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永恒’傭兵團】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一章只是修改部分,所以就不轉到作品相關,一會應該還有一章~第三章,全新的第三章~)

    臥馬鎮十字街口很是熱鬧,簇擁的人群甚至阻礙了交通,在人群里是十來個神情彪悍的壯漢,他們的腳邊,放著一些大大小小的籠子及一堆血淋淋野獸的尸體,其中一個光頭的大漢手舞足蹈的大聲說著話。

    “這一次咱們到南部的森林,是第一次走那么遠,從臥馬鎮過去至少走了整整三四百里路,三四百里啊,幾乎都快到精靈國度的范圍了,哈哈,當然,我承認說的有些夸張了,不過這些年來,這是走得最遠的一次……”

    “看,籠子里裝著的那家伙,是一頭火焰狐……喂,你們別靠太近,這家伙會噴火的……還有那個最大的籠子里,是一頭赤甲獸,注意注意,離遠點,那家伙背上的利刺會射出來傷人的……”

    “那些都不算什么,看那頭死了的暴風狼,那才是厲害的魔獸,比利與湯姆斯受傷,就是因為這家伙,最后還是得阿拉貢團長出手……嘖嘖,你們沒看到,阿拉貢團長的長劍太厲害了,我似乎看到了斗氣,大約團長就快要突破了,也只有他這等實力,才能對付這兇猛的家伙……”

    光頭口沫橫飛的說著,旁邊的人也是配合的發出陣陣驚呼,賽特來到人群外,跳了幾下,看不清里面的情況,從人群里擠了幾下,想要擠進去,弄得人群發出一陣小小的騷亂,有人叫嚷:“干嘛干嘛,擠什么擠?”

    站在光頭身旁的一個中年人,一眼看見擠了半個身體進來的賽特,臉上露出微笑,對擋在賽特身旁的人點點頭:“是賽特,讓他進來吧,這是個好小伙子!”

    這中年人似乎頗有威信,聽了他的話,擠著的人松了一些,賽特擠進了人群里,對中年人說道:“阿拉貢叔叔,這次收獲不少吧?”

    這個中年人,正是‘永恒’傭兵團的團長阿拉貢,他笑了一下:“嗯,還算不錯,雖然有幾個人受傷了,不過并不算很嚴重,這一次的運氣很好!”

    這時候,巴頓也到了,他也跟著擠進來,不過他身體比不上賽特,在人群中被擠得東倒西歪的,不過人們看到是他,說了幾句戲弄的話,就讓他進來了。

    巴頓一進來,站在賽特旁邊就開始驚嘆了:“啊,這么多,這是什么?”他指著籠子里關著的那頭火紅色的家伙問道,光頭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頭,有些得意的說道:“是火焰狐……”

    話音未落,巴頓已經朝著籠子湊了過去,光頭急忙叫道:“小心……”砰一聲,一蓬火焰從火焰狐身上涌出,巴頓猝不及防之下嚇了一跳,這火焰并不算厲害,卻也把他頭發引燃了一點,他手忙腳亂的把火焰撲滅,周圍的人發出哄堂大笑。

    巴頓看著火焰狐,心有余悸的對賽特說道:“嚇死我了,誰知道這家伙居然會噴火……”

    傭兵團的幾人取笑了巴頓一會之后,阿拉貢與周圍的人寒暄了一陣,慢慢的看熱鬧的人漸漸散去,傭兵團剛回來,大家都很累了,不過作為慣例,回到了臥馬鎮之后,都會讓鎮里的人圍觀一下他們的獵物,這其中有炫耀的意思,也有讓鎮里的人看看,有沒有他們需要的,若是沒有,傭兵團才會把獵物售賣給來往的商團。

    人散去,賽特也準備離去,突然阿拉貢叫了他一聲:“賽特,等一下……”

    見到賽特轉身,阿拉貢看著他背負著的長弓,臉上露出笑意:“又要出城啊?”

    賽特點頭,阿拉貢對他擠了擠眼睛:“你明年就十五歲了吧?我們休整一段時間,到了秋收過后要出去一次,這一次,你可以跟隨我們一起……”頓了一下,他臉上肅穆起來:“等到你正式成年,就可以加入傭兵團了!”

    巴頓在一旁聽了,用充滿艷羨的目光看著賽特,興奮的叫道:“賽特,你就快要是一名傭兵了,太棒了……”

    賽特也頗為高興,朝著阿拉貢行了一禮,就朝著鎮外走去。

    阿拉貢在身后大聲叫著:“記得堅持修煉啊,不要懶惰!”在老人死后,賽特想要學習‘真正的武技’,曾向阿拉貢請教過,不過阿拉貢卻沉默了很久,最后告訴他。

    “賽特,雖然我覺得喬恩讓你修煉的方向有些奇怪,不過……”

    “喬恩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盡管他沒有宣揚,但是我能看出,盡管我無法看懂喬恩讓你做那些事情有什么意義,不過,鎮上的少年中,你的體格及力量,遠超旁人,或許,這就是他那些法子的效果……”

    “我修煉的武技,其實并不算高明,你已經按照喬恩的教導學習了他的東西,恐怕學習我的武技,也沒多大的用處了……”

    “所以,堅持下去,或許有一天,你會弄明白的!”

    喬恩是老人的名字,這一番話阿拉貢說得極為誠懇,不過言下之意,還是勸說賽特堅持老人教導的東西。

    在阿拉貢這里受阻,賽特并沒有氣餒,又找到了傭兵團其他幾個武士,也有武士傳授了他幾招。

    或許是因為多年養成的習慣,又或許是聽了阿拉貢說的話,老人死后,賽特一直堅持著每天的修煉,不過他的任務多了一些,除了老人傳授的之外,那些武士傳授的,他每天也堅持著完成。

    不過說實在的,武士傳授的東西,太過簡單,就是很單調的劈、砍、刺、挑這些簡單重復的動作,每天賽特在完成老人安排的任務后,依舊堅持用半個時辰來進行這些。

    賽特回頭,對阿拉貢揮了揮手:“每天都有修煉,不會懶惰的!”

    巴頓跟在賽特后面追了一會,賽特的身影一會就看不到了,巴頓站著嘀咕:“這家伙,又不帶我去……”

    出了鎮子,賽特的速度更快了一些,他的身體微微躬曲,動作看起來協調而流暢,向著遠處的山林飛快的奔去,這個速度,就算一些普通的壯漢恐怕憑借瞬間爆發才能達到,而且也只能堅持片刻功夫,不過賽特這么一路奔跑著,一直到了距離臥馬鎮五六里外的山林,速度都沒有減慢一點。

    靠近山林外圍,賽特速度減緩了一些,不過他呼吸平靜,動作依然流暢,顯然不是因為累了,賽特表情變得小心起來,這里雖然是山林的外圍,不過偶然也會有一些野獸竄到這里,當然,大型的野獸或者是魔獸,這里是沒有的。

    他踩著枯枝落葉走進樹林,陽光透過樹葉投射下點點的光斑,樹林里倒也不算陰暗,賽特朝著四周觀察了一下,這才邁步前行,這里是樹林的外圍,很多臥馬鎮的人閑暇無事的時候,會來這里安置幾個套野獸的機關,若是不小心觸及了,還有些麻煩。

    穿過這片樹林,賽特背上已經掛著兩只山雞,還有一只野兔,前方是一條溪流,這么大半天了,他也有些口渴,走到溪流旁邊洗了把臉,又喝了幾口水。

    在溪水邊休息片刻,賽特抬頭看了看天色,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那座山峰,山峰很高,樹林很茂密,那里的野獸,相對來說,要多很多,跨過那匹山峰,就是傭兵團所說的南方森林了,很多臥馬鎮的兼職獵人,捕獵都是以山峰為界,一般不會超過山峰的范圍,因為越過山峰的那一邊,或許就會出現魔獸了。

    賽特倒是經常在山峰的范圍內捕獵,不過也小心的沒有超出那個范圍,又喝了幾口水,賽特朝著山峰走了過去。

    一路上運氣倒是不錯,抓住了兩只飛龍,這飛龍名為龍,實際是一種飛禽,不過飛龍數量不多,而且只有靠近山峰這一帶才會有,并且要運氣好才能遇到,最重要的是,飛龍肉質鮮美,加上數量少,就頗為值錢,貴族設宴招待貴客,若是沒有飛龍湯的話,在人們的心里,這宴會的檔次就會被降低一格。

    賽特一路過來,能遇到兩只,運氣算是相當好了,他射中第二只之后,心里就尋思該回去了,這兩只飛龍,大約能賣兩個銀幣,而野兔山雞這些,若是有人愿意收,也頂多五六個銅板而已。

    瑪雅國貨幣兌換,一百個銅板,換一個銀幣,十個銀幣,換一個金幣,賽特還從來沒擁有過金幣這種玩意。

    剛準備回頭,賽特眼睛余光突然瞥見不遠處一道斑斕閃過,他呼一下拉開長弓,那道斑斕卻鉆入了樹叢之中,盡管沒有看清楚是什么,不過憑著余光看到的色彩,賽特知道那又是一只飛龍。

    想不到今天運氣這么好,平常里十天半月都難看到一次的飛龍,今天抓了兩只,居然還能遇到另外一只,賽特朝著樹叢追了過去,他弓著身體,如同在樹叢中的山貓豹子一樣,動作矯健,迎面而來的樹枝雜草,被他稍稍一偏,就讓了過去。

    追了一會,好幾次準備張弓射擊,卻又讓飛龍閃到樹叢之后,賽特動作慢了下來,最后停了下來,看著遠處隱隱綽綽的色彩,有些遺憾的嘆了口氣。

    雖然他一路走來,看似雜亂無章,其實都有著一定的規律,他盡力的避開了一些猛獸的活動范圍,所以一路上幾乎沒遇到什么麻煩,這是跟鎮子上有經驗的獵人學習的,不過眼下飛龍逃竄的方向,繼續追下去,飛龍是肯定能抓到的,但是危險也會出現。

    已經有了不少收獲,賽特并不貪心,所以他轉身,準備回頭,驟然間他猛地轉身,朝著一個方向,滿臉警惕,側著臉在傾聽什么。

    片刻功夫,那個方向的草叢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接著草叢開始劇烈晃動,緊跟著樹枝斷裂的咔嚓聲,這些聲音越來越大,接著,地面開始微微震動,就仿佛發生了地震一樣。

    賽特面色凝重,轉身朝著一棵大樹奔去,伸手在大樹上一撐,手腳并用,片刻功夫就爬到了樹枝茂密的地方。

    上了樹之后,從枝葉縫隙中朝著那個方向看去,頓時抽了一口涼氣,在劇烈晃動的樹木中,能隱隱看到一群各種各樣的野獸,朝著這個方向狂奔而來。

    樹木在群獸奔跑走不斷被沖得歪東倒西,這獸群里,有兇猛的老虎豹子,也有溫順的牛羊之類,這些平時里互不相容的野獸們擠在一起,飛快的狂奔,仿佛,在身后有著什么極為可怖的東西追趕一樣!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495773_21_73-m
君臨星空
作者 風消逝
  天穹雷霆劈裂了命運軌跡,浩渺光芒照亮了無垠星空。   現代世界,妖魔滋生,鬼怪肆虐,武術...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