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滿家芳華(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夢里聲靜月分明,完全不似滿華臨睡前浮躁的心。

    早早起身凈面,今日跟滿芳出行需戴面紗,讓碧青在施妝時將眼睛和眉畫得更精致些,還在額頭上貼了梅花形的花鈿,選了素凈一點的衣裳,為保不讓他人閑言她搶了滿芳的風頭。

    巳時,滿芳攜著荷紅來到她住的小院,滿芳今日穿著鵝黃色的紗裙,手持的扇子上面繡著顏色亮麗的蝴蝶,頭發挽著倭墮髻,整個人顯得柔美扶風,是麗人顏色。

    滿華見著滿芳時依舊行禮,滿芳便上前扶她,兩人看起來甚是親密。

    但滿華卻拉著滿芳在院子的杏樹下坐著,對滿芳低語道:“姐姐,妹妹想來姐姐即將嫁人,嫁了人可就要許久都見不著姐姐了,更何況姐姐要前往山遠水遠的許都,妹妹有一物想贈予姐姐,好做念想。”說罷滿華便向碧青使了個眼色,碧青便回房拿東西去了。

    少時,碧青便拿過來一個紅的透亮的瓶子,遞給滿華,滿華對滿芳道:“妹妹曾聽人說‘百合熏肌香旖旎,仙裳應漬薔薇水’。這是妹妹專門保存在這紅玉琉璃瓶里的薔薇水,娘親特地教我制的,想來眾多閨秀只知薔薇水應采每日薔薇花之露水,這樣雖稍有香氣,但不長久;但這薔薇水卻是用白金為甑,采薔薇花蒸氣成水,積而為香,灑人衣袂,久久不歇。”

    滿芳本來剛開始略帶好奇地瞧著這個漂亮的小瓶子,聽見滿華提到她母親,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道:“這等物品怕是少有,妹妹還是收回去吧。”

    “既然這物妹妹決定送與姐姐,哪有收回之說?姐姐可在嫁衣衣擺上灑些,如花容顏加上繾綣香氣,姐夫定會拜倒于姐姐的石榴裙下。”滿華調侃的語氣讓滿芳稍稍自在了些,也不再推辭,將那小瓶子接過,遞給荷紅,道:“可要好生收著,我要一并帶去許都。”

    看著荷紅略帶遲疑地收下了那個瓶子,滿華只是笑笑,拉著滿芳的手,道:“走吧姐姐,再聊上幾句可就要到正午了。”

    滿府的馬車悠悠地行駛到了整個田州城最大的繡莊前。

    兩位主子分別在被各自的丫鬟攙扶著下了馬車,當即便有路人側目,但她們卻依然是蓮步飄搖,身姿妍麗。

    繡莊接待客人的下人看見二位的打扮便迎了上來,道:“二位小姐需要點什么?現下蘇繡和蜀繡的繡品賣得正好呢。”

    滿華上前一步,低聲對那人道:“成品的婚被,現下樣式多否?”

    那下人聽見“婚被”便已明了,往里面的一人使了使眼色,對滿家芳華道:“兩位貴客,那位是我們的掌柜。”

    遠處那人急急走了過來,笑道:“二位小姐,請跟小人來,包您滿意。”

    女子若是不擅繡工,并不是什么好名聲,這種情況要不是母親相助,就是請繡娘到家里去幫忙,而大戶人家有時為了避免口風不嚴的繡娘敗壞了名聲,也會選擇去繡莊購買成品的婚被。

    滿芳的娘親袁氏的閨閣之年正是她家的繁盛年華,她的父親寵她,故而繡工也是平平,幫不了滿芳;而繡莊的成品婚被價格確實很貴,不是大戶人家根本買不起,因為繡莊里的生意人就是看中了這些世家小姐們怕走漏風聲,故在高價格的同時在送貨方面的保密性也是很好的,不會叫別人察覺。

    掌柜帶著兩位小姐來到了一間裝修很是精致的房間,里面擺的成品婚被的樣式的確很多。

    兩人來來回回看了幾遍,最后在兩個圖案上徘徊——麒麟和鴛鴦。

    若是滿華,她定會選麒麟,想著麒麟送子,自己的孩子終歸是比那男人虛無的寵愛要強得多。

    不過滿華相信滿芳是選的鴛鴦,像她這種從小生活地無憂無慮的嫡女,終是在閨房里喜歡幻想著一生一世一雙人。

    滿華對滿芳道:“姐姐,妹妹瞧著這鴛鴦繡得很是精致,很漂亮,寓意又好。”

    滿芳也點點頭,道:“相較于麒麟,我也是更中意鴛鴦。”

    敲定了之后,荷紅便作勢要跟著掌柜出去結賬。

    滿華卻攔住了她,對滿芳道:“姐姐最近喜事將臨,怎能破財,讓妹妹付錢也好沾沾姐姐的喜氣。”

    滿芳聽此想了想,若是拒絕了她,難道你不讓別人沾你的喜氣?如此便是不妥,也由著滿華去了。

    碧青拿著錢袋走出了房門,跟著掌柜走到了樓梯拐角處,拉住了掌柜,低聲對他道:“掌柜,我家小姐還想要一床婚被,但上面卻不要繡圖,我家小姐想要練練手。”

    掌柜疑惑地看著碧青,他也是第一次看見要買沒有繡圖婚被的人呢,掌柜點點頭,不過卻沒有說什么,送上門的生意他能不做嗎?

    經得半日,事情終是告一段落了。

    兩人回了滿府,正準備在觀園里分別,滿芳叫住了滿華,她從腰間取下一枚香囊,解開活扣,從里面倒出了一顆系繩彩色的小石頭,塞到了滿華手里,對滿華道:“今日你送了姐姐薔薇水,姐姐身上也沒有什么貼身物品,那姐姐便把這個開運石送給你,同樣作為念想。一經分別,真是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

    滿華打量著她手里的這個小石頭——紅藍紫三色斑斕瑰麗,釉色行跡處,只覺暮沉霞飛,秋山煙云無數,看起來是個寶貝。

    不過滿華是知道這個開運石是袁氏在滿芳兒時于皇廟求得的,當時袁家權勢大,也得以出入皇家寺廟,正逢當時滿芳生病體弱,袁氏便去那求了這塊石頭,讓滿芳日日帶著。

    滿華看起來很是高興,她對滿芳笑道:“妹妹我今日用一瓶水換了姐姐的寶貝,真是占了便宜。”

    滿芳也笑:“哪里是什么寶貝,只不過是塊比較漂亮的石頭罷了。”

    兩人就此別過,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不過在路上時,滿華把別在腰間的開運石取了下來,攥在手中。

    她可不敢明目張膽的將此物系著,袁氏若是在滿芳未出嫁之前見著了,肯定不會放過滿華拿著她求給她女兒的東西,即使滿芳解釋是她送給滿華的,眾人也只會認為滿華系著是為了迫不及待地炫耀這樣一個好東西;袁氏若是在滿芳出嫁之后見著了,就更不會放過她,到時無人解釋,她滿華想要背什么樣的黑鍋那就可都要由她袁氏說了算。

    滿華將此物藏好,待有機會上街時,找個里滿府遠點地方隨意丟棄就好。

    她現在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3-m
百寵成妻:嬌悍商女農家漢
作者 田多多錢多多
  (寵文1V1)穿成商家小戶的嬌嬌女,哪想到一夕之間爹爹失蹤債主上門,娘親弱弟妹小,小女子挺...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