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世間常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歐仁將頭看向了天空,同時皺了皺眉頭。

    墨色的濃云擠壓著天空,掩去了清晨的陽光,沉沉的仿佛要墜下來,壓抑得仿佛整個世界都靜悄悄的。而淡漠的風凌厲的穿梭著,同時天空中也開始下起了細雨,雨點打在了歐仁的臉上,也是讓騎著馬的他不得不將眼睛給微閉了起來。

    在結束了受封儀式過后,歐仁便是加入了埃爾維斯的騎士大隊,將蕾歐娜護送回長夏堡。而就在這個時候,老天也像是看準了這個時機一樣,原本先前還萬里晴空的天氣一下也是飄起了小雨。

    “歐仁,我看我們不太可能在雨下大之前到達長夏堡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歐仁身邊騎著馬的塞西莉亞也是快速的騎了過來說到。

    “你去叫女王先停下來一下,我們先找地方避雨比較好。”

    聽著塞西莉亞的話,歐仁也是點了點頭。同時快速的騎馬到了蕾歐娜的馬車旁,同時敲了敲馬車的窗戶。

    “誰?”

    聲音慢慢的從門里傳了出來,而在這個時候,蕾歐娜也是將窗戶給打開了。

    “陛下,我看我們不能在雨下大之前趕回長夏堡了。我建議我們先找一個地方休息,等雨停后再繼續向前。”

    在歐仁說完過后,蕾歐娜也是將頭抬起看了看天氣,之后才是點了點頭,同時朝前方帶頭的騎士叫道。

    “帶我們去一個客棧之類的地方,等雨停再走。”

    “是,陛下。”

    在聽到蕾歐娜的命令后,領頭的騎士也帶著隊伍開始往大道的側面前進。而在這個時候,天氣也是突然變得惡劣了起來,狂風夾著細雨,抽打在歐仁臉上,他踢踢馬刺,跨過漲水的溪流。在他身旁,塞西莉亞也是扯緊斗篷的兜帽,喃喃地詛咒著天氣。

    而就在這個時候,歐仁也是在漸漸下大的暴雨里看到了一間客棧,同時就像他想的一樣,那個帶頭的騎士也是帶著部隊走進了那個客棧里。但是就在歐仁一邊舒著氣翻身下馬,他突然發現這個客棧的馬棚他好像見過。

    這不是······

    一邊在心里想著,歐仁也是看到了自己身邊的那一條小河,那條希爾······或者在希爾還在馬童的時候爬出來的那條河。

    “哎呀呀,歡迎各位大人,請進吧。”

    而就在這個時候,歐仁的前方也是響起了一聲非常熟悉的聲音。但是就在歐仁將眼睛看過去的時候,他也發現那個老板娘也是發現了自己。

    兩個人也是先愣了一下,但是老板娘還是先反應了過來,只見她一下將手抬了起來,同時指著歐仁大聲的吼道。

    “啊啊啊啊!那個殺了魔法師的雇傭兵!”

    ······還是記住了啊

    一邊在心里抱怨著,歐仁一邊一臉笑容的走了過去,同時說到。

    “老板娘你搞錯了,不是我殺了那個魔法師。是一個刺客。”

    雖然歐仁也沒有撒謊,確實是希爾補的刀。但是老板娘則是不依不饒的將眼睛看向了站在前方的蕾歐娜,同時快速的說到。

    “大人,我發誓我看見了,那個西斯特家族的魔法師被這個雇傭兵給殺了。”

    但是蕾歐娜好像對老板娘的話并沒有很大的興趣,只見她慢慢的用毛巾將自己的頭發給擦干過后,才是笑著說到。

    “老板娘,你大概是記錯了吧。這位先生是我家族的騎士,絕不是什么偷奸耍滑之輩。”

    “但是········”

    而就在老板娘還打算爭論的時候,他突然看到了那面迎風招展的軍旗,那幅紋著埃爾維斯家族黑色雙頭鷹的軍旗。

    “啊!實在抱歉!是我多管閑事了,埃爾維斯大人。”

    大概也因為光是看著那面旗幟,也不會知道蕾歐娜是皇帝妻子。但是老板娘還是做出了應有的禮貌,而蕾歐娜也只是笑了笑,同時小聲的說到。

    “沒事,然后就麻煩你去準備一下早飯吧。錢的話我會在下午的時候帶給你。”

    “好好,完全沒有問題。各位大人請進吧。”

    在聽到老板娘的話過后,騎士們也是快速的走進了客棧。同時每個人也是隨意的找起了自己的位置,而歐仁和塞西莉亞則是找了一個比較偏遠的位置坐了下來。

    “歐仁,你為什么坐怎么遠呢?”

    看著坐在桌子最前方的蕾歐娜,塞西莉亞只是小聲的問道。而聽著塞西莉亞的話,歐仁只是笑了笑,同時指著前方和蕾歐娜坐在一起的那幾位騎士說到。

    “那個禿頭的中年人,是埃爾維斯家族的誓言騎士。我看過他的資料,他已經參加了無數場戰爭,而且都是和皇帝肩并肩打下來的。”

    說完過后,歐仁也是將手攤開,同時啪的一聲靠在了椅子上,之后笑著說到。

    “然后那些坐在女王身邊的騎士基本都有那樣的資歷,而越往下的資歷則是越少。”

    一邊說著歐仁也是苦笑著將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同時笑著說到。

    “至于我這樣的新兵,當然也只能坐這里了哦。”

    “可笑,人類的規章制度。”

    聽著歐仁的話,塞西莉亞的臉上毫不留情的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在我的社會里,就算是身為公主的我,都是和平民一同享用食物。我們家族甚至沒有皇宮。”

    “是啊是啊,我也是這樣想。”

    一邊想著,歐仁也是將手撐到了自己的下巴上,同時小聲的自言自語的說到。

    “但是我在這里也坐不長。”

    總有一天,我會有我自己的城堡,平民會跪在我的面前叫我領主大人,而羅德尼家族的家徽,則會飄揚在各個城堡的宴會廳里。

    但是就在歐仁這樣想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的家族根本沒有家徽。

    客棧的大廳里熱氣蒸騰,四溢著烤肉和剛出爐的面包所散發的香味。歐仁環顧四周,只見大廳的灰石墻上掛滿了各家旗幟,灰色是奧維斯家族的北方巨鷹,白色是柯印家族的雙劍,當然還有埃爾維斯家族的黑色雙頭鷹。

    只有豪門貴族才有機會在享用食物的時候將自己家族的旗幟掛在墻上,而另外的小貴族是根本沒有機會的。大廳里有歌手正撥弄豎琴,高唱歌謠,然而在爐火熊熊,蠟碟碰撞和酩酊交談的喧囂覆蓋下,坐在長廳末端的歐仁根本聽不清楚。

    而在這個時候,食物也是快速的遞了下來。只見在前方的那些大貴族們將烤乳豬、烤肉腸等等食物大大咧咧的放到了自己的碗里,次一等的誓言騎士們也是拿到了夾著肉的面包和一杯牛奶。而在食物傳到了歐仁的面前的時候,已經只剩下冷的干面包了。

    而在看到這些食物的時候,歐仁突然發現塞西莉亞也是一臉的僵硬,歐仁甚至覺得她可能在想要不要變成龍去野外自己打獵了。

    沒錯,我不會在這里了解我的一生。

    想著想著,歐仁也是將一塊面包拿了起來,同時像是泄憤的用力咬上了一口。而他的眼睛也宛如散發著光芒一樣,死死的盯著前方正在談笑風生的大貴族們。

    我早晚也會坐在那里!

    一邊想著,歐仁也是伸手準備去拿水杯

    但是首先還是要弄一個霸氣的家徽才是啊

    而就在歐仁露出了一幅苦笑的時候,他便是聽到他的身邊響起了一個清脆的聲音

    “請問您要加水嗎?”

    在聽到這個聲音過后,歐仁也是一下將頭轉了過去。突然他看到一個穿著麻布衣服的少女正站他的身邊小聲的問道。

    這女孩看起來非常的小,就算和歐仁背上的巨劍比起來,都是像是個兒童一樣嬌小,但是胸前隱隱墳起的鴿乳造型優美,頗有規模。他化了點淡妝,棕色的頭發也拉直了。其實雖然并算不上特別的美,但是和歐仁見過的塞西莉亞和蕾歐娜這些王公貴族比起來,卻是多了那么一點鄉土氣息。

    “啊,謝謝你。”

    說著說著,歐仁也是笑著將水杯遞給了少女。而少女也恭恭敬敬的將水給加到了歐仁的水杯里,但是就在她要離開的時候,歐仁一下叫住了她。

    “我昨天晚上也在這里吃的晚飯,但是我沒有看過你呢?”

    完全無視著塞西莉亞那殺人的表情,歐仁一臉笑容的湊到了少女面前問道。而看著歐仁的樣子后,少女也是愣了很久,才是像提醒歐仁一樣羞澀的說到。

    “我只有白天才上班,各種意義都是。”

    “是嗎是嗎······”

    歐仁慢慢的說到,同時他也是繼續湊到了少女的面前,同時一臉賤笑的說到。

    “我看要不我們·······”

    啪!

    “啊!”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歐仁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膝蓋被什么東西給狠狠的踢了一下,而在疼痛非常的難以想象,歐仁一下沒有忍住,同時大聲的叫了出去。而在看到歐仁蹲下去捂腳的時候,少女也是快速的端著水瓶跑開了

    “我靠啊!塞西莉亞!是你這個混蛋吧!”

    小聲的叨念著,歐仁也是將眼睛看向了在自己身邊的塞西莉亞,但是他發現塞西莉亞也是一臉糾結的捂著自己的腳,同時還在那里小聲的咒罵著。看著這樣的情況,歐仁也是一下笑了出來。

    “害人害己!看起來你的咒法也非常的公平公正呢!”

    “閉嘴!你這個全身都被精蟲給充滿的變態!”

    看著歐仁那耀武揚威的樣子,塞西莉亞也是咧嘴罵到。

    “我看你是想死了是不是!沒有人可以當著我的面搞外········”

    但是塞西莉亞的話哈沒有說完,客棧前方的門便是在一瞬間被打開,同時伴隨著外面刮著的暴風,歐仁看到一個穿著斗篷的人快速的走了進來。

    “蕾歐娜陛下!蕾歐娜陛下你在嗎?”

    在聽到聲音過后,蕾歐娜也是慢慢的從位置上站了起來,同時看著面前的斗篷男說到。

    “我就是,請問閣下是······”

    “啊,感謝諸神你在這里。”

    而在他說完過后,他便是將頭上的兜帽摘了下來。而在這個時候,歐仁也是看到了那是一個頭發已經掉了一半的中年人,而就在歐仁覺得這人看起來也不是很帥氣的時候,他便是快速的說到。

    “陛下,我是西斯特·蒙德利亞的表哥。阿修斯·蒙德利亞。我在聽說西斯特的死后,就徹夜趕來了。”

    聽著阿修斯的話,蕾歐娜也是點了點頭,同時她也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之后說到。

    “我們都在為你表弟的死默哀閣下,來,請坐吧。”

    “不不不,陛下,我是有急事才趕過來的。”

    但是阿修斯一下打斷了蕾歐娜的話,同時他繼續說到。

    “請您家西斯特的城堡還有征收當地稅收的權力都給·······”

    “都給西斯特的妻子吧。”

    但是這一次,阿修斯的話被打斷,只見他的背后,一個穿著披肩的中年女性也是走了進來。而在看到女性后,阿修斯也是皺起了眉頭,同時破口大罵到

    “你這個**!為什么你在這里!”

    “為什么?還不是和你一樣的原因。”

    女性一邊說著,也是一臉笑容的走到了阿修斯的前面,同時朝蕾歐娜鞠了一躬說到。

    “陛下,我是西斯特的妻子戴安娜·蒙德利亞。在我的兒子和丈夫都死亡了的現在,我認為蒙德利亞家族的城堡和稅收應該歸于我管理才是。”

    “放屁!”

    阿修斯突然大聲的吼道,而就在他準備沖上去打戴安娜的時候,他身邊的騎士一下將他給拉住了。但是就算是這樣,也無法阻攔他繼續辱罵戴安娜

    “你這個蕩婦!先是拋棄了我的表弟成為了西多夫家族家主的情婦,而現在你還趁著我表弟的死來盜竊我家族的產業!恬不知恥也應該有點限度!”

    看著就這樣在客棧罵起來的兩個人,塞西莉亞一幅難以置信的看著歐仁說到。

    “話說,你們人類都喜歡這樣嗎?”

    “嘛,時常都是。”

    看著在前方罵的開心的兩人,歐仁懶洋洋的喝了一口水,同時用像是評價戲劇一樣的語氣說到。

    “每一個大領主死了過后,他的后代們都會像餓死的豺狼一樣來掙個你死我活。世間常態,不用太在意。”

    但是就在歐仁說完的時候,戴安娜也是冷笑了一聲,同時懶洋洋的說到。

    “我是蕩婦?是你那親愛的表弟先拋棄我的好不好!我早就知道·······”

    但是戴安娜的話還沒有說完,她便是看到了剛才還在給歐仁倒水的那個客棧小妹,但是奇怪的是,戴安娜的仇恨好像也是突然轉移到了少女身上。

    “戴安娜女士·······”

    少女看著戴安娜的表情,同時驚恐的說到。但是在這個時候,戴安娜也是一下將手指向了少女,同時大聲的說到。

    “看看那個女的!他才是你口中的蕩婦的后代!你們蒙德利亞家族的賤種!”

    “什么?”

    在聽到戴安娜的話過后,阿修斯也是將眼睛看了過去,但是在這個時候,戴安娜也是絲毫不考慮少女的心情,繼續大聲的吼道。

    “那個小賤人!就是西斯特在拋棄我過后在外面搞出來的私生女!你們蒙德利亞家族的賤種!”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832263_21_8-m
惡魔就在身邊
作者 漢寶
  陳曌能召喚惡魔,能夠看到死亡。
  「別西卜,用你暴食者的能力,為這位客戶治療一...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