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消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啪!”

    這是這三個月以來凝脂院摔碎的第三十九個茶盅了。所有的下人都戰戰兢兢的,生怕怒火燒到自己身上。偌大的院子里,靜的連針落下的聲音都能聽見。

    “這是什么啊?是人吃的東西嗎?是人吃的嗎?”三姨娘把手里的茶盅朝著地上跪著的丫鬟砸去。

    “這種東西也敢拿來糊弄我?當我是惜香院的那個小蹄子嗎?什么都敢端過來!我若是有個什么好歹,你們誰擔待的起?”三姨娘一抬手,桌上的一個盤子又朝著地上的兩個丫鬟砸去。

    兩個丫鬟跪在地上瑟瑟發抖,臉上流著茶水,頭上還掛著幾片茶葉,卻動也不敢動,連求饒的話也不敢說。

    從三姨娘懷孕以來,這凝脂院的差事是越來越難當了。開始的時候,還有人求到內院管事的崔嬤嬤那里,想要換個差事,后來不知怎么被三姨娘知道了,就把一家子都攆出了府。

    被攆的人不甘心,找到大小姐,誰知大小姐卻道:“當初凝脂院的差事是你們自己求來的,如今也是你們自己想離開的。三姨娘雖說只是個姨娘,可她也是個主子,豈能容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之后就再也沒有敢提這一茬了,只是侯府里的下人當差都更小心翼翼了。

    今日她們不小心,犯在三姨娘手里,恐怕兇多吉少了,只求不被攆出府就好,哪怕是到漿洗房去,好歹也是一份差事啊。

    三姨娘看著兩個丫鬟呆呆的跪在那、一聲不吱的樣子,心頭更是火大:“怎么?都啞巴了啊?怎么說話呢?汀蘭院的給了你們什么好處了,讓你們在這連話也不敢說!”

    汀蘭院正是大小姐的住處。

    這話一出,不僅是跪著的兩人嚇得一哆嗦,屋里其他服侍的人也嚇得不清。三姨娘和大小姐素來不和,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只是三姨娘這樣明晃晃的說出來,卻讓人聽的心驚。

    兩個丫鬟也顧不得別的,嚇得只知道一味磕頭求饒。做事出了錯還可能繼續留在府里,可要是參與到主子們的事里,那可別想有個好下場。

    “難道我還冤枉了你們不曾?呸!”三姨娘朝她們啐了一口罵道。

    三姨娘的貼身丫鬟春蘭一看不好,這話若是傳出去,少不得又是一場風波,就醒著頭皮上去勸道:“姨娘息怒,您現在可金貴著呢!”說著扶著三姨娘重新坐在椅子上,道:“現在府上誰不知道侯爺最疼的人是您,大小姐就算管著中饋有如何,還能不聽侯爺的話!定是這些新開的小丫鬟偷懶,沒做好事情,又怕挨罰,這才死不承認。”

    一時間屋里求饒聲、喝罵聲、勸說聲交織在一起。

    “看來我來的正是時候,什么事情這么熱鬧?”一道清越的聲音打破屋里的嘈雜,所有人不禁朝門口看去。

    就見一個穿著粉紫色繡玉蘭花小襖、白色挑線裙子的少女。雖然只是五官清秀,但一雙微微上挑的鳳眼眉目流轉間,自帶著幾分嫵媚,讓人移不開眼。

    “這不是大小姐嘛!您怎么有時間到我這凝脂院來了!”三姨娘一邊咬牙切齒的道,一邊用眼睛去剜旁邊守門的小丫鬟:“你這該死的小蹄子,大小姐來了也不知道通報,若是怠慢了大小姐,可是你擔待的起的!”

    “姨娘饒命!姨娘饒命!”小丫鬟跪在青磚地上,“咚咚咚”的把頭磕的直響。

    秦絳見了,勾了勾嘴角,朝身后的玉桂使了個眼色。

    玉桂點點頭,上前扶起磕頭的小丫鬟:“你是前年進府的,叫金枝吧?”

    金枝點點頭,忘記求饒,只呆呆的看著玉桂,很意外大小姐身邊的一等丫鬟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怪不得你到現在還只是個守門的小丫鬟。”玉桂笑著打趣:“三姨娘不過是開個玩笑罷了,只有你看不出眼色,當成了真的。”

    說著看了一眼秦絳,見她沒有什么慍色,就繼續道:“還不快下去,難道還等著姨娘真的罰你嗎?”

    金枝看了一眼三姨娘,見她面色鐵青,看也沒看她。再看秦絳,朝她笑著點點頭。金枝就壯著膽子退了下去。

    春蘭趁機把屋里其他的人都遣出去。

    秦絳這才笑著進去,道:“姨娘今日好大的火氣啊。雖說這天氣越來越熱,人容易暴躁。只是……”秦絳鳳目一轉,在一把太師椅上坐下,才慢慢道:“經常發怒對胎兒可不太好,萬一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是會替姨娘你傷心的。”

    三姨娘整了整衣裳,在秦絳對面坐下:“大小姐整日主持中饋已經夠辛苦了,這就不勞大小姐操心了。”

    “姨娘可是怪我不常來看您了?”秦絳滿臉委屈的道,只是一雙眼睛閃閃發亮。

    玉桂不由在心里暗笑,三姨娘對上小姐就從沒占過便宜。

    三姨娘心里一陣厭惡,誰稀罕你來看:“我可不敢勞駕大小姐您!”

    “姨娘這么說,可見還是還是把我當外人了。父親說是讓我主持中饋,可其實還不是怕累著幾位姨娘。再說了,”秦絳笑著看了三姨娘一眼,道:“您和其他幾位姨娘可不一樣,您畢竟還懷著父親的骨肉呢!父親可不舍得您為家里這些瑣事操心。”

    三姨娘聽了這幾句,面色微霽,嘴上卻說:“不過是侯爺信不過我們而已,哪像大小姐說的這樣。”

    秦絳聽三姨娘這么說,臉上的表情更加真誠,道:“姨娘別不信,父親若不是心疼你懷了骨肉,怎么會駁了你的請求!可見父親心里最惦記的還是你啊!”說著笑了起來。

    三姨娘只覺得心中的火氣“蹭蹭蹭”直往上躥,險些咬碎了一口銀牙。

    春蘭看三姨娘這幅樣子,心里暗叫糟糕。侯爺是個萬事不操心的主,府里的一切都由大小姐管著。若是讓姨娘把大小姐得罪透徹,那以后還哪有凝脂院的好日子過!姨娘懷著身孕,大小姐不能拿她怎樣。可是大小姐要是拿捏她們這些奴才,可是輕而易舉的事。

    春蘭只能大著膽子把話岔開:“大小姐嘗嘗這茶吧,說是上好的雨前龍井。”她邊說話,邊用眼睛脧著三姨娘。

    三姨娘被她這么一打岔,也冷靜了不少,只是礙于臉面,不好意思先低頭而已。因此看見春蘭看她,只裝作沒看到。

    春蘭自三姨娘進府起,就開始服侍她。她如今心里想什么,春蘭自然知道。

    秦絳倒是很給面子,端起茶盅輕輕呡了一口:“不錯。春蘭泡茶的手藝可是見長,你可要跟人家好好學學。”最后一句話是對玉桂說的。

    “是”玉桂應得很是痛快,又朝著春蘭一福:“還請春蘭姐姐教我。”

    春蘭被這主仆二人給弄的暈頭轉向,不知道她們來到底是為什么。

    她們這邊折騰了這久,那邊的三姨娘也恢復了心神。趁著她們停下來的功夫問道:“大小姐素來無事不登三寶殿,今日前來可是有事?”

    “哪有什么事啊,不過是昨日府里新進了一批料子,我就挑了幾匹顏色鮮艷的給姨娘送過來。好給未出生的小妹妹做幾件衣裳。”說著就站起來,道:“東西送到了,我也就走了,不打擾姨娘了。”

    三姨娘冷聲道:“那我就不多留了。春蘭,替我送送大小姐。”說完就轉身進了內室。

    春蘭一臉為難的看著秦絳,秦絳也不以為忤,帶著玉桂笑咪咪的往外走。

    眼看著就到大門口,春蘭才喃喃道:“大小姐不要、不要和我們姨娘計較……”

    秦絳止住她的話,道:“我知道,姨娘如今有了身子,脾氣自然有些暴躁。”

    春蘭聽她這么說,更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秦絳笑著道:“姨娘脾氣不好,你們這些在身邊服侍的更要盡心服侍才是。你告訴其他的人,你們的辛苦我都知道,從這個月起,你們院里服侍的人都多拿一份月例。只是,三姨娘若有了什么閃失,你們也逃不了。”

    春蘭沒想到大小姐不僅沒有怪罪,還給她們漲了月例,滿臉喜色的給秦絳道謝:“多謝大小姐,奴婢等一定盡心竭力服侍姨娘。”門口服侍的人聽了,都紛紛向秦絳行禮。

    “好了,都回去當差吧。”說罷,帶著玉桂出了凝脂院。

    “說吧,有什么不明白的。”秦絳一出來,就看見玉桂一臉疑惑。

    玉桂想也沒想就道:“小姐為何給凝脂院的人漲了月例?”小姐一直不喜歡三姨娘。

    “我雖然不喜歡三姨娘,只是她肚子里的畢竟是父親的骨肉。再說,我只是想消遣消遣罷了,可不想真出了什么事。”

    秦絳沒事的時候,總喜歡給府里的姨娘們送些東西,順便找點樂子。用她的話說:“父親養這么多姨娘不就是為了找樂子嘛,我這也是讓她們物盡其用罷了。”

    秦絳帶著玉桂順著小路慢慢往汀蘭院走,半路上遇到來尋她的玉梅。

    玉梅和玉桂一樣,都是秦絳身邊的大丫鬟。只是玉桂活潑,玉梅沉穩。

    秦絳看著玉梅滿頭大汗,疑惑道:“什么事值得你這么著急?”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234823_80_804-m
良陳美錦
作者 沉香灰燼
  未到四十她便百病纏身,死的時候兒子正在娶親。

  錦朝覺得這一生再無眷戀...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