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僵尸世界大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被咬的肩頭傷口處傳來絲絲麻癢的感覺,連帶手臂也開始發麻顫抖……

    無計可施了,看來只能是等死了!齊林感到絕望!

    等等!至少,得找那幾個僵尸報仇啊!

    害老子變僵尸,害齊某人齊大俠齊悍將壯志未酬英年早逝!怎能放過它們!

    反正死路一條了,背水一戰又有何妨?何況干掉它們還能順便死在自己家里!

    齊林深呼吸一下,咬牙切齒間就打定了這個略帶兒戲的決定,他本來就還是個少年而已。

    他細心搜羅了一下周邊,也發現了幾樣可以稱為武器的東西:一把軍用匕首、一副輕型拳擊手套,還有一把堪稱利器的消防救生斧。

    匕首短了點,但勝在鋒利輕巧,適合貼身近戰。

    拳擊手套是打業余的那種,戴上后手指依然可以行動自如,也算是給裸露的雙手加了一道防線;雖然對于被咬的他來說并沒有什么用了。

    那把消防救生斧是從一個僵尸頭上拔下來的,對齊林來說稍重了點,但這個給力啊,殺傷力威猛,雙手把住揮舞也勉強能用。

    有了這些,齊林膽氣夠足了,扛起斧子就往自己家里沖!

    一樓還殘留著五個僵尸,低頭嘶嚎著散落屋內各處,齊林二話不說,大步上前一斧子一個就成功地干掉了兩個僵尸!

    余下的三個僵尸是嗷叫著一齊撲上來的,多日未見活物的它們顯得格外瘋狂!

    齊林下意識拖著斧子就往門外跑,他家過道狹小,追他的僵尸也只能先后排著隊,他跑出門口守著,等僵尸出現猛地兩斧子下去又干凈利落干掉了兩個!

    最后一個僵尸卻是合身撲到了齊林身上,齊林仗著有頭盔猛地連撞幾下僵尸,再一頭死死抵住了僵尸的嘴,騰出手將那把匕首狠狠地從僵尸的下顎插進腦袋里!

    那僵尸的一腔污血濃厚地噴在齊林的頭盔之上,腥臭無比令人作嘔,可自知也快成為僵尸同類的他也不管不顧了,抹了一把頭盔前檔確認不影響視線,便一鼓作氣沖上了二樓!

    在二樓閣樓房間里,齊林手持利斧如愿大卸八塊了禍害他的兩個僵尸。

    至于掉到樓下的那個頭先著地爬不起來的倒霉僵尸,齊林也沒忘記特殊照顧,精選了數個重物砸將下去,就此砸成了僵尸餅。

    重新奪回了自己家,渾身浴血的齊林喘著粗氣渾身虛脫一般仰面躺在地板上。

    下面可沒啥事干了,只能是等死咯……

    齊林感覺自己心跳在加快,體溫也在逐漸升高,肩頭的傷口處奇癢無比,那癢漸漸蔓延到全身……

    這是死亡來臨的感覺嗎?

    還是尸變的前兆?

    看來沒多少時間了!

    他認命般閉上眼睛。

    ……

    不知老爸怎樣了?能逃命嗎?還是也不幸變成了僵尸?

    ……

    可如果老爸沒變僵尸的話,怎么不殺回來救他呢?

    ……

    自己變成僵尸后,但愿不要傷害到誰!可千萬別咬到什么妹子啊……哪怕成了僵尸,也要有點節操好嗎?

    ……

    最好不要有人來這里,雖然要變成僵尸了,但也不想被人砍啊!

    ……

    干脆給自己一刀,來個痛快?

    ……

    好主意!殺身成仁舍身取義啊!

    ……

    抵抗僵尸先進分子齊林英勇犧牲在自己家里!沒準還能上校報頭條!如果學校還能開學的話……

    ……

    呃……怎么感覺動都不能動了?

    ……

    齊林無法動彈了,眼皮也耷拉了下來,腦海里胡思亂想著……

    ……

    ……

    遠在華夏國千萬里之外的阿拉斯加,遼闊的大草原上一群馴鹿正在悠閑地散步嬉戲,腳下忽覺隱隱震動,馴鹿們驚慌之下四散跑開!

    就在這大草原地底五十米深處,一處秘密的地下軍事基地正發生著激烈火拼!

    這是亞美加國特種行動單位的主基地之一,交火雙方的火力都非常猛,交織如麻的槍聲爆破與轟炸聲此起彼伏!

    短短十五分鐘過后,基地就重歸寂靜,只是空氣中依然彌漫著濃濃硝煙與血腥之氣。

    此時整個基地像是斷了電一般沒有絲毫光線,伸手不見五指,但卻照樣有為數不少的人在如此黑暗中奔忙自如的樣子,著實詭異。

    “哼,不堪一擊!找了那么久,還掘地三尺跑這兒來,結果沒打爽沒高潮就完蛋了,真是浪費時間!”黑暗之中傳來一個冷漠清脆的女聲,“阿狼,外面種子的擴散情況怎樣了?”

    “呃……大蘇、廣圳、孟買、京都、首爾、多倫多、伊斯坦布爾、芝加哥、慕尼黑……都已經深度擴散!各區采集戰隊也已經開始采集,初步都有收獲!”回應她的是一個略顯稚嫩的男聲。

    “原本的計劃應該是全球百萬人口以上城市同步擴散的!現在的規模會不會太小了點?”

    “但那邊的意思……擴散還是從局部慢慢來為好!慢點也無妨,我們區域采集戰隊人手正好也不夠啊!就怕漏網的覺醒者時間長了會失控的!”

    “失控?呵!對付低階覺醒者還能失控的話,都該給我滾回娘胎里去!”女子略有不悅冷笑道。

    “其實根據秦教授的觀點,這也免得大范圍傳染時因為人種基因的不同,產生太多的變異覺醒體!”稚嫩男聲小心回應道。

    “變異覺醒體?那出現的概率不會很高吧!”

    “一兩個自然沒多大關系,但如果一下子出現太多,我們就控制不住了!”

    “好吧,反正我有的是耐心!多留意區域范圍內覺醒體的數量!若是大幅超過當地采集戰隊的話,要及時調度支援,以免發生意外!”

    “了解!”

    “收拾一下就趕緊走吧!老美恐怕都想要扔導彈過來了!”

    “是!”

    ……

    巴黎戰神廣場高達324米的地標建筑埃菲爾鐵塔是法蘭西的驕傲!

    如今氣勢宏偉的塔身之上已爬滿了上千人,還有不少逃亡的人們爭先恐后地想往塔上爬,他們腳下則是密密麻麻的僵尸在揮舞雙手暴虐嘶嚎著!

    不時有人沒能抓穩,從塔身高處掉落到僵尸群中,當場摔死還是幸運的!若是沒能一下子摔死,周圍僵尸們蜂擁而上……那酸爽……不!那真是慘不忍睹!

    昔日美麗浪漫的塞納河里此時都是滿滿的僵尸與活人在混雜同游,僵尸在水中起伏本能地想靠近落水者,落水者則拼命躲著游著,卻絕望得不知道該游向何處!

    塞納河里不多的游船成了香餑餑,落水的幸存者都想往船上爬,卻被船上的人狠心地砸回河里!

    船上早已經是人滿為患了,人再多的話,那恐怕就要翻船了!

    哭喊!慘叫!咒罵!以及僵尸群無休止的嘶嚎!船上活著的人們都聽得麻木了!

    誰沒有同情心?誰不想救下更多的同胞!但此刻同情心泛濫的人只會害死更多的幸存者!

    一艘老牌游船上的大副安德烈更是面帶猙獰逐個排查船上的人,一發現身上有傷口的人,就拉了出來!

    天可憐見,那些受傷之人,并不全是僵尸咬傷的,也有著急摔倒、擦傷、與人爭搶受傷之類的,但安德烈可不管那么多!只要發現有傷,不分男女老幼,立即喝令船員將其扔進河里!

    上帝保佑!大災變之前的安德烈原本是個多么善良虔誠的教徒啊!

    ……

    大和國的京都古城正是櫻花季,往年都是人山人海地觀賞櫻花享受生活,如今卻是血色之城哀鴻一片!到處都是暗紅的血與殘尸斷肢伴隨著各色落櫻繽紛,鋪滿了城市大大小小的街道!

    絕望的人們尖叫著無處可逃,有些人爬到櫻花樹上,有些則爬到古舊建筑的屋頂之上,但都因缺少食物熬不過幾天!

    人們祈求著天神下凡拯救他們,更有人咒罵著奧特曼、高達都去哪了……來個哥斯拉也好啊!

    不少崇尚武士道精神的青壯年,苦大仇深咬牙切齒地綁上熱血頭帶,緊握著東洋刀一路怒喊,最后悍不畏死向著僵尸群砍殺過去!剎那間血光四濺,殺氣震天,手腳頭顱漫天飛舞!場面極其血腥火爆!

    然而這并沒有什么什么用!沒多久,京都櫻花樹下的僵尸群里又多了些綁著熱血頭帶的殘缺僵尸……

    在賞櫻勝地的圓山公園內,還上演了一幕不為人知的精彩場面!

    一個妙齡穿著校服的少女僵尸追著一個猥瑣不堪的矮胖大叔在跑!直到追進一處草叢里,少女僵尸將其按倒瘋狂撕咬!那矮胖大叔凄厲地嘶聲慘叫著——亞蠻路!亞蠻路!

    天知道,他上個月才在同一個地方非禮過這個少女!如今這般下場,也算是因果有報!

    ……

    首爾的街頭,也出現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場面!

    一個僵尸撲倒了一個嬌艷性感的美女,張大嘴咬在其高聳的胸部上,卻是一口的硅膠,嚼而無味堵在其爛嘴里,僵尸本能地摳嘴想吐出來!那美女卻借機金蟬脫殼,并使出防狼噴霧、電擊棒、高跟鞋砸頭的防狼戰術,直到鋒利的高跟鞋跟就此釘在這僵尸的頭上,她竟一舉反敗為勝逃過一劫!

    ……

    亞美利加大城市芝加哥的上空,超出五個飛行縱隊的“阿帕奇”戰略武裝直升機在執行地面絞殺的任務!大口徑的機槍掃射地面僵尸群!激射出來的槍花都照亮了芝加哥的夜空!不時還射出小型飛彈落在僵尸群中,爆炸出來的氣浪掀起漫天血雨……可饒是如此強悍的火力,卻依然阻擋不了僵尸群的擴散!

    ……

    舊金山、圣彼得堡、利物浦、德黑蘭、慕尼黑、孟買……全球各國幾乎都有大型城市爆發僵尸疫情!還有罪犯黑幫勢力趁亂趁火打劫、反政府武裝、恐怖組織都借機生事……

    更有一腦殘的恐怖激進組織宣稱對此全球生化危機負責!不到半小時,從全球各地就飛出十三枚型號不一當量不等的洲際導彈,先后精準地落在那激進組織位于深山老林的大本營里!生生把偌大一個山脈都給炸平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9_251-m
我在異界有座城
作者 寒慕白
  殘酷而強大的樓城世界,擁有各類可升級的樓城。   神祕犀利的手機應用,讓唐震無往而不利! ...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