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執筆問天涯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咳,大家都看到了,最近有很多的冒險者出現在我們的村子里,這時候就是考驗大家的時候了,關于需要讓冒險者做的事情我已經給你們都發下去了,阿爾法因為原本不是我們村子的人,指標有點不一樣,其他的和以前一樣,就是這樣,散會,好好表現。”

    以上來自村長桂樹。

    拿到指標的葉執內心幾乎是崩潰的,想當年,他還是玩家的時候,為了隱藏任務跑斷腿,現在是送隱藏任務去別人手上,完美的體現了“當我不再是過去那個人時,我才發現有很多東西唾手可得”這句話。

    <任務指標-阿爾法

    指引一名冒險者接受隱藏任務-村落的秘密

    任務接受條件:完成前置-村長的委托;完成前置-村民的委托;接受條件-與樹下的少年對話

    可在等待符合條件冒險者出現前,要求其他冒險者幫忙做事>

    既然指標已經這么規定了,那就這樣吧,葉執思考了一下按著指標里說的,走向村口的柳樹,開始了蹲在柳樹下數螞蟻的日子。

    又是一個新人玩家站在了葉執的面前,瞇著眼睛開始打量這個玩家的裝備。

    白板帽子,白板布衣,白板腰帶,新手手套,白板布鞋,綠色武器,這個新人人品不錯啊。

    等等綠色的?

    執筆問天涯忍不住打了個寒蟬,為什么他覺得這個NPC的眼神有點可怕?就和他家里養的拉布拉多餓了很久之后見到骨頭時的表情一樣。

    “少年我看你骨骼驚奇面容清秀,你能不能幫我個忙。”葉執飛快地說完自己的臺詞,期待地看著新人玩家,一直抬著頭看脖子有點酸,葉執扭了扭脖子,骨頭發出咔嗒的聲音。

    這不是要揍他吧,執筆問天涯心咯噔往下掉了一點,為了保命飛快地答應了下來:“樂意為您效勞!”

    “好的,冒險者,我非常欣賞你這種勇氣,而村里其他人也給我講了關于你的事情,現在你能不能幫我去村后頭的柳林里打幾頭鹿把鹿肉帶給我,放心,我會給你應有的獎勵的。”

    在葉執現在的視野里,執筆問天涯的身上連出幾個方框,分別是玩家名字、等級、可擁有觸發相應任務的條件,執筆問天涯的前置-村長的委托已經完成,就差前置-村民的委托里阿爾法所拜托的鹿肉任務。

    “鹿肉怎么獲得?”執筆問天涯一臉地茫然,之前獵戶的任務要的是整只的兔子,然后給了他一把很小的刀作為報酬。

    “我聽索檑講你幫他抓過兔子,所以作為報酬他把庖丁小刀給了你,你可以用小刀來切割鹿肉,哦,記得切整齊一點,我有強迫癥。”好心地提醒了執筆問天涯,葉執在最后還加上了自己的要求。

    “原來獵戶叫索檑嗎?”條件反射地問了句根本不著調的話,執筆問天涯抓了抓頭發,“放心我剛好是處女座。”

    “是啊,索檑是附近有名的獵戶。”葉執微笑再微笑,“所以你還要在這里浪費你寶貴的時間嗎?”

    “哦好的。”執筆問天涯轉身向柳林走去,庖丁小刀就是獵戶給他的那把小刀嗎?可是之前他嫌刀小又占地方就給直接扔了。

    望著柳林里悠閑散步的脖子并不怎么長的長頸鹿們,執筆問天涯有點發愣。

    我不僅弄丟了任務道具還發現柳樹林里有長頸鹿,怎么辦,在線等,急!

    作為天然流派的代言人之一,執筆問天涯除了在游戲操作和游戲布局技巧上有著非一般的天賦外,唯一信奉的一句格言就是“船到橋頭自然直”,也就是他直接開始打怪的原因。

    ——“鹿到死時自然拆”。

    當執筆問天涯作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法師,費力地從村后柳林把整頭鹿拖到葉執面前的時候,葉執感動地臉都黑了。

    惋惜地看著因為在地上摩擦太久而部分皮毛和血肉混在一起的鹿,葉執拿出小刀愉快地開始切肉,從肋骨開始切割,然后是四只鹿腿,還有腹部的沒有混入毛發的肉。

    把割完的肉整整齊齊地碼在一旁,葉執終于想起來他好像還欠這個玩家一份獎勵。

    但是他不想發了怎么辦?

    “你不會想賴賬吧?”執筆問天涯看著葉執一臉的‘我好煩你怎么還在這里你在這里干什么你就不能走遠點么我完全不想理你你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他早就聽一起玩的同伴說,某個新手村里有個特別坑的NPC,他在你做完任務之后會千方百計地不給你獎勵,然后溜走,下次見面就裝作不認識你。

    “當然。”在接收到執筆問天涯你敢沒有下面的話我就活吃了你的信號之后,葉執默默地在之前的肯定詞后面加上了否定詞,“不是。”

    “那請問我的獎勵是什么?”

    “咳,”葉執清了清嗓子,“鑒于你并沒有完美的完成任務,所以并不會給你全部的獎勵。”

    叮——系統提示音想起,執筆問天涯面板中友好度一欄里阿爾法的好感度下降了十點。

    同時執筆問天涯拿到了新手村的最后一件新手裝。

    “但是,鑒于你對桂新村做出了極大的貢獻,村長決定交給你一份特殊的任務。”

    又是一聲“叮”,執筆問天涯收到了來自系統的親切問候——玩家達到任務觸發條件,并成功完成前置引導任務<鹿肉?不,我要的是整頭鹿>,第一環任務強制開啟<再次拜訪村長>。

    裝備上新手裝后,執筆問天涯轉身就跑,目的地,村長的所在處。

    目送執筆問天涯離開,葉執狠狠地揮了下手臂:“耶!終于完成了。”

    葉執到目前為止應該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等執筆問天涯開始做村長的任務,他的指標才算徹底完成,那時候葉執就可以拿到去主城進修的資格了。

    想著自己的計劃,葉執拎起切割好的鹿肉走去住的地方,今晚照例是烤鹿肉當晚餐,不過今天好像回去地早了點,可以試試其他菜式了,嗯,貝塔應該是不會中毒吧?

    將看上去香氣四溢十分誘人的鹿肉和勉強能看出來是肉粥的一碗東西放在飯桌上,葉執哼著歌去找村長。

    流云城,他葉執換個身份又來了。

    拿到桂新村的學習名額后,葉執看了眼苦哈哈走向礦洞做任務的執筆問天涯,終于想起來他為什么剛開始的時候覺得這個玩家眼熟了,他是葉執上一個玩的游戲里電八區的知名法師!

    就是不知道晚了內測玩家一個月才進入游戲的他能不能再次干掉前面的對手登上王座了。

    搖了搖頭把這件事丟出腦子,葉執留了張紙條貝塔,把一路上村民給他的離別禮物收到包裹里,準備上路。

    然而拿著地圖上路,剛走出桂新村的葉執,就發現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這張地圖上面,根本沒有WSNE!(WSNE:地圖上的方向,N表示北,S表示南,W表示西,E表示東)

    煩躁地抓了抓頭發,葉執找了個樹樁坐下,當年地理老師怎么說的來著?年輪密集的是南還是北來著?按長得快來說,年輪密集應該是南吧。

    想到這點的葉執突然頓悟了,從樹樁上下來,看了眼樹樁上的年輪,有看了看手中的地圖,朝著稀疏的北方,走上了自己的報名不歸路。

    但是,有常識的人應該知道,年輪稀疏的一方指南,因此我們知道,葉執是很準確地走錯了方向。

    而且更巧的是流云城的姊妹主城——定水城,與流云城和桂新村剛好形成一個三角,中間是一塊從內測開始便流傳有隱藏任務的地區。

    因為如果不這么寫劇情寫不開(劃掉)種種原因,葉執迷路啦,走錯主城啦,更因為姊妹主城之間學習名額是通用的,所以一直在報名進牧師學院后,葉執才反應過來,他走錯主城了。

    望著協議上的“不可更改”,葉執有點想哭。

    NPC的學習方法和玩家的似乎差不多,不過效果和技能數要多了點,葉執這么想著,舉起法杖,一道白光淌在一個正躺在地上哀嚎的玩家身上。

    幻真中有致殘系統,致殘后可以通過包扎來緩解傷痛,但是徹底的治療只能通過死亡后的刷新和主城中NPC牧師的技能治療。

    進入牧師學院,所謂的職業導師丟給葉執一大本類似于技能書的東西,翻開技能書后就是接連的技能學習成功的提示音,從一級的回復術到十二級的模擬神術,全部出現在了葉執的技能面板里,只不過絕大部分的技能都是灰的,無法使用。

    第四十七個,這輪還差三個,葉執默默數著。

    桂新村完成的指標讓葉執從一級升到十五級,不但達到離開新手村的十級條件,還達到了十五級在冒險公會掛名的等級。

    牧師學院以等級升的太快,基礎不穩為由把葉執丟到中心廣場,進行鍛煉。

    “阿爾法,今天有你的冒險公會委托。”一只機械鳥旋轉著下降,叼著一封信落在葉執肩上。

    把一枚銀幣塞進機械鳥嘴里,機械鳥松口讓信件落進葉執手里。

    第四十九個,還差一個,再次舉起法杖,葉執順手拆開信件。

    總算是有任務了,比起駐扎城里,他還是比較喜歡在野外浪蕩。

    <來自冒險公會的委托:阿爾法收>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7375178_86_864-m
星際生存手冊
作者 泊小不
  星際的日常生活是怎樣的??有高科技產品,酷炫的機甲,全息的網路世界!!!在學校吃飯睡覺虐渣...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