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心計重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夫,怎么樣?”

    秦姨娘對著把脈的大夫急急問道,眼里的擔憂一覽無余。

    大夫將手收回,恭敬的福了福身子道:“二小姐沒有什么大礙,只是受了點風寒,開幾副治風寒的藥喝下過兩日便會好起來,還請大小姐和秦姨娘放心。”此話一出,秦姨娘臉色一僵,霎時有些難堪,忙笑道:“那我就放心了,有勞大夫了。”秦姨娘雖然表面嬉皮笑臉,然而心里已經不知道把大夫罵了幾百遍了。秦姨娘雙手不禁攥著,她最痛恨的就是別人拿她是個姨娘說事,這個鄉村野大夫,盡然也敢嘲笑她是個姨娘,這筆賬先記著,以后慢慢算!

    這個大夫名叫傅華彥,他是鎮上有名的大夫傅理哲的單傳子孫,自從傅理哲離世之后,傅華彥便接替了他爺爺的位子。雖然年輕,但是醫術卻一點也不遜色于他的爺爺,在位期間,許多疑難雜癥他都一一治愈,在鎮上很有名氣,許多大戶人家都會找他看病,慕府也常常請他來看病,所以對于慕府里的人,他基本上都認識。清顏微微笑著,然而含笑的鳳眸在悄悄打量眼前這個大夫。一身布衣,雖然不是很華麗,但一點也不俗氣,反而有一股子書香氣息,相貌看起來倒也端正,散發著俊氣,那雙星目炯炯有神,透露著正義的感覺,最主要的是他不像其他人一樣,就只知道巴結。實際上姨娘只能算是半個主子,說白點就是比其他奴才多了權利和地位而已,終究還是個奴才,她還得管清顏叫一聲主子。但是在鎮上,誰都知道慕府大小姐是有名而無實的,許多人都不把她放在眼里。秦姨娘比清顏得寵,所以很多人都巴結秦姨娘,基本上都會直接無視清顏。然而傅華彥卻沒有,他沒有像其他人一樣忽略清顏,他知道清顏是慕府的主子,所以在稟報時,把清顏放在了第一位,可見他并不是那種趨炎附勢,愛慕虛榮之人,是個可造之才。也許以后對自己會有用處,清顏嘴角微微一笑,心里有了打算。

    突然,清顏的目光與傅華彥的目光在空中相撞,視線在半空中愣了一下之后,清顏急忙把目光移開。氣氛有些尷尬,難道他發現自己在看他?看來這個人的感覺很敏銳,以后要小心行事才行。

    “既然夢兒無礙,那我便放心了,多謝大夫,翠芯,跟著大夫去抓藥。”清顏客氣地說著,言行舉止都很大方,很有大家閨秀的風范。

    “大小姐客氣了,小生告辭。”傅華彥恭敬地行完禮之后,便提著醫藥箱離開了湘雅園,翠芯也跟著出去了。

    傅華彥剛走,忠義侯慕峰和忠義侯夫人便急急趕了過來,忠義侯看著躺在床上的慕清夢,心疼地問道:“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落水了?”

    秦姨娘立馬將臉拉了下來,桃花眼微微低垂,淚水“啪嗒,啪嗒”往外滴,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看的慕峰一陣心軟,忙上前替秦姨娘擦拭小臉上的淚滴,柔聲問道:“別哭,別哭,告訴我,到底怎么了?”

    “妾身也不知道,今日夢兒說與顏兒一起去千鯉池賞魚,誰知回來的時候,就成這樣了。”這話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在怪清顏,沒有好好保護慕清夢。

    果然,慕峰聽后,臉色立馬陰沉了下來,瞪著清顏,沒好氣地問道:“怎么回事?!這么大個人,連妹妹都看不好,你這些年的飯都白吃了嗎?”只見秦姨娘眼底閃過一絲得意。慕清夢一臉的幸災樂禍,這下有好戲看了。

    清顏心里不禁冷笑,她只不過就比慕清夢大一歲而已,說的她有多大似的,從這句話里就足以看出慕峰對慕清夢的偏心與對清顏的不寵愛。

    忠義侯夫人,也就是清顏的娘親林氏忙勸解道:“侯爺,這是意外,清顏她也只是個孩子而已。”

    再次看到自己的娘親,清顏的心像被人揪起來一般,酸楚的厲害。現在的娘親容貌比前世年輕許多,也美艷許多,想起前世娘親因為操勞自己而過早衰敗的容顏,心中又是一酸,眼看眼淚就要出來了,清顏趕緊低下頭,迅速的拿過手帕在眼睛上點了點,動作很快,沒有人察覺。隨后依舊平靜的站在原地,然而心里卻是跌宕起伏,這一世她絕對不會讓娘親受到半點傷害!

    慕峰聽到林氏的話也覺得有幾分道理,臉色便稍稍緩和了下來,秦姨娘也勸說道:“是啊,老爺,這是意外誰也阻止不了,不能怪顏兒,要怪就怪夢兒不好,沒事找顏兒去千鯉池玩。”秦姨娘表面是在替清顏勸解,實際上是在提醒慕清夢,是清顏找她去千鯉池玩,讓她從里面做文章。女兒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怎么能輕易放過慕清顏這個賤人呢!話音剛落,床上的慕清夢虛弱的語氣中帶著委屈道:“不是我找姐姐去千鯉池的,是姐姐說一起去千鯉池賞魚的。”

    此話一出,慕峰稍稍緩和的臉色又唰的一下陰沉了下來。先是找慕清夢去千鯉池玩,跟著慕清夢又掉落池中,這前前后后聯系起來,明里暗里都在說清顏是預謀讓慕清夢落水的,不是意外。

    清顏心里無奈,她這個姨娘和庶妹就喜歡耍這種手段給她使絆子,若是在前世,自己說不定會對秦姨娘為自己勸解感激不盡呢,不過重生一世的她不會再那樣傻,她知道怎么應對。的確是她找慕清夢一起去千鯉池賞魚,但是清顏記得上一世是因為慕清夢和自己說好想賞魚,但沒有明說去千鯉池,是清顏提議說去千鯉池賞魚,所以她們才去的千鯉池。慕清夢之所以沒有明說去千鯉池,讓清顏提議去千鯉池的原因是到時候怕清顏落水把責任都推到她身上,怕別人發現是她預謀讓清顏落水,所以沒有明說。果然會耍手段,可憐前世自己傻傻的相信她,以為是自己不小心才跌落池中,清顏眼底閃過一絲寒光,隨即無辜地望著慕峰,一副委屈的模樣。

    “是夢兒說好想賞魚,所以我才提議,和夢兒一起去千鯉池賞魚的,我也不知道夢兒怎么會落水。”

    這句話不但把責任和懷疑漂亮的甩脫,還告訴別人自己是為了妹妹才提議去千鯉池賞魚,讓人覺得自己是一個有情有義,疼愛妹妹的好姐姐,而且這句話等同于狠狠的甩了慕清夢一個“耳光”,讓人覺得做姐姐的如此為她找想,她不但不幫這個姐姐,反而還陷她于不義,讓人誤會懷疑她,真真是狼心狗肺。秦姨娘氣的臉一陣紅一陣白,可是又不能開口替慕清夢辯解什么,不然連她也要被人說成是包庇親女兒誣陷大小姐。這個蠢貨怎么現在這么聰明,看來以后對她要多加提防,這次算是輸了,秦姨娘心中雖有不甘,但是也不好表露出來,她深知人言可畏。

    果然,慕峰一聽,眼里的懷疑和責怪慢慢減淡,反而流露出些許欣慰,女兒果然長大了,懂得疼愛自己的庶妹,雖然不受自己寵愛,但畢竟是自己的女兒,性情還是了解一二的,不像是那種陰狠說謊的人,況且平日里清顏待慕清夢怎樣慕峰都是知道一二的,別的嫡女從來都是不待見自己的庶妹,自家女兒卻不同,待自己的庶妹如同同胞親妹一樣,再看自己的女兒,雖然容貌還沒有長開,但是精致的模子卻已經長好,長大以后定是個傾城的美人,到時及笄之后,若是能嫁個好人家自己也能跟著沾沾光,看著眼鼻與自己長得相像的女兒,心里不禁生出一股喜愛來。

    慕峰上前撫了撫清顏的頭發,語氣溫和,“是爹爹錯怪你了,是爹爹不好,沒把事情搞明白就斥責你,前些天爹爹替皇上辦了件大事,皇上賜給爹爹一顆東海夜明珠賞玩,爹爹把它贈與你,就當是爹爹方才錯怪你的賠禮,可好?”

    慕峰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讓清顏有些不知所措。清顏含笑,微微搖了搖頭,舉止間落落大方,散發著端莊的氣質,緩緩道:“這是皇上賜給爹爹賞玩的,女兒怎好意思收下,何況爹爹并沒有錯,女兒相信若是女兒落水爹爹也會如此著急,說明爹爹您是個疼愛子女的好父親,何錯之有呢?”

    一番話下來,把慕峰夸的都快飄起來了。慕峰滿意地看著眼前自己的嫡出女兒,不愧是自己的嫡長女,果然有大家閨秀的風范,而且說話頭頭是道。想想這十幾年來對她的虧欠,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慚愧,再看看身旁的林氏,雖說不是自己選的妻子,但畢竟是自己明媒正娶,八抬大轎娶回來的正妻,跟了自己這么多年,還為自己生下了這么優秀的女兒,可是因為自己不喜歡她,幾乎都是在秦氏那過夜,這十幾年去她房里的次數光用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明明有丈夫,卻守著活寡。想想那件事也不能怪林氏,只怪皇命難違。心里對林氏也是一陣愧疚加憐憫,以后自己要對她們母女兩好點,畢竟一個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雖然不是自己要娶的,但畢竟忍氣吞聲地跟了自己那么多年。一個是自己嫡出的女兒,雖然不是與自己心愛之人的孩子,但畢竟也是自己的骨肉。思襯了一番后,慕峰微微笑著,星目中流露著寵溺,“你是爹爹的女兒,爹爹的東西自然是你的東西,有什么不好意思收下的,這東海夜明珠是難得的珍寶,聽說夜里有了它都不用點燈,散發著幽幽的白光,甚是好看,這夜明珠爹爹也沒什么時間賞玩,爹爹知道你也愛奇珍異寶,你就拿去吧,晚上若是睡不著,還能觀賞著它入睡。”

    清顏明白慕峰是真心想把夜明珠送予她,便不再推脫,含笑著微微福了福身子,道:“清顏謝過爹爹。”

    秦姨娘臉上雖無任何表情,但是心里卻已經像火山一般爆發了。今天這場仗算是徹底輸了,夢兒落水,什么都沒撈著不說,還惹了一身臟,慕清顏什么責任也沒有,還得到了侯爺的賞賜,還是她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夜明珠。那顆夜明珠很是珍貴艷麗,只要是女人,都會想要得到它,自從那天在書房中看見那顆皇上賞賜慕峰的夜明珠后,自己便一直想要得到它。給慕峰許多暗示,告訴慕峰自己歡喜那顆夜明珠,想讓慕峰贈予自己,可是一向聰明的慕峰好像突然變得很笨的樣子,無論自己怎么暗示他,他就是無動于衷。可是沒想到今日他居然把她朝思暮想的夜明珠送給了慕清顏,這讓秦姨娘氣的差點撕碎手里的手帕。秦姨娘微微低垂著眼眸,似乎很平靜,然而眼里卻閃出一道利光射向清顏,慕清顏,你給我等著,我秦湘媛想要的東西沒有什么得不到,總有一天,我要讓你心甘情愿的把夜明珠送給我,不!是交還給我!因為那本就應該屬于我!

    躺在床上的慕清夢也是一臉的不甘心。事情怎么會這樣,自己落了水,慕清顏居然沒有得到斥責,爹爹反而還把如此珍貴的夜明珠贈予她,心里真是不甘心。如果不是半路殺出個慕清顏,也許爹爹會因為自己落水,疼惜自己,把那顆夜明珠贈予自己也說不定,可是如今夜明珠卻成了慕清顏這賤人的囊中之物,真是不甘心!自己落水,爹爹不可能不心疼自己,事后爹爹肯定會把那顆夜明珠給自己來安撫自己的,可是都怪慕清顏這個賤人搶先一步奪走了夜明珠,要不然那夜明珠就是自己的了!越想越不甘心,慕清夢雙手緊握,不行!那顆夜明珠是屬于自己的,她一定要把那顆夜明珠奪回來。

    “我也想要夜明珠。”慕清夢虛弱地說道,語氣中充滿撒嬌的意味。慕清夢眼底閃過一絲暗光,慕清顏她剛才在所有人面前樹立了一位疼愛妹妹的好姐姐形象,即使慕清顏不想給,為了維持形象也不得不給。慕清夢心里不由的譏笑,慕清顏,誰讓你在人前愛慕虛榮,裝出一副疼愛妹妹好姐姐的形象,既然你那么喜歡裝,那我倒要看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

    慕清夢話音一落,秦姨娘的臉色立馬變了。夢兒怎么這么蠢,也不看看現在的形式,明顯老爺是偏向慕清顏的,況且方才慕清顏的話讓人以為夢兒是個忘恩負義之人,夢兒現在開口,不是撞槍口上,自找難堪么?

    果然,慕峰臉色一沉,看著慕清夢的眼神,顯然沒有方才的寵溺與心疼,反到有幾分厭惡的神色。這個庶女果然不如自己的嫡女,一點大家閨秀的風范都沒有,方才還陷顏兒于不義,現在又厚著臉皮和顏兒要夜明珠,庶出就是庶出,果然登不得臺面。

    “這夜明珠是爹爹給你姐姐的賠禮,就算現在不給,你姐姐是嫡長女,將來這夜明珠也是要給你姐姐做嫁妝的。”慕峰話里的意思是,這夜明珠是他給清顏的賠禮,怎能說要就要,還有慕峰強調清顏是嫡長女,說明這夜明珠只有嫡女才配擁有,庶女沒有資格擁有它。

    可是誰知慕清夢竟然沒有聽出慕峰話里的意思,繼續撒嬌道:“可是,可是人家就是想要,爹爹。。。。”慕清夢一副可憐的姿態看著慕峰,桃花眼不停地眨巴著。

    清顏差點沒笑出聲,這個慕清夢是不是腦袋被水浸了,慕峰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她還聽不明白話里的意思嗎?還厚著臉皮的和他要。

    慕峰不耐煩的看著慕清夢,眉宇微皺,她這庶女不但小家子氣,還不聰明,真的一點也比不上自己的嫡女,慕峰在心里已經對慕清夢有點開始討厭了。秦姨娘則慌張的不行,開口不是,不開口也不是,把她急得直冒冷汗。她自己聰明一世,怎的生出來的女兒這樣蠢,恨鐵不成鋼地瞪了一眼慕清夢,示意她停止她愚蠢的行為,可是慕清夢卻沒有看見似的。見慕峰不理自己,慕清夢把目光移向清顏那兒,一副可憐撒嬌的神情望著她,因為清顏給眾人的映像是一個好姐姐的形象,為了不破壞這個形象,說清顏做作,慕清夢斷定清顏一定會把夜明珠讓給她,眼底閃過一絲得意之色。

    清顏淡淡一笑,“既然妹妹喜歡,那便贈予妹妹吧,畢竟她是我唯一血脈相連的親妹妹,我的便是她的,她的便是我的,都是慕府的子孫,給誰都是一樣的,爹爹,就把這夜明珠給夢兒可好?”

    慕峰滿意的看著清顏,不愧是她慕峰的嫡女,果然溫婉大方,懂事周到,處處為自己的庶妹考慮,然而她只比慕清夢大一歲而已,卻比慕清夢沉穩不知多少,看來自己的嫡女在后院一定受了不少的苦,自己方才還說她照顧不好慕清夢,可是她也只是個孩子,她也就比慕清夢大了一歲而已,自己怎么能將所有的錯都怪在一個孩子身上。看著清顏單薄瘦小的身體,慕峰心中一陣慚愧心疼,清顏如今這樣懂事識大體,一定吃了不少苦,才能磨練出這樣沉穩懂事的性格吧,也是,自己對她從來都是不聞不問,自己都不重視她,其他人能將她放在眼里嗎?慕清夢之所以這樣任性,不都是自己一手慣出來的嗎?因為自己寵愛秦氏,所以對慕清夢疼愛有加,以至于她如此任性,都是自己的錯,秦氏也是,縱著慕清夢,也不管管她,讓她變得現在如此任性,還是怪自己太寵秦氏了,以至于慕清夢如此嬌縱任性,也因為自己太過寵愛秦氏,府里的人都不把林氏和清顏放在眼里,林氏還好畢竟她是當家主母,沒有人敢對她不敬,只是苦了顏兒了,受欺負從來不吱聲,一味的藏在心里,以至于所有人都敢騎在她頭上,看來以后要對自己這個懂事的嫡女多關心一點,不能因為某些原因而冷落她,畢竟,她是自己的親嫡女。

    “顏兒如此疼夢兒,我很欣慰,既然顏兒說了,那便給夢兒吧。”慕峰眼神微微略過慕清夢,看見慕清夢方才還一臉虛弱的神情,現下光彩奕奕,對慕清夢的愛慕虛榮不禁感到厭惡,眼底明顯閃過一絲厭煩。

    秦姨娘看到慕峰眼中閃過厭煩之色,心里不禁“咯噔”一下,這下完了,怕是侯爺會因為夢兒遷怒到自己,恩寵怕是要不如從前了。秦姨娘表面沒什么動靜,眼神卻氣憤地微微瞪了一眼床上一臉興奮的慕清夢,自己怎么生了這么個蠢貨,做事不經過大腦,得到夜明珠又如何,看著是贏了,實際是輸了,而且輸得很慘。秦姨娘窩了一肚子火,雙手緊緊攥著,可惡,今天真是事事都不順心,慕清顏這個蠢貨怎么好像變了一個人似得,突然變得那么聰明,真是氣死她了,這筆賬先欠著,往后慢慢和她算!

    慕清夢絲毫沒有察覺慕峰眼中的厭惡之色和秦氏投來的憤恨目光,只一味的沉浸在自己得到夜明珠的喜悅之中,還時不時的向清顏投去得意的目光。夜明珠最后還是落在自己的手里,慕清顏,這回你裝大發了吧,哈哈。

    清顏對著慕清夢投來的得意目光,只淡淡一笑,看來前世是自己高估了這個傻妹妹,原以為她挺聰明,挺會算計,沒想到只是徒有其表,想必背后都是秦姨娘替她出謀劃策吧。清顏明白其實前世的種種,多半都是秦姨娘的主意,慕清夢并不難對付,難對付的那個是秦姨娘秦氏。

    慕峰面無表情,語氣微冷道:“我看夢兒也沒什么事了,我還有事要忙,先回書房了。”

    慕峰前腳剛要走,秦姨娘立馬上前,一副賢惠溫柔的姿態,帶著一絲歉意,問道:“天色也不早了,要不侯爺留在妾身這,用完晚膳再走吧。”

    看著眼前嬌柔的秦姨娘,慕峰心下一軟,原想留下來,可是看見床上的慕清夢時,所有的心情都一掃而空,原本溫柔的眼神微微便冷,“不了,最近比較忙,有點抽不開身,晚膳我在書房用即可。”說完,不等秦姨娘反應過來,便走出了湘雅園。

    看著慕峰出門的背影,秦姨娘愣住了,以往只要自己開口,侯爺都會選擇留下來,可是今天卻拒絕了她,看來今天的事還是牽連到了自己。秦姨娘不禁緊緊拽著手里的絲帕,恨鐵不成鋼地瞪了一眼慕清夢,今天真是氣死她了,自己怎么生了一個蠢貨,再看看清顏,盡管清顏臉上的淡笑并沒有任何意思,然而在秦姨娘的眼里,卻是得意,嘲諷的笑,看著格外刺眼。

    秦姨娘雖然一臉平靜,但是清顏感受到了秦姨娘眼神中射出來的利光,清顏心里無辜的笑了笑,秦姨娘該不會把慕峰不留在她這的錯都算在了自己頭上吧,這不能怪自己,是慕峰自己不愿意留下來,關她何事,無奈的搖了搖頭,罷了罷了,秦姨娘愛怎么想就怎么想,重生一世,她什么都不怕,要耍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她慕清顏不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04305_82_822-m
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
作者 囧囧有妖
  「這傢伙,口味是有多重,這都下得去口?」
  一覺醒來,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爆炸...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