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立威(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天一早,清顏起床梳洗,卻見偌大的清楚園只有翠芯一人忙里忙外的在替自己端水,準備衣裙。想必昨日午后在湘雅園發生的一切,清楚園的丫鬟們還都不知道吧,所以才敢到現在還不起來做活,不過正好趁這次機會教訓教訓她們。清顏前世因為自己不受寵,林氏也不受寵,很多下人對林氏只是做做表面功夫罷了,實際也是不把林氏放在眼里的,有些甚至敢明目張膽對林氏不敬。萬一得罪她們,林氏以后在府里的日子怕是要不好過了。為了不給林氏帶來麻煩,所以清顏一直隱忍著,不管丫鬟怎么欺凌她,她在林氏面前始終只字不提。但是今時今日卻不一樣,昨日慕峰送夜明珠給她時就已經表明態度,送自己夜明珠表面說是給自己賠不是,實際是告訴所有人,他是在乎他這個嫡女的,誰要是敢再對自己不敬,他絕對不會做事不理!相信聰明的人都明白慕峰的意思,所以昨日從林氏那兒出來,只要碰到下人,都會恭敬地向自己行禮。清顏要努力讓慕峰的寵愛一點一點靠向林氏這邊。

    清顏也不讓翠芯去叫她們,只吩咐翠芯,不給早飯吃。果然,丫鬟們起床后聽說不能吃早飯,都氣沖沖地跑到主廳找清顏評理,自己跟著不受寵的大小姐,被別院丫鬟看不起,已經夠苦的了,如今不給飯吃,還讓不讓人活了。

    清顏正坐在主位上悠閑地喝著茶,看到丫鬟們紛紛來找自己,慢悠悠地將茶具放下,臉上掛著淡笑,很平靜的樣子,然而眼神卻凌厲地掃過每一個人。丫鬟們看到清顏凌厲的目光,心中一驚,總覺得今日的大小姐與往常不一樣,變得凌厲許多。

    “大小姐,奴婢們每天忙里忙外,不抱怨什么,這是我們的本分,您不受寵,跟著您,我們也認了,但是如今,您卻連飯都不讓我們吃,您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其中一個丫鬟毫無顧忌地把話說了出來,臉上還帶著不屑地神情。

    這丫鬟名叫綠水,是秦姨娘叫來伺候自己的丫鬟,與其說伺候,不如說是來監視自己的眼線。這丫鬟仗著有秦姨娘撐腰,又看自己不受寵,沒什么靠山,知道林氏只是個有名無實的主母,所以從來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一直欺凌自己和翠芯,踩在自己頭上,其他丫鬟看到綠竹這樣,也漸漸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雖然沒有綠水夸張,但是對自己從來也是不尊敬的。因為自己不受寵,園子里的丫鬟還沒有妾室園子里的一半多,秦姨娘說怕自己人手不夠,特意把綠水給自己,伺候自己的。前世傻傻的相信了,所以對綠水百般忍讓,一是怕給林氏惹麻煩,二是怕負了秦氏面子,況且前世自己性格懦弱膽怯,即便是真的動怒也不敢拿她怎么樣,所以綠水才敢肆無忌憚地踩在自己頭上。但是今時今日,卻再不會忍讓,自己要把前世受得欺辱一點一點還給她!

    翠芯聽的心都快氣炸了,忙里忙外?她們有忙過嗎?整天不是坐在園子里聊八卦,要不就是在園子里瞎轉悠。她們忙活什么?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做所有人的事,她也好意思說出口?真是恬不知恥!

    清顏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好一個忙里忙外,真是伶牙俐齒,既然她自己送上門來,那今天,自己就拿她殺雞儆猴!

    “忙里忙外?你所說的忙里忙外是指忙著睡覺?還是指忙著在園子里聊天,還是指在園子里瞎轉悠?”清顏眼里充滿了譏諷,盯著綠水問道?

    翠芯在一旁捂著嘴偷笑,嘲諷地看著綠水。

    綠水卻理直氣壯地說道:“大小姐,別怪我直言,您不受寵,跟著您,我們已經很苦了,哪有心情做活,我們肯跟著您,您就知足吧。”

    清顏挑了挑眉,“哦?既然你覺得跟著我委屈,沒關系,我不留你,你告訴我你想去哪個園子,我讓管事嬤嬤把你調過去。”

    綠水沒想到清顏這么坦然,竟有些不知所措。其實呆在清楚園挺好,每天不用做活,還可以睡懶覺,照樣能拿到月例銀子,她才不想換到別的園子去受苦,再說秦氏派她來監視慕清顏,自己若是被調走了,該怎么監視慕清顏的一舉一動。可是又回不上清顏的話,變得啞口無言,良久沒有說話。

    “考慮好了嗎?想換到哪個園子?”

    綠水眼珠在眼眶中咕嚕轉了一圈,隨后眼里透著譏嘲道:“奴婢怕其他園子的主子知道奴婢是從大小姐這兒出來的,不敢收奴婢,與其被人嫌棄,還不如呆在清楚園,委屈點沒什么,總比被人嫌棄強。”說完后沖著清顏得意的一笑。

    底下一陣偷笑,翠芯卻氣的咬牙切齒,清楚園怎的會有這樣德性的奴才。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奴才,竟然拐彎抹角地說自己晦氣,今日不好好治治她,都以為自己是吃素的好欺負。

    “啪”一聲,清顏一掌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嚇得一些膽小的丫鬟渾身一顫,綠水卻臨危不亂,她知道清顏不受寵,自己又有秦氏撐腰,不會拿自己怎么樣。

    “好一個委屈點沒什么,總比嫌棄強。看來在清楚園讓你覺得很委屈是嗎?既然你覺得在清楚園委屈,又怕在別的園子里遭嫌棄,那我給你從新找一個既不委屈你,又不會嫌棄你的地方。”清顏冷冷地掃了一眼綠水,看的綠水不禁心里一陣發毛,但還是強裝鎮定地看著清顏。

    “翠芯,去和管家嬤嬤說一聲,說我園子里有個丫鬟不愿意待在侯府,讓她請牙婆子過來,幫她從新找個好府子。”

    一聽到牙婆子三個字,綠水心里一驚,她怎么也沒想到平時膽怯懦弱,不爭世事的大小姐如今居然認真了起來,還叫來牙婆子。但是她可是秦氏的人,這個沒實權的大小姐根本沒有做主的權利,只要秦氏一句話,自己照樣安然無恙!所以綠水很鎮定地站在原地,看著清顏,眼中露出嘲諷。

    清顏知道綠水在想什么,不過這次恐怕連秦氏也幫不了她了!嘴角微微露出一抹嘲諷。

    所謂的牙婆子,就是替大戶人家找丫鬟的半個人販子,專門找些妙齡的女子賣給大戶人家做丫鬟,當然那些女子都是自愿的,但是當大戶人家再找牙婆子,把她們先前買的丫鬟再退回去,那這個丫鬟再被販賣的時候不一定能找到像上個雇主一樣的大府子,說不定還是個小府子,若是被販賣到小府子,那生活可就悲屈了。所以丫鬟們對牙婆子這個詞很敏感,也都有些害怕。

    “是,小姐。”翠芯福了福身子便出去了。

    片刻后,翠芯領來了牙婆子。牙婆子是個近六旬的老婦人,盤著一個簡單的發髻,一身布衣。雖已年近六十,但是人高馬大,身體健壯,若不知她的年齡,還以為她是個四十的中年婦人,可見生活的很好。眉宇間透露著精明,看來是個會算計的女人,否則也干不了這行。

    看見清顏,牙婆子笑著行禮,笑的時候臉上的肉都堆到一塊兒去了,眼睛瞇成了一條線,看起來很滑稽。牙婆子的聲音渾厚有力,“民婦見過大小姐。”

    清顏微微點頭道:“起來吧,蘇婆婆,我這兒有個丫鬟覺得待在侯府委屈,想找個更好的府子,你開個價吧,多少錢肯買她。”

    牙婆子問道:“不知是哪個丫鬟。”

    清顏看了一眼一旁正用惡毒的目光瞪著自己的綠水道:“就在你的旁邊。”

    牙婆子轉頭看去,精明的眼睛上下打量著綠水,她賣過的丫鬟數不勝數,早就不記得綠水。綠水傲氣地站在一旁,不屑地瞥了一眼牙婆子。這架勢,知道她是丫鬟的還行,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慕府的小姐,牙婆子最討厭這種目中無人的丫鬟,明明是個低賤的下人,還一副主子的架勢,她真把自己當慕府的主子了嗎?心里對綠水多了份輕視,但并沒有表露出來,看著清顏笑道:“大小姐,這丫鬟模樣還不錯,十兩銀子賣不賣?”

    清顏裝作一驚,問道:“什么?才十兩?我記得綠水買來的時候可是花了30兩啊。”

    牙婆子那么精明,怎么不明白清顏的意思,順著清顏的話道:“大小姐不知,這丫鬟是民婦賣給你們的,但是你們現在不要了,重新賣給民婦自然價錢就不會高,畢竟。。。。”牙婆子瞥了一眼綠水道:“畢竟她是你們不要的,民婦等同于回收罷了,而且她是被人退回來的丫鬟,被其他府子知道了,怕也賣不出什么好價錢,所以十兩已經是最多的了。”

    牙婆子這話是說綠水是個被退了的二手貨,沒有人肯要,最多也就值十兩,明里暗里的在罵綠水是個爛貨!

    綠水怎會聽不出來,雙手緊緊握著,眼里的怒火不斷燃燒,終于,忍不住爆發出來,手指著牙婆子罵道:“死老太婆!你以為你自己是誰,你不就是個人販子嗎?我只值十兩,你一兩都不值!”

    牙婆子不屑地瞥了一眼綠水,冷笑道:“對,我是人販子,但我有自知之明,我不會越界自己的本分,不像某些人,明明只是個低賤的下人,卻硬是要裝一副主子的姿態,恬不知恥!”

    綠水被氣的胸前一起一伏,指著牙婆子道:“你。。。你。。。”卻始終說不出話來。

    清顏平靜地看著底下的好戲,差不多也羞辱夠了,是該結束的時候了,清了清嗓子道:“罷了罷了,十兩就十兩吧,你把錢給翠芯吧,之后就帶著人走吧。”

    牙婆子剛要行禮,綠水厲聲道:“大小姐,您好像忘了,我是秦姨娘派來伺候你的,要不要發賣我,是不是還得問一問秦姨娘?”說完,得意地看了一眼清顏,很自信的樣子。

    清顏無奈地搖搖頭,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你說的也不無道理,也好,畢竟你的前主子是秦姨娘,問一問也是應該的。翠芯,去湘雅園問一問秦姨娘。”

    “是。”

    片刻之后翠芯回來了,看著一臉自信的綠水,不免覺得好笑,不過就是一個丫鬟而已,況且如今的小姐已經不再是那個不被侯爺重視的小姐了,昨日侯爺的態度很明顯,秦姨娘怎么可能會為了一個小丫鬟再得罪小姐給自己找難堪呢?真是蠢!

    “稟小姐,秦姨娘說,綠水以前雖是自己的丫鬟,但是給了小姐,便是小姐的丫鬟了,小姐想怎么處置就怎么處置,不用問她。”

    原本還很得意,很自信的綠水,聽到翠芯的話,臉色瞬間大變,眼里的自信和鎮定煙消云散,慌亂地看著翠芯,大吼道:“你胡說,你胡說!不,不可能,秦姨娘不可能這么說,這一切一定是你編的,我要見秦姨娘,我要當面問她,我不相信你說的,我要當面問她!”

    綠水發了瘋的往外跑,卻被翠芯和牙婆子攔住。綠水掙扎道:“你們放開我,放開我。”惡毒地瞪著清顏道:“慕清顏,你只不過是個沒實權的大小姐而已,發不發賣我還輪不到你做主!”

    清顏挑眉問道:“哦?那你覺得誰有資格發賣你呢?”

    “除了秦姨娘,誰都沒有資格,我不信秦姨娘會同意,我不信!”

    清顏不禁笑道:“我竟不知,秦姨娘的權利這么大,大到連我爹都沒資格發賣你?翠芯,你把方才綠水說的話原原本本的告訴侯爺,我到要看看,是不是真的除了秦姨娘,就沒有人有資格發賣她!”

    “是。”

    綠水突然臉色一變,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若是剛才的話叫侯爺聽去了,自己定沒有好下場。然而翠芯已經出去了,自己又被強壯的牙婆子死死抓著,根本攔不住翠芯。綠水惡毒的瞪著清顏,覺得今日的清顏仿佛變了一個人似得,以前從來不會去侯爺面前告狀,如今卻去了,她怎么有信心認為侯爺一定會幫她出氣,侯爺從來不會管她,難道她和侯爺之間的關系變好了,侯爺開始管她了?不然她也不會那么有信心!綠水心下開始害怕起來,看著清顏的眼神也變得慌亂,自己方才那么對牙婆子,若是真賣給了她,恐怕沒有好果子吃,該怎么辦。

    片刻后,翠芯回來了,對著清顏行禮道:“小姐,侯爺說您是慕府的嫡大小姐,自然有資格發賣丫鬟,還說您的身分比秦姨娘尊貴,自然權利也比她大,發賣一個丫鬟不用過問他。”

    綠水心里“咯噔”一下,果然侯爺與大小姐的關系變好了,不然也不會這么說,綠水知道自己完了,癱軟地跌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清顏看著頹廢的綠水道:“聽見了吧,蘇婆婆,你把人帶走吧。”

    牙婆子行了個禮道:“是。”隨后便把癱軟在地的綠水連拖帶拽地拖走了。其余的丫鬟都心有余悸,低著頭,驚恐地看著被牙婆子拖走的綠水。慶幸自己沒有和綠水一樣頂撞大小姐,不然下場也會和她一樣吧。

    牙婆子走后,清顏凌厲地看著底下一臉驚魂未定的其他丫鬟,平靜地問道:“你們的意思呢?是想繼續呆下去,還是讓牙婆子從新再給你們找個好府子?”

    有了綠水做榜樣,誰還敢和清顏作對,紛紛跪下道:“奴婢知錯了,還請大小姐原諒。”

    清顏端起桌上的茶具,輕輕地呡了一口,慢條斯理,卻很有威懾力地說道:“我希望你們以后能夠安分守己,做好自己的本分,綠水的下場你們也都看到了,若是再像今日這樣,你們的下場便會和綠水一樣,甚至更慘。自然,如果你們安分守己,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我也會好生待你們,我慕清顏有的,你們也會有,所謂有福同享,我自然不會虧待你們,但是,如果被我知道誰背叛了我,那我慕清顏絕不會輕饒她!聽明白了沒有!”最后一句話語氣加重了很多,也嚴厲了很多,很有震懾力。聽的丫鬟們渾身一顫,微微點了點頭,“奴婢們明白。”

    清顏滿意地“嗯”了一聲又道:“只有主子好了,奴才們才會過的好,主子若是不好,奴才們也不會好過,這個道理我想你們應該比我懂。”

    丫鬟們紛紛道:“奴婢們明白,奴婢們一定盡心侍奉大小姐,絕無二心。”

    清顏滿意地點頭道:“好了,你們都各自下去做活吧。”

    丫鬟們行禮道:“奴婢們告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589094_82_822-m
重生國民男神:瓷爺,狠會撩!
作者 孤木雙
  (重生蘇爽女扮男裝文,男主姜奕,女主君瓷)
  風頭正盛的「皇太子」,一朝重生成...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