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名字的意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都說我有預感了,可沒說我做了心理準備,所以當它們全數圍上來像觀察什么稀奇物品般的時候,我只能面無表情地任它們拉扯著。

    “咦?這真的是妖嗎?黑發耶!”一個紫發使魔扯著我的頭發,興致盎然地對著旁邊一個長得同它一模一樣的紫發使魔笑道,“翊紫,你看,真的是黑發耶?”

    我吃痛地瞪著它,“放手!”

    “嘖嘖,還真是可笑,居然跟人類一個模樣。”翊紫捏著我的臉頰,往外一扯。“哇~矅紫,這家伙的臉出乎意料地水潤耶~”

    “也的確,的確看上去好弱。”凌琉戳著我的頭笑著說道。“真的是妖魔?不會是人類吧?”

    “啊喂!真是夠了!別碰我!非禮啊!”我拍開它們的魔爪,“警告你們,不要再碰我!”

    “噗,為什么不能碰?”矅紫邪笑著靠近,“又不是把你怎么樣,不過就是摸一下?”

    “……”天吶!這些都是什么人,呸,什么妖魔啊!我煩厭地往一旁走,卻被它們攔住,就算我跑起來,也還是被它們抓住。

    “喂!你們簡直是夠了!”我氣得冷聲說道。

    它們似乎覺得很好玩,吃吃地笑了起來。

    “好了,你們別鬧它了。”一個溫柔的女聲在我身后傳來。

    凌琉它們見狀也就不鬧我了,悻悻地走了。

    “你沒事吧?”剛剛那個抹茶綠發色的使魔關心地問我。

    “嗯,沒事。”我拍掉頭上的落葉和灰塵,“謝了。對了,你叫什么?”

    “我是白葉霖的使魔,叫做綠晗。你呢?”它溫柔地笑著說。

    哦?是剛剛那個把我推開的白葉霖的使魔啊?我微微一笑,“我是祈嵐的使魔,叫,使魔。”說完之后我自己也覺得別扭。

    “那家伙也不給我取個好一點的名字,直接給我取名為使魔了。”

    它不解地看著我:“你連自己的名字也忘記了嗎?”

    “嗯?是啊,有什么不對勁?”我問。

    “恩,一般來說,妖怪都是有自己的名字的,而且妖怪是不屑于用人類取的名字,也不愿意丟棄自己本身的名字,名字是有很重要的象征意義的,事實上,主人也很少會為召喚出來的使魔取名的,除非是自己后來收服的使魔,才會給予名字。”它說。名字是束縛一生的咒語,如果取名的話,就是在宣言要制定一生一世的契約,一般不會輕易解約。而且,妖怪的本名是不會輕易告訴人類的,除非你真的信任他,甘愿把性命交付于他,才會告訴他,允許人類呼喚。

    “名字……有那么重要嗎?”我忽然意識到,這該不會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問題吧?“隨便叫不就行了。”

    “不是的,可能對人類來說,名字并沒有像生命那么重要,人類可以隨便取名,或者更改自己的姓名,但是對妖怪來說,名字是很重要的,就跟本身的存在,一樣重要。”綠晗耐心地解釋道。

    就跟本身的存在……一樣重要……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你還是必須想起自己的名字。”

    我出神地思索著它的話,不由得點了點頭,事實上,我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誰。但不是現在。

    “綠晗。”白葉霖在幾步之遙的地方輕喚了一聲,綠晗看向他,微微一笑,對我說:“那我先走了,再見了,使魔。”

    “嗯,再見。”我揮手。它一個轉身就消失在我眼前。

    由于剛剛一直被那些使魔們拉扯,我不由得立即找了一個看似比較安全隱蔽的樹蔭下,從宮遙給我的包袱里抽出一本空白的小冊子,和用木炭特制的筆,憑著記憶畫著這個學院的地圖,和剛剛在我腦中出現的陣法。

    我把地圖畫出來后,感覺更加強烈。果然……這個學院,是一個力量強大結構繁復的陣法。由遍布的玉石雕按一定的結構順序排列布成,至于這個陣法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我卻不敢肯定,這是這個巨大的守護結界,也可以當做封印陣,而且,還可以……

    雖然我記得,卻不能肯定這個陣法的用途。

    而那些課上的陣法,給我的感覺就更為熟悉了,我可以絲毫不爽地把它們默畫下來,而且連它們的構造,咒語等等我都能全部,一字不漏地寫下來,盡管我從來沒有看過這些陣法,但它們卻可以很自然地出現在我的腦海里。

    就好像這些東西,融入了我的血液里,根深蒂固。跟我會使用筷子一樣地自然,不可改變的習慣……

    難道這些,跟我有很大的關系?或許這是我尋找記憶的關鍵部分,而且說實話,我并不想那么弱,我想變強,必須變強。也許會有利用這些陣法的時候……我默默將東西收好。看樣子也差不多快到午飯時間了,我默默出去找祈嵐,卻被一旁的綠晗拉去吃午餐。

    使魔吃的東西比較特別……大多數是新鮮的肉,也有活著的動物,所以跟驅魔師們的吃飯地方是分開的,當然,如果你看見它們嘴角掛著血的吃相,你還能吃得下嗎?

    我默默看著這些使魔的吃相……天吶……嘴角都是血,本來這些使魔都是美型生物,嘴上帶血就更加邪魅了……而且還是簡單粗暴的吃法……

    直接撕……

    我默默咽了咽口水,為什么,我好像不餓了……

    “綠晗姐姐,你干嘛帶人類過來?”一只年齡較小的使魔忽然往我身上黏上來。

    好小!我有些訝異,軟綿綿的栗色頭發,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狗狗一樣的生物。這也是使魔?

    “小芽,這是使魔哦!”綠晗淺笑地摸著它的頭,“要好好對待它哦,它叫做使魔。”

    “叫做使魔的人類?”它好奇地往我臉上湊過來,小腦袋蹭來蹭去,“真奇怪的名字哪?”

    “不,我是妖,大概。”我說。

    “不可能!”它用鼻子嗅了嗅我的衣服,“你身上有人類的味道!一點也沒有妖怪的味道!而且,你的血聞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咦……血?我一愣,說實在的,我倒是沒有特別注意自己的血,這里是祈軒書院,人類與妖魔混居,各種味道都有,所以不太能發現,現在這里只有使魔們,自然能聞出我身上的味道。不過,血很好吃的意思是……我忽然覺得自己處境非常危險。

    “這么一說來,我一直聞到一股很香甜的味道呢!”綠晗恍然大悟地看向我,“原來是你的血的味道?”

    “是這樣嗎……也許我昨晚洗的澡里面放的香料很多……”我開始胡言亂語地解釋道。

    “不會聞錯的,因為小芽的鼻子很靈!”小芽用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得意說道。

    “總之,不要在意我身上的味道了!”我一揮手,“反正我不會讓你們啃!”

    “這是加餐嗎?”一只修長白皙的手抓住我的手,我一回頭,一個邪魅的紅發使魔勾起一抹邪笑。“終于能吃比較高級的肉了。”

    它有一雙猩紅的血眸,張揚的紅發,妖冶的面容帶著誘惑人心的邪笑。

    “我可不是你們的食物。”我試圖掙脫它的手,卻被拽得緊緊的,“放手!”

    “等一下,赤瞳,”綠晗上前一步阻止它,“它是使魔,不是人類,更不是食物。”

    “嘖,真麻煩,是使魔更好,吃了也不會有多大懲罰。”赤瞳隨意地說著。“比起吃人類,懲罰應該較小。”

    “真是!你吃了它,就不擔心評定的時候被歸為有害嗎?”綠晗發覺它不聽勸,不由得冷著臉,“歸為有害的使魔可是要被處理掉的。”

    “嘖……”它終于放手,我抽回被拽紅的手,不由得低咒一聲。

    “好吧,去吃飯!”綠晗用手推著它,它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走開。綠晗又回頭看向我,“那你也快去吃吧!還是說要跟小芽一起去?”

    “你不吃?”我有些疑惑地問。

    “恩,因為我比較特別,事實上,天軒閣,地靈閣的大部分使魔都跟我一樣,雖然也吃鮮肉,但我們更多時候是吸收靈力的,所以只是偶爾才會在這里吃。”

    對了,我想起宮遙說過,使魔是被人類馴養的妖魔,妖魔本身只需要有靈力就能存活,靈力才是妖魔的食物,新鮮的血肉只是妖魔的偏好,比較低級的妖魔更為嗜血肉。綠晗大概是看我這么弱,以為我是食肉的……吧?

    “嗯……我不吃這些東西……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委婉拒絕,余光又瞥到那些使魔的吃相……感覺更加……不好了。

    “咦?你不吃嗎?你不是連靈力的獲取方式都不記得了嗎?如果你不吃這些,你的身體是撐不下去的。”它說著,遞過一大塊肉。

    正如它所說,我早已不記得靈力的獲取方式,如果不吃,就更別說活下去了。我默默接過來,這肉應該是才割下來的,新鮮得血液還在流動,很濃烈的血腥味,感覺細胞還在跳動,我只聞了一口便蹙起了眉,這個腥味……

    “不行!”我把肉塞回去,“不好意思,我先走了。”說完風一般地逃開。

    我跑回剛剛那個房間,祈嵐淡淡地看向我,“怎么?”我說,原來血的味道,那么惡心……”我像是自言自語般低聲說。

    “恩?”祈嵐不解,“你說什么?”

    “不,沒有。”我默默站回他身后。

    他仔細端詳我,將手中的書放回去,起身對我說道:“回去了。”

    “啊?下午不用來?”我驚異地問。

    “今天先回去,下午有事。”他自顧自地走了出去,我遲疑了一下,跟上去。

    回去之后,感覺還是很不舒服,我一把抱住宮遙,蹭著:“天吶,那里的人和魔都好可怕!還是你比較可愛!”

    “都叫你放開他了!”宮旭拉著我的后領使勁往后扯,雖然他最近已經知道我很弱沒有什么殺傷力,但是一只妖抱著自己的弟弟總歸還是讓人不舒服。

    “讓我抱一下宮遙嘛!治愈我的心靈!我不放!”我無賴地掛在宮遙身上。宮遙羞著不知所措。

    “都叫你放手了!還有,少主找你!”他惡狠狠地把我提起來,扔出去。

    “又有什么事啊?”我坐倒在地,忽然間,又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1-m
傻女逆天:廢材大小姐
作者 夏曉涼
  她是出身醫藥世家天才醫者,橫遭末世十年,練就冷血無心。   一夕穿越,成為人人鄙夷的定國侯...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