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外來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瑞士,阿爾卑斯山腳下,一個五官清秀,身材略微肥胖,個子稍微有點矮,大約一米七左右,年紀在二十多歲的青年正四下眺望,不由得激情澎湃,高聲朗誦。

    “啊,阿爾卑斯,歐洲第一高峰,我來了……”

    這青年名叫龍星流,剛剛從中國北京來到了瑞士,下了飛機后,就奔向向往以久的阿爾卑斯山,才到山腳下,他壓抑不了心中的激動,口中喊了這么一句話來。

    龍星流的話音剛起了個開頭,遠處隱約可見的白皚皚的山頂上,傳過來一陣劇烈的響動,巨大的雪團在山峰上一路滾下,震得龍星流的腳下都能夠感覺出地在不停的晃動,這種大山雪峰的歡迎方式,嚇得龍星流身子一抖,立時就閉上了嘴巴,中止了龍星流準備了許久的演講稿子。

    總算天色不早,龍星流胡亂走到的地方,又屬于阿爾卑斯山腳比較偏僻的一處,本來就很少有人游玩,此刻更加沒人過來,倒也沒有人嗤笑龍星流。

    ‘既然不太喜歡大聲說話,不說話只拍拍風景總行吧。’龍星流在心里滴咕,莫名的對這雄偉的阿爾卑斯山產生了敬畏心理。

    抓起胸前的相機,四下的瞄準,或遠或近,尋找合適的目標,一下又一下的白光閃動,只聽得‘咔嚓’聲音響起,龍星流飛快的拍起來。

    ‘咦’,龍星流驚呼一聲,看到遠處忽然露出四五個黑點,快速的移動,迅速靠近過來,雖然不知道是什么,龍星流可覺得新奇,順手拿起相片拍了幾下,就繼續接著打量起眼前的風景起來。

    “嘿嘿,小子,你逃吧,怎么不逃了,兄弟們,看來他是跑不動了?”一個非常怪異的腔調,帶著濃重的鼻音,咬著很糟糕的字母,用半生半熟的意大利語,在龍星流身后喊道,緊接著一陣凌亂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地傳來。

    龍星流正在查看這山下特有的櫸木林,那山毛櫸聞名已久,是龍星流要好好觀察的東西之一,龍星流甚至都將脖子上面的相機取了下來,拿在手中,準備好好的拍幾張漂亮的相片,這下龍星流可是沒法拍了。

    一個身材瘦弱,約有一米八左右的青年,正上氣不接下氣的在前面狂奔,他那身子搖晃著,仿佛隨時都有可能跌倒,跟在他后面的是四個壯年大漢,那四個壯年大漢都是將近兩米來高,跑動起來,像是四座沉重的鐵塔在移動,那發話的正是追得最快的一個大漢,他大聲呼喊,腳上并沒有加快步子,看來像是在玩貓抓老鼠的游戲。

    果然,那瘦弱青年跑到龍星流的附近后,身子一個踉蹌,口中發出低低的求救聲音,就倒在了地上,無論他如何的掙扎,還是爬不起來,只能非常驚惶的看著后面的追兵越來越近。

    大漢們三步并作兩步,追趕到了近前,四個人手起腳落,雨點般的打擊,就往那青年的身上轟個不停。

    龍星流對意大利語比較熟悉,他甚至都能夠聽出,那挨打的青年說出的正是純正的意大利語,他眉頭皺了一下,想起也不知道這些人的來路,身處異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懶得出聲阻攔,只是停止了拍攝照片,冷冷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那青年哪里經得了這些個壯漢的瘋狂毆打,那慘叫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沒多久的時間,就沒有了聲息,可那些大漢們并沒有就此放過他,仍是不停的拳打腳踢。

    俗話說,殺人不過頭點地,要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刀將人殺了就完了,這四個大漢不講半點的規矩,顯然是要將這青年活活打死,讓他在死前多受點活罪,龍星流嘆息了一聲,心中一股不平之氣就沖了出來。

    “住手,殺就殺,不殺就放過他。”龍星流指著四個埋頭苦干的大漢,聲若洪鐘,將他們狠狠的嚇了一跳。

    龍星流講的是純正的意大利語,他這個是在北京的一所大學中專門研習過的語種之一,那吐出來詞非常的地道,那四個大漢身子一震,停下了手頭的活計,都抬起頭向龍星流這邊看了過來。

    “不要多管閑事,亞洲人,趁我們還沒有改變主意之前,快點滾。”又是那個為首的大漢,看到龍星流這個身材并不魁梧的人,任務說明上可沒有這個人的資料,他并沒有多少興趣,只是口中輕蔑的答道。

    “我是中國人。”勸說無效,龍星流懶得再作解釋,直接沖了過來,他用了一個他最熟悉的截拳道動作,滑步向前,準備對大漢作快速打擊。

    滑步,是截拳道中最常用的步法,龍星流從上初中時起練習,練習到最為熟練時,龍星流甚至可以站在一根繩子上面,用這種滑步快速移動。

    這發話的大漢哪里知道這其中的巧妙,認為龍星流是站在安全距離之外,對他產生不了威脅,龍星流的身體剛一滑動,緊接著就是一個躍步向前,突然就沖到了大漢的身前,右腳迅速抬起,一個側踢就將這將近二米的大漢,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將大漢輕松擊倒。

    大漢的身體確實強硬,以龍星流的腳力足以踢斷一棵碗口大小的樹木,可龍星流的這個側踢完成后,足彎處感覺火辣辣的一片,好不疼痛。

    龍星流估計多半是去掉了一塊皮,可連去查看一眼的機會都沒有,其余三名大漢反應過來,吼叫連連,就從三個方向圍住了龍星流。

    三名大漢明顯受過一定的訓練,沒有一擁而上,站在龍星流身后的大漢,首先從后面撲了過來,將龍星流連同雙臂一起抱住,另外兩個,一左一右,上前夾攻。

    龍星流向左略一側身,右拳向后猛擊那人的檔部,對方慘叫一聲,手上一松,龍星流頭也沒回,右肘抬了起來,閃電般擊向對方面部,那大漢向后連退了幾步,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捂著重要部位,疼得爬不起身來。

    龍星流右肘擊出后,右手在空中迅速握拳,沖左邊大漢的臉上就招呼上了,這右手直拳發出呼呼的拳風,那大漢只覺得眼前一串金星,撲通摔倒在了地上。

    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右邊的大漢絲毫不為同伴被擊倒的事實發怵,不依不饒的沖了過來,龍星連連得手,心中更加放松,一記右側踢,正中大漢的胸腹,這記側踢勢大力沉,大漢騰云駕霧般的,就飛了出去。

    龍星流挽起褲腳一看,只見右腳的足彎處,果然紅通通一片,一大塊紅皮翻起,疼得龍星流呲牙咧嘴,不敢再看,手上一松,放回褲腳,回頭打量那地上躺著的瘦弱青年。

    那青年一張白慘慘的臉,此刻換作了豬頭大哥,滿臉的青腫大包,嘴角處更是滲出一絲鮮血來,可見那些大漢下手之重。

    四名大漢都被擊倒,龍星流見這青年還是沒有動靜,心中一緊,連忙伸手往青年的鼻子前面湊去,還好,絲絲的熱氣正不停的冒了出來,龍星流算是沒有白忙活一場,也不枉龍星流付出了一塊珍貴的肉皮代價。

    “中國人,嘿嘿,就想走了嗎,沒這么容易?”

    龍星流才扶起那青年,準備送他到附近的醫院救治時,身后那怪模怪樣的腔調響起,那四名應該躺在地上哼哈的家伙,居然又重新站了起來,將他們兩個團團圍住。

    明顯不同于剛才的架式,一股異常詭異的氣息,在龍星流的身體左右移動,刺激得龍星得差點打了一個噴嚏,龍星流依靠強大的意志力,硬是將這個yu望控制住,這才沒有出乖露丑。

    “我們高貴的血統,居然會被你這小小的人類打敗,還是一個瘦弱的中國人,幸好是到了晚上,不然還真的會讓你們逃走呢。”

    還是為首的那個大漢,心有不甘的狠狠說道。

    被大漢提醒,龍星流才注意到,一輪圓月已經升起在空中,別人都說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龍星流順便看了一會,也沒有發現哪里比中國圓了。

    不過,月亮的顏色和中國多少有點區別,并不是常見的那種又白又亮的顏色,一道又青又冷的月光,從空中照了下來,正投射在這四個大漢的身上,形成一個非常怪異的影像,龍星流很快迷糊起來,只覺得那天上掛著的月亮,也陰了下來。

    “可惡的人類,就讓你見識一下高貴的血統存在,算是你臨死前的最后幸福。”

    為首的大漢聲音變得冷酷,一道青色的月華,直接鉆進了他的身體,一陣吱吱咯咯的聲音從他的身體里面傳出,全身的黑衣都被漲成了碎片,濃黑茂盛的長毛鉆了出來,覆蓋了他身上所有的地方。

    他那將近兩米的身體迅速變長變粗,一直長到了最少有兩米五左右,才停止了下來,那一張大臉變成長條形,口中發出含糊的聲音,道:“我們高貴狼人的血統存在,偉大月亮之神、黑夜之神寵愛的種族,馬上恩賜你這小小的人類,在地獄中永生的機會。”

    其余三名大漢,幾乎同時變成了同等高大的恐怖狼人,四個狼人,八只綠慘慘的眼睛,直盯著龍星流。

    “我暈,居然是狼人變身。”龍星流看著眼前的四個大漢,都和這為首的大漢一起,變作了高大的狼人,任憑龍星流的神經如何粗大,這種傳說中的存在,還是讓龍星流的神經產生了短路,腦子一暈,就往地上摔了下去,連帶著他剛剛扶著的瘦弱青年,也重新倒了下來。

    狼人變身的效果顯現出來,四道殘影在空中劃過,他們展示出一種常人遠遠不及了速度,帶起強勁的破空聲,瞬間沖至龍星流的身邊,兩人一組,一個拎頭,一個拎腳,將龍星流和那個瘦弱青年分別抬了起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52606_22_64-m
神級巫醫在都市
作者 五志
  身懷巫醫傳承系統,擁有驚世醫術,人鬼妖神個個能醫!
  校花警花,護士明星,各式...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