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來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章來客

    玉梅擦了擦額頭的汗,道:“魏國公府的表小姐和三表少爺來了,正在汀蘭院的花廳等著您呢!”

    魏國公是秦絳的親舅舅,共有三子一女。女兒周容窈大秦絳一歲,今年十四,長子周容安已經娶妻,次子周容寧十六,而幼子周容宣年僅八歲。

    周容宣是幼子,家里人自然要嬌慣。又是七八歲這個正討人嫌的年紀,像個混世魔王。每次去汀蘭院,都鬧的雞飛狗跳。

    秦絳聽說這個混世魔王來了,不由頭痛,道:“快走!快走!”再晚些回去,估計她的汀蘭院的房頂就要被他掀了。

    玉桂和玉梅沒少吃周容宣的苦頭,自然知道他的厲害。聞言也不多耽擱,急匆匆往汀蘭院趕。只可憐了玉梅剛匆匆而來,又要匆匆返回,累得上氣不接下氣。

    秦絳主仆三人趕回汀蘭院時,周容宣正對著多寶閣上的木雕的擺件感興趣。那是秦絳從福佑寺門前的地攤上淘來的,雕工雖然一般,卻很別致。

    秦絳先四下打量屋子,還好沒有什么異樣。秦絳松了一口氣,讓玉桂、玉梅在門外候著,自己抬步進去。

    “表姐和表弟怎么有空來?”秦絳面上故作輕松的笑道。

    周容窈道:“母親明日要去福佑寺進香,讓我來問問,你若是無事就一同去。”說著無奈的看了周容宣一眼,道:“三弟無事,便也跟著來了。”

    周容宣理直氣壯的道:“我可不是沒事才來,是母親不放心,讓我陪你一起來!”

    周容窈聽了,敷衍道:“對對對!”心里卻暗自嘀咕,還不是母親嫌他在家里鬧騰,才讓她帶著他來了永昌侯府。

    秦絳對這位表弟的本性,可是十分了解。想也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她可沒有準備和他較真。開玩笑,和這個小霸王較真,她今天就不用安寧了。

    秦絳笑了笑,接著周容窈的話道:“我倒是沒什么事,左右就是家里的那些事,囑咐周媽媽在家就好了。”周媽媽是秦絳母親周氏的陪房,后來做了管事媽媽。秦絳母親去世后,就一直留在秦絳身邊。

    “那就好。整日打理那些家事,悶也悶死了,就該出去走走。”周容窈道。

    秦絳把手邊的點心朝周容窈挪了挪,道:“祖母去二叔那,父親也不在家,家里沒個人主事。我若是再不管,那豈不是亂套了。”

    周容窈捏了顆梅子放進嘴里,含含糊糊的道:“說的也是。對了,老夫人去了濟南府這么久,什么時候回來?”

    秦絳搖搖頭,道:“不知道。上月父親走時,她老人家倒是說要回來,被父親和二叔勸住。這兩年她的風濕越來越嚴重,一到冬天就不敢出門。濟南總要比京城暖和,在那里住著也好些。反正家里的事無非就是瑣碎些,倒也不難應付。”

    周容窈聽了就道:“要是給我可不耐煩。”

    秦絳道:“你要是到了我這份上,不耐煩也得耐煩。”說完想象著周容窈每天和管事媽媽絮絮叨叨不耐煩的樣子,忍不住莞爾一笑。

    周容窈一頭霧水,道:“你笑什么?”

    “沒什么!沒什么!”秦絳直搖頭。

    一直站在多寶閣前的周容宣突然跑過來,手里還拿著那個木雕,道:“表姐,這是從哪里得來的?”

    秦絳看著木雕,笑著道:“這是我上次去福佑寺進香時,在寺前面的地攤上淘來的。你若是喜歡,便送給你好了。”

    周容宣素來喜歡收集這些小東西,聞言高興道:“那就謝謝表姐了!”

    秦絳笑道:“這有什么可謝的。我書房里還有一匣子泥人兒,你若是喜歡,也一并送你。”說著,喊門外的玉桂,道:“去把我書房里那匣子泥人兒拿來。”

    周容宣急忙叫道:“我和你一起去!萬一你不小心碰壞了怎么辦!”

    說完扯著玉桂跑去書房。

    秦絳和周容窈看著他們的背影,忍不住笑了起來。

    周容窈道:“怪不得他喜歡往這躥,你這總有這些小玩意。”

    “別看是些小玩意,可有趣著呢!”秦絳笑道。

    秦絳的書房留在花廳的西間,周容宣和玉桂取了東西出來正好聽見姐姐的話,嚷道:“我可不是為了這些才來的,我是想看看表姐。”說著看向秦絳,道:“是不是表姐?”

    秦絳自然不好拆穿他,只好點頭道:“沒錯,沒錯。那些小玩意怎么能和我比,自然是來看我的。”

    周容宣聽了,就朝著姐姐的一笑。

    周容窈聽了,哭笑不得。

    秦絳就到:“我讓玉梅去廚房做了桃酥,一會兒你們嘗嘗。”玉梅的一手廚藝算是一絕。

    “玉梅的手藝可是不錯,我得好好嘗嘗。”周容窈道。

    秦絳點頭,道:“那是自然。”又轉頭對鼓搗泥人的周容宣道:“你可還有什么想吃的,我叫玉梅去做。”

    周容宣想想道:“上次在這吃的山藥糕不錯。”

    秦絳就吩咐玉桂道:“再讓玉梅給表少爺做份山藥糕。”又問周容窈,道:“表姐可有什么想吃的?”

    周容窈搖搖頭,秦絳就示意玉桂下去。

    周容窈拉著秦絳進了東稍間,吩咐周容宣的奶娘和自己的大丫鬟落霞道:“看好三少爺。”

    兩人坐在稍間的軟榻上的說著悄悄話。秦絳看著周容窈扭扭捏捏的,不由笑道:“這是怎么了?我們魏國公府的大小姐也學會不好意思了?”

    周容窈紅著臉不說話。

    秦絳這次是真的詫異了,道:“到底是什么事啊?”能讓周容窈這樣的事可不多。秦絳想了想道:“難道是舅母給你說親了?”

    周容窈嗔了她一眼,卻依舊不說話。

    “難道真的被我說中了?”秦絳瞪大了眼睛道:“快說說,是哪家的好兒郎?”

    周容窈紅著臉,喃喃的說什么,秦絳卻一句也沒聽清。

    “姐姐今日怎么這樣文靜,輕言細語的。可見定了親事的人就是不一樣!”秦絳打趣道。

    “胡說什么!八字還沒一撇呢!”周容窈朝秦絳撲過去。

    秦絳笑著求饒,道:“好姐姐,好姐姐!都是我的錯,是我說錯了!饒了我吧!”

    周容窈就道:“那你答應我,不許再胡說八道了?”

    秦絳趕緊點頭,周容窈這才松手。

    秦絳就輕輕湊過去,道:“到底是誰啊?”說著,用胳膊輕輕碰了碰周容窈。

    周容窈就紅著臉,低聲道:“是鄭韞。”鄭韞是敏郡王的次子。

    秦絳不由佩服舅舅和舅母的眼光。敏郡王不過是個閑散王爺,家里只有兩子。而鄭韞是次子,性格溫文爾雅。以后既不用打理家業,也有能力支應門庭。

    秦絳笑著道:“舅舅、舅母的眼神還真準,倒是給我選了個好姐夫。”

    “你又胡說,不過是剛剛提親而已!”周容窈瞪了秦絳一眼。

    秦絳只好賠不是,道:“姐姐莫氣。我也是替姐姐高興,鄭韞是個不錯的人。”

    周容窈倒是沒否認。她曾經見過鄭韞一面,說是公子如玉也不為過。

    “那你呢?”周容窈輕聲問秦絳。

    秦絳不以為意道:“我還小呢。再說,這種事情又不是我說了算。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沒什么可想的。”

    “那你就沒有想過以后要嫁給什么樣的人?”周容窈不死心的問道。

    秦絳搖了搖頭,這個她確實沒想過。

    “那你就現在想一想嘛。”

    秦絳聞言,皺起了眉頭。嫁個什么樣的人?秦絳真的不知道。或許她從來沒覺得這件事需要思考。就像是裁縫做了一件衣服,她只要等著穿就好了。衣服什么樣子不應該是裁縫考慮的嗎?秦絳茫然的想了半晌,沒有絲毫頭緒。

    周容窈忍不住道:“真不知道你到底是真聰明還是假聰明!”

    秦絳聽了不覺莞爾,道:“算了,不想了,反正我也想不起來。”說著和周容窈說起衣裳首飾來:“我前幾日打了鬢花,看起來倒是不錯。”

    沒有女人對衣裳首飾不感興趣的。周容窈聞言,立刻道:“在哪里,拿給我看看。”

    秦絳就起身,從梳妝臺的上取下一個大紅描金的匣子。坐回軟榻上打開。里面是一枝石榴花形狀的鬢花,每個石榴花的花瓣都是由細小的紅寶石鑲成的,陽光一照,流光溢彩。

    周容窈大贊,道:“這是哪家銀樓的師傅做的,手藝還真是不錯。”

    秦絳道:“就是東直門大街上新開的那家銀樓,里面的東西用料雖然一般,做工卻十分別致。”

    “我倒知道那家銀樓,卻從來沒去過。”周容窈道。

    “那有什么,改日把他們叫到府里就是。不過他們家做些一般的東西可以,好一點的東西還是要到金石齋去做。”金石齋的東西貴在樣式典雅大方。

    兩個人從首飾聊到衣裳,再聊到明日進香,直到玉桂進來問在哪里擺飯,這才晃然已經到了中午。

    “就擺在外面的花廳里吧。”秦絳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70130_80_804-m
覆手繁華
作者 雲霓
  她是個瞎子,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最終被冠上通奸罪名害死。
  當她重新睜開眼睛...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