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奔跑吧廢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演武場離后山不是很遠,乃僰山弟子練功之地,位于僰山腰間,憑空支出好大一片空地,占地約摸幾十畝,空曠得令人簡直有些心慌。

    此時已過了放丹時間,演武場里人不是很多,弟子們三三兩兩地聚在一堆,或是切磋,或是談笑,看上去倒是毫無違和感。

    一路走來,遇上一些外門弟子,記憶中都是認識的,但很多人沒有跟廉尺說話,也有兩個跟他打招呼的,卻是很古怪的表情。

    那種表情廉尺在肥皂劇里看到過,似乎是……不懷好意?或者說幸災樂禍?

    而更多的人,是站在遠處,對他指指點點的。

    廉尺沒有在意,走進演武場,一眼就看見正前方那個人,身著灰色長衫,看上去四十歲的樣子,中等身材,形貌清瘦,看上去也頗有幾分氣場,但兩眼之間距離有些過寬,眉毛不是很濃,眼神也有些陰鶩。

    那個人正斜對著廉尺,淡淡看著場間練武的弟子,面無表情。

    廉尺知道,這就是自己的師傅了,走過去躬身行禮。

    記憶中少年一直是這樣做的,為了表達恭敬之意。

    余暇淡然轉身,瞪了他一眼,不悅道:“慌慌張張,成何體統!”

    廉尺沒有說話,心里有些疑惑,我哪里慌張了?

    余暇淡淡問道:“身體可康復得差不多了?”

    廉尺點頭,示意自己身體已無大礙。

    余暇沒有說話,扔了一樣事物在他懷中。

    廉尺接住一看,那事物鵪鶉蛋大小,外表漆黑,看不出什么特別之處,但對方掏出來之后,空氣里便飄蕩著一股淡淡異香,他的神志也隨之一清,可見絕對不是凡品。

    “這是元靈丹,能修復先天破損經脈,兼固本培元,是你那爹來求我給的,也算作我兒傷你的賠償了……”

    廉尺聞言一怔。

    少年的父親叫廉甲,是蜀山劍派曾經的弟子,想來輩分不低,但不知是因為什么原因,如今卻在門派中打雜——這些在記憶里也是個疑問。

    余暇看著廉尺,絲毫不掩飾自己對眼前之人的厭惡,一字一句說道:“你該知道,以你的天賦,莫說是元靈丹,就算是陰陽宗煉制的靈丹仙藥,在你身上,也一樣是浪費!”

    廉尺低頭不語,他從記憶中知道,陰陽宗是與蜀山劍派齊名的超級門派,最是擅長煉丹制藥,在大陸上有極高地位。

    世人皆知,“蜀山極情于劍,煉丹還看陰陽。”如果蜀山劍派是天下劍修心中圣地的話,那陰陽宗就是煉丹師眼中的天堂。

    說這種無聊的話有意思嗎?他心想。

    自己雖然不懂與人相處,但大概也看出來了,眼前這個師傅應該不是很待見這幅身體的主人。

    但他不明白的是,既然這人如此看不起他,從這人的口中,也不見他對自己的“父親”有什么情分,為何還要對自己這么“好”?

    余暇好像很討厭這個弟子,見他低著頭不看自己,臉上出現嫌惡之色,冷哼道:“廢物終究是廢物!”

    他說罷竟直接轉身,走了。

    廉尺也不生氣,或者說,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生氣。

    他一邊打量著這顆元靈丹,一邊往后山走去。

    走著走著,忽覺周遭有異,抬頭一看,卻發現身前有幾人把路給擋了。

    四個人,和之前來叫他的陳師弟一樣,均是身著青色勁裝,此時正流露出熾熱的目光,死死地盯著自己手中的丹藥,滿臉貪婪之色。

    為首那人干咳一聲,說道:“廉師兄,按照慣例,把丹藥交出來吧。”

    什么意思,這是……搶劫自己?

    廉尺愣了一下,記憶里頓時浮現出關于眼前這幾人的情況。

    這四個人同是外門弟子,除了眼前那個王師弟是侖泉境中期,其余三人和自己一樣,都是侖泉境初期。

    長久以來,這幅身體主人的丹藥供給幾乎都是被別人搶了去,他性格孤僻,被人欺負了也不說,如此一來旁人更是囂張,搶丹竟然成了慣例。

    記憶里這幾人向來是欺負他慣了的,也搶過他東西無數次,此次見他得了內門弟子才有資格領取的元靈丹,一個個更是看得眼睛都直了。

    那幾人早注意到廉尺,也一直悄悄關注著這邊的對話,待他從師傅手中接過丹藥,再按捺不住,紛紛圍了上來。

    元靈丹啊,此前只是聽聞,卻從未親眼見過,如此靈丹,怎能浪費在這廢材身上?

    廉尺有點驚訝,余暇剛離開不遠,還沒走出演武場呢,這幾人就敢明目張膽過來搶劫,居然如此猖狂?

    他知道但凡社會都有法律,這里雖是異世,應該也不會例外,或者叫門規,但總歸是約束人心的,不然外門這么多人,豈不亂了套?

    他立刻轉過頭看向余暇,此時那個所謂的師傅尚未走遠,隔自己也不過幾十丈的距離,他不信此間之事那人會一點察覺都沒有。

    他想看看余暇會有什么反應。

    但他卻沒有得到答案。

    余暇停下了腳步,顯然是聽到了此間動靜,但他也只是停了一下。

    似乎是感覺到了廉尺的目光,余暇只是稍稍停頓,然后就繼續朝著遠處走去,步履悠閑,似乎此間事和他半點沒有關系一般。

    這個……師傅,居然不管這種事情?

    他忽然有些苦惱,那么現在應該怎么辦?

    他從來沒遇見過這種情況,之前的整個人生都是為那人而活的,雖然經常需要執行任務,但他的行動通常都是潛入型的,然后刺殺目標——過程簡單而直接,從來沒有和他的創造者以外的人有過什么交流,自然也就沒有處理這種事情的經驗,他很困惑。

    遇到這種情況,電視劇里的主角是怎么處理的?

    想到這里,廉尺心中一動,轉頭卻見王師弟正在不懷好意地看著自己。

    “蜀山同境弟子之間不禁爭斗的,廉師兄莫非忘了?”

    廉尺一愣,記憶中似乎是有這個印象,好像只要不傷及人命,都沒有人會過問的,不過他也不是太清楚。

    因為這幅身體的前任主人,這輩子就沒跟人打斗過。

    “蜀山規矩是不出人命就無妨的……”

    似乎是看出了廉尺心中所想,王師弟陰笑著說,“莫非是被余師兄打傻了,廉師兄難道還想和咱們切磋一二?”

    幾人頓時哈哈大笑,左邊那人笑著道:“可惜余師兄已入了內門,不然廉師兄還想跟他再過過手也說不定!”

    那人頓了頓,又壓低聲音,伸手攤掌道:“交出丹藥,放你離去!”

    明白了,只要不出人命就沒有關系嗎……

    廉尺想了想,面對幾人火熱的目光,忽然咧嘴一笑。

    他的笑容有些詭異,和從前腦中發出微笑指令,然后仿生軀體直接模擬出一個合格的笑容不同,而這幅身體……他把握不好人類真情流露時的表情,因為他的心里絕對冷靜,并沒有產生那種情緒,所以看上去有些僵硬。

    那人以為他屈服,面色一喜,伸手就要接過丹藥。

    就在對方的手碰到丹藥那一瞬間,廉尺手腕猛地一翻,收回丹藥,同時右腳猛抬,真氣急轉,腳尖狠狠向著對方胯下踢去!

    咔!

    那人瞬間彎腰蹲下,捂著襠部,面色潮紅,直翻白眼,嘴巴張成個圓——標準地“喔”字音口型。

    不怪他在地上翻滾痛得死去活來——他的撒尿牛丸,碎了一地……

    眾人呆如木雞……

    下一刻,他伸出右手,對著對面那三人豎了個中指,然后轉身,腳尖猛一蹬地,整個人如同離弦的箭,躥了出去。

    此間情形太過出人意料,幾人都沒反應過來,平日里軟弱得很的廢材師兄,忽然間變了個人似的,居然一腳踢廢了甄師弟,隨后飛快無比地對著自己這邊比劃了個手勢,雖然不是很懂,但莫名其妙的,大家都隱隱覺得那是個很侮辱人的手勢,簡直是囂張無比!

    然后……那人跑了?

    余下三人這才回過神來,紛紛叫著“站住”,追了上去。

    廉尺心中一片平靜,自己記憶中沒有半點和人爭斗的功法,看來是這身體從前的主人并未學過,沒有和人動手的經驗。他的古武術雖然威力不小,但并不知道這幾人有多厲害,況且以一敵寡,也是極吃虧的。

    他前世殺了上千人,各種殺人手法都在頭腦里裝著,從未遺忘過。

    所以要合理運用戰術……

    聽見后面的喊聲,廉尺一面跑一面想,還真是和電視劇里演的一樣啊。

    為何反派追人時,口中總是要喊“站住”?

    他心想難道真有人會站住給你追?

    眾人反應過來時,廉尺已經跑了一截,他腦中存儲知識很多,懂得如何在最節約氣力的情況下發力疾奔,也經常會有一些匪夷所思的舉動——比如跑著跑著,動作幅度突然加大,然后會不經意地,踩在一塊小石頭上,修行者在高速奔跑中的一蹬之力何等強大?借著那一蹬,他的身體會突然快上一分,而那塊石頭也會迅疾無比地被他踢往后方,給后面的追兵造成一些干擾,雖然不是什么攻擊性很強的暗器,但也給追擊的幾人造成不少困擾。

    再者這三人雖然和他境界一樣,都是侖泉境初期,但廉尺仗著這幅身體主人幾乎同境無敵的真元(真元比他深厚的早已突破侖泉境初期了),非但沒被幾人追上,反而一路拉開了不少距離。

    此時太陽西垂,演武場上有很多弟子,有些訝異地看著氣急敗壞的三人在夕陽下的奔跑,而跑在最前方的那個……

    “好像……是那個廢材?”

    有人自言自語。

    三人一路追到后山,發現竟失去了目標的身影,不由氣極,紛紛罵個不停。

    王師弟很冷靜,四處看了看,說道:“方才還能看見的,他此時定未走遠,肯定是躲了起來。”

    “搜!”

    三人頓時散開,向著三個方向找去,并且約定好,誰找到那人,立即大聲呼叫另外兩人。

    其實誰都知道,就算找到了人,也沒人會出聲叫人的,畢竟那不過是個廢材,實力不如自己,方才出乎意料地放倒一人,靠的是使陰招,難道自己還拿不下?

    況且元靈丹對他們這些外門弟子來說,太珍貴了——明明能獨自抓到那人逼出元靈丹的,誰還會愿意和其他兩人瓜分?

    王師弟自不必說,早打著主意要獨吞的,至于另外兩人,之前是因為王師弟修為比他們高,不得不屈從,但此時三人不得不分開搜索,豈非是自己獨吞丹藥絕佳的機會?說不定還能一舉突破到侖泉境中期呢,到時候也不必怕那王師弟了。

    三人皆是存著一樣的心思,不放心其他人,更不甘心放走到手的丹藥,但眼前情形,也只得分開搜索,全憑個人運氣。

    三人都不放心對方,幾步一回頭,相互監視著,生怕對方隱瞞不發。

    但后山畢竟很大,走著走著,三人身影逐漸被草木所掩,再望不見對方身影。

    已是傍晚,風吹葉落,莫名有些涼意。

    廉尺藏在南面的樹叉上,借著茂密的枝葉作掩飾,哪怕就站在樹下,不仔細看的話,也很難發現他的身影。

    他面無表情,呼吸沒有絲毫的起伏變化,看著一個獵物走了過來。

    那人姓李,他知道的,記憶中似乎對自己也是極為不屑,經常說話譏笑自己——他不知道那些話算不算譏笑,但在少年的記憶里,顯然是這樣認為的。

    那個李師弟小心翼翼地走了過來,左顧右盼,倒是很警覺,劍早已拔出,就拿在手上,不過他的視線只在四周,全然沒有注意到上方。

    當他走到廉尺藏身之處的正下方的時候,廉尺悄悄的,將身體盡量前傾,雙腳在棲身的樹杈上發力一蹬,然后借著那股力道,身形如電射出,猛地朝著下方撲去。

    他選的時機很正確,人影交疊,一聲悶響,他恰好將李師弟撲倒在地。

    同時,他的右手已經高高揚起,借著下墜之勢,狠狠地切在李師弟的頸部動脈之上。

    然后,李師弟哼都沒哼一聲,便暈了過去。

    廉尺慢條斯理的,從李師弟的衣衫上扯下一塊布,塞進他的嘴里,接著又扯下一條,在他嘴上綁牢,固定,以免里面那塊布脫落出來。

    做完這些后,他撿起李師弟的劍,拿在手上,漫不經心地把玩了一下,順手便往李師弟的大腿上戳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836396_21_8-m
修羅帝尊
作者 孤單地飛
  少年石皓,反奪舍無上強者,得無盡功法、武技、陣法、丹術、符術等祕傳,開啟了傳奇之路。(馬上閱讀)
Sys_21_8-m
覆云亂煜
作者 默煜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   圣人不死,大盜不止。   千年方有圣人出。圣人出,大盜現!   ... (馬上閱讀)
Sys_21_8-m
唯劍獨行
作者 醜到靈魂深處
  魂穿異世,萬載輪回。大徹大悟,往事如煙。此生只求巔峰,仗劍而行,十步殺一人。   歡迎加... (馬上閱讀)
Sys_21_8-m
嘯月傳奇
作者 方戰云
  初入世便帶著了無盡的宿命。曾經的戰神在前世與今生中徘徊,在人、神、魔三界中穿梭。   縱命... (馬上閱讀)
Sys_1_202-m
骷髏的怒吼
作者 我是瘦子
  一個人意外穿越成骷髏的故事。   求推薦收藏點擊打賞。。。。。。。。   不會寫簡介啊。。。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