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蘇琪?你在發什么呆啊?剛剛上課你都走好多次神啦!”顧子吟嗤笑著,手在蘇琪眼前晃了晃,然后順著蘇琪的目光往教室門口望過去。

    夏一言從門外走進來。

    顧子吟銅鈴般的笑聲消失在空氣里。

    以顧子吟對蘇琪的了解,顧子吟絕對不會知道,蘇琪并沒有看夏一言,也許,此刻問蘇琪有關夏一言的話語,蘇琪也極有可能會說,“夏一言是誰?”

    然而顧子吟并沒有那么了解蘇琪。

    林斐的話印在蘇琪腦子里,久久揮之不去。

    對于林斐的話,她向來從不質疑,也不會質疑,蘇琪對林斐從來都是百般信賴。蘇琪想,畢竟,都這么多年了。

    可直覺告訴蘇琪,林斐很反常。

    這幾天,林斐每天找她一起吃飯,按照常理,林斐應該會和她自己本班同學一起吃飯才對。

    以蘇琪的情商,當然也不會想出什么所以然,理所應當的和林斐吃飯,理所應當的和林斐手挽手從南菱眼前走過。

    “琪琪,我們一會兒去吃飯吧。”南菱笑著走過來。

    蘇琪略帶歉意的說:“對不起啊,這幾天和林斐約好了,不能和你一起吃飯了。”

    南菱尷尬的笑笑,說:“這樣啊。”

    一旁的顧子吟看出蘇琪和南菱之間的倪端,卻沒說什么。

    然后蘇琪又低下頭笑著和顧子吟講著數學題沒和南菱多講一句話。

    “蘇琪,你以后別和南菱在一起玩了。”

    林斐的話又在腦袋里重復著。

    只有蘇琪最遲鈍。也并不是蘇琪遲鈍,而是,對于南菱,蘇琪沒有把她看得像林斐一樣重要。

    顧子吟扭過頭小聲問南菱:“你倆怎么了?”

    南菱一臉譏諷毫不遮掩的說:“誰知道呢?只當從前我對狗好了。”沒有半點減小音量的意思。

    顧子吟臉色大變,扯著南菱衣袖,氣急敗壞的說:“呀!你在說什么呀!”

    夏一言瞥了一眼這邊。

    蘇琪轉過來,臉色鐵青,質問道:“南菱,你什么意思?”

    南菱撲哧笑出來,臉色卻瞬間變得冰冷,冷冷的聲音傳到蘇琪耳朵里:“我說,只當我從前對狗好了。是,我怎么對你,都不如林斐在你心里重要。我不知道,林斐和你說了什么,但是,你的表現讓我很失望。我對你從前的好,居然林斐可以用一句話一筆勾銷掉,”南菱冷哼了一聲,“蘇琪,我從前錯認識你了。”

    周圍傳來些窸窣的聲音。

    “年級第一難道沒一點主見嗎?”

    “我就知道年級第一不好相處。”

    蘇琪咬著嘴唇,沒有回擊,低頭翻著書。

    “哎喲!不就是會死讀書嗎?有什么了不起的。”

    顧子吟把飲料瓶“哐”的一聲,大力扔到那幾個說閑話的女生桌上:“你們廢話怎么這么多?”

    放了學,蘇琪疑惑的看著顧子吟朝食堂走去,說:“你去哪兒啊?”

    顧子吟淡淡說了句“食堂。”

    “食堂?你不是說你今天中午不吃嗎?”蘇琪問。

    “是,我是不吃,可南菱要吃啊。”顧子吟沒回頭,扔下一句話就走了。

    林斐從后面走過來,笑著問:“怎么了?”

    蘇琪勉強擠出一個笑,說:“沒什么,我們去吃飯吧。”

    顧子吟把飲料放在南菱旁邊,在南菱對面坐下:“你倆怎么回事啊?”

    南菱聳聳肩,把飲料擰開:“謝啦。”

    顧子吟嘆了口氣,無奈的說:“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蘇琪,她本來就把林斐說的話搞得跟圣旨樣。”

    南菱放下筷子,說:“我就是最討厭她這一點,她自己沒有判斷能力嗎?不知道誰對她好,誰對她壞嗎?又不是小孩子,別人說句什么就聽。”

    “聽你這口氣,就是篤定林斐和蘇琪說什么了?”顧子吟看著南菱,“你怎么知道的?”

    南菱點點頭說:“嗯。我敢肯定,雖然我不知道林斐具體說了什么,但我知道,林斐肯定和她說了類似不要理我的話,”然后南菱輕笑著,“我和林斐可比你們想象中,關系更差。”

    “那你和蘇琪怎么辦?”

    “你覺得,這樣還有必要做朋友嗎?”南菱笑顏如花。

    蘇琪看了一眼不遠桌的南菱和顧子吟,問道:“你為什么讓我別和南菱在一起玩?”

    林斐輕笑著說:“因為南菱她不是什么好女生啊,別和她在一起玩,免得把你帶壞了。”

    蘇琪定定地看著林斐,說:“斐兒,真的是這樣嗎?”

    林斐笑靨如花說:“當然是這樣啦。”

    就這樣和南菱冷戰了幾天,盡管在一個寢室,抬頭不見低頭見,卻也誰都沒理誰。

    因為和南菱吵架的關系,蘇琪上課有點心不在焉,碰巧昨晚被子沒蓋好,今天上晚自習時還有一點感冒。鼻子堵著,鼻涕不停往下掉,紙巾也都用完了,因為和南菱吵架的關系,和顧子吟的關系也變得有點奇怪。蘇琪也就硬撐著沒和顧子吟借紙巾。顧子吟也很配合蘇琪,完全對蘇琪的窘境視而不見。蘇琪不停的看著手表,想著快點下課去買紙巾。數學老師在講哪里蘇琪完全不知道,只是不停的吸著鼻子,想著快點下課,蘇琪從來沒有這么迫切的希望快點下課。

    下課鈴一響,蘇琪覺得整個世界都明亮了,正準備沖出教室。

    “蘇琪,來我辦公室一趟。”數學老師下課后,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朝蘇琪說。

    蘇琪皺皺眉,心煩的嘟噥了一句:“干嘛這時候找我呀!真煩!”然后用力的吸了下鼻子。

    蘇琪納悶著,為什么叫我去辦公室?盡管納悶著,還是移動腳步去了辦公室。

    “蘇琪,你最近有點心不在焉啊?”數學老師語重心長的說。

    蘇琪吸吸鼻子,帶著重重的鼻音說:“啊?沒有吧。”蘇琪只想著數學老師快點說完。

    數學老師看著蘇琪說:“你上節課,看了不下五次手表,我讓你們做課堂練習時,你也沒動筆。整節課根本沒聽我講什么。蘇琪,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是這一屆學生里最優秀的孩子,檔案比誰都干凈,迄今為止所有考試一直是第一。蘇琪,你這么聰明就不需要我跟你講江郎才盡的故事了吧。你從前是很優秀,但是高中不努力的話,一樣會變得平平無奇。就算你沒辦法超越你父親,你也至少不能丟他的臉吧。”

    蘇琪感覺眼睛有點酸,我還不夠努力嗎?我都這樣了,我還不夠努力嗎?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落。頭上傳來劈頭蓋臉的批評。

    “你的父親要是知道你如此貪玩,他一定會很失望。蘇琪,你可是科學家的女兒。還有,你這些天,不認真上課也就罷了。作業也沒做完,練習冊復合函數的單調性,你這課沒做。”數學老師指著練習冊說,“你是我們學校最優秀的孩子,所以對你會比其他學生更嚴格。復合函數的單調性這一課每一題題目帶答案抄二十遍。后天就是期中考試,為了不影響你考試,考試結束再抄,抄完交給我。”

    蘇琪低著頭,說:“恩。”眼淚像泉水一涌而出,蘇琪從來沒這樣過,別說不寫作業,就是不交作業,也從來沒有過。當然蘇琪是真的不知道要做那一課,一種屈辱感和委屈感油然而生。

    走之前,蘇琪看了一眼在批改作業的數學老師說:“我不叫優等生,也不叫科學家的女兒,我叫蘇琪。”

    回到教室的時候,大家在做眼保健操。沒有人注意到蘇琪是哭著走進來的。

    下了晚自習,蘇琪趴在課桌上,傳來嚶嚶的哭聲。

    老師也好,同學也好,環境也好,蘇琪都不太適應。為什么要這樣呢?大家不可以一起和和氣氣的做朋友嗎?陌生的老師,陌生的朋友,拼了命的讀書,成績好卻也會招來更多的流言。老師講課的方式也不一樣,也毫不理解老師花了二十分鐘鋪墊將要要學的知識。自己只花三分鐘就可以解出來的數學題,老師要變著法講上幾節課。正該上早自習的點,卻要去操場跑步。沒做作業就要翻倍罰抄。

    可是沒人聽她說這番話。

    “呀,別哭了。”

    蘇琪抬起頭來,空空蕩蕩的教室只剩自己和夏一言,夏一言咧開嘴角輕輕的對她笑:“別哭了。”

    夏一言的笑在蘇琪的腦袋里不停重放。

    蘇琪拍拍自己的臉:“復習!復習!”

    期中考試結束后,老師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改完了試卷。公告欄上貼著排名,同學們都圍過去看。蘇琪坐在教室收拾著東西,班主任說班會課會調座位,蘇琪也就沒出去看。

    蘇琪看著顧子吟和南菱一起走出教室去看排名,還是沒理她,心有點難過,卻不知道該和顧子吟還有南菱說些什么。

    年級第一:蘇琪。

    年級第二:楊澤。

    年級第三:夏一言。

    “哎呦!蘇琪居然又是第一!”

    “成績好有什么用,情商還不是一樣低!”

    “哈哈哈!那倒是啊!”

    顧子吟冷冷的對著那群嚼舌根的女生說:“羨慕嫉妒恨就直說,不用在這冷言冷語,也沒見著你們幾個情商多高啊。”

    南菱笑呵呵的說:“誒,我說顧子吟,你干嘛實話實說呢?”那群女生相互望望,不敢說話。

    任蕭和夏一言勾肩搭背的站在公告欄前,將剛才一幕盡收眼底。

    任蕭捏著拳頭嬉皮笑臉的戳戳夏一言的肚子,說:“兄弟!你女朋友真拽!”然后看著排名說:“話說,你這次考得不錯呀!”

    你女朋友真拽!

    夏一言聳聳肩用手輕輕撥了撥劉海,一臉自戀的說:“那是!”

    然后夏一言一臉心虛的往教室走,他當然不會告訴任蕭,其實他偷瞄了蘇琪的試卷。

    期中考試的座位是以入學的成績排名定的,夏一言入學考試時是第九,正好坐蘇琪旁邊。

    “在此之前我們班一直沒有定課代表,所以在調座位之前確定一下各科課代表,每科課代表由這次月考單科第一擔任。”班主任在講臺上宣布道,“蘇琪,你把座次表抄在黑板上。座次表也是由你們的成績定的。就像大家看到的這樣,我們班所有事,都由排名決定。”

    蘇琪起身接過老師手里的座次表,拿去粉筆抄起來。

    班主任接著說著:“語文課代表:南菱,數學課代表:夏一言,英語課代表和政治課代表:蘇琪……”

    蘇琪看著座次表。

    誒,我的座位沒動,只是同桌換了。

    夏一言。

    不知道,為什么。蘇琪心里咯噔了一下。

    大家都收拾著自己的東西換著坐位,只有蘇琪坐在原位上抄著數學老師罰她的習題。

    夏一言把桌子拖到蘇琪旁邊卻不小心撞了一下蘇琪的桌子。

    夏一言有禮貌的道著謙,但蘇琪只是皺了皺眉,說了聲“嗯”,連頭都沒抬。

    夏一言整理好東西,坐下來。發現蘇琪在抄數學習題,每一題抄了幾十遍。

    “你沒做數學作業被老師罰了嗎?”夏一言趴在桌上歪著頭笑著看著蘇琪。

    蘇琪仍然沒看夏一言,冷淡的哼了聲。心里煩躁的只想著要怎么把這些題抄完,這一課一共有14個小題。蘇琪只祈禱抄的題,題目短一點,當然,就算短一點,也不會好到哪兒去,畢竟要罰抄二十遍。蘇琪放下筆,甩了甩手,因為抄的太久了,右手食指指腹有點凹陷,胳膊傳來一陣通體導電般的酸痛。

    身側傳來薰衣草的沐浴露清香,蘇琪扭過頭,對上夏一言的彎彎笑眼。

    “你抄到哪題來了?拿幾張紙來,我幫你抄后面的。”夏一言說著就,拿出自己的練習冊,翻到蘇琪這一頁。

    蘇琪呆呆的看著夏一言,疑惑的說:“你為什么要幫我抄啊?”

    夏一言從蘇琪手上拿過幾張紙,說:“我從第十題開始抄,沒事的你已經抄到第五題了,很快就會抄完了,”然后扭頭看著蘇琪說,“因為我知道,你不是故意不做的。”

    從第十題開始都是大題,題目又臭又長,答案也一大堆。

    “謝謝你的好意,我還是自己抄吧。而且我們的字也寫的不一樣。”蘇琪淡淡道。

    夏一言笑得明媚極了:“沒事,交給我吧。我學過書法,模仿你的字,并不難。”

    蘇琪被那個笑迷得有點精神恍惚。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4-m
六零軍嫂有空間
作者 吾乃九千歲
  夏至沒想到自己死後竟然重生在了這個缺醫少藥,勒緊褲腰帶也吃不飽的年代,   幸好有隨身空間... (馬上閱讀)
回頁首