳青山心里感激,總思量著報答救命的恩情。

    他一個孩子,別的又沒什么能耐,便經常劈些柴,摘些山果什么的,給戴先生送去,戴先生倒沒有拒絕這些。

    就這么著一來二去的,二人便熟絡起來,幾乎成了忘年交。岳青山這才知道戴先生原來叫做戴元來,只說自己是個落魄教書先生,流落至此,祖上世代行醫,因此他也略懂些醫術。

    說來奇怪,戴先生每天,除了雷打不變,扛了鋤頭,去伺弄屋后那半畝村人眼里不知名的草藥外,就是默默坐在木墩上,曬著太陽,閉目養神。

    自打認識了岳青山后,便多了一件事,那就是閑暇之余,給岳青山說些山外的世界的風土人情,還有一些奇聞異事,以及仙神狐鬼的稀奇古怪的傳說。

    岳青山一個土娃子,自小呆在山溝溝里,平日里哪聽說過這些,心中覺得新奇有趣,又加上戴先生口誕蓮花,說的是聲情并茂,引人入勝,岳青山哪里還忍得住,自是聽的津津有味,如癡如醉,最后干脆每日必到,一有空便央求戴先生說道,簡直入了迷,吃飯睡覺都琢磨著那些未完的故事。

    在岳青山眼里,戴先生簡直是無所不知,通曉古今的大能人,自是崇拜不已。戴先生呢,一個人獨居,本就無聊,與岳青山頗為投緣,又見他為人機靈,便琢磨著教他識字來,最后,還破天荒地拿出幾卷古書來讓岳青山去讀,尤其是其中一本藥書《本草經》,戴先生更是監督他倒背如流才肯放過。

    戴先生教他讀書識字,雖有師徒之實,卻說什么也不肯收他為徒,更是不許岳青山泄露半分出去,否則,休想再跟他學半個字!

    雖不知戴先生為何不讓說出去,想來必是有苦衷的,岳青山也懂事,自然不想給先生找麻煩。

    再說山里娃想識字讀書,本就是千難萬難的事。尤其像靠山屯這犄角旮旯里,遇見個識字的都難,想找個教書先生那簡直是是癡心妄想。

    岳青山自小就羨慕讀書人,如今有了機會,岳青山哪里肯錯過,自是牢牢把握,滿口答應下來。

    如是春去秋來,一晃便是五年過去,岳青山眼見得十歲了,個子高挑,又有戴先生教導,識文斷字自然不在話下,偶爾竟還能作出一兩首讓先生頷首的詩詞來。

    除了這些,岳青山還跟先生學了不少為人處世的道理,天文地理,風土人情也知道了不少。

    但最令先生滿意的,還是岳青山對本草經的理解,先生說已經無可教之處,說祖上手藝終于有了傳承,也算對得起列祖列宗了……

    想著這些,岳青山心中嘆了口氣,先生之恩,山高水長,等同再造,不知何日能夠報答?自己此次出來,本是想跟先生說一聲,可一連幾日都見不到人,先生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竟連最后一面都未見上。

    ……

    “這位大爺,您二位打尖還是住店?”

    聽到說話,岳青山回過神來,只見店里一個青衣小帽的店小二,滿臉堆笑地迎了上來。

    “自然是住店,你們這里的上房,給來一間,順便準備一桌酒菜送到房間。對了,把我這馬,牽去好生照料,不可委屈了!”

    岳一川說著話,從懷里取出一錠銀子,足有四五兩之多,看也不看,抖手扔給小二。

    “喏,拿去,多余的銀錢就賞給你了!”

    那小二接了銀子,感覺分量,臉上花開一般,笑得更歡了,麻利滴接過韁繩,“大爺您放心,少了根毛,你找小的是問,里面請——”

    說完話,小二回頭吆喝了一嗓子,“甲字號,上房一間咧——”

    岳一川當先邁步向里邊走去,岳青山忙跟上去,自然有人引領著上了樓梯。

    悅來客棧是西城數一數二的客棧,客房都是上好木質結構,干凈敞亮,古色古香。

    叔侄倆進了房間,有人便送上凈水,二人洗罷臉,旅途勞頓一掃而空。

    剛坐定不大一會功夫,小二便送上一桌飯菜,葷素搭配,有模有樣,雖不是大魚大肉,卻也可口,趕了一天路也餓了,二人倒吃的暢快。

    吃罷飯,岳一川收拾了下東西,看看天色還早,便沖岳青山說道,“青山啊,你就在屋里歇息玩耍,二叔出去辦點事情,晚些時候回來,你可不要亂跑!”

    “嗯——”,岳青山心頭雖有疑惑,卻也不便開口詢問,點點頭應承下來。

    岳一川說完,匆匆向外走去,臨出門時又不放心,回頭囑咐道,“外面不太平,待在房間里不要出去,等我回來!”

    “嗯,二叔,你可要早點回來!”

    岳青山聽到腳步聲漸遠,知道二叔已經離開。行了一天路,岳青山卻也困了,他走到床邊脫了鞋,合衣靠在床頭休息,迷迷糊糊,不一會就睡著了。

    夜半三更,萬籟俱寂。

    路上已無行人蹤跡,只有遠處,隱隱的一兩聲低沉的狗吠傳來。

    東城巷弄,卻是一陣人歡馬叫,嘈雜不已。

    黑暗里,傳來一聲大笑,聲震屋瓦,豪氣干云,“盧定一,你在蘇河鎮糾集一幫無恥之徒,平日里作威作福就還罷了,沒想到竟還敢追某家到西來鎮了,哼,真以為爺爺我怕了你不成?”

    “哈哈,岳無名,你還不知道吧,燕家不識好歹,不肯乖乖交出寶物,非要給你們神刀門,現在好了,一家一百余口,男女老幼,沒了一個活口,真是活該啊!”

    “你們好狠毒,竟然滅了燕兄滿門,就不怕神刀門報復么?”

    “哈哈,神刀門么,別人怕你們,我們萬毒門可不懼!至于燕清,就是一個知進退的蠢貨,萬毒門能看上他家寶物,那是他祖上修來的福氣,竟然還不肯乖乖雙手奉上,以為有神刀門撐腰,就沒人敢動他么?”

    “好……好,你們夠狠,竟然連孩童都不放過,簡直是喪盡天良,就不怕遭天譴么?”

    “天譴?哈哈……真是好笑,自古弱肉強食,天經地義,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懂不懂?若是沒有本事還不識時務,那么死了也是活該!”

    “活該?強詞奪理,你們都該死,某這就來取爾等狗命,為燕兄滿門報仇!”

    但見一道黑影,猛地從屋頂上飛撲而下,幾個起落,來到馬前,但聽慘叫連連,黑影已經劈掌殺死三四人。

    “無名,休得猖狂,看招!”一個灰衣老者猛地一抖袍袖,漫天黑霧直罩向黑影。

    黑影一見黑霧,暗道一聲不好,忙屏住呼吸,抽身遁開。可還是晚了一步,只覺鼻頭微甜,心頭有些恍惚。黑影暗襯自己已經中了毒,厲聲喝道,“盧定一,你……無恥,人多欺負人少還罷了,竟使毒!”

    灰衣老者哈哈笑道,“無恥么,我萬毒門歷來用毒,你說無恥?哼……無名,任你武功再高,也逃不脫盧某手段,哈哈!”

    “好,盧定一,你等著,岳某今日認栽了。先寄爾等項上人頭,他日岳某痊愈,必來取汝等狗命!”

    黑影不小心著了道,不敢再久留,冷哼一聲,飛身上了屋瓦。

    一看黑衣人要逃,灰衣老者有些著急,厲聲喝道,“無名,你想跑,沒門……留下寶物,還可饒你不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7580_22_44-m
凡人修仙傳
作者 忘語
  一個普通山村小子,偶然下進入到當地江湖小門派,成了一名記名弟子。他以這樣身份,如何在門派中...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