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湖畔之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此時不遠處傳來腳步聲,穩健而有力,不像是躲在暗處悄悄行事的侍衛。

    滿華回過神,皺了皺眉,知道在暗處的侍衛沒有阻攔來人——暗處的侍衛不會阻攔自己人或者滿家惹不起的人。

    真是惹人厭啊,好不容易出了滿府來南州城偷得半日閑情,還有人來相擾。

    腳步聲越來越近,而滿華依然在漫不經心的撒著魚食,裝作渾不自知。

    碧青此時也反應過來,低聲對滿華道:“三小姐,有人來了。”

    想必是來人聽見了碧青的低語,出聲道:“在下冒昧打擾小姐雅興,還望小姐不要介懷。”

    是個陌生男人的聲音,低沉而渾厚,她從未聽過這聲音,不知是哪家的公子,身份非富即貴。

    滿華起身,將魚食遞給碧青,自己向那公子微微福了一福,道:“今晚這城心湖之地本就喧囂,哪來打擾之說?公子客氣了。”

    滿華能感覺到他在打量著她,看來他也并不認識她,而自己此番來南州城就是商家小姐的打扮,不必擔心他會識破。

    男子繼續道:“這位小姐為何不去湖中姻緣樹求姻緣?一年一度的南州城姻緣會,可是好多女子盼著的呢。”

    滿華此時才對上他的眼睛,方才她稍稍低頭,既能顯出她的內斂,又能方便男子打量審度他眼前的這個女子,雖然她這身月白色的衣裙雖不貴重,但該顯出身量的地方卻是做工極好,即使稍稍遠一些,也能讓人覺得窈窕好逑。

    她的這些小心思在每次爹爹帶她外出遇到權貴時便會頻頻使用,久而久之,她的聲名被那些權貴遠播,再加上她姣好的容貌,讓她這個毫不起眼的庶女也躋身寧國四大美女之列,要知道其他三名可真真正正是惹不起的大家嫡小姐。

    “姻緣本由天定,若是到真正待嫁不如己意之時,回想今日自己所求豈不有‘竹籃打水一場空’的遺憾和悔意?不如不去找那些不痛快,高高興興出嫁。”滿華一邊溫柔地說著一邊卻在心里嘲笑,要知道她最恨的事情就是天注定,她窮盡一切想要改變,但是依舊無能為力。

    但她相信男人們是喜歡這些說詞的,他們需要的是一個安安分分守在后宅等他回來的女人,而不是已經知道自己夫君是誰的時候,還在心里肖想其他莫須有男人的女子。

    滿華平靜地看著眼前的一身玄色衣袍的男子,他的輪廓深刻又剛硬,與他的聲音甚是相配,看起來像是習武人家的公子,不是那些賣弄文采就能博得天真少女芳心的粉面紈绔。

    滿華此時眼神移開,余光瞟見他衣袖上的繡著金絲的袖尾,還有他腰間系著的紫色香囊——雖然夜色昏暗看不清楚是何圖案,但能看清應該是出自閨里女子手筆的蘇繡。

    果真是大家里的公子,還是個有了心儀女子的公子。

    男子順著滿華的眼光看向湖面,頓了頓,才回道:“原來小姐如此通透。”

    滿華知道眼前的男子看清了自己眼睛,才估摸著時間移開自己的視線,這樣在眼神轉換之際,就算你雙眼無神,而轉換視線所需的眼球轉動也能給你的眼睛添幾分靈氣,這樣既可以避免直直熱忱地盯著對方造成的尷尬和對方的不喜,還可以為自己博取幾分好感,更可況她滿華水盈盈的雙眸,這樣流轉之間已是媚態天成,勾人而使人不自知。

    “那公子又是為何來此處?這里既不亮堂,也不熱鬧。”滿華隨意問道,看來這個男子也許只是偶然行至此處,只是與所遇之人交談幾句,不會也不必深交。

    “求完姻緣,隨意走走而已,不想在此地遇到小姐。”甚是爽朗的回答,不模棱兩可,是個直性子。

    只是帶了女子的香囊還來求姻緣的男子,應是兩情相悅、好事將近了吧。

    “公子是個男子,怎的學起女子來求姻緣了?”滿華輕快地出聲調侃他,眉眼彎彎,顯得有些俏皮但卻又不失她該有的端莊。

    男子似乎有些尷尬,過了一會兒才出聲道:“……受他人之托罷了。”

    見他似乎有難言之隱,滿華也不再追問,周圍頓時沉默了下來。

    男子見此情形,似乎有些無措,又開口道:“小姐既無心于姻緣之事,應是早早回了住處,今晚南州城魚龍混雜,難保有不軌之人欲行那不軌之事,在下看小姐身邊僅有一個小丫鬟,小姐還須多多注意。”雖然他不知道那些暗處的侍衛是誰的人,但似乎不像是眼前這位身份應該只是商家女的侍衛。

    “我家就在這城心湖附近,家中商鋪人來人往甚是吵鬧,無甚辦法只好出來散心,小女子未曾如公子想的這般細致,敢問公子如何稱呼?”滿華心情稍霽,既然他給了個臺階,她便依了他的意,順著臺階下好了。

    “敝姓……于。”

    “謝過于公子,小女子先行,今晚吉時吉日良辰美景,公子只需盡興玩賞。”滿華提著裙擺一只手搭著碧青,緩步離開,裙裾搖曳翩躚,灑在裙擺的薔薇水的味道借著風力俘獲著男人的嗅覺,真真是讓人迷醉。

    男子望著滿華離開的方向,默默地從懷里掏出一根姻緣紅繩,稍一轉身便順手拋入了湖中。

    然后他也坐在滿華剛剛喂魚食的地方,看著遠處燈火通明,聽著男女的嬉鬧調笑,而自己身旁卻是寂寂寥寥,只覺孤寂感傷。

    想來剛剛的那個女子要么是有無盡心事要么就真真是達理通透至極,寧愿看著別人熱鬧,也不愿自己去添一份熱鬧。

    而這邊已走出男子視線的滿華停了下來,低聲對碧青道:“待會讓馬車在城心湖旁的商鋪街先走一趟再回客棧。還有今日之事,若是老爺沒有問起,就休要再提。”既然說了她家住在城心湖旁,自然戲份是要做足了的;而今日她遇到的所謂于家公子的事肯定會被侍衛一并報與她爹,只是至于這于家,倒是從未聽說過呢。

    碧青乖順地答道:“是,三小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874099_80_803-m
掌家小農女
作者 南極藍
  莫名其妙穿越到古代,渣爹狀元郎,娘親下堂婦,她是個嫁不出去的不孝女?
  陳小暖...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