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尋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尹曄晗住在這座城市最富有的錦江別墅區,當計程車停在華麗的區門前,如煙扔給了那個司機一張百元大鈔就準備離開。

    “姑娘,你等一下!”

    竹如煙聽到后面的呼喊聲好奇的回過頭,原來是剛才的那個司機:“錢不是已經付過了嗎?”

    那個中年男子支支吾吾半天才開口:“不是那個……我是說那個年紀輕輕的要懂得自愛。”然后就開車走了。

    自愛?如煙愣住了,她可是到現在都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啊,這個詞從何說起,轉頭看了看周圍富麗堂皇的復式別墅,突然眼睛一亮,原來那個司機不會是把我當成有錢人的情婦了吧。

    沒過多久就見熟悉的那棟乳白色的建筑出現在眼前,不知道為什么,如煙的胸中突然感到一陣發慌,不過在看到窗口散發出的柔和光芒,她的心才慢慢的平靜下來。

    竹如煙取出尹曄晗給她的電子門禁卡輕而易舉的穿過了第一道安全門,來到了主門前。

    正當她準備拿出指紋卡進行認證時,她發現門竟然是虛掩著,心里泛起了絲絲不安,因為尹曄晗向來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男人,根本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難道…難道真的出事了!

    如煙嬌美的臉上霎時變得慘白一片,同時瘋狂的向樓上跑去,可是出乎她的意料,二樓并沒有預想的狀況,反而十分的寧靜,只有右手角落的房間發出了吱吱的怪響聲,那…是曄晗的房間。

    此時她的心因為緊張咚咚咚的跳個不停,離得房間越近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突然一陣壓低了的喘息聲竄入了她的耳畔,如煙停下腳步細細的去聽,那是一種夾雜著男人的低吼和女人興奮的**聲。

    “嗡”的一聲,如煙的腦子一下子就像炸開一樣,女的雖然不知道是誰,但是那男人的聲音分明就如她深愛到骨子里的男友---尹曄晗。

    雙手被她緊緊地攥成拳,嘴唇也被貝齒咬得血肉模糊,她克制住體內洶涌澎湃的猜疑和怒火,拿出尹曄晗給她的內門鑰匙,想要親自進去看看,到底尹曄晗究竟要送給她怎樣一份“情人節的禮物”。

    “砰”的一聲門輕輕的被竹如煙推開,兩具裸露的身體此時正糾纏在一起,尹…曄晗壓在那名女子的身上正在不停的動作著,那名女子抿著唇,雙手緊摟著那男人的背,身體瘋狂的迎合者身上人的沖刺,不住的發出魅入骨髓的叫喊聲,也許是太過投入的原因,她們兩個誰也沒有發現門口的那個不速之客的到來。

    “曄晗……啊……今天可是情人節……萬一你那個…女朋友竹如煙來找你怎么辦?”在喘息的間隙,那個女人嬌喘地問道。

    “別跟我提她,跟她處了三年多,卻連吻都沒有接過,就算再愛她我也會受不了的,偶爾偷偷腥也不算什么吧……來,咱們繼續……”

    慢慢的收回目光,竹如煙站在原位,臉色很冷,一如薄冰,明明看似脆弱卻堅強,手握得很緊,緊得手心全是深紅的月牙,唇齒也是緊咬,咬著那份侮辱,她的好男友,是在侮辱她呀!

    “啪”金屬掉在地上的清脆聲響驚醒了正在癡纏的兩人。

    聽到奪門而出的凌亂腳步,尹曄晗癱軟在那個妖艷女人的身上,腦子里一片空白,他努力回憶著剛才的聲音,俊朗的面龐突然顯出極為慌亂,他迅捷的從謝秀妍的嬌軀上翻下來,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穿上就往外走。

    謝秀妍見尹曄晗急匆匆的就要走,顧不上自己還是赤身就奔下床死命的拉住了他的手臂,性感的美眸中有著深深的恐懼:“曄晗……你……要去哪里?”就在她剛才瞟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后,心中就開始惴惴不安,還在慶幸身上的男子沒有看到那個人的瞬間,沒想到他竟然有這么大的反應。

    尹曄晗對著她微微一笑,輕輕湊過頭去吻了吻她的額頭:“突然想起公司還有個會要開,你也累了,乖乖呆在家里好好休息。”說完不等謝秀妍說什么人影就消失在了門口。

    尹曄晗,你這個混蛋!!!!!我不會讓你逃出我的手掌心的!謝秀妍的嘴唇緊抿著,臉色陰沉,不住的在心里怒罵道。

    當尹曄晗飛也似地奔到錦繡小區的保安亭前,竹如煙早已不見了蹤影。

    人和人的交往講求一種緣份。

    有些人僅僅相交了幾個月,卻可能比認識數十年的某些人更投機。

    有些人很久很久不聯系,卻可能比天天都見面的某些人更親近。

    朋友要像茶一樣歷久彌醇,而不是甜膩的可樂,喧囂過后,曲終人散。

    陳心妍和竹如煙就是在這樣一個場合相識相知的,也溫暖了竹如煙以往冷漠的心。

    也是這樣的兩個人,現在竟然能相約在酒吧淋漓暢快。

    竹如煙活了22歲還是第一次來酒吧,一身清爽的打扮不算妖嬈,可卻吸引了周圍男人足夠火熱的視線。

    她已經有點喝醉了,小臉酡紅,長長的波浪型卷發從頰邊滑落下去,垂至海藍色的水晶吧臺,那一團團發絲,就像是海里的浪花,俏麗里帶著頑皮。

    “嗝……”不知道自己早已成為焦點的竹如煙不太文雅地打了酒嗝,一邊悲憤地喝酒,一邊喃喃自語,“來啊……心妍……咱們再喝,我……不,我一點都沒醉…咱們再喝……”

    一個面色蒼白的美麗女孩正靠在另一個高挑女孩的懷中盡情的撒著酒瘋,她抬頭望向漆黑的夜幕,一輪清冷的皎月掛在夜空中,在漫天繁星的簇擁下更顯得迷幻和誘人,她看著那輪月亮,不禁嘿嘿的笑了起來:“心妍,你看……今晚的太陽好圓哦……嘻嘻,就像……就像你的臉一樣圓……嘿嘿。”

    陳心妍的嘴角抽動著,太陽?她大小姐還真能說出讓人哭笑不得的笑話來。

    張開嘴巴又閉上,陳心妍可不承認自己跟她一樣是那個怎么說都說不通的人,她還是專心喝她的雞尾酒好了,不理她,她就不相信她一個人有辦法說個不停,最后的結果呢?她當然不可能一個人唱獨角戲,不過,她就是有本事刺激她出言回應,她不得不認清楚一件事情──她對眼前這個女人根本就是沒轍。

    一臉黑線卻又發作不得,誰讓喝醉的人最大呢,現在只得忍住怒氣好言哄著:“如煙乖哈,姐姐馬上就送你回家。”同時心里不停地咒罵著讓如煙喝這么多酒的罪魁禍首。

    “嘔……”突然竹如煙一把推開陳心妍,捂著嘴跑到路邊的草叢里就是一頓狂吐,就差連膽汁胃液都一起吐出來了。

    沒有天賦的人是不能逆著性子喝酒的,陳心妍看到死黨滿頭虛汗,痛苦虛弱的模樣又氣又心疼,只得蹲在她身邊輕捶著她的背部想讓她好受一點,邊輕聲抱怨:“如煙,你這是何苦呢,不就是那小子今天情人節沒有跟你一起過嗎?你至于這樣折磨自己嗎?真沒出息!”

    陳心妍看著竹如煙閉著眼睛,蹲著吐,吐的爽利了,連膽汁都出來了。

    哎!這世界的某一個角落,一定有一個不知自己幸運的男人,把眼前這個女人傷成這副樣子。

    吐完的竹如煙神智已經稍微清醒了些,聽到心妍的話眼神一黯,心妍又怎么會了解自己的心情,想到今天早上看到尹曄晗和那個女人……在她面前上演著活生生的春宮。

    這真是一場惡夢,如煙聽到她心底有什么在碎掉,一點點,碎滅成灰!

    三年的愛情,這么多年的親情,通通是一場笑話!

    這是一場恥辱。

    一場她如煙三年多來,人生最大最痛最難忘,將伴隨她一生的恥辱。

    恍惚著眼前,三年前他深情的鎖著她,說:會對她好一輩子!

    到頭來,這就是對她的好,還是說這三年已是一輩子?

    他真的愛過她嗎?

    正在恍惚之際就見兩道刺目的白光直刷刷的從遠處掃來,驚得如煙下意識的擋住眼睛,漸漸習慣這種強光的竹如煙放下手就見一輛黑色的高級跑車向自己疾馳而來,車燈籠罩的白色光幕就像一道蘊含無限魔力的漩渦,將如煙的意識全部吸引了進去,她擺脫了陳心妍攙扶自己的手臂,一步一步的向那道漩渦走去。

    “如煙,你瘋了!很危險!!!”聽著越來越近的汽車轟鳴聲,心妍的俏臉煞白一片,她跳起來去抓如煙的手臂,卻只觸到了一抹空氣。

    “哧嚓!”刺耳的剎車聲混合著絕望的尖叫使靜謐的世界嘈雜起來,但轉瞬又陷入了死一般沉寂。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45403_82_822-m
限量婚寵:報告軍長,我有了
作者 咸客
  家有汙萌小甜妻,腹黑蔫壞嬌滴滴。   可攻可受可蘿莉,可萌可御可逗比。   說伶俐,道...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