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逝愛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就在車身馬上要撞上如煙的一刻,車子的主人緊急將車剎住了。

    “找死啊你!”待車子的主人確定沒有撞傷人,忍不住捏了把汗,可是還是按下車窗,朝竹如煙破口大罵,才泄恨,接著才又開著車走了。

    心妍驚恐的捂著緊張變形的臉龐,送給那司機一個白眼,接著跌跌撞撞的移到竹如煙的身邊:“如煙你怎么樣!!有沒有受傷……你說話啊!”

    如煙呆滯的眼神漸漸有了焦距,酒也差不多醒了,她握握死黨的手,柔柔的笑了笑:“放心,我沒事。”

    她騰的站起來,聲音清醒,氣勢忿忿不平,仿佛剛才的老酒都喝到別人的肚子里,可話音還未落,她又一屁股坐下來,閉著眼,嘴里嘟嘟囔囔地說:“送我回去,不過送也別往家里送。”

    如煙閉上眼,仿佛早上那一幕在她面前再次上演,她要受不了了,他們就在她的面前……

    陳心妍看著好友那眸底的絕望,還有死寂,像是要凌遲她的心一樣。

    竹如煙那絕美的容顏上,是痛徹肺腑,黯然神傷。

    眼淚似乎是在往心里流,變成了酸的、苦的。

    竹如煙癡呆呆地坐在地上,心里上上下下地翻滾著,五臟六腑都仿佛挪動了位置。

    那心底,已經血流成河!!!別留給自己一點的退路……因為她怕自己會忍不住,忍不住投入那無情無義男人的懷中,即使他的身體是那么骯臟……

    竹如煙有些僵硬的唇微微的勾起,那一瞬,再也回不去了。

    早上,她就站在他的身后,兩人明明那么近的距離,像是隔了千山萬水一樣。

    了了咫尺,卻已經是遙遙天涯!!!

    仰頭,一滴淚在竹如煙的眼角閃過。

    晶瑩的沾在挺翹的睫毛上,她靠在地上,閉上眼晴,想哭,想笑,嘴角彎起,卻又知道那哭是不值得的,背叛她的人不值得為他掉一滴淚,而此時這一滴是為她曾付出的交付的信任和流逝的‘愛’。

    是的,那個背叛的人不值得。

    有些人醉的一塌糊涂,不知此地是何地,今夕是何夕。有些人,夜卻剛剛開始。

    青石板路,乳白磚墻,棕櫚樹掩映古老樓房。

    假使有人一步一步走在狹窄潮濕的街道里,想像著,有多少木輪的車子曾經在這里經過,送來陽光口味的葡萄美酒;有多少人在這里經過,寂寞的行走自己的歷史。

    如此浪漫的情懷卻不適合整天只顧上班那樣的糊涂蟲。

    走著走著,可以發現不見街牌,不見行人,也不知這是不是那些人要找的那條街。

    竹如煙便在這樣的黑暗中無助的奔跑著,感覺自己掉入了無底的萬丈深淵,她驚恐的四處尋找著出口。

    可是除了纏繞著她的絕望恐懼和尖銳的巖石在她白皙的肌膚上劃出的無數道血痕,她似乎被困死在了這個迷宮一樣的地方,她的心中不停的呼喚著一個名字,那個她曾深深眷戀了三年的人。

    “曄晗,你在哪里?如煙很需要你,真的很需要你……你在哪兒……”她輕輕的蹲下身緊緊地蜷縮在一起。

    就在這時,幾道柔和的光線劃破了焦灼的黑暗。

    一道頎長挺拔的身影從光幕中走出,依然是那張俊逸溫和的臉龐,依然是那抹熟悉寵溺的笑容,淚水一下子席卷了竹如煙絕美的面頰,她翩然驚鴻般的向那個人飄去。

    可是就在她觸到他臉的一剎那,尹曄晗本來柔和的臉突然變得陰狠異常,嘴角浮起一抹嗜血的冷笑,反手狠狠地將如煙推了出去。

    破碎不堪的身子重重的落到地上,擔心早已麻木的她卻絲毫感覺不到一絲痛意,只怔怔的看著那個冷酷的人:“為什么……”

    “呵呵呵……”好聽的笑聲從不遠處傳來,接著便是一個嫵媚妖艷的女子出現在了尹曄晗的身邊:“竹如煙,不要再用你那雙水汪汪的狐貍眼裝可憐了,曄晗他已經不愛你了,他愛的是我謝秀研!謝秀研………”

    竹如煙只感覺一陣暈眩,上下兩片嘴唇張張合合卻不知道要說什么,看到面前兩抹身影那么恩愛的黏在一起,尹曄晗的臉上無一不顯示出了對自己的嘲諷和不屑,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他早就不愛你!早就不愛你了!!他愛的是我謝秀研!謝秀研!謝秀研!!!”

    “不!”那些嘲諷絕情的話像可怕的夢魘一樣不停的糾纏著竹如煙,她的雙手使勁的抱著頭死命地搖晃著。

    照顧了如煙整整一夜,趴在床邊休息的陳心妍聽到她的叫聲,連忙睜開眼睛,如煙面如死灰的臉讓她的心猛一抽痛,“如煙……如煙……”

    可是在床上掙扎的某人似乎聽不到她的呼叫聲,只是在夢中微微的啜泣,“曄晗,你不愛謝秀研的對不對,你還愛著我對不對……對不對……”聲音越來越低,最后終于陷入了沉睡。

    盡管很難,但陳心妍仍然聽出了如煙的最后一句話,一貫沉穩無波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思索了片刻,心妍為如煙掖了掖被角,換上一身溫暖的白色裹身羽絨衣就悄悄的開門而去……

    “唔,頭好痛……”如煙剛醒來就感到一陣劇烈的頭痛,忍不住悶哼一聲,坐起來的身子也因為劇烈的暈眩而倒回到了床上,自己這是怎么了?

    而陳心妍此時正在廚房中準備二人的早餐,聽到好友的悶叫聲,趕緊三兩下鏟除煎鍋中的荷包蛋,就匆匆地奔向樓沿邊心妍的臥室.

    “怎么了,如煙,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拉著竹如煙的手上下打量著。

    “恩,頭就像要裂開一樣痛。”如煙委屈的望著陳心妍,迷人的美眸中淚光點點,煞是惹人憐愛。

    “噗”看到她的這個摸樣,陳心妍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不過很快就裝出一副很嚴肅的面孔,用手在如煙虛白的臉上戳了下,佯怒道:“灌了一晚上的酒,頭不疼才怪呢。”說完就去將早已調好的一杯解酒的蜂蜜水端來,“乖,喝了就不痛了。”

    “恩。”溫溫甜甜地蜂蜜水入喉,如煙就覺得身上有種很舒服的感覺,連頭都感覺不是那么疼了,不過也想起……呃……昨天早上她看到的那痛心的片段,嘴唇霎時間有些慘白,瞟見好友心妍雙眸間的黑影,知道自己在酒吧買醉換來的是好友辛苦的照顧了自己整夜,心頭一陣感動:“心妍,謝謝你。這個世界上除了我奶奶,也就你對我最好了。”柔軟的聲音中帶著深深的慶幸和感恩。

    好像是隱隱懂了好友眼神中的情誼,陳心妍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呵呵,沒事就好,不過你可不可以不要這么肉麻啊,我聽了有點渾身發冷!”說著還裝出一副我冷……我好冷的樣子。

    剛剛還感動得一塌糊涂的竹如煙,聽到心妍這番損人的話臉上的笑容漸漸的凝固起來,這個死丫頭,怎么老是扯她的后腿。

    陳心妍好笑的摸了下她的頭:“好了啦,不逗你了,趕緊去洗個澡,然后咱們吃飯,這可是本大小姐頭一次下廚呢,不過我可是有條件的哦,吃完飯陪我上街散心。”說完就轉身下了樓。

    看著她的背影,竹如煙不由得慶幸,自己何德何能有個這么善解人意的好友。

    接下來的這頓飯如煙可是吃相當的開心,連心中那痛苦的記憶都似乎淡忘了,因為早餐除了牛奶味道不變,就是煎的發黑的荷包蛋,烤過了的面包片,她邊吃邊忍不住的狂笑,搞得陳心妍一陣陣的臉紅,恨不得找一條地縫鉆進去,只狠狠地咬著口中的面包片,沒等如煙笑夠就一把拖著這個難纏的小東西出了門,再被她這么笑下去,她會郁悶的想殺人的。

    你說好友那平常在別人面前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在她面前怎么這么逗呢?是她太縱容她了嗎?不行,她得想想辦法,來挽救她的尊嚴……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a>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689458_80_802-m
歡喜記事
作者 木嬴
  穿越到剛剛招安封侯的土匪一家。
  親爹,威武勇猛愛闖禍。
  親娘,...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