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BT的生日禮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空哥,呆會打不打球?”小胖子拿著一個籃球走到凌虛空的旁邊,問他道,不過看著凌虛空的樣子,卻依然還是有點心不在焉的樣子。

    “不了,奶奶叫了我今天要早點的回去。”凌虛空晃了晃微微有點昏昏的腦袋,對著小胖子道。對于上午莫名地出現的那一個白衣赤足的女孩,到現在他還是不能釋懷,按著唐靈下來的描述,跟他夢中的那一個綰綰幾乎可以說便是一個樣子的,難不成是自己弄出來的不成?看過太多武俠及玄幻小說的凌虛空倒是很容易地接受自己腦中冒出來的這一個想法,人家吳來都可以吃地瓜變得天下無敵,我這樣的YY一下也不以為過吧――天幸的,他自己倒還是知道只不過是自己YY一下而已,必竟這里再怎么的講也是地球,還是要講講現實主義的嘛。

    凌虛空是由他奶奶一手一腳撫養長大的,他父母在他剛出世不久便離異了,十八年來,那名義上的父母兩人加起來也沒有見過十面,因此雖然不是孤兒,照現實的情況來講,跟孤兒其實也是差不多。因此對著撫養他長大的奶奶的他那一份感情也不是尋常人可以理解。

    “你奶奶今天怎么那么早叫你回去啊?”小胖子有些奇怪地應了聲,差不多班際籃球賽了,做為高中三年最后一次的班際活動,班上主力之一的凌虛空這一陣子都是很努力地跟著一起練習,幾乎都是過了六點半才回去的。

    “我也不是很清楚。”想了一下,凌虛空有點無奈地聳了聳肩道。

    “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奶奶才要你早點回去吧?”倒是前面的唐靈聽著插進了一句來,看著凌虛空微微的笑了一笑,伸手自著桌里面拿出一份裝飾的蠻精美的禮物出來。

    “生日快樂!”唐靈將著那份禮物送到凌虛空的手前,清秀的臉龐上兩個小酒窩淡淡的顯現,煞是可愛。

    “謝謝!”凌虛空看著唐靈的笑容不由地呆愣了一下,些會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將著唐靈手中的生日禮物接過來,一手有點尷尬地搔了下頭發,原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呵呵,怪不得奶奶要自己早點回去了,每年她都是要煮一頓很豐盛的菜來慶祝的。

    “哦……”一旁的小胖子卻在這時一臉怪樣地看了看凌虛空和唐靈,嘴里發出了陣陣嘿嘿的怪笑,雖然沒說什么,那笑容里的那一個蘊味卻不論是誰都可以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小胖子,你討打是不是!”唐靈女孩子的臉皮畢竟是薄了點,俏臉微微的紅了一下,指著小胖子嬌嗔道。

    “不敢不敢……”小胖子拿著籃球迅速地逸離出去,將出教室門的時候,才轉過頭來怪叫了一聲:“大哥大嫂,慢聊,小弟我走liao噢……”

    本已有些尷尬的凌虛空兩人同時的面上一紅,吱吱唔唔地自己也不知說了些什么,便各自地離開了學校。說起他們兩人來,倒可以說是真的是非常的有緣,如果緣字是那樣的算的話――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唐靈從另一個小學轉到凌虛空就讀的小學后,一直到現在高中三年級了,兩人就一直是同桌(小學時是可以男女共桌的)或是上下臨近的桌位,因而彼此的認識和熟知程度遠遠地不是那些只是同班一年兩年的人可比的上的。

    “嘻嘻,唐大巴掌。”凌虛空手里把玩著唐靈送給他的那份生日禮物,笑笑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暫時地將著“綰綰“的那事放了下來。“唐大巴掌”是唐靈的大號,誰叫她一直以來都是凌虛空班上的頂頭上司,一大班長,班長班長,巴掌是也,在唐靈不知抗議多少次無效后,“唐大巴掌”這個號她也只能無奈地承受下來了。

    在著走過一家書具店的時候,凌虛空突地站了一下,轉身走進去買了一瓶“英雄”黑色墨水來,再想了下的,凌虛空又跟著那店員買了一張四開的白紙。帶著這兩樣東西,凌虛空迅速地向著家里奔去。

    “奶奶,我回來了!”凌虛空拿著鑰匙打開門,向著里面高聲地叫了一下。他的家并不很小,裝潢的也很不錯,父母兩人的離異,每年每月拿給他奶奶的撫養費都不少,因而凌虛空自小的物質生活其實也并不會差。

    “你回來啦,空空。”凌虛空奶奶在廚房那里應了一聲:“你先上去吧,奶奶煮好東西再叫你下來。”

    “嗯!”凌虛空應了一聲,帶著剛剛買的紙和墨水走到他的房里,先把唐靈的那樣禮物放好,然后便拿出一只很漂亮的美工筆吸進一些黑色墨水,并用一把小刀把那四開的白紙割分成八開一張大小。

    凌虛空閉眼微微的思忖了下,提起那只美工筆迅速地在紙上揮畫起來。很快的,夢中的那一個綰綰的身形樣貌便在紙下勾勒了出來,白紙黑邊之下,凄涼,驚艷,冷異,還有一絲的讓人感到楚楚動人的綰綰完美再現!

    凌虛空拿著那美工筆慢慢地將“綰綰”加工潤筆,直到全部完工,幾乎耗費了他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不過看著筆下的那一個綰綰,一絲的微笑卻自著他的嘴角之間掠升了起來。

    拿著這張畫好好地自我欣賞了下,凌虛空又將它放了下來,拿起筆在左上角題了一首<>

    白衣赤足亂云鬢,懶起畫眉惹人驚。

    寒煙垂柳寂寞心。

    荒唐難語,明月可曾聽?

    心似火來命如冰,妾雖有意郎無情。

    世事紛紜路不平。

    可憐玉人,堪與誰同行!

    題完這首詞,凌虛空俯下身來打開了書桌下的柜子,把里面一疊同樣八開大小的畫拿了出來,這一疊畫可以說是他的寶貝,幾乎可以說是完整地記載了他所看過的那么多的武俠和玄幻小說中他覺得有意思的人物――凌虛空天生有極好的藝術細胞,約莫三四年級起他便開始用美工筆將著小說中的人物按著他的想像和書中的描寫繪畫了出來。隨著年紀的成長和理解能力的加深,就像現在的這一張“綰綰”圖一樣,里面的人物不但畫的形似,而且神更似!

    而像現在在這里面,如果你拿出來一張一張地看,你將會發現一個又一個武俠玄幻小說世界里赫赫有名的人物,不管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不一而足――

    橫劍嘯天的跋鋒寒、豪勇的寇仲、位高性潔的徐子陵、出塵脫俗的師妃暄、不死邪神石之軒、三大宗師、天刀宋缺、陰后祝玉妍……<大唐雙龍傳>

    四條眉毛的陸小鳳、風liu倜儻的楚香帥、一代劍神西門吹雪、天外飛仙葉孤城……<古龍武俠系列>

    精靈古怪的黃蓉、義薄云天的郭靖、東邪黃藥師、北丐洪七公、老頑童周伯通、神雕大俠楊過、清麗絕塵小龍女、敢愛敢恨敢當趙敏、明教教主張無忌……<金庸武俠系列>

    大法師吳來、天魔神譚的亞芠、升龍道的易塵、卑鄙無恥的大胖子羅格、紫川秀、魔法學徒恩萊科……<一眾魔法玄幻>

    可以說,大部分武俠玄幻小說深入人心的那些角色凌虛空都以他的畫筆將這畫了下來,要是將這疊畫拿出去的話,說不定可以轟動整個武俠玄幻和藝術界,包含著凌虛空很多心血的這些畫,具備了極高的想像藝術性,將小說中的角色合理的,完美地描繪了出來!

    而這一些畫,也隨著事件的發展,驚起了極為不可思議的變化………

    “空空,下來吃飯了。”樓下凌虛空的奶奶高聲地叫了一下,陣陣的菜香亦隱約地飄飛了上來。

    凌虛空趕緊地應了一聲,把那些畫整理了一下,自著房間里走了出去。

    “空空,來,先過來跟你爺爺拜一下。”奶奶牽著凌虛空的手,到這個廳子的一角的靈臺前。這上面供的便是凌虛空的爺爺,他是在凌虛空剛出世不久的時候便已經過世,但奶奶的經常念叨和初一十五的禮拜,讓凌虛空對這個并沒有什么印象的爺爺也是非常的尊敬。

    “老頭子啊,空空今天就滿十八歲了,我啊,也就終于可以放心了……老頭子啊,你可要記得保護我們的空空,歪人遠行,貴人相逢,左做左著,右做右著(客家方言:對),保護他一切都順順利利的啊……”奶奶燒了六支香,跟凌虛空一人三支的燒給凌虛空爺爺,一邊則帶著凌虛空慢慢地跟那靈牌撂著一些家常。凌虛空并沒有顯得絲毫的不耐煩,虔誠地拿著那三支香在拜著,輕輕地聆聽著奶奶與爺爺的對話。

    好半響,奶奶微捋了一下眼角間的淚花,方拿起凌虛空手中的那三支香,一起地插在了上面的香爐上,再帶著凌虛空拜了一下才離開這靈臺。

    “來,空空,今天是你十八周歲的生日了,過了今天你也就成年了。所以奶奶也要送兩樣東西給你,幫你好好地賀一下。”奶奶拉著凌虛空在身旁坐下來,仔細地端詳了他一眼,輕輕地道。邊說,奶奶便從懷里拿出兩樣東西出來,一個是一本小小的紅本子,另一個則是一條由精美的紅繩子串聯著的黑色玉墜般的東西。

    “奶奶……”凌虛空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奶奶手中的那兩樣東西。

    “空空,這是奶奶幫你存下來的一些錢,帳本的密碼是你的生日,要是哪天奶奶……”奶奶揮手阻止了凌虛空想要說的話,接著道:“你已經成年了,這些錢你自己好好地拿來用就行了。”

    把紅色的銀行存折塞進凌虛空的手中后,奶奶有些緬懷地摸了摸那一塊黑色玉墜般的東西,站起來親手地掛在凌虛空的頸上,道:“空空,這是我們凌家的傳家之寶,叫‘墨靈’,從今天起,奶奶也把它交給你了,你可要好好地把它保管好,知不知道!”

    “嗯。”凌虛空慎重地點了點頭,伸手將著那“墨靈”拿起來握了一下,一絲溫中帶寒的感覺便從那“墨靈”之上傳了過來。不過凌虛空并沒有好好地去把玩它,而是乖巧地夾著塊奶奶喜歡吃的菜到她的碗里,俏皮地笑道:“奶奶,今天我生日喔,你也要吃的肚子胖胖的才行。”他看的出奶奶這時有些的傷感,整個吃飯過程中都盡可能地在逗著她笑,整整的一餐,便在這輕言笑語般渡了過去。

    吃完飯,幫著奶奶做好一些家務后,陪著奶奶再看了一會的電視,凌虛空方帶著奶奶交給他的兩樣禮物走回了房間里面。連同著“唐大巴掌”的生日禮物,已經有三份了,而且一份比一份讓他感到溫馨。

    走進房間,凌虛空方從胸口中掏出奶奶給的“墨靈”來,剛才沒有仔細地看,這會兒才發現這塊東西非常的美麗,有若是玉質的外層下,黑色的流質體在里面緩緩地移動著,就像是擁有著生命一般,難怪是會被稱為“墨靈”。

    仔細地把玩了“墨靈”好一會兒,凌虛空方有些不舍地將著它重新地自著衣領間塞回胸口內,注意力便再次地回到了飯前所畫的那張“綰綰”圖上面。正若是大唐里的候希白久久不能將師妃暄入畫一樣,對于綰綰,凌虛空同樣的是久久地不能將之入畫,綰綰那一種虛無縹緲,似在非在的特質,讓他無從地具體去把握出來。但在上午睡覺的那一時,夢中的那一個綰綰卻將書中綰綰所有的特性都完美地再現,讓凌虛空終于有了足夠的可描繪空間,成功地將綰綰畫了出來。

    “綰綰……”凌虛空雙眼看著自己筆下的那一個綰綰,不自禁地低語輕喚了一聲,畫上的綰綰,凄涼,驚艷,冷異,還有一絲的讓人感到楚楚動人,無不是他心目中最完美的綰綰的形像,這一切,無不讓他把整個的心神都灌注了在那上面,仿佛間,畫中的綰綰便是活了過來,帶著一絲凄冷的微笑,活了過來……

    胸口之間的“墨靈”一絲暖中帶寒的東西在這時自著凌虛空的胸口冒了出來,直直地向著凌虛空的大腦沖去,本處于一種迷醉狀態的凌虛空整個人剎時地像是空靈了起來,靈氣盎然,出塵拔萃。

    同一時間,一個白衣勝雪,艷絕天下的女孩虛懸而現,有若是幽靈般立在虛空之上,天上清冷的月光透過窗戶間的玻璃輕輕地朦朧在她的身上,兩相交映對比,似虛似幻,美的是那么的不可方物。長可及腹、烏光監人的秀發,哲白如玉的臉龐黛眉凝翠,最動人心魄的,是長裙之下那一雙不沾半點俗塵的赤足……

    “綰綰……”

    凌虛空目瞪口呆地看著憑空出現的那一個綰綰,張口極速地張合了幾下,但最后卻只是吐出了“綰綰”兩個字。

    綰綰以一個曼妙隨意的仙姿美態,婀娜地輕移了幾步,身形卻在似幻非幻間出現到了凌虛空的面前。

    一縷淡淡的清香立時自著凌虛空鼻間直飄了進去,手不自覺地狠狠捏了一下大腿,全身剎時劇震,好痛!面前的一切絕然不是幻覺,雙目不由地射出難以置信的激動神色,但身體卻整個地像是給定住了,只是兩只眼睛呆呆地瞪著面前的她集天地靈秀的側面輪廓,嗅著她秀發身體散發出來的天然芳香。

    “小子,你是誰?這是哪里?”綰綰秀目輕輕地瞟了凌虛空一眼,抬眼左右張望了下,向著凌虛空淡淡地問道。

    “我……我……”縱是凌虛空向來瀟灑而又膽大包天,但突然地面對著心中的美神,還是張口結舌的不知所言為何。

    綰綰輕輕地冷哼了一聲,妙指輕彈一下,一縷氣勁帶著一絲輕微的噬性輕輕地撞在凌虛空的眉心,將著處于迷醉失神狀態的凌虛空驚了一下,那一種刺人的痛楚感立時讓凌虛空全數的心神回復過來。

    “你是綰綰?!”回復了神智的凌虛空口舌也亦回復過來,兩腳輕移了幾步,圍著綰綰轉了一下,不過開口的第一句還是極度驚訝的嘆語,語氣間還是極度的不可思議――吳來吃地瓜變得天下無敵,我凌虛空不是可以YY地把書中的人物都想出來吧!天啊!你對我太好了,這一份生日禮物實在是BT的太BT了!

    “你是誰?!”綰綰身形如夢似幻地一晃,白衣長袖倏地一展,一股難以形容的奇異氣旋,竟像一下子吸干了凌虛空身前的所有空氣,將著凌虛空整個地“拉”了過來。

    凌虛空什么時候見識過這樣怪異的武功,向前空氣剎時地消失,難過得差點要狂吐鮮血,尤其是那之間那令他像是全無處著力的感覺,更令他全身勁氣全消,身體亦不由地一軟。更可怕的是圍著綰綰的一切仿佛都生出了一種要向前傾跌的感覺,就像婠婠立身處似變成一個無底深洞,若掉進去的話,便得墮入十八層地獄深淵,永世沉淪一般。

    “天魔功……!”凌虛空盡力地掙扎著,艱難地吐出了三個字,現在的這一種感覺,與大唐里面黃老邪描寫的“天魔功”何其的相似!這一時的凌虛空才突然地想到,綰綰必竟是大唐里面一代魔女,殺人,可是絕不眨眼的!

    “你是誰?”綰綰貝齒微展,向著凌虛空再問了一聲,美目卻毫無掩飾地透出一分的殺機!陰葵派名震天下,威震魔門,但身為陰葵派“陰后”祝玉妍親傳弟子的她,是陰葵派專門培養出來對付慈航靜齋的師妃暄,身分極其隱密,尋常之人絕不可知,絕不可曉!但面前這個連武功都不知曉的少年卻一口道她的名字道了出來,而且看樣子似乎還是很熟悉自己一樣?!

    “呃……”凌虛空雙手不由地亂揮了一下,死硬地抗拒著綰綰“天魔功”所產生的那種吸噬力,一張臉因此也不由地漲的通紅,想說話,在“天魔功”壓制之下卻又連一句也說不出來!

    一陣青煙就在這時自著凌虛空的房間之中突地冒了起來,一個尼姑道士裝扮的女孩憑空地在凌虛空的房間出現,衣袂無風而展,淡青長衫隨之拂揚,說不盡的閑適飄逸。整個身形正好背對著清冷的月光,份外強調了她有若鐘天地靈氣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麗輪廓。而伴隨著她的出現,仿佛一下子將綰綰“天魔功”下產生的種種魔異氣氛蕩然而空,甚而轉化作空山靈雨的勝境,如真似幻,動人至極點。

    “何方妖孽,竟敢在此干擾天倫?!”憑空出現的美麗女孩手中一把長劍驀然一閃,劍尖斜指著綰綰,正義凜然地喝道。

    “慈航靜齋?”綰綰似有些驚異又有些不屑地看了那女孩一眼,黛眉秀目間深掩而起一線乍閃即隱的殺機。手中長袖倏地一展,受制于“天魔功”下的凌虛空剎時地飛了出去,狠狠地撞擊在墻上,痛苦地他立時吐出了一口鮮血!

    “妖孽!”后來的美麗女孩雙目間殺機亦然一現,冷然地喝斥一聲,左手兩指護在劍身,極速地輕吟了幾句,整個人影剎時如蘭花綻放一般飛閃而開,五道冷冽的蓮影如虛似幻般襲向了綰綰。

    “你不是慈航靜齋的人?”綰綰輕皺了一下黛眉,以魔門千百年來對慈航靜齋的了解,像面前這一個女孩所發出的攻擊并沒有列之其上。不過出口妖孽,閉口妖孽,準又是那些滿口仁義道德,整肚男盜女娼的所謂白道中人,不爽的垃圾人物!

    說話之間,綰綰的身形并沒有待慢,赤足雖只是點點碎移,但卻像是最深邃的黑洞夢里鉆出來的幽靈般,遑然不可追不可測。而她人雖虛幻,但右手袖中飛出一條的細長絲帶,卻像有若是實質的毒蛇一般,挽向了那個美麗女孩,聲勢之間陰狠驚人,可怕凌厲至極點。

    那個美麗女孩面色剎時地一變,她的來歷很不尋常,今天上午凌虛空夢中時分,綰綰在教室半空出現的時候那一種特殊的波動她已經察覺,但因為那一個的時間極短,讓她無從以追查出來,一直到現在她才追蹤到綰綰的再度出現。不過卻沒想到面前的這一個綰綰是如此地難惹,剛才那招“圣蓮誅邪”對綰綰這一類(?)的本具有極大的殺傷力,但卻沒想到綰綰只是點點碎移的步子便將它完全地破掉,而且隨之而發出聲勢如此凌厲驚人的攻擊!

    “紅蓮再現,退邪!”那美麗女孩再次地輕吟一句,身前倏地冒出一陣瑰麗的火焰,如波浪一般護身在了她的前面,并隨著她的聲音迅速地凝成一團,再成一個扇形轟然地綻放了開去。

    綰綰面容間也不由地微變了一下,前行的身形迅速地一個倒閃,長長的絲帶在身前順著一個玄奧的軌跡隨意地揮舞著,來自“天魔功”而產生的吞噬性天魔力場傲然而現,揮舞其間的綰綰,就像是一個妖魅的精靈一般,擁有著最驚人的美態!

    那美麗女孩瑰麗的火焰攻擊剎一時地便轟在了綰綰的天魔力場之上,先是烈焰乍閃,緊接著無聲無息地浮懸幾下便完全地湮滅。但兩道暗紅的蓮火卻緊跟著奔襲了過來,如有靈性一般,一左一右的攻向了綰綰。

    “小心!”背后的凌虛空捂著心口,緊張地看著綰綰道。不知是否深受著大唐雙龍的影響,雖然后來莫名出現的那個女孩確實是非常美麗,但看著她師妃暄尼姑道士般的裝扮,就是看著不爽。更何況她所攻擊的可是綰綰,綰綰耶!

    綰綰聽著凌虛空的話倒沒什么表示,但那個美麗女孩卻不由地狠狠地盯了下他,靈動的雙目,明顯地是在說哼,不知好歹!不過凌虛空哪去鳥得她,微抹了下嘴角間的血心,一心只是注意著綰綰而已――綰綰對于他的攻擊他并不在意,在這種情況下,不向著他攻擊的話,那綰綰也不像綰綰了。

    不可估量的意外在這一時再次地出現,本處在兩道暗紅的蓮火攻擊中心的綰綰剎一時的消失的無影無蹤,連帶著“天魔功”引發的天魔力場也消匿無形,若不是那兩道的蓮火和那依然存在的美麗女孩,綰綰好像就是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凌虛空剎時地愣了,那個美麗女孩也剎時地愣了,以她的能力竟也沒有發現綰綰是如何地消失?!不過失去攻擊目標的那兩道的蓮火這時卻只能向著后面沖了過去,在那里,站著的,是依然還傻愣愣的凌虛空……

    “閃開啊!”那美麗女孩急急地向著凌虛空喊了下,那兩道的蓮火這時也不在她的控制能力之下了,只是順著那個勢子向后沖去而已。以這兩道蓮火的攻擊力,面前那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凌虛空保準被轟得焦炭一堆!

    “啊!”凌虛空這時也從著綰綰剎時失蹤的震驚中清醒過來,但看著急急地轟過來的那兩道的蓮火,不管是左閃還是右閃都絕然逃不開那一個攻擊范圍了!

    不會吧?這也是我的生日禮物?老天爺,你玩我!

    這是凌虛空的最后一個意識……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74819_4_74-m
都市超級醫聖
作者 斷橋殘雪
  財法侶地,修行其實是一項非常耗錢的奢侈運動。
  無意中得到傳說中修道,煉丹,醫...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