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殺出家門直面世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老爸齊川就這樣消失了,他帶走了大批的僵尸,把閣樓這個相對安全的地方留給了兒子齊林,有少量的食物和飲水,支撐十來天應該沒問題,到時候再聽天由命吧!

    齊林知道,那么危急的時刻,老爸已經為他做得夠多了!

    齊林就這樣在僵尸肆虐的城市里存活了下來,腳下二樓房間就有數個僵尸在徘徊著,不時散發出糜爛腐肉的惡臭陣陣飄上閣樓,讓他反胃到了極點!但為了不驚動下層的僵尸,齊林只能忍住惡心,盡量不發出一點聲響。

    好在閣樓上還有一扇小窗,可以打開來呼吸點新鮮空氣。

    可小窗之外,僵尸肆虐殺戮,幸存者逃亡奔命,生與死的搏殺依然在不斷上演!

    一幕幕血腥慘烈的場面讓少年齊林膽顫心驚,不忍直視!

    最初的幾天,他就在無盡的恐懼、不安以及惡臭中度過,甚至連覺都不敢睡。

    小閣樓里只有一鋪矮腳床與一個鐵質的小書架,還有書架之上的幾本書,齊林雖然文弱,從小卻很愛看武俠小說與戰爭小說,金庸、古龍、三國、二戰風云和世界名槍大全等等,早已翻得滾瓜爛熟。

    他內心很是向往自己有一天能像大俠或是名將一樣——笑傲江湖!叱咤風云!逆轉乾坤!改變世界!

    人天生就是適應環境的生物,沒兩天齊林已能淡定地坐在窗邊看起書來,書能讓他暫時忘卻這個恐怖的世界。

    在這無時不刻都有生死存亡的每一天里,透過閣樓上的小窗戶,有不少幸存者就在齊林的眼皮底下與僵尸奪路搏命,可最后大多都淪為了僵尸的大餐,然后也變成了僵尸……

    有些人還是他認識的,熟悉的!街坊鄰居、菜市上小店里的阿姨大叔們,還有老師、同學……

    曾經和藹的、可親的、善意的、友好的人們,如今都只剩一副副僵尸殘暴瘋狂的嘴臉!

    齊林對此無能為力,他有過呼救!可聽到他呼救聲的一對男女想逃進他家時,卻被家里蜂擁而出的僵尸嚇跑,臨走時,男的還高聲咒罵著朝他豎起了中指!

    這樣他看到幸存者就再也不敢呼救了,更無法拯救他們!他才十五歲,身高不過160公分,體重才110斤,平時又缺乏鍛煉,可以說是手無縛雞之力,自己都被困在有僵尸的小樓里,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如此看看書或是默然看著樓下幸存者和僵尸搏命廝殺的慘烈場面,齊林倒是憑增了不少活下去的勇氣。

    “靠自己啊!人一定要靠自己!”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看你殺出自己的未來了!兒子!”

    老爸的怒吼還會不時在耳邊回響!

    老爸!你,還好嗎?

    老爸,我知道你根本不是廢物!

    我當然更不是!我會做到的!

    我不能在這里等死!

    齊林咬牙振作起來,他不能辜負老爸用生命為他換來的求生機會!他一定要活下去!

    想要活下去,赤手空拳那是不行的!花了幾天時間利用閣樓上的舊物,齊林自制了幾樣粗糙的武器。

    鐵質的小書架被拆分成一根短矛和兩根鐵棒;矮腳床的床板被做成一塊盾牌和幾根木錐;手腳都綁上了幾層厚厚的海綿與布帶,還找到了一個安全帽戴在了頭上。

    閣樓上留下來的食物和飲水也不是很多,齊林在大災變后的第十五天就已經把飲水耗盡,他喝上了自己的尿,為了生存只能這樣。

    不能再等下去了,自己的體力本來就弱,再這樣沒吃沒喝的話更不是僵尸的對手……

    大災變的第十九天,閣樓上的幸存者齊林終于決定找機會殺出去!

    此刻樓下房間里還游蕩著三個僵尸,看模樣生前是一男兩女,不過現在這狀態,僵尸的性別根本不重要,齊林曾親眼見過一個瘦弱的少女僵尸與一個壯漢赤手對決,壯漢被其完全壓制生生地咬死!面對食物,僵尸們有著原始本能般的瘋狂蠻力,不是一個少年所能對抗的。

    其中兩個僵尸在窗邊向著外面茫然地張望嘶嚎,另一個長發的女僵尸卻在房間里不停地繞著圈。

    必須干掉那個繞圈的家伙,然后以最快速度跑出門!

    就是不知道出了這房間,還會遇到多少僵尸。

    齊林拿定主意,捏緊了手中的短矛和盾牌,他很是緊張,卻又很是興奮,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挑戰!

    只能贏不能輸!

    這時頭頂上傳來一陣轟鳴,是救援飛機飛臨上空。

    所謂救援機,也不過是無人駕駛的偵查機,任務大約是查探僵尸群分布與幸存者,如果發現幸存者,偶爾也會空投下一些救援物資。

    不過諷刺的是,為數不少的幸存者就是被這些救援物資害死的,因為僵尸的耳目可靈敏得很,也會朝著空投救援物資的方向蜂擁而去……

    房間里的三個僵尸顯然也聽到了飛機的轟鳴,躁動不安起來,窗邊的兩個僵尸都探出窗戶對著天空嚎叫!而繞圈的僵尸抬起頭來,卻是正好看見了匍匐在閣樓口的齊林,它興奮地揮舞雙手齜牙咧嘴對著齊林嘶吼……

    齊林一愣,隨即反應過來!

    不能再拖了,就是這時候!

    齊林怒目圓睜,咬咬牙,合身抱著盾牌猛力下撲!

    “蓬”的一聲!

    齊林和他抱著的床板盾牌準確落在長發僵尸身上把它壓倒,那僵尸隔著盾牌被壓在齊林身下兀自揮舞雙手掙扎著,齊林毫不猶豫舉起短矛對準僵尸的眼眶狠戳了下去!

    這一擊他已經在腦海中進行了無數次!

    可惜齊林手中的短矛畢竟是自制的,不夠鋒利,一下戳到了僵尸的額頭上,沒能戳破順勢擦著僵尸的臉一滑,濺起一蓬血花,磕到了地上。

    僵尸嗷嗷叫著,一手胡亂地去抓齊林拿著短矛的手,齊林大駭,拼盡全力捏緊短矛連連幾下,這才戳破了僵尸的頭。

    窗邊的兩個僵尸聞聲撲了過來,齊林打滾起身用床板盾牌抵住它們,一番死命的推擋之下往門口退去。

    門口處老爸設置的障礙還有殘留,若是沒有眼前僵尸的干擾,越過這些障礙也不難,可就在齊林退到門口的時候,驀地門外又是一雙枯骨般的手亂抓而出,更是一把抓住了齊林,接著一個腐爛得只剩半邊臉的僵尸張大嘴嘶嚎著探了出來!一口就往齊林的右肩頭咬去!

    那一口正咬在肩頭的海綿上,齊林嚇得魂飛魄散,下意識一個手肘向后猛地打去,掙脫了半臉僵尸的束縛!

    房間內的兩個僵尸嗷叫著撲了上來,齊林一個貓腰,矮身躲在床板盾牌的后面,兩個僵尸直接壓在床板上瘋狂抓咬,甚至狂暴地咬到了床板上!

    門外的僵尸也俯下身來,兩手朝著齊林亂抓亂撓!

    前無去路!退無可退!

    情況已是萬分危急,齊林只能不斷地蹬腿和躲閃,心中一片空白……

    他覺得自己真是沒用,老爸為了救他那么拼,可他還沒殺出這個房間,就要變成僵尸的大餐了。

    想到了老爸,齊林心頭驀地一亮!

    對了,想闖出去沒必要走門,從窗口跳出去也可以!

    齊林蹬著腿,在地上地向窗口方向移動,房間里的兩個僵尸則依然趴在床板上抓狂;門外的半臉僵尸也爬進房間,正在賣力地站起……

    草!要是再加一個僵尸撲到身上床板的話,憑著自己的小身板,壓都被壓垮了!

    齊林不再猶豫,用力一推舍掉床板盾牌,橫向一滾,連滾帶爬沖向窗口,翻身爬到窗臺之上,他火速地一掃周邊的情況,還好,只有稍遠的地方還有僵尸,他毫不遲疑地縱身一躍!

    要像老爸那樣縱身一躍,直面這個殘酷的世界,踏上鐵血男子漢的征途,殺出自己的未來!

    屋外油綠的草坪上有著大片的血跡點點斑斑,但都早已風干,四周還零落著一些尸體和殘肢,叫人難以直視!

    齊林滾落在紅綠相間的草坪上,站起的時候有些腿軟,他爬起往前跳著奔了好幾步,才心有余悸回頭去看自家的房子。

    二樓房間內的三個僵尸躁狂不已,其中一個半臉僵尸竟也跟著翻了窗下來,卻是很不幸頭先著地,嗷叫著怎么也爬不起來。

    “哈哈!活該你倒霉!只剩半張臉了,還臉先著地!徹底毀容沒救了!看你還好意思出來咬人?”

    齊林忍不住哈哈大笑,那么多天的壓抑后,他第一次笑,是嘲笑僵尸的無能,更是劫后余生的笑。

    然而他的笑瞬間凝固了,他忽覺右肩頭上隱隱作痛,用手一摸滿是鮮血!原來綁在肩頭的海綿布帶已沒剩多少,觸手到的竟是一個清晰的牙印傷!

    齊林驚呆了!

    尼瑪!到底還是被咬到了啊!

    齊林覺得這真是太諷刺了,他都那么拼了才逃出生天,剛覺得大難不死必有后福上帝保佑佛祖顯靈老天待我不薄……

    結果還是被咬到了!

    這不是玩我嗎?

    眼前是死路一條了!

    齊林曾在閣樓上見過被咬傷的幸存者尸變的過程,只要大約半小時左右,他就會變成面目全非的僵尸了!

    還能自救嗎???

    吃藥?

    無藥可救!

    砍手?

    咬在肩頭,砍都沒法砍啊!

    完了!真完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449273_9_250-m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作者 晨星LL
  「系統,積分能兌錢嗎?」

  「不能。」

  「幹,那...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