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路見不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雖然晚了,但總算沒有食言。

    第五章路見不平

    秦絳坐著馬車慢慢悠悠的在鬧市中走。津津有味的聽著馬車外面的吆喝聲,倒也不算悶。

    如今正是八月份,馬上就是中秋了。街上到處都是人,馬車在人群里慢慢騰騰的挪著。秦絳也不著急,透過馬車上的簾子,看著外面來來往往的人,時不時還能聽見幾聲討價還價的聲音。

    街邊就有小販吆喝著賣葡萄。那葡萄又大又紫,十分惹眼。秦絳就吩咐玉桂去買些回來。

    侯府自然是不缺這些東西的,只是圖個新鮮罷了。玉桂剛剛下車站定,旁邊突然躥出來一個八九歲的男孩。

    那孩子衣衫襤褸,像個小乞丐。徑直朝馬車跑過來。他身后還跟著不少人,兇神惡煞的樣子,不斷叫罵。

    拉車的馬被他們嚇得受了驚,車夫被它一下子甩下馬車,發了瘋似的就要朝前跑。街上正是人多的時候,若是這馬跑起來,不知道還要傷了多少人。

    說時遲,那時快,正騎馬經過的一個少年突然躍馬而下,沖了上來。一把拉住受驚的馬的韁繩。

    馬突然被大力拉住,兩條腿高高抬起。馬車前的男孩嚇得跌坐在地上,一動不動,馬蹄堪堪落在他腳邊。直到后面的人趕上來,他才回過神來。

    坐在馬車里的秦絳也被摔得七葷八素。蜷縮在馬車的一角,剛想站起來,只覺得胳膊和腰背一陣劇痛。右臂稍稍移動,就鉆心的疼。大概是摔斷了吧,秦絳不由得在心里哀嘆,自己真是倒霉。還沒弄清楚是什么狀況,就把自己摔成這樣。這算是無妄之災吧。

    直到一只手掀開馬車的簾子,陽光照進來的時候,秦絳才回過神。她以為是馬車下的玉桂,便道:“過來扶我一下,我動不了了。”

    掀開簾子的手頓了一下,接著傳來一道悅耳卻稍顯稚嫩的聲音,道:“你受傷了?我叫你的丫鬟過來扶你吧。”說完對身邊的小廝使了個眼色。

    小廝白石應是,朝著呆在路邊的玉桂跑去。

    鄭宜宸本想看看馬車里有沒有人,卻沒想到沒秦絳誤以為是自己的丫鬟,有些尷尬的摸摸鼻子。只是不知道為什么心里想的卻是真是一管好聲音。

    “多謝。”秦絳低聲道。她也是滿臉尷尬,誰能想到撩簾子的是個男人。秦絳覺得臉上發燙,習慣性想拿手去撫臉。卻忘了胳膊受傷了,忍不住**了一聲。

    外面的人聽了,忍不住問道:“怎么了?”

    秦絳聽了只覺得更加尷尬,紅著臉道:“沒什么,沒什么。”

    話音剛落,就聽見外面傳來玉桂略帶哽咽的聲音,道:“小姐,你怎么樣了?”一面說著,一面手腳并用的往馬車上爬。

    玉桂還沒有從驚嚇中緩過神,手腳抖的厲害,爬了幾次才爬上。一進馬車,就看見秦絳皺著眉頭蜷縮在馬車的一角,眼淚一下子就掉下來了,“小姐……”

    秦絳看她的樣子,忙扯了個笑臉,道:“我沒什么事,就是擦破一點皮。”說著勉強抬起左手,道:“過來扶我一下。”

    玉桂忙擦了眼淚,上前小心的扶了秦絳,小心翼翼的出了馬車。秦絳下了馬車,見馬車旁邊站著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身長玉立,英氣勃發。秦絳心思一轉,就知道這便是剛剛說話的人。

    秦絳輕輕推開玉桂的手,對鄭宜宸福了福,道:“多謝公子出手相助,小女子這廂有禮了。”

    鄭宜宸站在那里,想扶秦絳一把,手伸出去卻又覺得不妥。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不停道:“沒關系,沒關系……”

    玉桂臉上滿是淚痕,也跪在鄭宜宸面前,哭著道:“多謝公子的大恩大德……”

    鄭宜宸更是頭疼,一個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何必是兩個人。

    好在秦絳也沒多糾纏,道了謝就起身,還叫起了跪在地上的玉桂,道:“你也起來吧,這樣跪著倒讓這位公子不知如何是好。”

    玉桂聞言有些羞愧,站起來退到秦絳身后。

    鄭宜宸松了口氣,朝秦絳點了點頭。秦絳回以一笑。

    沒想到他卻不好意思起來,眼睛不自在的四處打量。秦絳看著覺得好笑。

    倒也不負鄭宜宸所望,前面不遠處就聚了一群人。里面叫罵聲、哭鬧聲不斷。鄭宜宸連忙吩咐白石,道:“你去看看前面出了什么事。”

    白石應了一聲,小跑過去。費力分開人群進去,就看見一群人圍著一個小乞丐拳打腳踢。小乞丐被打的鼻青臉腫,頭破血流。白石不禁皺眉,這么下去豈不是要把人打死了。

    他隨手扯了旁邊的人問道:“這是怎么回事啊?這么多人打一個小乞丐?”

    被他拉住的人正巧就住在附近,聞言看了看白石,道:“你不是這的人吧。”

    白石點點頭,道:“大哥好眼力,我是剛剛路過,恰巧看見這里有熱鬧可看,這才擠過來。這打人的是什么人啊?”

    那人就左右看了一眼,見周圍的人都只顧看熱鬧,沒人注意他們,才低聲道:“看見前面的興盛賭坊沒有,這群人都是興盛賭坊齊老大的人。”

    “齊老大是什么人啊?”白石不由問道。

    那人就一臉唏噓道:“齊老大你都不知道!他可是宮里的齊公公的干兒子。”

    白石挑眉,齊公公是司禮監的秉筆太監,是當今皇上的心腹太監。

    “那這個小乞丐是怎么回事?”

    那人就搖搖頭,道:“誰知道呢!大概又是在賭坊偷了什么東西吧。上個月有個人偷了賭坊二兩銀子,結果被打斷了兩條腿。”

    白石就試探問:“那順天府就不管嗎?”

    那人就十分鄙夷的道:“順天府哪里敢得罪齊公公!”

    白石和那人說了幾句,見再問不出什么了,就找了個借口擠出人群。

    鄭宜宸和秦絳主仆一直站在原地,他沒有說話,秦絳也不出聲。主子都不說話,玉桂自然也不會多嘴。三個人就一言不發的站在那里。

    鄭宜宸覺得實在尷尬,就在他受不了、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白石回來了。他不由松了一口氣,語氣略帶不滿道:“怎么這么久才回來,那邊怎么回事?”

    白石連忙把剛才打聽的消息說給鄭宜宸,又道:“那小乞丐就是剛才在馬車前的那個,估計再過一會兒多半就不行了。”

    鄭宜宸凝眉想了想道:“剛剛五城兵馬司的人就在旁邊的街上,這時候估計也該過來了。”吩咐白石道:“你去想辦法把他們找過來。”他雖然有心幫忙,卻也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五城兵馬司的人很快就來了,人群一下子就散開了。興盛賭坊的人見狀,罵了幾句也散了,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秦絳想了想,就朝那個小乞丐走過去。鄭宜宸不明所以,也跟著上前。

    那小乞丐被打的渾身是傷,口鼻都有血流出來,眼眶烏青,從衣服里露出的地方也全是淤青。

    秦絳看了,面露不忍,轉身問玉桂:“咱們的馬車可還能用?”

    玉桂搖搖頭,道:“怕是不成了,剛剛車夫被甩下來的時候傷了腰,怕是架不了車了。”

    秦絳略一思索,道:“你去找輛馬車,把他和車夫都送到醫館去。”

    玉桂剛要答應,旁邊的鄭宜宸卻道:“不用這樣麻煩,在下就會駕車。小姐若信得過在下,不如就讓我駕車送他們到醫館好了。”

    “今天得公子相助,已是十分感激,又怎么能再麻煩公子呢!”秦絳客氣道。

    鄭宜宸就爽朗一笑,道:“這又不是為了你一個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嘛。”說到后面已經語帶調侃。

    秦絳也是爽快的人,聞言也不再客氣,笑道:“既然如此,就麻煩公子了。”

    “哪里哪里。”鄭宜宸謙虛道。

    話音一落,兩個人都不由自主的笑了。鄭宜宸就和白石把車夫和小乞丐都抬到馬車上,剛要離開,卻有突然想起什么,停了下來。

    秦絳見了,疑惑道:“公子可還有事?”

    鄭宜宸就摸摸頭,有點不好意思的道:“我們剛從西北來,不知道哪里有醫館。”

    秦絳一笑,道:“這有何難,那車夫是老把式了,京城里就沒有他不知道的路。”

    鄭宜宸聽了,恍然大悟,道:“我倒是忘了這碼事了,多謝小姐提醒。”

    “公子也是幫了我的忙,有什么可謝的。”秦絳笑著寒暄。

    “我們將馬車架走,那小姐怎么辦?”鄭宜宸問道。

    秦絳笑著道:“即使公子不架馬車走,我們主仆也架不走這馬車。這馬車走不走,倒也沒什么。一會兒到車馬行找輛車就是了。”

    鄭宜宸聽了,就不再多說,和白石架著馬車朝醫館而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300063_80_804-m
重生田園發家記
作者 一隻小胖
  劉青梅悲催的被小麵包車撞了,醒來就穿成了古代大青山腳下的5歲幼童余青梅。那就賺賺錢、升陞官...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