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是我的使魔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環顧了許久,終于找到了坐在一旁的祈嵐,不由得長嘆了一口氣,走了過去。他正看著一本陣法書,發覺我進來了,語氣有些不悅地問:“去哪了。”

    “迷路了,誰讓你把我丟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又不管我。我剛剛還差點被當成可疑人物丟了出去!”我沒好氣地說著,一屁股坐在他對面的椅子上。走了那么久也是累了。

    也許是驚異我的態度,這間房里的學子們居然都齊刷刷地望向我。

    祈嵐沒說話,就只是默默看著我,眼中的寒意愈加深沉。門外的人也開始鬧哄哄,隱約能聽到一些碎語。

    “天吶!居然敢頂撞天軒閣的人!不想活了吧!那可是祈氏的二公子耶!可是那個祈嵐耶!”

    “他可是天軒閣的第一名啊!真是的!干嘛不把這家伙丟出去啊!”

    “這個人膽子也太大了!到底是什么來路!居然連祈嵐也敢得罪!天吶!”

    “不是叫你跟著我嗎?”祈嵐幽幽把書放下,語氣不起波瀾地看著我。

    周圍一下子寂靜了,所有人大氣都不出一個。

    “是是是!我就應該像一只勤勞的小蜜蜂一樣一直圍著少主你這朵高貴艷麗的花飛來飛去。”我隨性地拿起他的書翻了一翻,笑著說。

    “……”

    我好像說了什么不應該講的話,不然不會被一把劍架著咽喉。我默默看向劍的主人,是莫凌雪。

    “真是大膽,居然敢這樣詆毀祈嵐!”她咬牙切齒。

    這是詆毀?這是詆毀?這是詆毀?我真該習慣被人指著脖子的日子。

    祈嵐看上去并沒打算幫我,我長嘆一聲,用食指撥開那把劍,“我說,可以不要用劍指著我嗎?未免太不講理?”

    祈嵐淡淡地說:“放下。”

    莫凌雪本想給我放點血來點教訓,卻聽見祈嵐的話,不得不放下劍。我想她心里對我的不滿已經達到極點,不然不會生氣得美麗的臉都扭曲了。

    “原來你還有這樣的擁護者呀?感覺現在的人類都好厲害的感覺。”我調笑道。

    “不要在煽動她了。”祈嵐瞥向我,似威脅似勸告。“如果你不想被劃破咽喉的話。”

    “呵……沒差不是嗎?不死也沒什么用,就只能成為一只蜜蜂,或者被圈養的家禽。”我幽幽看向他,微微一笑:“或者說我還有其他利用價值嗎?”

    他一蹙眉,而后展開,淡淡說道:“也許。”

    死小鬼……我惡狠狠地盯著他,而他也不管我的目光,周圍的人更是好奇,各種議論的話語此起彼伏。

    鐘聲響起,剛剛那位老者走了進來,看到這樣混亂的場景,不由得低沉著臉,剛剛那個阻止對決的白葉霖見狀起身對眾人說:“好了,上課了,各位都回去吧。”

    眾人紛紛退到門外,可我依舊站在祈嵐旁邊,白葉霖轉過身對我說:“你也回去吧。”

    我無奈地翻白眼,而后對他一笑,“我可不是學生。”

    老者聲音嚴肅低沉,銳利的目光落在我身上。“這里可不是外人能隨便進來的,出去。”

    我指著這個班里的那些使魔們,“它們就可以?”

    其中有一個黃發使魔笑道:“因為我們是使魔,自然是跟著主人的。”

    我環顧了一下四周,又把視線落在祈嵐身上,還沒問自己這是可以回去了嗎,就聽到祈嵐冷冷說道:“它是我的使魔。”

    “什么!”我聽到此起彼伏的驚呼。

    老者眼中有些疑惑,“使魔?”

    “不會吧,這家伙……居然是使魔?”那個黃發使魔挑起我的下巴,“看起來完全是個普通的人類,身上完全沒有妖魔的氣息,連靈力也幾乎沒有。”

    “似乎是出現了什么差錯,召喚出了一只,失去記憶,沒有靈力的全人形使魔。”我不悅地拍開它的手。“連如何獲取靈力以及使用靈力的方法也早已忘記。”

    “噗……”它笑得很張狂,“那你還真沒用。怪不得祁家少主都不把你帶出來。”

    “凌琉。”坐在前面的小少年出聲制止它,“不要欺負弱小。”

    “嘖……”凌琉放開我,安分地站回小少年身后。

    那小少年看上去同宮遙一般大,卻沒有同齡人該有的天真爛漫,反而像一個成人一般,掛著冷靜嚴謹的表情。

    “好了,總之,你先到一旁去。我們要上課了。”老者示意我站到后面去。

    難道權衡使魔有無利用價值就只有力量嗎?我不悅地蹙緊眉頭,好吧,畢竟這里隨便一個人都能秒殺我了。我默默站到最后面,倚著墻壁看著他們。

    老者講的是結界陣法,明明是第一次聽到這些陣法的名字,可我腦中一瞬間卻浮現了這些陣法的圖解,構造,咒語。

    我一震,為什么我會……

    這些陣法都是驅魔師使用的,而且都是十分復雜的陣法,不是普通的驅魔師能夠記住的,更別說與驅魔師相反的妖魔一族。可是,為什么我會記得,而且這些陣法,讓我覺得有一股熟悉的感覺,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得,連我也忘記了。

    我腦中又浮現出早上走過的地方,祈軒學院,陣法,這些東西沒有一樣不讓我熟悉。

    我,到底是誰?

    我的頭開始劇痛,痛得我無法思考,我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我的腦中蠕動,東串西串,頭腦就要裂開了。我支持不住跪倒在地,扯住頭發。

    “怎么了?”一個抹茶綠發色的使魔關切地蹲下問我。

    我滿頭大汗,視野變得一片白茫,又變得一片通紅,最后變得一片黑暗。視野慢慢恢復,劇痛感也慢慢消失,我捂住額頭,無力地說:“沒事……”

    剛剛一瞬間,好像看到了什么……我閉上眼眸休息。

    下課鐘聲響起,祈嵐回頭看了我一眼,也不管我,直接走開。我搖晃著起身,跟上去。他一路往另外一個地方走去,似乎是一個大型的戶外競技場,也可能是一個操場。

    “如果……我什么用都沒有,那你要我干什么呢?”我跟在后面,語氣無力地問道。“我對你……或許根本就沒有任何用處。”

    我什么都想不起來,無論是什么。或許還會拖累你。

    他停住,回頭看我,深邃的眼中不復從前的冰冷,反而有些許溫柔。他淡淡地說,“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才會召喚出你,為什么你會失去記憶,為什么你沒有靈力,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做。”

    “但是,你是我的使魔。”

    “如果你沒有靈力,我就教你如何獲取靈力,如果你沒有記憶,那就從現在開始記住,如果你沒有用處,那我就努力讓你變得有用處,如果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誰,那我就告訴你……”

    “你是我的使魔。”他堅定的眼神,讓我一瞬間變得有些呆滯,不由得會心一笑,我承認這是我第一次真心的笑。“我還以為你是個冷漠又重視力量的人類,沒想到你還蠻可愛的!”

    他臉一下子又黑了,“可愛……這詞用錯了。”

    “哈哈哈哈——不要在意細節!”我拍著他的肩膀,忽然停止大笑,認真抓緊他的肩膀,“謝了。”

    “我會好好努力,成為配得上你的使魔。”

    他隨手扒開我的爪子,“使魔可不會對主人動手動腳的。”

    “噗……對了,話說我為什么沒有名字,你都不給我取?”我還是很糾結這個問題。“他們問我名字,都不好回答了。”

    “不是取了嗎?在一開始見到的時候。你不知道了么?我剛剛也說過。”

    “不會吧……”我無奈地挑高眉毛,“使魔?這還真是隨便……”取名無能?

    他得意一笑,雖然很帥氣的笑容,但我怎么感到一陣寒意。

    算了,使魔就使魔吧……比起小黑好多了……

    “那么現在我們該干什么?”我指著這空曠的地方問道。這周圍十分廣闊,鋪滿了柔軟的草皮,不遠處還擺放著許多冷兵器,乍一看,種類還十分齊全。

    “下一堂課,是實戰。”

    “哦哦,實戰啊……等等!實戰?你說的實戰該不會是……”我忽然面色一白。

    “驅魔師的實戰課,暫時不會讓你去。”他開始為我解釋一下這堂課的內容,大概是驅魔師為了提高自己的實戰經驗和能力,以陣法,結界,封印術,使魔,冷兵器等等來進行對決的課程。因為許多人的使魔還是在觀察測試階段,所以暫時不會使用使魔,不過等大部分人測試期一過就會開始運用使魔作戰了。不過,雖然現在還是測試期,但已經有人迫不及待地使用使魔對決了。他說,看我這么弱,別的使魔應該不屑與我對決。

    “……”雖然是事實,也不要說得那么直白好吧?也許我會是很強的……大概。

    可惜祈嵐似乎忘記了一件事,雖然我很弱,但妖魔是力量至上主義,弱小的妖是無法存活下來的,它們會用盡一切排除異己,所以,我對接下來會遇到的事已經有所預感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30092-m
重生校園女帝:裴少,慢點撩!
作者 梵舞伽藍
  她是修仙界第一女帝,卻沒想到新婚夜被人毒死。一朝重生到地球的高中生身上,親父不愛,繼母惡毒...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