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05年,世光高中高一新生報道。

    林斐在公告欄朝蘇琪招手:“蘇琪!我在七班,你在一班!”

    林斐是蘇琪的發小,從小一起長大,十六歲的林斐出落得比同樣十六歲的蘇琪更標致、更漂亮,準確來說,是成熟。

    蘇琪走近了公告欄,看看一班有沒有認識的,或者初中同學。

    顧子吟。不認識。

    夏一言。不認識。

    南菱。

    “南菱和我一個班呢!”蘇琪高興的朝林斐說。

    南菱是蘇琪的初中同學,雖然算不上特別好的朋友,但至少是個熟人。

    林斐臉上閃過一絲不經意的厭惡,一絲,只有一絲,當蘇琪轉過身來時,看到的還是林斐溫柔、平靜的臉。

    “七班大部分人都是我們初中同學呢!”林斐指著公告欄上的名字,朝蘇琪得意的說。

    蘇琪看了七班的名單后,扭頭羨慕的對林斐說:“好羨慕你啊。”

    林斐一臉溫柔的笑。心底卻發出不屑的聲音,要怪就怪你成績太好了,當了十幾年第一,當不厭啊,來了高中還當第一?

    顧子吟來的太早,結果一班里一個人都沒有,便挑了一個最好的位置坐下。

    二組第二排外邊。

    顧子吟拿出筆記本,和鋼筆寫著一些東西。

    蘇琪走進一班的教室,里面只有顧子吟一個人。

    蘇琪繞過周圍的空位,走到顧子吟旁邊的位置,微微低頭,對著顧子吟友好一笑:“同學,我可以坐這里嗎?”

    顧子吟白皙的小臉有點泛紅,好像害羞一樣的微微點點頭。

    不過可別被她的外表給騙了,當初蘇琪也以為顧子吟是個害羞的小姑娘,不過這么形容顧子吟,實在太委屈她了。

    就這樣,顧子吟成為了蘇琪的同桌,以及蘇琪在這個新環境交的第一個朋友。

    由于新生還在軍訓,所以還沒有正式上課,班里的同學也還未正式認識。

    南菱和林斐坐在食堂里,蘇琪端了一碗鹵肉飯走過去和她們坐在一起。

    顧子吟從蘇琪背后經過,頭伸到蘇琪臉旁。

    “啵”的一下。蘇琪被顧子吟偷襲了。

    顧子吟端著飯盒揚長而去,走之前還不忘對蘇琪眨眨眼。

    接著蘇琪氣定神閑的拿著勺子往嘴里送菜,剩下南菱和林目瞪口呆。

    是的!沒錯!這才是那個所謂的“害羞小姑娘”的本來面貌!蘇琪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顧子吟要是“害羞小姑娘”,那她就是“害羞女王”!

    林斐夾了一塊南菱碗里的肉,塞到嘴里,口齒不清的對蘇琪說:“剛剛那個女生是你們班的?不錯呀,才開學幾天就交上朋友了。”

    蘇琪點點頭,說:“我同桌。”

    南菱瞪著林斐惡狠狠又感覺可憐巴巴的說:“我的肉……”

    軍訓的教官站在太陽底下面無表情的喊著口號,感覺哪個男生慢半拍,就會被吃掉似的。

    顧子吟戳了戳旁邊的蘇琪,看著眼前在訓練的男生方隊說:“蘇琪,你說我們班哪個男生長得最帥?”

    蘇琪差點栽了個跟頭,確認顧子吟是認真的,然后一本正經的說:“教官。”

    顧子吟白了蘇琪一眼,說:“看,那個,最后一排第二個男生。夏一言,怎么樣?聽說他已經被外班稱作我們班班草了。”

    蘇琪順著顧子吟的目光看過去。才十六的男生,卻已經180的個子,跟其他同學一樣穿著學校發的白襯衫,但卻顯得格外干凈,帥氣。

    那是蘇琪第一次見夏一言。

    蘇琪要是知道,后來會跟夏一言有那么多糾纏和羈絆,蘇琪是斷然不會順著顧子吟的目光,去看夏一言的。

    顧子吟看蘇琪呆住的樣子笑著說:“不錯吧,看來重點班還是有帥哥的。”

    蘇琪一臉茫然的看著顧子吟:“啊?”

    軍訓的日子就這樣過著,蘇琪除了和顧子吟見過一次夏一言,再沒有注意過這個男生。

    按照學校慣例,軍訓閱兵的前一晚要舉行晚會,每個班至少兩個節目。

    南菱看著節目單問:“誒!開場曲是我們班的男生唱的耶!”

    主持人拿著話筒慷慨激昂的說:“接下來,是由高一一班的楊澤同學帶來的歌曲《一千年以后》。”

    “心跳亂了節奏…………”美燈下,楊澤穿著深藍色的牛仔外套,劉海乖巧的搭在額前,不大的舞臺上熠熠生輝。楊澤拿著話筒,深情款款的開始唱起來。

    周圍一片騷動。

    “聽說楊澤同學是以總排名第二的成績進入學校的。真是不僅成績好,而且還很帥呢!”

    “哇!真想不到這樣的優等生還如此多才多藝啊!”

    其他同學不自覺的看了一眼蘇琪。

    顧子吟用胳膊肘撞撞蘇琪。

    蘇琪扭過頭,疑惑的問:“怎么了?”

    顧子吟笑得一臉燦爛,指指坐在蘇琪旁邊的南菱。

    南菱正目不轉睛盯著臺上的人,一臉的陶醉、癡迷。

    蘇琪和顧子吟在一旁笑起來。

    這是蘇琪第二次見夏一言。

    臺上,夏一言和任蕭正在斗舞,臺下的女生們花癡的嗷嗷叫,包括顧子吟。

    任蕭是夏一言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哥們,像夏一言一樣,自動發光體,無論走到哪里,都能吸引眾多女生的目光。和夏一言不一樣的是,任蕭的自由放縱,是夏一言永遠學不來的。任蕭一直是這樣,不會花太多心思去讀書,但書也不會讀的太差。

    “琪琪!你快看!是夏一言!哇塞!他真是帥啊!”顧子吟扯著蘇琪的袖子,毫不吝嗇的夸贊著夏一言。

    蘇琪被顧子吟的聲音吵得有點煩,抬頭看了一眼夏一言。

    穿著簡單的連帽衛衣,卻站在舞臺上閃閃發光,舞蹈的動作流暢行如流水。光是站在臺上的樣子,就帥得足以令人窒息。

    恩,真是帥氣。

    即使過了很多年,依舊覺得很帥氣。

    歷史老師在講臺上講得唾沫橫飛。年輕的女班主任從外面走進來,打瞌睡的學生們立刻爬起來假裝認真思考的樣子。班主任走到一組第三排,也就是夏一言的位置,右手用力的把桌子往后一拖,然后把桌子里原本擺放整齊的東西都倒了出來。

    歷史老師尷尬的站在講臺上,看著班主任說:“陳老師,那個……”

    班主任面露慍色,對著夏一言大聲吼了一句:“自己拿出來,還是我來找?”

    歷史老師站在一旁,焦躁而又尷尬。

    班里的學生都伸長了脖子,瞄著夏一言這邊。夏一言彎腰把地上的那一堆書下壓著的手機拿出來,伸著修長干凈的手指把手機遞給班主任。

    班主任奪過手機,冷著臉丟下一句話:“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班主任后腳剛踏出教室門,歷史老師就開口說:“叫你們不帶手機不帶手機,非要帶。這可是重點高中的重點班,你們以為這是什么地方?”歷史老師接著一臉悲傷伏地的說,“唉,看看你們,沒有規矩!紀律散漫!精神渙散!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看我們那個時代,讀書時哪像你們這樣……”

    顧子吟聳聳肩,小聲嘀咕著:“你們那個年代是沒有手機…………”

    歷史老師豎著耳朵,板著臉:“顧子吟同學!你剛才說什么?”

    “我沒說什么呀。”

    “我明明…………”

    “老師,剛剛你提的問題,我想出答案了。”蘇琪一臉平淡的說。

    “好,蘇琪同學,你來念一下你的答案。”

    “古希臘處于…………”

    夏一言站在班主任面前,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沒有歉疚悔改,也沒有趾高氣昂。什么表情也沒有。

    “夏一言,我不管你爸是誰,總之,校規班規必須嚴格遵守。”

    夏一言朝年輕的女班主任鞠了一躬說:“抱歉,老師,我下次不會了。”明明是道歉,可眼眸里分明是不屑。

    下課了,顧子吟扭過頭對蘇琪說:“剛才謝謝你啊,”然后右手支著下巴,一臉花癡的對蘇琪說,“還有,我發現……”

    蘇琪扭過頭問:“你發現什么了啊?”

    “夏一言真是又帥又拽!簡直是女生的夢中情人啊!”

    蘇琪搖搖頭,輕輕皺著眉說:“雖然他在重點班,但感覺他還是很調皮,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進的重點班。”

    這就是蘇琪對夏一言最初的印象,帥氣而又不守規矩、在重點班里的壞學生。

    夏一言最后沒有被開除也沒有被停課,只是被訓了一頓,然后寫了一千字的檢討。

    除了長得又高又帥,蘇琪對夏一言沒有別的感覺。

    學校后街新開了一家水吧,名叫:TL驛站。雖然東西有點小貴,但味道還是蠻不錯的。對于那些“談情說愛”的高中生,這里自然是不二選擇。

    “琪琪!我一定要把夏一言追到手!”顧子吟捏著拳頭,信誓旦旦的說。

    “哦。”

    “琪琪!你怎么這么冷淡!”顧子吟噘著嘴說。

    “哦。那預祝你成功!”

    “……算了,我就不該對你有啥期待的!”顧子吟收拾著課桌上的東西,扭頭說,“我約了夏一言去TL驛站,琪琪你陪我一起去吧!”

    蘇琪茫然的看著顧子吟,說:“啊?”

    “好不好嘛~好不容易到周末,難道你要在宿舍發霉嗎?”

    蘇琪一臉嫌棄的看著顧子吟。

    “你陪我一起去嘛!人家一個人不敢去,好琪琪~好不好嘛~”顧子吟眨巴著自己的大眼睛,纖細的手指抓著蘇琪的胳膊搖晃著。

    蘇琪實在忍無可忍了:“停!停!停!求你別晃了!我陪你去,還不行嗎?”

    顧子吟聽到此話拎著包就往教室外面沖,留下蘇琪一人一臉悲傷伏地的感慨。

    “天啦!我是碰上怎樣的同桌了!”

    南菱坐在自己的桌前啃著蘋果,含糊不清的說:“喲!子吟!你這是要去見誰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不得不說,顧子吟確實比蘇琪漂亮三分,長了張可愛的娃娃臉,皮膚也是如雪般白,比蘇琪稍微高一點的個子,穿上雪紡連衣長裙,像個名副其實的公主。

    蘇琪冷不丁的回了蘇琪一句:“她的夢中情人。”

    “撲哧!”南菱把嘴里的蘋果噴了出來,捂著肚子哈哈大笑。

    顧子吟狠狠瞪了南菱一眼。

    沒錯!南菱、顧子吟還有蘇琪,是室友。顧子吟和蘇琪原本的室友沒有來學校注冊,于是,蘇琪和宿管阿姨磨破了嘴皮子,硬是把南菱給換到她們寢室來了。

    夏一言正坐在TL驛站,穿著便服,干凈的白襯衫有點晃眼。瞥見顧子吟和蘇琪,夏一言淡淡的朝她們笑。

    蘇琪卻莫名的覺得夏一言的眼光有點熾熱,也不知道是對顧子吟還是對自己。

    夏一言給顧子吟和蘇琪一人點了一杯焦糖牛奶,一直溫柔、安靜的輕笑著。

    顧子吟一直和夏一言說著什么,有說有笑,蘇琪從頭到尾像一支木頭一樣一聲不吭,坐在一旁咬著吸管。夏一言也很配合的當做蘇琪是透明人,不曾搭理蘇琪。

    蘇琪一個人坐在一旁,顯得有點尷尬,將吸管咬得無形,右手拿著吸管戳著焦糖牛奶的杯子,然后呆呆看著焦糖牛奶的包裝,放空著。

    夏一言將一切盡收眼底,垂著眼瞼,溫和的聲音不大不小,足夠讓蘇琪聽到:“蘇琪,是以全校總排名第一進入我們班的?”

    蘇琪輕輕地點點頭,茫然抬起頭看著夏一言。

    顧子吟也詫異的看著夏一言。

    “智商這么高的漂亮女生,很少見呢。”夏一言輕輕勾著嘴角笑起來,彎彎笑眼。

    蘇琪有點尷尬,甚至是無所適從,像個犯錯的孩子,看著顧子吟。

    顧子吟臉上的表情露出細微的變化,很快,消失了,然后和之前一樣,笑顏如花看著蘇琪。

    林斐站在一班門口,南菱正好進教室。

    “喂!幫我把蘇琪叫出來一下。”

    南菱沒吭聲,徑直走了進去。

    南菱叫了一聲蘇琪:“蘇琪!林斐找你,門口呢。我幫你把書理一下,你快出去吧,我直接幫你打了飯在食堂等你。”

    蘇琪一臉感激的說:“謝謝‘南媽’!”

    南菱一臉嫌棄的說:“媽你個頭!快滾!”

    “林斐,怎么啦?

    “你以后別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126409_82_824-m
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 喬一水
  生無可戀的顧喬喬絕望的跳下了懸崖,卻意外重生回到了十一年前。
  這個時候,她沒...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