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what?是在拍電影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對話聲音雖然還很微小,顯然距離還很遠,但是孟從良卻是清晰的聽到了每一個字,不知為何似乎耳力比之前強了不少。

    眼下孟從良自然不會去研究自己的耳朵問題,只是看著躺在身邊一動不動穿著奢華服飾的少年,一眼便發現腰間掛著個玉佩,上面龍飛鳳舞的刻著個孟字,反面則刻有‘從良’二字。

    “我了個去,不會這么巧吧!”孟從良聯想到剛才的對話咽了口吐沫道,居然連名字都一樣。

    看看自己穿的衣服,又看看那少年的衣服,明顯差距很大,少年的衣服很像電影里的衣服,只是更為亮麗耀眼,即使被水浸濕之后依然光亮不減。

    聽到不斷接近的腳步聲,孟從良不管三七二十一,迅速扒掉少年身上的所有衣物,又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掉,將手機打火機浸濕的香煙總之還有點用的東西都留了下來,然后穿上少年的衣物。

    孟從良之前有摸過少年的心跳和氣息,都是沒有的,顯然已經死了,身體更是僵硬無比,臉色青黑,肚子鼓起很大,估計是喝了很多水,看著這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家伙的死樣,孟從良的表情顯得極為怪異,仿佛看到自己溺水而亡后的情景一般。

    “兄弟,既然你已經掛了,也就無牽無掛了,死后再助人一次,也可早登極樂世界,等我把事情搞明白了,再回來找你,定會給你找一處風吹寶地安葬。”孟從良一邊說一邊將自己的衣服穿在那死去少年的身上,然后拖入密林之中。

    挖坑埋了是來不及了,孟從良只得將少年拖入一處極為隱蔽的灌木叢中,剛巧有塊大石頭,便將少年尸體放入石塊下面用雜草遮擋起來。

    做完一切,孟從良迅速跑出,往河灘上一趴,靜靜聽著腳步聲,當腳步聲快到河灘附近時,便開始一點一點艱難朝著密林的方向爬動起來,要多凄慘就有多凄慘。

    “少主,是少主,阿虎,快來這邊,是少主,少主還沒死。”不一刻劉老急切的聲音從密林邊緣傳來。

    孟從良只當沒聽見,繼續進行著自己的爬行行動。

    劉老迅速跑過來,一把抱起孟從良,帶著哭腔道,“少主,您這又是何苦呢,紀家看不上你,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咱廣陵城美女如云,想嫁給你的姑娘能從東門一直排到西門,又何必在意那口頭上的婚約呢。”

    老子在意個屁,要是老子才不會為了這么點破事想不開,不過老頭子你在說什么?良爺不懂也,孟從良偽裝成很虛弱的樣子,也不說話,心里卻是嘀咕了一句。

    小虎這時也從另一邊匆匆趕來,一見少主還有氣,頓時哭了出來,道,“少主,小虎這兩天找的好苦呀,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二人見孟從良很虛弱,也不多說什么,小虎一彎腰,劉老將孟從良扶起到小虎的背上,還別說小虎身形壯實,背起孟從良毫無壓力,一路小跑起來。

    孟從良之前被打得暈頭轉向的,趴在小虎背上還挺舒服,不知不覺盡然是沒心沒肺的睡著了。

    當孟從良醒來時,已經進入一間很奢華古色古香的屋子里,小虎將他放下后就急忙跑了出去,孟從良四下看了一眼屋子的裝飾,心中大叫一聲,what?在拍電影嗎?什么情況?

    幾秒鐘的沉思之后,孟從良確定自己應該不是在做夢,聯想之前的一系列環境,終于是確定自己可能不在地球了。

    孟從良摸了摸自己后腰,東西都還在,隨即將金屬棒,手機,打火機什么的都取了出來,放到了床鋪的下面,剛放好,門外就傳來很多腳步聲和說話聲。

    不一會劉老和小虎領著一群人走了進來,其中一名少女最為急切,進來后立刻跑到床邊,仔細看了看安靜躺著的孟從良頓時心中安定不少。

    “可兒,不得無禮,這里沒你的事情,站到后面去。”劉老叱喝道。

    可兒頷首點頭,乖巧的站到了人群之后,只是一張俏臉上浮現出一抹輕松,這兩天可兒都沒有睡好,生怕少主就此離開人世。

    孟烈極力掩飾著自己心中的急切,身為家主,在眾人面前還是需要保持應有的鎮定,即使此刻躺在床上的這位是跳崖失蹤兩天的兒子。

    “單藥師,有勞了。”孟烈向身邊站著的一位老者點頭道。

    老者立刻上前給孟從良把脈,不過幾息功夫,老者神情一定道,“家主,少主的脈相穩定有力,并無大礙,只是墜崖時可能碰到樹枝或者石頭硬物,導致背后肩膀還有胳膊上有比較重的外傷,只需外部敷用一些金創藥內服壯骨丹,十日內便可痊愈。”

    十日痊愈?老東西你是江湖游醫騙錢的嗎?傷筋動骨一百天,老子的左臂骨可是骨折了,孟從良閉著雙眼心里暗罵道。

    孟烈心中暗松一口氣,道,“那就有勞單藥師準備這些藥物,準備好后交給下人就可以了。”

    單藥師點了點頭便出門準備去了,屋子里此刻除了劉老、小虎和可兒三位下人之外,其余四人均是孟家高層。

    孟烈是家主身份自然在孟家地位超然,另外三人,其中兩名老者是家族長老,一個是由長老,孟由;另一個是丘長老,孟千丘,最后一人則是孟烈的堂弟孟文成,也是家族總執事。

    幾人明顯有話要說,孟文成向劉老三人使了個眼色之后,三人立刻出門而去并且將房門關了起來。

    “家主,這一次良兒的行為太過沖動了,有損我們家族聲譽,身為少主怎么可以連這么點挫折也經受不起,不能練武也就罷了,若是沒有清楚的頭腦和堅韌的心性,我看這個家主繼承人良兒是不太適合再當了。”孟千丘很不客氣的開口說道。

    “是啊,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失態,還跳崖自殺,那日我們孟家的臉都被丟盡了,若是還讓良兒當少主只怕會被其他名門望族笑話我們孟家無人了,我同意丘長老的提議。”孟文成也是很生氣的說道。

    “少主身份的問題,暫時還不急,家族內部事務隨時都可以商議安排,只是下個月十五,紀家那位天才少女還要專門前來廣陵參加五行盟在廣陵城的大武測試,到時候少主情緒是否能夠控制住,還得打個問號,到時候再來一次一哭二鬧三上吊的該怎么辦?”孟由摸了摸山羊胡須不緊不慢的說道,表情不溫不火半瞇著眼如同夢游一般,可是話卻是說到了點子上。

    吊你媽啊,老子會一哭二鬧三上吊?就算你個老東西會生孩子,老子也不會哭鬧吊,孟從良差點坐起來從床下操起棒子給說這話的老頭子一悶棍子。

    孟烈神色無波,內心卻是微微一嘆,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傷痕累累的兒子,沉默了一會才道,“少主之事延后商議,等良兒醒來看看他的情緒如何,若是還是很激動的話,下個月十五大武測試結束之前就不要讓他出門了。”

    不讓出門?你敢,不過有用嗎?孟從良的臉頰不經意的抽動了一下,好在四位家族高層此刻并沒有注意床上的孟從良。

    “紀家這次安排紀嫣然專門前來廣陵測試應該也是要給我們下馬威,想要告訴我們現在孟家跟紀家已經不再是一個級別的家族,是為了讓良兒徹底的死心,更是要讓天下人明白良兒配不上紀嫣然,好讓紀家的這次退婚舉動得到大多數人的贊同,并非是他們沒有信譽,而是我們孟家無人。”孟文成氣不過的說道。

    “好在良兒跳崖是在紀家人走后一段時間,在場的人也都是廣陵城的人,消息暫時被封鎖住,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紀家很快就會知道良兒跳崖的消息,很可能會在這個上面大做文章更為沉重的詆毀良兒的無能,我們最好還是傳出消息說良兒只是失足掉崖,落入河中并無大礙。”孟千丘思量之下說道。

    孟烈點點頭道,“這些表面文章還是要做一做的,眼下最大問題還是良兒的情緒,今日就讓良兒好好休息一晚,明日我一個人來看看他。”

    幾位高層又說了幾句便出門而去,隨后小虎和劉老進來搭建了兩張臨時床鋪,顯然是怕少主情緒不穩醒來后又做出什么過激的舉動,可兒進來看了兩眼便離去。

    孟從良雖然滿腦子都是疑問,但身上的傷勢讓他感到很疲憊,很快便睡著,這一夜睡的很香很實沉。

    直到中午時分,孟從良才醒了過來,讓他感到奇怪的是,手臂上的疼痛緩解了不少,脊背和肩膀上也是如此,自己甚至可以很輕松的坐起身來。

    孟從良這才發現自己的胳膊上涂抹了一層深綠色很黏糊的藥膏,還綁了一層紗布。

    屋子里此刻并沒有人,孟從良下床走了一圈,身體狀態很好,只是皮膚上稍微有點火辣感,想來應該是藥膏在起作用。

    孟從良朝門外瞅了一眼,沒見人影,便伸手打開門,只是剛碰到門,咔的一聲,兩扇門直接被孟從良給揪了下來。

    孟從良傻傻的看著手里的兩扇門,他自己連一點感覺都沒有仿佛沒有重量一般,更讓孟從良吃驚的是左臂一點也不痛,似乎骨折已經好了,可是這也太快了一點吧。

    這兩扇可是實心的木門,下面還鑲嵌了金屬,看上去至少也有幾十斤一個。

    啪嗒!

    東西掉落聲。

    站在走廊上的可兒張大著小嘴巴吃驚的望著手中抓著兩扇門的孟從良,木訥道,“少主,你……”

    孟從良趕忙丟下木頭門,向可兒招手道,“丫頭,別叫啊,過來,過來,我有話問你。”

    (新書上傳,各位兄弟記得收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832263_21_8-m
惡魔就在身邊
作者 漢寶
  陳曌能召喚惡魔,能夠看到死亡。
  「別西卜,用你暴食者的能力,為這位客戶治療一...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