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盲心不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酒類飲品只能點三杯,飲料不限,貼在墻壁上菜單的菜只有豬肉湯套餐一種,可只要廚房里有著現成的食材,而且這家小店的老板會做,客人們都可以點,當然咯~如果客人自己帶來食材,老板也可以幫忙制作,只需要收取一點加工費就行。

    燈紅酒綠的繁華都市外景下,位于城中村地區那一棟棟居明樓包圍起來的巷道里,一家店門外僅貼著一個‘食’字的小店,營業時間是深夜0點直到早上7點,一家被附近的人們稱之為‘深夜食堂’的小餐館。

    只要是老板會做的菜,并且廚房里還有著現成的食材,客人們都可以點,這就是經營著這家‘深夜食堂’的老板的營業方針,沒有各種山珍海味或是大魚大肉,有的只是各種家常小菜。

    喝了杯酒下肚,聽著店里那掛在墻壁上,深夜0點來臨響起的鐘聲,老板緩緩從座椅上起身,將店門打開后掛上‘營業中’的牌子,回到廚房里的他開始清洗著雙手等待今晚第一位客人的來臨。

    這家店很小,真的非常小,和外面街道上很多餐飲店相比起來都要小得多,座位如果擠一擠的話應該足夠8個人同時就坐,要是再多幾位客人的話,可能就要站在旁邊,而越過擺放食物用的桌面就是廚房。

    廚房也是小得可憐,如果是3個人同時在廚房里工作,那就要顯得很擁擠了,正在清洗著雙手的店老板,聽著身后傳來的店門被人打開的聲音,迅速用毛巾把手擦干凈,身子轉過去鼻子輕輕抽動了一下,輕笑著問道:“這氣味……是小龍嗎?”

    “嗯~還是老樣子就行了。”略微低沉的男性嗓音,被店老板稱作為小龍的客人,也算是這家店里的常客,身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雙眼隱藏著墨鏡里,乍看之下還會讓人以為是黑幫電視劇里走出來的演員,其實他還的確就是那道上的人。

    周宇龍,身份在這座都市里也算是極道人物,可就是這樣的人物卻喜歡經常來這家店里吃夜宵,不拘言笑的他對于很多膽子較小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如同噩夢般的存在,然而明明從長相看都已經是40多歲的大叔了,店老板卻以‘小龍’這聽起來很是稚嫩的稱呼來叫他。

    “嘿~還請稍等!”笑著點了點頭應道,店老板蹲下身從柜子里拿出早已準備好的食材,接著又準備好一杯酒放在周宇龍面前的桌面,這才來到水池前清洗起食材。

    乍看之下像是才20歲的青年,可是仔細一看卻又像是16、17歲的少年,這就是這家‘深夜食堂’店老板的相貌,年輕得讓人感到難以置信,一位面目清秀的俊朗少年,而他也有著一個很奇特的名字——謝無心。

    無心,不知為何父母親會給自己的兒子起這樣的名字,有客人曾經問過謝無心這個問題,可每次他都一副敷衍了事的態度,看來很不愿意回答客人對他自身過往提出的問題。

    不熟悉的客人都是用‘老板’來稱呼他,認識他名字還經常來店里的客人,則都是用‘無心’來稱呼他,盡管名字里有著‘無心’二字,可并不代表他的性格就沒心沒肺,那經常掛在嘴角的柔和微笑,讓很多客人都覺得他的身上有著一股如親人般的親和力,因此很多有心事的客人都愿意和他聊天,對此謝無心也很忠誠的作為一名傾聽者。

    周宇龍的性格是屬于那種你不說話我也不說話的悶葫蘆類型,當然就算是主動和他搭話聊天,他也是有一句沒一句的搭理你,特別是在進食的時候,他更是一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姿態。

    耳中傳來了周宇龍喝酒的聲音,謝無心微微一笑后,將清洗好的食材放在案板上用小刀仔細切起來,15個紅香腸被他細心的用小刀切成可愛的章魚形態,然后一起放進小鍋里用筷子輕輕撩動炒著。

    “近斷時間你身邊有發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嗎?”炒著章魚紅香腸的謝無心,輕笑著好奇道,只是過了幾秒卻并沒有等到有人回答。

    “不回答別人的問題可是一件很不禮貌的問題哦~”輕輕搖了搖頭,謝無心苦笑著道,別管周宇龍是在道上混的,可他的性格本質上并不壞,就是這個不愿意和人說話的性格實在是讓人感到尷尬,畢竟當你主動向別人搭話,而那個人卻只是埋頭做自己的事情,理都不理你的態度,這種情景很是讓人感到難以適從。

    周宇龍都已經是40多歲的大叔,可到現在居然還是單身,至少謝無心從來沒有見過他帶過女人來這里吃飯,一個要權利有權利,要小弟有小弟,要身份有身份,要票子也有票子的男人,到這個年紀居然還是單身。

    “哼~”周宇龍冷哼一聲,大概是覺得謝無心的那句話實在是幼稚。

    輕嘆了一口氣,謝無心也不多說什么,將盛有章魚紅香腸和搭配著西蘭花和絲狀紫甘藍的小盤子放在對方面前,輕聲道:“久等了。”

    正巧這時候又有人打開店門,熟悉的音調在店里兩人的耳中響起:“阿龍~我就猜到你會在這里!”

    沒有回答這個人的招呼聲,周宇龍沉默著繼續用筷子夾起章魚紅香腸放入嘴中咀嚼咽下,雖然有墨鏡擋著看不到他的眼神,可謝無心敢肯定他現在的心情絕對是厭煩中,進店里來的客人是一位和他年紀差不多的大叔,名叫鐘明。

    周宇龍和鐘明小時候還是兩小無猜的玩伴,聽說從小學、初中到高中都在同一個學校同一個班級,而且還是同桌關系,高中畢業進入大學后兩人才分別,只不過長大之后所走的道路卻是處于對立面上,因為鐘明現在的職業是警察。

    一個混道上,一個是警察,兩人間的職業簡直就是天敵般的存在,好在周宇龍也沒做過什么違法的事情,兩人現在的關系也一時間很難用言語來表達出來。

    “我走到哪里你都要跟著。”周宇龍用這句帶著點抱怨味道的話語,來表達他對鐘明的那股厭煩之意,畢竟他現在的身份讓他實在是不喜歡一位警察老是跟在自己身后。

    “話不要說得那么難聽嘛~不管怎么說小時候我們都是并肩作戰過的朋友!”拍著周宇龍的肩膀,鐘明微笑道,從這話可以聽出來兩人小時候似乎也沒少搗蛋過,甚至還和別的小朋友打過架。

    “無心!”看向謝無心,鐘明手指著周宇龍盤子里的食物,笑道:“給我也來一份這個!”

    “嗯~還請稍等片刻!”笑著應了一聲,謝無心再次蹲下身從柜子里取食材,接著就是再重復一次剛才的工作,當然在工作之前也不忘準備好一杯酒給等待的客人。

    “呀~無心啊~說起來這家店也開了有2年多了吧!?”不同于周宇龍這個悶葫蘆,鐘明算是很健談的類型,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才讓很多客人,包括謝無心在內都感到很是疑惑,那就是兩個性格相差如此大的人,是怎么成為朋友的!?

    “確切的說是2年零109天。”清晰著紅香腸的謝無心,笑著回答道。

    “時間過得還真是快啊~”鐘明感嘆著,回想起自己第一次來到這家店里時,那時候他還是從跟他一起工作的警察朋友那里知道這家小店的,在從那位朋友口中知道這家店可以隨便點菜的時候,他還覺得對方根本就是在跟他說夢話,或者就是自己還在做夢。

    直到有一天他拉開這家店門后,這位清秀的年輕人微笑著道:“歡迎光臨~只要是我會做,而且廚房里有著現成食材,客人您都可以點。”

    望了眼墻壁上貼著的菜單,酒類每人限三杯,飲料不限,能點的食物就只有豬肉湯套餐,于是本著試探的心理,他就點了一份菜單上沒有的家常小菜,誰知道這位很年輕的店長微笑著點了點頭,居然真的著手準備起來。

    久而久之凡是來到這家‘深夜食堂’的客人之間,都流傳著這樣一個很難讓人相信,卻有很有說服力的傳言,那就是店長那個放食材的小柜子是連接著異次元空間的黑科技,就像是《哆啦A夢》里小叮當肚子上的那個口袋,只要不是什么山珍海味或者奇珍異獸,家常小菜他都能做出來,只不過花的時間會稍微久一點。

    “老板~和往常一樣!”店門拉開的聲音,正巧已經做好章魚紅香腸端給鐘明的謝無心,聽到這悅耳的少女音,微笑道:“這聲音……小靜啊?”

    “好厲害哦~老板,光是聽我的聲音就聽得出來呢!”吳靜驚嘆道,選好位置做好的她等待起來,謝無心笑了笑著手準備起今晚的第三份菜,不再是章魚紅香腸,這次是土豆牛肉蓋澆飯。

    吳靜,也算是‘深夜食堂’的熟客,喜歡的食物是土豆牛肉蓋澆飯和拉面,住在附近不遠處的花園小區里,還是一個大學生,然而家中不缺錢的她不知為何就是喜歡在休息日時獨自一個人來這里吃夜宵。

    “真好啊~真不知道將來哪位幸福的女性能嫁給老板這樣的好男人!”望著謝無心那工作著的認真背影,吳靜羨慕道,只是這話剛出口就被鐘明用腳輕輕踢了下,望著對方那皺著眉嚴肅的表情,吳靜愣了愣神后恍然,急忙向謝無心道歉起來,似乎是覺得自己這句話傷到了對方的內心。

    “沒關系。”謝無心微笑著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將土豆和牛肉都洗凈切好的他緩緩轉身,只見……他的眼睛居然是緊閉著的!?沒錯,謝無心從開始到現在他的眼睛就一直沒有睜開過,然而什么都看不到的他卻能熟練的替進店里來的客人做菜,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吧。

    謝無心是個什么都看不到的盲人,對于他來說白天和黑夜并沒有任何區別,曾經有人問過他,在看不見的狀態下是如何做菜,如何上街購買食材的,而他的回答則是……

    “我人盲,但并不代表我的心也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15_20104-m
我有一座山
作者 老街板面
  于飛離婚了,離開了大都市那種快節奏高壓力的生活,獨自回老家帶著女兒,打算在家種種田,養養魚...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