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感星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面對凡天強大的威勢,凡樂只是微微一笑,冷靜的表情讓在場的眾人也是一陣驚異,這小子以前雖然嘻嘻哈哈的,但是也沒有什么過人之處,今天表現出的氣勢,竟然在凡天的強大壓力下也能泰然自若,這太反常了。

    “凡王,按照《大楚國武律》第一百五十三條,凡是十五歲以下,能打出三十六牛以上巨力的武者都可以脫出奴隸的身份,自己決定去留,應該沒錯吧?”

    凡樂緩緩道來,鄭重其事的樣子,讓周圍的人一愣。

    “哼,你一個奴才,不思報效王府,竟然還研究《大楚國武律》,看來你是早有異心!”

    二夫人娥眉一蹙,指著凡樂的鼻子說道,看到凡樂囂張的樣子,她心里就是恨不得上前把他掐死。

    “好了,凡樂,就算如此,你應該知道,要想打出三十六牛的巨力,至少需要六階武徒的實力,而且需要養身得當,鞏固修為。你不會告訴我你現在已經有六階武徒的實力了吧,哼,你的修為我一眼看穿,根本是不入武道,大楚武試的時間就剩下一個月了,你該不會囂張到認為自己在一個月的時間內連續突破吧?”

    凡天冷笑一聲,凡樂的天賦王府早就測試過了,簡直是低得可憐,天地元氣的感知力二星,而星辰元力的感知力竟然是零,也就是大陸之人從來沒有聽說過的等級!

    “哈,凡王又怎能斷定我就不行呢?如果一個月后我能打出三十六牛的巨力,通過大楚武試,我希望凡王還我自由之身,如果我在挑戰賽中能戰勝凡文,凡武,希望凡王能夠還我父親自由之身,如何?”

    “哈哈哈,大言不慚,凡樂,作為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你的勇氣確實令我佩服,但是你還是太年輕了,如此囂張,不留后路,只能是害人害己,死路一條!就依你之言,若是你能辦到,我凡天一定讓你父子恢復自由之身,但是若是你失敗了,定斬不饒!”

    聽到凡樂擲地有聲的回應,凡天心中雖然是怒火難抑,但是還是保留了王爺風范。

    “那就一言為定!父親,我們走。”

    凡樂扶起凡伯,準備離開。

    “凡樂,你闖了如此大禍,還不給凡王賠禮,你到底想干什么?”

    凡伯心中已經是不知所措,他根本想不到原來還對他言聽計從的凡樂,今日竟然敢公開頂撞凡王,凡城的主宰者,他實在是震驚了。

    “凡伯,不用再說了,此事就這樣定下了,你們下去吧!”

    凡天揮了揮手,凡伯見沒有辦法,便也只好跟著凡樂離開了。

    凡樂和凡伯走后,凡王殿上一片安靜。

    “四叔,你先和月兒回去吧,一切等一個月后便見分曉。”

    “凡王說的是,老朽便先帶月兒離開了,告辭。”

    說完,凡不業帶著月兒也緩步離開了。

    “父親,你怎么能這么放走一個囂張至極,公然頂撞你的人呢?”

    凡文壓抑不住內心的憤怒,高聲喊道。

    “你個混賬東西,身為我凡天的兒子,你可好,竟然當眾被一個不入武道的小子嚇破膽,你心里到底想什么呢?是不是你害人不成,才嚇成這樣子啊?”

    凡天猛然一拍座椅,一陣壓力席卷凡文,大聲喝斥。

    “父親,我……”凡文頭一歪,也是說不出什么來,只能心中憋屈。

    “老爺息怒啊,文兒也是為了您的面子啊,不要生氣了。”二夫人見到凡天大怒,為了保護兒子,也輕聲細語地說道。

    “行了,你們兩個給我聽著,這一個月之內,不許沾花惹草,不許有任何懈怠,每天勤奮修煉,一個月后,可是事關凡王府臉面的戰斗,不能有絲毫的閃失,聽到沒有?”

    凡天也是心中怒火騰騰,竟然被一個奴才給上了一課,而且對方不僅全身而退,還留下了挑戰,這簡直是莫大的恥辱,雖然他不相信一個月后凡樂能掀起什么風浪,但是,這也是一個機會,好好讓他的這兩個兒子長長記性,收斂收斂,好好修煉。

    凡樂和凡伯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凡伯給凡樂隨便弄了點吃的,兩人都坐了下來。

    “樂兒,今天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能讓你公開頂撞凡王,你知道自己闖了多大的禍嗎?”

    凡伯搖著頭,很是無奈地說道。

    “父親,不用擔心,這次我被凡文,凡武謀害,能夠起死回生,可謂是非常奇妙,既然老天給我第二次生命,我絕不能做一輩子的奴才!”

    凡樂雙眼明亮如星辰,在幽暗的環境之中閃耀著光芒,而且說的話也是和以前大不相同,不僅讓凡伯再次震驚。

    “啊,沒想到二少爺和三少爺如此心狠手辣,唉,苦命的孩子,都是我不好,自己做了王府的奴才,還連累了自己的孩子,樂兒,我對不起你啊。”

    說道這里,凡伯也是一陣激動,不禁是老淚縱橫。

    “父親,不用傷心難過,這一個月的時間我會加倍努力,一定要突破六階星徒,然后打敗凡文,凡武,那樣,我們就可以決定自己的生活了。”

    “你說什么?你要突破六階星徒境界?你不是天絕星門,根本不能修煉星辰之力嗎?”

    聽到凡樂要突破六階星徒的話,凡伯有些不解地問道,他以為是凡樂由于心急說錯了。

    “是的,父親,你沒有聽錯,我感覺自己可以的!”

    凡樂自然也是明白,凡伯心中絕對是有各種的問號,但是此刻,他只是要用自己那堅定的眼神告訴凡伯,自己可以就行了。

    “好孩子,不管你做什么,父親都會支持你!”

    凡伯給凡樂加了一口菜,臉上洋溢著溫暖的笑容,雖然他實在是不能相信凡樂的豪邁言辭,一個月突破六階星徒,資質好的孩子都難以辦到,何況凡樂的資質他也是知道的,但是他卻還是要給凡樂以鼓勵,不能幫助他,起碼讓他沒有后顧之憂。

    “樂樂是真的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哈,未來的路父親會一直支持你!”

    凡伯看著在狼吞虎咽的凡樂,眼中噙著淚花,心中卻是十分欣慰。

    第二天天還沒亮,凡樂就起床了,他通過自己以前挖的一條秘洞來到雜役公寓的一處隱蔽的山路,然后去到了凡王府后面的山林。

    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只感覺到自己從凡水河出來后,身體狀態和精神狀態都有了很大的提高,氣質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自己體內被凡武打出的內傷似乎也都好了,這讓他感覺不可思議,也許這便是他的機緣,他要把握住。

    “我便試驗一下,看看我現在能否感知到星辰元力的存在。”

    凡樂找了一塊磐石,坐在上面,趁著微微的夜色,閉目凝神,放空自己,開始感知武道星辰的力量。

    星武大陸之上,自太古以來就有九條星河,如同九條真龍一般,蜿蜒懸浮宇宙之中,雄渾壯闊,神妙無比。

    而大陸之人,一般天生都是有一扇星門,只要是星辰感知力足夠就是可以與星河之中的武道星辰達到意志溝通,再甚者,得到星辰意志的認可,就可以凝聚星魂,得到武道星辰的力量加持,成為星魂武修。

    不過,這是只有少數人才可以達到的境界,大部分的人,就算是有修武的資質,一般也是只能成為元氣武修,修煉天地之間的元氣,提升自己的力量,但是天地元氣受制于本身大陸的條件,威力自然是與九天星辰無法比擬。

    而以前的凡樂卻是天生沒有任何的星辰感應能力,竟然是前無古人的天絕星門之人,而元氣感知力也是超低,所以,連成為元氣武修的資格都是沒有,受到凡王府各色人等的鄙視。

    而現在,從凡水河出來之后,凡樂卻是感覺自己整個身體都是發生了變化,如同是開竅了一般,感知力,體力,精神力等等都是有了很大的提升,更加讓他不可思議的是,他的性格似乎是發生了很大的改變,這是從血脈之中爆發出來的一種不可磨滅的氣質,霸道而又堅韌,連他自己都是有些不適應,但是,卻是有一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所以,他想過了,既然是上天賜予了他這種機緣,那么就順其自然,好好把握才是正道。

    此刻,冥神入定的凡樂,眼前出現了一片浩瀚的星河景象,一顆顆數之不盡的星辰,如同漫天的閃爍著耀眼光芒的塵埃一般,讓他滿目生花,如同走入了仙境一般。

    他感到自己化作了翱翔太空的精靈,全身沐浴在浩瀚無垠的星光之中,毫無壓力地暢游在這夢幻星海。

    “這就是傳說之中的九天星河嗎?”凡樂的精神化為了靈體隨著星光的指引,飛升進入了第一重星河之中,看著周圍的繁星,他異常的激動,他從來是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竟然是真的可以感知到星辰之力。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68264_21_73-m
詭祕之主
作者 愛潛水的烏賊
  蒸汽與機械的浪潮中,誰能觸及非凡?歷史和黑暗的迷霧裡,又是誰在耳語?我從詭祕中醒來,睜眼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